第77章 心有执着则无所畏惧-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77章 心有执着则无所畏惧

    净法天风台上,今天突然刮起了一阵阵的罡风。

    天气有些阴沉,让本就压抑的气氛,更加压抑。

    裁决所中,垢无尘神色端庄;问罪台上,藏虚面容淡然。

    四周之地,早已经聚集了众多道门之人以及关心此事的武林吃瓜群众。

    此时,面对再开的道门裁决之地,人群之中已经议论纷纷。

    “想不到在有生之年,竟再次看见净法天风台的开启。”有人感慨,是一名龙钟老者,显然经历了许多的年岁,知晓不少秘辛。

    “藏虚为人一向正直,为正道做了不少贡献,怎么会突然对他采取审判呢?”有人质疑。

    “你不知道了吧,听闻藏虚勾结外人,谋害了道门三辉中的一线随,更企图颠覆三教关系,引发战争。”

    “不错,近日来武林道上关于此事的消息,甚嚣尘上,想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武林道上的消息有多少能信?只可惜武林公开亭被封禁,至今无人去解开,否则也不会让谣言乱窜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九天之上,惊雷突起。旋即一道超然道影,破云而来。

    “执地之厚,拥天之重,万籁古今传透。知善守,归无咎。”

    道印玄机气势而来,一身气机浩荡,毫不掩饰,似乎在彰显着内心愤怒,面容却又是古井无波,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情。

    “既然道印已至,那便开始吧。”垢无尘长身而立,拂尘一扫,一身凌厉的气息,竟撕裂了道印浩瀚的气机,直冲九霄。

    道印旋即诧异地看了一眼垢无尘,却没有说话。

    “传白首留仙墨张声。”垢无尘一声高喝,两名道童搀扶着身形消瘦,双眼无神的墨张声缓缓来到。

    “藏虚!”

    垢无尘一声厉喝。“道门三辉为武林贡献无数,今死于天星剑法之下,你可有话说!”

    “我……”

    藏虚张了张口,正要说话,天外却突然传来仙音阵阵,旋即一团散发耀眼光芒,如六芒星般的光球飞速而至。同时,慈和的声音缓缓传来。

    “此会,也让聆音见证吧。”

    “聆音?”

    光球话音一处,在场之人俱都微微一惊。

    “见过衔令者。”

    在场的道门中人俱都行礼。而后道印旋即微微躬身,道:“见过半师,半师怎会来此?”

    藏虚看着光球,嘴唇抖动,最后只剩下一声微不可查的抱歉。

    聆音道:“藏虚衔令者之职,乃是聆音所荐,若藏虚真做出杀害同门之事,聆音亦有责任。因此此会,自然不能缺席。”

    “你当然有责任。”

    聆音话音落下,又是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旋即,便见净法天风台外,一名淡蓝色道袍的中年道者龙行虎步,气势昂扬而来。

    “何比君子?屈人之姿。有我矣,埋剑当识。”

    “是他?埋剑绝涯,想不到他竟也会参与此会。”人群中有人惊呼,显然认出了来者身份。

    “绝涯,你怎会出现在此。”聆音光球飘忽不定,慈和的声音飘荡而出。

    “你能来此,我为何不能来此?”绝涯说着,来到了裁决所之上。

    “见过师叔。”垢无尘躬身行礼。

    “哼。”绝涯冷哼一声,并不搭理垢无尘,而是看向了道印玄机。

    道印微微颔首示意。

    绝涯却是冷哼一声,诘问道:“你为何不行礼?当初便是你师兄见了我,也要尊称一声前辈。”

    “哦?你与宗上天峰分数道门不同派系,虽远年长于我,但以辈分而论,却是同辈。我又何须对你前辈以称?”

    “嗯?不知好歹!”绝涯一怒,抬掌便击向道印。

    道印本就是性格刚烈之人,见绝涯攻来,也丝毫不虚,同样举掌回击。

    砰!

    两人一触即分,各自倒退了半步。

    绝涯冷笑道:“本事不错,可惜,你们想拖延时间庇护此人,却是不可能了。”

    垢无尘沉声道:“师叔,我知道你向来对我抱有成见。但藏虚本是无辜,你受人挑拨导致仓促开启审判,过了!”

    “此地有你说话的余地?”绝涯双目一敛。

    “余地?”垢无尘两眉一竖,喝道:“垢无尘身负全道之责,便纵是道皇当面,也无人能阻我发言之权!”

    “够了!”

    聆音清喝,止住了双方愈发炽烈的怒意,道:“武林英豪集结在此,莫要浪费了时间。全道之锋,请开始吧。”

    “是,衔令者。”

    垢无尘点了点头,旋即整了整衣冠,道:“藏虚,一线随之死,而今人证物证俱在,你可还要辩解?”

    “我……放弃辩解。”藏虚眸子一闭,轻声说道。

    “好!”垢无尘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根据道门律令,恶意残害同门者,由全道之锋,亲自执行斩首之刑!”

    “且慢,吾有话要问白首留仙。”聆音突然说道。

    一旁墨张声眉眼一动,看着光球,颤抖着躬身,道:“衔令者有任何问题,尽管……”

    话未说完,墨张声竟是双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嗯?”

    道印眼神一凝,身形一动便出现在墨张声身前,伸手捏住了他的手腕,而后缓缓摇头,道:“白首留仙身体十分虚弱,已陷入了昏迷。”

    聆音道:“既然白首留仙已然昏迷,不如将审判延迟,待他醒来再继续吧。”

    “不行。”绝涯冷笑一声,道:“直到如今你们仍想庇护此人。我早便听闻了如今道门之中派系林立,暗中较劲,但想不到连你聆音衔令者,也会是其中一员。

    “你!”

    聆音嗔怒,却已不好再多言语。

    道印则是双目一眯,道:“请注意你的言辞。”

    绝涯不理,对着垢无尘道:“如何?你这位全道之锋,也要徇私舞弊?虽然墨张声已经昏迷,但莫忘了藏虚已经亲口伏案了。”

    垢无尘皱眉不语。

    而同时,来此之人也开始对着垢无尘等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藏虚见状,喝道:“动手吧,垢无尘!”

    “抱歉。”垢无尘低声一叹,眼角滑落了一滴晶莹。旋即元功催动,剑指一引,背后除妖剑铮然出鞘,凌厉剑芒直射毫不设防的藏虚咽喉。

    “且慢!”聆音一声惊呼,但闻琴声一响,一道光芒激射而出。眼见着就要撞上垢无尘的裁决之刃,绝涯却又是后发先至,将聆音攻势拦了下来。

    “埋剑绝涯!”

    聆音怒喝,绝涯却是冷笑不语。

    就在藏虚即将魂断之际,天外突然一道剑芒,将垢无尘的裁决之刃打落。

    “怎会!”

    脱离危机,藏虚却是不喜反惊,面上失色。

    “是李前辈……他怎会来此?”垢无尘同样是面色一变。

    同时,一条饱含着杀机的身形,凛然而降。

    轰隆!!

    李裔文重重踏在藏虚身侧,庞大的压力,瞬间便将问罪台踩得布满裂痕。

    “你怎会来此!”藏虚怒问。

    李裔文不答,剑指一引,飞凶落在两人身前。

    “伤害藏虚,会让李裔文失去理智。让李裔文失去理智的代价,你们承受不起!”

    话音落下,李裔文气势再发,问罪台轰然一爆,化作平地。

    “李裔文,不可冲动!”藏虚低喝。

    “敢来道门之地撒野,剑者,你胆识不低。”绝涯双袖一拂,出现在李裔文身前。

    “前辈……”

    垢无尘张口欲呼,却被道印拦住。

    “不要冲动,或许李裔文的出现,会是此局的破局之点。”

    说着,他看向了聆音,果见她也没有其他动作。

    “好友,不要管我,若真要为我复仇,便替我找出真凶,洗刷我的罪名。此地是道门之地,你无法匹敌众多道门之人。”

    “李裔文,从不惧战。”李裔文一抬头,发丝狂舞,冷峻面容上,平静如渊的眸子透着不可动摇的执着。

    “你……唉,这是一条不归路,你不该走上。”藏虚叹气。道门虽然隐世,但依旧是不可撼动的强大存在,李裔文的挑衅,注定会受到针对。

    绝涯哈哈一笑,道:“有点气势。能接我三招,饶你不死。”

    李裔文身躯一震,将藏虚震退,而后飞凶一扬,剑芒直指绝涯。

    这一场龙争虎斗,是态度嚣狂的绝涯技高一筹,还是背水而来的李裔文武胜三分。面对在场众多道门强者,他又能否如愿将藏虚救下?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