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踏佛-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78章 踏佛

    幽沉的妖域之中,如蛰伏巨兽一般的城堡悄然矗立。无声无息,只有浓郁的妖气流转,为此地更添诡谲。

    不见天日,不见天日。传说之中妖域的至高殿堂,终于映射在了那一双美丽的湛蓝眸子当中。

    “这里,便是我的终点了么?”

    寻根眼眉低垂,步伐坚定地迈向这座恐怖的城堡。

    “呜呜呜哇哇。”

    “呵呵哈哈哈。”

    妖风夹着凄厉的嘶吼,不住地侵扰着寻根心神,然而寻根面神平静,丝毫不受外力所扰。不多时,便来到了不见天日大门之处。

    而似乎感应到了寻根的气息,厚重的大门竟是自动缓缓升起了。旋即,一道狂霸而难掩喜悦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回来了,爷最忠诚的爱将——司命尊楼月。”

    话音落下,寻根但觉眼前光景一变,竟已到了不见天日之内。

    可以看出这是一处议事之所,只是此刻阴阴沉沉的,而面南之处,腐朽的皇座之上,一团绿芒不住漂浮。先前的声音,正是这绿芒所发,

    “王?”寻根看着绿芒,略有迟疑地喊了一句。

    “当年与佛尊一战之后,你便不知所踪。快与爷说说你的经历。”妖尊说道。

    “我……”寻根闭目沉思,旋即摇了摇头,道:“很抱歉,我没有丝毫的记忆了。”

    “嗯?怎会如此?啊……你的身躯。”

    妖尊一惊,旋即发现了寻根身躯异样,探出了一道绿芒笼罩在他的身上。良久之后,绿芒消散,妖尊愤怒的声音再起。

    “是谁,到底是谁!竟敢抽出你的脊椎龙骨!”

    寻根道:“我已毫无记忆,并不知道是谁所为。甚至连对妖域的记忆,也是在进入妖域之后才开始忆起的。”

    妖尊一阵沉默,绿芒光芒时隐时现,显然心情尚未平复。

    寻根道:“我此番能进妖域,也算颇为复杂,详情如此。”

    他大略讲述了目前武林形势,旋即又将要求妖尊暂时停止封印的要求说出。

    妖尊冷笑一声,道:“若非逍遥子那个牛鼻子坏事,爷早就将着破封印冲破了。”

    “逍遥子?”寻根眼中一亮,问道:“此人现在何处?”

    “当初妖域被封之时,他也被一并封印。只不过众人伤重,方才让他苟活至今。”说到这里,妖尊一阵冷笑。“谁知道他近日居然不知死活想要进犯不见天日,目前患不救与饮千殇两人正到处搜查他的下落。”

    “患不救,饮千殇。八将其二。”寻根一阵沉思,而后说道:“他们二人本场作战,可借妖域无尽的妖气所用,倒是能与逍遥子旗鼓相当,同时王也能察觉而迅速前往,确实是很好的方法。只是目前恐怕不宜对逍遥子下手。”

    “哦?”

    妖尊应了一声,半响不语,旋即道:“司命尊,你变了。”

    寻根摇了摇头,道:“逍遥子在妖域之内一事有不少人清楚,再加上此刻中原群侠也正设法解开妖域封印。此时与他们加深矛盾,并不理智。”

    说着,寻根又点了点头,道:“我也并没有变,只是思考问题的方向不同了。我失去了记忆,却也如同经历了新生,或许,我们与人类,并非无法并存。”

    “并存?哈哈哈哈。”妖尊蓦然大笑。“爷曾经也想过,或许与人类接触最多的乐舞衣会跟爷说这样的话。但是,她直到战死的那一刻,都没有说过!想不到,今日却从你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王,你态度依然坚决吗?”寻根轻声开口,并解下了背后竹囊,内中尚有未及掩埋的尸骨。“我一路行来,见得只是无数的荒丘,无人掩埋的尸骨;听得是绵绵的凄吼,触摸的是压抑的气氛。王啊,妖域……不该如此啊。”

    “人类中有一言,为万民立心。王啊,妖域如今只剩了破败,又如何为妖族子民立心啊。”

    绿芒听闻此言,漂浮地越发激烈了。良久之后,妖尊微微一叹。

    “爷又如何不知?只是亘古以来,妖域本源不断消耗,如今已将殆尽。我若不谋他路,只怕本源消耗殆尽之后,妖族将要就此破落了啊。”

    “本源殆尽?”寻根面色一变,急问:“怎会如此?可有补救之法?”

    “唉,此事本不愿与你们说起,但既然提及,爷便不再瞒你了。你应也知晓,娲皇河贯穿妖域,并散发出妖族赖以生存的精纯妖气。然而早在爷进攻人间之前,便发现从娲皇河中散逸出来的妖气纯度竟开始逐渐下降,便前往娲皇河的源头娲皇灵峰探索,却发现了娲皇灵峰之内的妖族本源在似乎失去了生生不息之意,开始逐渐萎靡。

    爷百般无奈之下,又听闻人类之中有三页神秘的金书,若能聚齐便可让人拥有时间回溯之能。爷心想或许能从此查出本源衰弱的原因,因此才封锁了娲皇灵峰并挥兵人间。”

    “原来王当初封锁娲皇灵峰的原因竟是如此。至于金书……”寻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皱。

    “楼月,可是想到了什么?”

    “我在想怪不得一路走来,空气之中的妖气都杂而不纯,想不到原因在此。”

    妖尊道:“妖族的生存离不开精纯的妖气。若妖族长时间处在斑驳不纯的妖气或无妖气的环境中,除非能修为能够达到你我这般境界,否则会发生灵智降低,甚至退化成妖兽的情况。现在,你还要拒绝战争吗?”

    寻根道:“人间之地,能人异宝不胜枚举,博古通今者更是大有人在。寻根此番机缘,也识得数人,或许他们能有办法解决。”

    “寻根……寻根。哈哈,好。”妖尊莫名哈哈大笑。

    “但凡有一丝和平相处的可能,寻根都不会放弃。妖族,真的再经不起战争了。”寻根说道。

    “好,爷此回依你。爷会停止冲击封印,也会召回饮千殇两人,但是你要记住,你的时间不多,若是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爷会再次发动战争。”

    “多谢王。既然时间不多,我便不在多留了。”

    妖尊问道:“你将通过何种方式离开妖域?”

    “定座曾在我体内留下一道佛元,只要将这道佛元运转全身,便可牵动封印。届时定座便能出手将我接引而出。”

    寻根说着,运转体内佛元。霎时间,身周妖氛扭曲,旋即佛光一闪,寻根消失。

    妖尊看着寻根消失的位置,怔怔出神,旋即低声开口。“妖族,的确再经受不起战争了啊。”

    …………………………

    夜风悠悠,夜月幽幽。

    久无人迹的江湖道,一块早已腐朽不堪的木栏之下,狂傲的刀者,静静地盘坐。立在身前的长刀,鎏金的胜字在夜月下闪烁幽光。

    俄然,九天之外,剑意破霄汉。随后,朗然辞号,于焉响彻。

    “我有昆吾剑,求趋夫子庭。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

    轰!

    人影落地,振荡起漫天烟尘。同时一柄无锋长剑,虚空旋转,直落来人身前。

    来人,赫然便是七尊剑之评技者!

    “刀者,便是你,要开启公开亭吗?”评技者剑指一并,指向了刀天下。

    刀天下缓缓起身,面神平静地看了看评技者,道:“开启者是我,但是守亭之人……是你么?”

    “呵。”

    评技者轻声一笑。“筵亭秋水玉飞倾,受墨竹先生所托,护守公开亭。败我,你便可达成目的。”

    “如此,刀天下领教!”

    刀天下手掌一抬,一战而胜凛然在握。

    一刀一剑,两双对视的眼,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远处,裁决者负手而立,冷眼旁观。

    ………………

    近漠林中,重伤痊愈的王权面无表情,听着贪狼的禀告。

    而被派遣而出的火火火等战将,也已经归来,恭敬地立在两旁。

    “这段时间武林之事大致如此。此外,便是有传闻柳三变全力针对烟都,昨夜烟都方向火光大作,整座烟都已经被烧毁了。”贪狼微躬着身子,声音虽竭力保持平静,眼中却仍禁不住露出惊骇之色。

    与诛仙海实力相差不多的烟都,就这样败了?

    “人世主虽与烟都一同毁灭,但其麾下战将却没有因此而亡。只是失去了人世主,他们便会各自为政,恐怕翻不起什么风浪了。嗯……贪狼你可有他们的下落?或许能将他们招入诛仙海。”王权老神在在地分析。

    “这个……并无。”贪狼摇了摇头。“烟都再出以来,风宫便从未出现。云宫被虞千秋与佛识联手重创,下落不明。而烟宫则是在烟都外现身就走雨宫之后,不知去向。”

    七杀这时说道:“王,继烟都之后,正道之人必将全力对付我们诛仙海,我们可要采取动作?”

    “嗯……”

    王权一阵沉思,目光横扫,在碎黄泉身上停留一会儿。心里想的却是如今台面只剩下诛仙海,行事难免诸多不便,或许将妖域释出,能吸引正道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王权便说道:“本王曾承诺要协助解放妖域,无奈此前重伤,不得行动。而今伤势痊愈,自当将此时提上日程。”

    火火火闻言,神色一喜。“呵呵哈哈哈哈,亲爱的王,您准备对那些可恶的光头动手了么。”

    贪狼则是冷静地分析。“目前柳三变等人针对人世主,在人世主豁命一搏之下,必也损伤不小。此时佛乡甫经伤创,又少外援,确实是最好的进攻时机。”

    王权豁然起身,哈哈一笑:“如此,便随本王踏平佛乡,解放妖域。”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