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沉沦之路,我会同行-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0章 沉沦之路,我会同行

    公开亭外,气氛肃杀。

    神秘而强大的刀客,对上同样不知深浅的剑者,会是怎样的结果。

    两双同样深邃的眸子,在无声的对视之间,觑着对方的破绽。

    乍然,刀天下一声轻喝,身躯骤然而动,血色的一战而胜,挟着庞然之势,猛然斩落。

    锵!

    评技者举剑格挡,从刀上传来的力量让他不由得倒退了数步。

    “不差!”

    两人同喝,旋即各提功体,刀来剑往,光芒嚯嚯,凌厉之劲,肆虐周遭。

    “评技·挑。”

    刀剑铿锵之中,凭借着手中说禅墨剑猛然一挑,极招脱手而出,以一个极其刁钻的的角落,削向刀天下左臂。

    刀天下见状,一声冷哼,左臂猛然用力,筋肉虬结,评技者一剑,竟只是稍微破开了刀天下的皮肤。

    “你的肉身!”评技者双目一瞪,不可置信。

    挡下评技者一招,刀天下长刀一横,评技者退避不及,胸前衣裳被划破。

    然而评技者毫不慌张,退开数步之后,不再进攻。

    “为何你肉身如此强横?”评技者问道。

    “何来如此多话。”

    刀天下长刀一压,极招出手。

    “刀衔落日浸寒漪。”

    评技者见状,不再追问,剑指一抹剑身,霎时间,似乎有淡淡筝音响起。

    “玉柱斜飞雁。”

    轰!!

    急招对碰,震撼天地。两人足下的地面纷纷龟裂,身形倒退间,虎口处鲜血飞溅。

    早就腐朽的公开亭更是在此式之下被彻底粉碎。

    就在此时,一声冷喝突然传来。

    “剑御·初心。”

    一道剑芒突兀而来,凌厉而绝艳,直取刀天下而去。

    刀天下转身,横刀一挡,将将挡住,却也被恐怖的气劲震的大口吐血,双足虽稳立地面,身形却被震出数丈之远,地上拖出了两条浅浅的沟痕,直直撞在一旁山壁之上,抖落了不少沙石。

    随即光芒一闪,裁决者出现,与评技者成犄角而立。

    “交出强化肉身之法。”裁决者看着刀天下,平静地开口。

    “你不该出手。”评技者说道。

    裁决者不答,只是看着刀天下。

    就在此时,刀天下愠怒的声音突然传来。

    “生一刀,死一刀,天下谁人堪一刀。刀胜刀天下!”

    刀天下拖曳着一战而胜自烟尘中走了,神色冷峻。旋即便见他长刀一扬,展颜一笑。

    “一打二,刺激!”

    …………

    净法天风台之外,藏虚与李裔文并肩而行,柳三变与顾惜朝稍稍落后数丈。

    在无言之中,众人已经逐渐远离净法天风台。

    良久,藏虚喟然一叹。

    “你不该来此。”

    李裔文抿了抿唇,不答话。

    藏虚机修说道:“如今我虽得以暂时活命,但必也更落了暗中之人的下怀,同时将你推上了道门的对面。即便垢无尘等人能理解你大闹净法天风台之事,恐也堵不住天下悠悠道门之人的口。”

    李裔文面容古井无波,藏虚的话,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的影响。

    两人一时又沉默了下来。

    后方,顾惜朝双手枕在脑后,面带微笑地看着李裔文两人。

    柳三变见状,笑道:“前辈似乎心有感慨?”

    “嗯,看着他们,似乎看见了曾经的自己。”顾惜朝嘘了一口气,道:“李裔文这小子,越看越让人欣赏啊。”

    柳三变哭笑不得,道:“就是惹事儿的本领大了些。”

    “能解决的事情,便不算事情。”

    顾惜朝摇了摇头,睨了柳三变一眼,问道:“今日之后,势态必然越趋复杂,你可有打算?”

    柳三变道:“离开前我曾与玄机以及聆音衔令者一谈,他们尚无出世之念。”

    “嗤。”

    顾惜朝一声冷笑。“这些牛鼻子倒好,自家的人出了事,还一个个这般高挂着,等风干吗?”

    柳三变道:“二位前辈皆是明天机之人,出世入世,自有机缘所在,并且道印也保证了宗上天峰之人会全力配合。”

    顾惜朝依旧一脸不爽。“道门在我看来,也就垢无尘那小子有点意思。”

    说到这里,顾惜朝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先前看到垢无尘与那个小和尚匆忙离去,可是去办什么事情了?”

    “佛识受伤不浅,已经回转佛乡疗养了。至于垢无尘,我倒是不知了。不过看其面色,应该遇上了棘手之事了。”

    顾惜朝点了点头。“对了,那个绝涯,你也要注意一些。一看他就是小肚鸡肠之人,恐怕会暗中下绊子。”

    “这个柳某晓得。”柳三变点了点头。

    顾惜朝还要在说什么,却眉头一挑,看向了远处。

    那里,一道流光一闪而至,现出了夜流光身形。

    “如何?可有了结果?”顾惜朝问道。

    夜流光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道:“问仙台阵法已解,上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唉,柳某最不愿见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柳三变同样面色沉重。

    夜流光道:“我路上也已经听说了净法天风台之事,不过详情尚不明了,请为我说。”

    “详情如此。”柳三变大略说了一遍。

    夜流光听完,不自觉地看向李裔文,眼中竟也闪过了与顾惜朝相同的欣赏之色。

    前方,藏虚沉默了一阵,再次开口了。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是那道门叛徒呢?”

    李裔文步伐蓦然一顿。

    他看了看藏虚,用一贯的没有感情的语气,说出了他与藏虚的羁绊。

    “沉沦的路上,我与你同行。”

    “你!”

    藏虚鼻子一酸,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忙转过头去,连连眨眼。

    “何必如此,何必如此。”藏虚低声说道。

    李裔文没再答话。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身影快速而来,却是同样一脸凝重的天华君。

    “天华君?发生何事?”

    “呼,你没事便好。”

    天华君见着藏虚,松了一口气,但是面上凝重,却丝毫不减。他目光突然转向了李裔文。

    李裔文眉头微皱。

    藏虚见状,踏前一步,挡在了两人中间,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你神色十分凝重。”

    天华君取出了数块碎布,道:“我因三教之事,欲找寻道朴,结果却……”

    “这是……”藏虚瞳孔猛然一缩,骇声道:“道朴的衣服碎片?”

    “不错。”

    天华君点了点头,道:“道朴虽四处游历,行踪不定。但是你我皆知他化身游剑方尘,四处行侠。然而如今,江湖道上却彻底没了他的讯息。”

    说到这里,他目光再次转向李裔文。“我们之中,最后与道朴有接触之人,便是李裔文了。”

    “我没有见过他。”李裔文摇了摇头。

    “你们是在说道朴无为?”柳三变几人走了过来。

    “嗯?你们知道他的讯息?”天华君看向了说话的顾惜朝。

    柳三变几人对视了一眼,夜流光开口说道:“他或许,已经遭遇不测了。”

    “嗯?你说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华君面色一沉。

    “详情如此。”柳三变将情报说了一番,道:“虽没有明确的见证,但是通过重重迹象,恐怕道朴是凶多吉少了。”

    “怎么会这样!”

    天华君与初次听闻这个讯息的藏虚皆是大惊失色。

    “问仙台的法阵若无外人相助,是绝无可能从内突破的。道门令师此刻竟然能冲破法阵,不好,博娴有危险了。”天华君面色凝重。

    夜流光道:“博娴离开烟都前往问仙台之后我便尾随而至。他速度不如我,如果方向一致,必会被我追上。但是直到问仙台,我都未曾见过博娴。或许他半途便醒悟了,转而暗中调查一切。”

    天华君眼神冰冷:“阴谋奸宄,一次次做下暗手设计我道门,真当道门无人乎?”

    藏虚道:“陷害我与放出令师之人,或许是同一批人。既然如今有了两个方向,我们便分开调查吧。道朴方面,便交给我与天华君,至于一线随方面,则是有劳红尘素衣了。”

    “无妨,柳某必然尽力。只是既怀疑做下这两件事的是同一批人,那便应有不少的痕迹可以揣摩,有了新发现,须及时知会众人。”

    “我与你一起。”李裔文突然对藏虚说道。

    藏虚摇了摇头,道:“我能专心道朴之事,尚应付得来。反倒是红尘素衣方面,需要更多的人手协助,你便留下吧。”

    “唉。”柳三变突然叹了一口酸酸的气。

    天华君点了点头,道:“我需要会宗上天峰一趟,将此事告知道印。道朴与天剑君之间感情最深,此事也不可瞒他,便由你转告吧,请。”

    天华君说完,匆匆离去。

    柳三变道:“虞千秋目前,应在佛乡。”

    “既然如此,贫道也不耽搁了,告辞。”藏虚离去。

    顾惜朝道:“我们也先回天绝峰了,有任何事情皆可传讯,告辞。”

    顾惜朝、夜流光两人联袂而去。

    “我们也走吧。”柳三变拉着李裔文,往鸣翠山方向走去。

    …………

    佛乡。

    大战之后的疮痍虽被弭平,失去生命的人,却再也无法归来。

    虽然如此,佛乡之中,依旧是佛音荡荡,一片祥和。

    乍然!

    “道之盈冲,天之阴阳。一擘而定,血胤为王。”

    霸然的辞号,猛然自九天响彻,绝代的王者,携着无匹之势,傲然自九天而降。

    轰隆隆!!!

    庞大的气压,震慑天地,掀起蔽日尘沙。

    “佛乡,今后不存矣。杀!”

    霸道的声音落下,众多诛仙海战将纷纷爆发,冲向佛乡。瞬间,祥和的佛音消散,只余下漫天的厮杀之声。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