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诸邪退避-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1章 诸邪退避

    佛魔之岸中,平和安详。骤然,空气之中涟漪泛起,一道身形飘然自涟漪之中而出。

    咻咻!

    两道破风声同时响起,却是有所感应的漆雕光明与尸罗圆谛同时来到。

    “是你,司命尊楼月!”尸罗圆谛眼中凶芒一闪而逝。

    漆雕光明同样愕然。“以往见你的双眸,虽有熟悉之感,却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你将楼月联结在一起。事情的发展,的确出人意表。”

    “前尘如梦,过往种种便任由他随风而逝吧。”寻根摇了摇头,道:“司命尊楼月也好,无根飘萍寻根也罢,早已没有了侵略的心思。”

    尸罗圆谛眼眸低垂。“你回转妖域之后,功体复元,潜藏的危害太大了。”

    漆雕光明突然说道:“封印平息了。”

    “我与妖王已经取得共识,他会暂停冲击封印之举。”寻根说道。

    漆雕光明道:“既然壮士已经寻回记忆,可曾想过将来妖域破封之后,双方如何相处?”

    寻根道:“当初妖域进犯人间的缘由,我已经了解。此事我会着手。”

    尸罗圆谛冷笑一声。“以你司命尊之身份,让等我如何信你?”

    “过去已成过去,未来却难以预料,寻根此回入妖域,所见尽是苍凉。妖域,也再禁不起战争了。”

    三人顿时陷入沉默。

    “阿弥陀佛,既然壮士心中已有擘画,便去吧。”漆雕光明轻声一唱喏。

    就在此时,佛魔之岸蓦地一阵剧烈颤抖。

    “怎么回事?妖域又开始冲击封印了?”尸罗圆谛怒视寻根。

    “不对,是有人进犯佛乡,以至于洗身池同受波及。还请戒座与定座镇守此地,贫僧出去援助。”漆雕光明急声开口,身躯一动便离开了佛魔之岸。

    “我也同去。”寻根说道,随着漆雕光明之后离开。

    佛乡之外,随着王权霸气一喝。战斗再次展开。

    七杀,贪狼,火火火等诛仙战将蛰伏若久,此刻再出有如出闸猛虎一般无人可挡。众人过处,徒留下一具具残破的佛躯。

    “呵呵哈哈哈哈,赞美我的王,您最忠诚的骑士,火火火向您献上大礼了。”

    火火火癫狂一笑,死神勾镰之上火光大涨,旋即轻轻挥动,大片的死亡火焰疾射而出,佛乡众人,挨之即亡。

    “放肆!”

    突然,一声怒喝传出。赫见佛相纵身跃空,庞然佛掌携无匹之势,力压而来。

    “摩诃无量·大梵圣掌!”

    啊!

    额!

    佛掌过处,奸佞超生。众多诛仙海士兵被这一掌直接打爆。

    “讨厌的和尚,魇火流心斩。”

    火火火身形一动,来到众士兵之前,死神勾镰狠戾斩出,一道幽暗烟火猛袭佛相而去。

    “岂能让你得逞!”

    突然又是一声低喝传出,却是念禅跃身而出,掌凝佛芒,强势当下火火火一击。

    同时,佛乡上空流光闪过,法阵开启,诛仙海众人顿遭压制。

    “一式掩七光!”

    七杀短剑突然排空而出,欲要袭杀念禅。骤然一尊金佛凌空而降,直压得七杀绝式被破。

    “天华日幕!”

    佛怒破开七杀绝式后,佛元饱提,身形瞬动,一掌印在了七杀胸前。

    “噗!”

    七杀顿遭重创,吐血倒飞。

    同时佛怒足下突然有人影跃起,却是坤坤儿偷袭而至,长剑划破了佛怒腹部,鲜血汨汨而流。

    众人瞬间乱斗一团。

    “无谓的反抗。”

    王权一声冷笑,抬手发出一道气劲,斩落了一条直线上的僧人,同时对着碎黄泉道:“随我来。”

    两人身形一闪,突入了佛乡之内。

    “可恶!”

    佛怒乍然一喝,如春雷炸裂,身周数位诛仙海士兵承受不住,被这股声波震碎心脉。

    佛相同样怒提真元,降魔绝式,再度呈现。

    “莲花降魔!”

    一朵巨大金莲以佛相为中心猛然盛开,庞大的佛元如无坚不摧的利刃,直接将火火火打的吐血,连连倒退。

    “伏诛吧!”

    佛相抬手再凝佛元,欲要击毙火火火。骤然,一道身影快速而来,剔心爪直抓向佛相后心,赫然是贪狼救援而来。

    危机一刻,乍见黄金剑芒突入战场,直取贪狼咽喉。

    贪狼面色一变,不得不放弃即将到手的猎物,回身一掌拍碎剑芒,自己却也被震得唇角溢血。

    同时,一股寒风突来,虞千秋面无表情,指上黄金剑芒大作,拦路的诛仙海士兵纷纷授首。

    “前辈,还请前往拦截王权!”佛相大喊,却因一时走神,被死神勾镰划破手臂。

    虞千秋面色平静地横扫了一眼战况,发现虽有法阵压制诛仙海之人,但佛乡屡屡遭受侵犯,强大的战力缺失,若无自己相助,虽不至于瞬间败亡,却也必将节节败退。

    “阿弥陀佛,佛乡之地不容亵渎。还请施主援手。”念禅同样面色沉重地开口。只是心中是如何想的,却不得而知了。

    “好!”

    虞千秋连发数道剑气开路,快速往佛乡深处而去。

    佛乡深处,洗身池旁。一路上没人拦阻的王权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此地。

    “这便是封印妖域之地?”王权问道。

    碎黄泉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此地。”

    “好,待我一试。”

    王权沉声一喝,掌拨阴阳,气纳天地,魔武名式赫然上手。

    “魔武·天陨!”

    王权凝劲掌中,磅礴一击压向洗身池中。

    佛乡地基受此极招,瞬间动荡不已,洗身池内的池水更是飞溅而出。然则除此之外,却并无异样。

    “莫非逼出佛骨舍利,尚需要特殊的方法?”王权眉头一皱,发现了事情没这么简单。

    “此地太过隐秘,我也无法调查到更多的讯息。”碎黄泉同样皱眉不已。

    就在两人疑惑之际,洗身池旁的空间突然扭曲,一道身影突兀浮现。

    “佛门静修之地,安能轻犯?”漆雕光明一现身,便对王权发起了进攻。一身浩瀚佛元尽汇掌上,直击王权。

    王权仓促回身一掌。

    轰!

    两强相会,元功激荡。空气中骤然响起猛烈的轰鸣声。旋即便见王权一声闷哼,吐血倒退。

    碎黄泉见状,亦微微聚力,一拳轰出。

    “诸天荡!”

    骤然,洗身池旁光芒再现,却是寻根出现在碎黄泉一式之前。

    “天命无缺!”

    骤然遭遇攻击,寻根却毫不慌乱。只见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双画阴阳,轻松便将此招化解。

    “你!”

    碎黄泉眸子圆瞪,似是看见了不可思议之事。

    “退。”

    王权见事不可为,当即虚发一招后抽身而退。

    碎黄泉犹在失神状态,却见寻根对他轻轻点头,他才回过神来,化光离去。

    “哪里走!”

    虞千秋的厉喝突然传来,赫见煌煌剑芒割空而起。碎黄泉一声闷哼,鲜血洒落,人却快速遁走了。

    佛乡之外,战斗酣然。

    火火火等人已经杀出了煞意,一招一式尽皆夺命。

    骤然,两道流光自佛乡深处快速窜出,瞬间远离。

    “是王。”

    火火火等人见状,煞意瞬间被强行收敛,各带着部分人马,快速撤离。

    佛相等人怒上心头,正要追杀而去,却被漆雕光明拦住。

    “莫要追赶,伤者先自行疗伤,余者收埋死去之人。”

    寻根道:“我尚有事要寻柳三变,便先告辞了,请。”

    佛怒则是来到漆雕光明身前,怒道:“为何要放他们安然离去!”

    此时的佛怒满身创伤,袈裟已经被鲜血浸的透红。此刻怒目圆瞪,着实有一番威势。

    “佛怒,不得对慧座无礼!”佛相面色疲弱地走了过来。

    “你伤势很重。”虞千秋见状,一指点住佛相心门,缓缓渡过剑元。许久后,佛相身躯一颤,大口呕出污血。

    “你……”虞千秋开口要说,却被佛相摆手拦住。

    “我无事,多谢前辈相助。”

    佛相平复了一下体内气息,从怀中取出装有佛尊精血的玉**递了过去。“本早便应将此物交与前辈,只是佛相内伤突发,不得不暂时闭关,让前辈久等了。”

    “无妨。”

    虞千秋接过精血,朝着众人拱了拱手。“虞千秋尚有他事,先行告辞,请。”

    “壮士好走。”漆雕光明唱喏,旋即对佛相说道:“将善后之事安排下去,一个时辰后前往伽明殿商议。”

    说完,漆雕光明转身入内。众人对视一眼,纷纷忙碌起来。

    …………

    公开亭外,裁决者突然偷袭,让刀天下负创的同时,同样怒火高涨。

    “生一刀,死一刀,天下谁人堪一刀?刀胜刀天下!”

    沙石纷飞之中,刀天下神色冷峻,拖刀而出。

    “有何能耐,尽展吧。刀天下会赐你们难忘的一败!”

    刀天下手中一战而胜一翻动,刀芒随行而出,直冲评技者两人。

    评技者一声冷哼,纵身而出。墨剑说禅飞舞如圆,将两道刀气尽数拦下。

    “你且在此观战,不要出手,我自会料理此人。”评技者低喝,旋即一指弹在墨剑之上顿时铿然剑声忽化茫茫剑刃,直扑刀天下而去。

    “只有一人,便乏味了啊。云海生烟天断层。”

    刀天下哈哈一笑,长刀高举,元功鼓动,顿见煌煌刀芒并做一处,随刀天下动作横斩两人。庞然刀气过处,势若割天裂地,评技者剑刃纷纷破碎。

    封面换了……再不能理直气壮地跟人说这是一本小黄文了。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