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命运的遗憾-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2章 命运的遗憾

    评技者见状,不敢轻视,饱提了一身功元,尽倾墨剑之上。极限一式,轰然而出。

    “一剑留禅!”

    锵!

    乍见评技者墨剑画圆,如纳天地在其内,化阴阳于其中。旋即灿然金色剑芒磅礴而出,与刀天下刀芒强势碰撞!

    轰!

    哝叭。

    极招相会,天地蓦地为之一滞。随后恐怖的气劲爆发,如平地飓风,席卷天地,两人之间地层直接被炸裂,一道深不可测的鸿沟于焉具现。紧接着气劲扩散,疾风竟如无匹刀芒剑气激射四野,周围山峦不堪其威,轰然坍塌。

    漫天烟尘席卷,天地瞬间一片朦胧。

    与战两人同受巨力,只见刀天下身形不住向后滑去,虎口大开,鲜血狂涌。评技者实力略有不如,墨剑脱手,同时虎口炸裂,高吐新红。

    就在此时,一声爆喝突兀传开。

    “剑御·莫邪!”

    赫见裁决者手持不戒,冒着无数刀芒剑气,直直冲向极招之后,尚来不及回气的刀天下。

    刷刷!

    刀芒剑气不停划破裁决者的皮肤,割飞他的衣袍。显然他为了追求极致的速度,绝强的威力,已经放弃了自身的护持。

    说迟实快,裁决者喝声落处,人便已经来到了刀天下身前。不戒剑尖寒芒闪烁,在刀天下反应过来之前,照着他腹部直刺而入!

    “哈,来的好!”

    陷入危境,刀天下毫不惧怕,反而爽然大笑,左手握住不戒剑身,右手握着刀柄狠狠撞在裁决者胸前。。

    “噗!”

    裁决者为了突破刀天下恐怖的肉身防御,将一声功元都凝聚在剑上,舍弃了自身防御。此时受刀天下一撞,顿时吐血倒飞。

    然而握住不戒的手,却丝毫不曾松开。

    刺啦!

    一声异响传开,长剑离体,刀天下腹部鲜血横流。他却并不在乎,随手撕破衣襟将伤口缠住,然后长刀再扬,战意高张。

    反观裁决者,远远飞出后跌落地上,却不顾自身伤势,取出一个小**将不戒之上沾染的刀天下之血装入。

    刀天下见状,哈哈一笑。“冒死取血,有意思。”

    裁决者将玉**收好,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刀天下,闪身化光离开。

    “我败了。墨竹先生的封禁令,自此解除。”

    裁决者重伤离去,评技者忧心之下也没有了战意,收起了墨剑,追赶而去。

    两人离去之后,刀天下身形一阵跄踉,随后一口逆血再也压制不住,远远喷出。

    “这一场,刺激!”

    刀天下狠狠一擦唇角血迹,大笑数声,扛着一战而胜缓缓离去。

    ……………………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中。

    柳三变怡然而坐,烧水煮茶,神态安详,惬意无比。李裔文则闭目盘坐一旁,周身剑意隐约流转,震慑人心。

    柳三变目光不时扫过李裔文,眼中噙笑。

    “呼——”

    功意行尽,李裔文长呼了一口气,缓缓睁眼。隐约间,竟似有一股迥然剑意,映射而出。

    “恭喜好友再得精进。”柳三变轻抿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李裔文摇了摇头,道:“尚差了些。”

    “你实力根基皆已足够,只待机缘一至,便能成功踏入那个传说中的层次。”

    李裔文抿了抿唇,道:“埋剑绝涯并没有踏入那个层次。关于这个人,你怎么看?”

    “他嘛。”

    柳三变眯眼思考了一番,道:“虽是久负盛名的前辈高人,但你若真放手而为,未必会输。”

    “不。”李裔文摇了摇头,眉头深皱着,有些不解的开口。“我说的不是武学。虽然他一直冷漠地要将藏虚正法,但我却能感觉到,他看向藏虚的眼神中,也存在着不忍与怜悯。”

    “哦?”柳三变挑了挑眉,旋即也顺着李裔文的话开始思考。“莫非,在此事上,尚有其他内幕?看来此人尚需多加留意了。”

    李裔文点了点头。“此事交你。”

    “行行行。”柳三变捏了捏眉心,一脸无奈。若论智谋,李裔文并不在自己之下,无奈他弃文从武之后,越来越有四肢发达的倾向了。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烟都已毁,是先针对王权,还是着重调查藏虚之事?嗯——似乎尚有妖域一事,也迫在眉睫了。”李裔文问道。

    “不错,诸事纷繁,的确需好好整理思绪。”

    就在此时,天外忽来大风,送着超然的辞号,吹入了读书堂之中。

    “折得一枝香在手,人间应未有。疑是经冬雪未消,今日是何朝。”

    随即,梅花香溢,一名手持梅花枝,华衣稳重的中年男子,翩然落在鸣翠山之下。

    “意长年前来一会红尘素衣。”

    “嗯?意长年?出去一会。”柳三变目光闪烁,两人联袂而出,很快便到达山下。

    “狮虎族意长年,见过……嗯——李裔文?!”

    攀花手突然来访,却意外撞见杀子仇人,顿时目透杀机,雄浑内劲,尽赋一掌夺命而出。

    “死来吧!”

    柳三变面色一冷,正欲出手,却被李裔文一把拉住。就在危急之际,一道剑光呼啸而来。

    轰!

    剑气掌劲爆发出轰然之劲,鸣翠山法阵受到冲击,光芒闪烁。同时,九天之上,辞号声起,一人一剑,翩然而落,立在了柳三变两人身前。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想动李裔文,你,过不了剑千秋此关。”

    “那如果——再加上我呢?”一声冷喝突然传来,众人看去,赫见一人长剑出鞘,在寒光凛然之中,冷然而来。

    “意怀天!”李裔文双眼一眯。

    狮虎族最强的父子档突然来袭,李裔文与剑千秋能否成功挡住?被拦下的柳三变又将作何动作,会真如李裔文曾经所言,为拉拢狮虎族而对李裔文下杀手吗?

    无名荒野之地,自佛乡而出的虞千秋背负着冰棺,踽踽而行。

    “释儒两教精血已然得手,剩余道门,我该寻何人?”虞千秋暗自在脑中思索道门中符合条件之人,却蓦然面色一变。

    “是缔命之盟发作了。嗯——比之当年天真君尚要轻缓许多,审判要开始了么?”虞千秋闭上双眼,面上闪过痛苦的神色。

    就在此时,前方突显一道熟悉的身影。

    “师弟,遇见你正好,我正有要事寻你。”藏虚见着虞千秋,面上一喜,大步走了过来。

    “你……为何在这里?”虞千秋看清来人,不由得倒退了一步,旋即面色一沉。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

    藏虚道:“此事说来话长,我日后再向你细说,总之现在我的审判已经被延后了。”

    “为什么?”

    虞千秋低声开口,似在问藏虚,也似在自问。他的眸子逐渐放空,眼前藏虚的形象逐渐散去,那存在记忆深处的天星君,缓缓浮现。

    “这……唉。”

    藏虚一脸悲痛,道:“我寻你,是为了通知你一个噩耗。道朴他……遇害了!”

    “道朴……遇害了?”

    虞千秋一愣,涣散的瞳孔逐渐凝聚,一抹狰狞的红爬上了他的瞳孔,甚至连面部,也逐渐扭曲。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啊!”

    他低吼,如受伤的野兽般,凄凉,无助。骤然,黄金剑芒疯狂闪烁,虞千秋竟是朝着藏虚发起了攻击。

    “你做什么!”

    藏虚面色一变,慌忙避开。他知虞千秋与道朴交情匪浅,早已预料到他会失控,但万万没想到虞千秋竟会毒自己动手。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虞千秋已然暴走,任凭藏虚如何呼喊,口中已然只有这句话,出手却是越发凌厉。最后,他只有轻声一叹。

    “无奈啊。”

    藏虚伸手一番,握住天星剑,发起了反击。

    “推星揽月。”

    藏虚长剑在手,极招瞬出,期望一举制服虞千秋。然则虞千秋武骨非凡,一身根基本就在藏虚之上。通天路走一趟之后,黄金剑指大成,实力之强更是藏虚望尘莫及。

    “为什么是你啊!”

    虞千秋蓦地仰空长啸,指上黄金剑芒猛然翻腾不休,而后急剧收缩,最后彻底收敛。在这一刻,黄金剑指竟是突破境界,再创巅峰!

    “不妙。”

    藏虚面色一变,忙横剑格挡,然而——

    咔擦!

    一声脆响,象征着一柄绝代名剑的陨落,也彰示着一条生命最终的末路。

    虞千秋巅峰一击,直接将天星剑击断,而后余势不减,剑指直直戳入藏虚前胸。

    “师,师弟……你,”

    藏虚张了张嘴,还希望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有一口鲜血喷出,污了虞千秋满脸满身。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谁言道者无泪?谁言道者无悲?虞千秋通红的眸子里,两行浑浊的泪水缓缓淌下,模糊了天,模糊了地,也模糊了人生。

    “啊!!!”

    他蓦地一声悲啸,转身化光离去。

    原地,只留下命火将熄的藏虚。

    然而就在此时,丝丝细雨突然倾洒,隐约间似有千万竹叶飘飞,一名男子出现,抱住了命火摇曳的藏虚,瞬间远离。

    隐约间,似乎可见一副青葱幽篁,迎风招展。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