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佛本不生 因缘而生-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3章 佛本不生 因缘而生

    佛乡。

    大战之后,众人收拾停当,便又齐聚在了伽明殿内。

    念禅当先开口,略带责难地说道:“慧座,为何要放任王权等人离去?若不能趁此机会一举除恶,待他们伤势痊愈,便又会重振旗鼓而来。如此反复,佛乡如何能承其重?”

    佛怒也应声怒道:“不错,阴谋奸宄,皆当超生!”

    佛相则是说道:“慧座此举,定有缘由。况且王权等人突然退去,恐怕也是拿不准佛魔之岸的情况,若贸然追击,恐反被其看穿底细,遭受回马一枪。”

    漆雕光明点了点头,说道:“佛相分析不错,如今佛乡有生之力不足,贸然追击,恐怕更会无辜葬送更多僧众性命。

    念禅道:“若有虞千秋等人襄助,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佛相突然说道:“慧座,我先前见寻根壮士一身根基,似乎有了极度的拔升,他在妖域之内可是有所际遇?”

    念禅听闻此言,眼中讶异之色一闪而逝。

    “寻根壮士已承天命,日后行事,佛乡可照拂一二。”

    天命之事,讳莫如深。加之寻根的真实身份太过震撼,若是在此时泄露,恐怕会招来有心人的目光,因此漆雕光明含糊其辞地应付了一句。

    这时佛怒说道:“那往后我们当如何行动?便只是在佛乡等待恶徒的进犯?诛仙海两次来犯,佛乡大阵已然崩裂,玉佛闭关不出,我们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屏障了。敌人若是再来,恐怕便是更残酷的拼杀。”

    “阿弥陀佛,玉佛天命已然圆满。再来,有我漆雕光明守护佛乡。”漆雕光明低头闭目,轻声唱喏。

    “天命圆满?难道玉佛已经……”众人闻言,皆是浑身剧震,不敢置信。

    漆雕光明道:“关于诛仙海,柳三变已有擘画,此人气数将尽,你们暂且退下疗养,等待进一步的消息。佛相,劳烦你带我前往玉佛闭关之所。”

    “是。”

    佛相领着漆雕光明离去,念禅与对视一眼,也各自离去了。

    佛相领着漆雕光明一路前行,很快便来至妙莲华闭关之所了。

    漆雕光明说道:“劳烦佛相再次稍待,我进入一观。”

    佛相点了点头,漆雕光明推门而入。

    屋内,一片寂静,只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低垂着头,盘坐在蒲团之上。

    “阿弥陀佛。”漆雕光明低头唱喏。

    “你来了。”妙莲华却是突然抬头说话。

    漆雕光明略带悲哀的说道:“你,受累了。”

    妙莲华道:“天命至此,妙莲华已无力再行。接下来更艰难的道路,需要你们带领佛乡好好走下去了。”

    “自此以后,漆雕光明之躯,将承玉佛天命之路。”

    妙莲华道:“我本早亡,因缘而生。如今缘至,灵体也将消散了。便让我用这最后的一丝力量,在为佛乡尽一分力吧。”

    话音落下,妙莲华的身躯突然逐渐消失。而后,被破去的佛乡大阵,竟是被再次修复。

    “送玉佛。”漆雕光明低头唱喏,许久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一出门,佛相便问道:“慧座,我感受到佛乡大阵已经修复了,可是玉佛出手了?”

    “玉佛天命已尽,涅槃之前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量将佛乡大阵修复了。”

    “玉佛果真已经……”佛相面露伤悲。

    漆雕光明说道:“心本不生,缘起而生。心本不死,缘减而灭。玉佛之路功成,你我应感到欣喜才是啊。”

    “是。”佛相点头应是,然而笼罩在两人身周压抑的气氛,却是挥之不去。

    漆雕光明道:“佛乡大阵既已修复,短时间内料可安全无虞,我将趁此时间前往一会红尘素衣。期间若有意外,可前往佛魔之岸寻找戒座襄助。”

    “是。”佛相点头应是。

    两人渐行渐远。

    …………………………

    鸣翠山外,一场意料之外的斗,突然而至。

    意长年父子抱杀而来,剑千秋强势挡关。

    “剑千秋,此事与你无关。”意长年手中梅花枝一指,沉声喝道。

    剑千秋负手而立,朗声道:“要动李裔文,剑千秋不会坐视。”

    意怀天冷声道:“父亲,何必与他多言。若敢阻拦,杀了便是!”

    意长年沉思了一会儿,对着柳三变说道:“红尘素衣,意长年怀抱诚意而来。今日只要你交出李裔文,狮虎族便算欠你一个人情。”

    柳三变面无表情地看了意长年一眼,若无李裔文阻拦,方才他便已经出手了。此刻冷静下来,他也明白了李裔文的想法,但是要让他对李裔文出手,却是无法做到。

    衡量了一下几人实力,柳三变说道:“目前来看,你们双方柳某皆不好得罪,此事柳某可置身事外,绝不插手。”

    说完,柳三变退入了鸣翠山法阵之内。

    “既然如此,李裔文,死来吧1”

    柳三变表态之后,意怀天竹剑一样,悍然杀至。剑千秋剑指一扬,就要出手,却被意长年阻止。

    “年轻人的争斗,何必介入呢。”意长年一身浩瀚元功蓄而不发,如渊停岳恃,令剑千秋也不敢妄动。

    锵!

    面对意怀天来势凶猛的一剑,李裔文不敢轻视,瞬间抽出飞凶,挡了下来。

    “上回武决,意怀天输在一式之差。今回再来,必雪前耻。”

    意怀天一声怒喝,手上猛然用劲,将李裔文压的倒退了半步,同时屈指成爪,掏向了李裔文心口。

    李裔文空着的左手剑指一并,直直戳出,正中意怀天掌心。同时元功激荡,将意怀天震退数步。

    一旁仍旧对峙,并未出手的两人见状,都微微颔首。

    意长年道:“此子果真不凡。”

    剑千秋道:“意怀天,尚不是李裔文对手。”

    “胜负如何,尚未可料知。”意长年回了一句。

    两人不再说话。

    另一边,意怀天被震退,竹剑趁势一划,削向李裔文咽喉。

    李裔文伸指夹住竹剑,飞凶直刺意怀天胸口。

    “哼!”

    意怀天一声冷哼,元功骤发,将李裔文双指震开,随即向后飘去,避开了李裔文趁机而来的一剑。同时,一股狮虎之音骤然而起,撼的李裔文瞬间失神。

    “好机会,天兽哮月。”意怀天竹剑一划,夺命极招瞬间脱手而出。

    李裔文仓促之间,只得举剑格挡,瞬间被怀天极招击中,呕血倒退。意怀天趁机而近,却不料李裔文飞凶突然旋身一划,极招相返。

    “轻身一剑。”

    锵!

    突来极招,意怀天避无可避,瞬间虎口炸裂,竹剑脱手而飞。

    “该死!”

    意怀天勃然大怒,一身浩瀚元功猛然饱提,更加强悍的极招,即将发出。

    就在此时,意长年忽然一声爆喝,制止了意怀天。

    “好了,胜负已分,不必再战。”

    意长年身形一闪,带着意怀天化光消失,瞬间离去,只剩余最后一句话,回荡在鸣翠山之外。

    “柳三变,意长年择日会再来拜访,请了。”

    李裔文见两人离去,也不追击,稍微平复了一下体内气息,便归剑入鞘。

    剑千秋同样收起武器,看着李裔文说道:“不错,没有落了七尊剑的名头。”

    这时,柳三变再次走了出来,道:“武斗已毕,请先入内吧。”

    李裔文却摇了摇头,道:“我便不进去了,我要往佛乡一趟,看藏虚方面进展如何了,顺便了解一下寻根的消息。”

    “嗯——也好,你路上小心。”柳三变点了点头,对着剑千秋道:“剑主,便请入内吧。”

    两人进入,李裔文则是向着佛乡方向而去。

    ………………………………

    近漠林中,光芒闪过,诛仙海众人现身而出。

    “功亏一篑,可恶啊!”

    甫一现身,王权便怒声喝道,旋即气血一阵翻涌,又咳出了一口鲜血。

    “那名秃驴竟有如此根基,真是令人意外。”王权忌惮地说道。

    “佛像三座之慧座——漆雕光明。”碎黄泉道出了慧座身份,此时的他,状况更惨。神色萎靡,胸口出一道剑痕正不断地往外溢血。

    “你受了虞千秋全力一剑,负伤不轻。我先为你逼出体内残存的剑气。”王权说着,来到碎黄泉身后,提元运功于掌上,压在碎黄泉身后。

    咻!

    一道黄金剑气突然自碎黄泉创口出飞出,沿途斩断了不少家具,而后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同时碎黄泉的胸口也停止了溢血。

    王权道:“想不到短短时间,虞千秋竟有了如此进境。”

    “确实如此,这一道剑气竟在我反应过来之前盘踞在了脏腑之内,让我不敢强力清除。”

    这时火火火阴森森地问道:“我亲爱的王啊,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何要突然撤退,又为何会身负重伤?”

    碎黄泉道:“我与王权前往摧毁佛乡洗身池,却不料佛乡慧座突然出现,王权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袭重伤。”

    王权突然说道:“说起此事,当时出现在佛乡的另一个家伙也颇耐人寻味。而且以那人的的根基,应不是你的对手。”

    “不错,我也是因此才会被虞千秋剑气所伤。”碎黄泉面色凝重地抚了抚胸口剑伤。“那人根基,似乎在极短的时间内有了不可思议的提升,当日仓促一交手,我能感受到其根基已在我之上了。”

    “竟有此事?”王权一惊。

    贪狼道:“想不到佛乡隐藏的力量竟如此强大,导致佛乡覆灭的计划亦在失败。接下来,不知王权要如何安排。”

    王权沉吟了一会,说道:“如今烟都被灭,我又负创在身,倒是不方便继续行动了。嗯——这段时间坤坤儿留下护卫,其他人先全力寻找烟都之人的下落,吾与碎黄泉要留在近漠林养伤。”

    众人领命而去。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