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蠢然-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4章 蠢然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内,柳三变烧茶款待剑千秋。

    剑千秋道:“明人不说暗话,不知红尘素衣拖李裔文邀在下一会,是为何事?”

    柳三变道:“本是为剑主与人世主联手,一破佛乡之事。只不过经过方才之事,柳某心中,疑惑却是更多了。”

    “你是在奇怪我对李裔文的维护?”剑千秋问道。

    “是。”

    柳三变严肃地点了点头,道:“意长年身后所代表的乃是颇为神秘的一个族群,一般交情泛泛者,也不会如此出手维护,更遑论你与李裔文,似乎并无交情。”

    “你对李裔文倒是很在意。”剑千秋说道:“我出手,不仅是因为他是七尊剑之人,更是对他有着非常的期望。”

    “非常的期望?”柳三变挑了挑眉头。

    “不错,只是这牵涉到七尊剑的秘密,请恕我无法告知了。”

    柳三变道:“我知剑主并无恶意,这便足够了。”

    剑千秋笑了笑,道:“你对我之出手感到疑惑,剑千秋却也对你之不出手,感到疑惑了。”

    柳三变沉吟了一会,才说道:“这也是好友的选择。”

    “他的选择?”剑千秋一愣,旋即便又回味了过来,笑道:“原来如此,想不到他也有如此心机。”

    “与聪明人交谈,胜在省心。”柳三变笑道。

    剑千秋道:“若非今日与你一谈,我几乎要认为他是一个冲动的莽夫了。你可知他是如何请我前来的?”

    剑千秋笑着将当日的事情说了一次。

    柳三变闻言失笑,道:”如此倒是挺符合他目前的风格。”

    剑千秋道:“我们言归正传,你邀我前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嘛——有一些些的问题,想跟剑主了解一下。”

    柳三变为两人添了添茶,道:“如今烟都被破,人世主败亡,剑主与其的交易想必也结束了。柳某想知道当初剑主答应与其联手,烟都方面,到底给出了什么筹码?”

    剑千秋沉吟了半响,道:“此事虽不甚光彩,但有李裔文以杀令相请在先,加上人世主已亡,便告诉你也无妨。当初人世主以一**地灵乳与承诺将来会为我夺取道门密藏之内的传世之剑百代昆吾为条件,换来了吾出三剑的帮助。”

    “百代昆吾,烟都果然也在图谋道门密藏吗?”

    短短一句话,柳三变想到了很多。恐怕藏虚被针对一事,背后也少不得烟都之人的影子。

    剑千秋道:“交易内容便是如此,红尘素衣还有什么疑问。”

    “确实尚有,不知剑主对这武林风云,是何看法?”柳三变继续问道。

    剑千秋答道:“剑千秋只问剑道顶峰,武林风云与我何干?”

    “剑主如此纯粹之心,实令柳某钦佩不已。此外,尚有最后一问,不过此问剑主不答也可。七尊剑是否真有七人?除去已经露面之人,还有谁?”

    “此乃两问了。”剑千秋笑了笑,道:“七尊剑确实是七人,除去已经露面的五人,尚有两人。其中一人乃是逍遥子,另一人,则是七尊剑真正的创者,他的身份,我倒是不好说出了。”

    “哦?逍遥子?此人竟也是七尊剑的成员?”

    “这并不奇怪,或许你对七尊剑的存在仍不了解。”剑千秋摇了摇头,道:“七尊剑并非什么武力组织,只不过是一群在不同剑道之上有高深造诣的剑者联合在一起交流心得的存在。只不过人数限定在了七人之数,同时较为团结而已。”

    “原来如此,多谢剑主释疑。”

    “无妨,若无他事,我便先离开了。”

    “让柳某相送吧。”

    柳三变起身,送着剑千秋来到了鸣翠山之下。

    “到此便可,请。”剑千秋拱了拱手,化光离去。

    “嗯——剑千秋既无意江湖纷争,此乃是好消息。但其既然能与人世主联手合作,恐也会与其他有心人达成共识,此人仍需注意。至于七尊剑真正的创者,他到底是谁?以七尊剑目前表现出来的凝聚力,若遭逢大难,恐怕便是李裔文与烟朱这般有过节之人都会为其出力,他聚拢这样七名顶尖的剑者,在图谋什么?”

    剑千秋离去之后,柳三变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不过没有多久,他便给一股熟悉的笛音惊醒了。

    “是他来了。”柳三变微微一笑,目光之中,已经出现了一道淡黄色的身影。

    …………………………

    某处山峰,两道流光坠落,现出了两条身影。

    “哼……呵!”

    甫一落地,裁决者便又咳出了一大口污血。

    紧随而来的评技者忙为其运功平复伤势,许久之后,裁决者又咳出了数口污血,面色才逐渐恢复正常。

    “你是何必呢?”评技者说道。

    裁决者摇了摇头,道:“你在走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我们会豁尽全力助你。”

    评技者叹了一口气,知道多说无益,便不再多言,而是说道:“想不到刀天下肉身竟如此强横,这一回我怕是要被墨竹先生好好的调侃了。”

    “不错,我冒死夺血,希望对你有帮助。”裁决者取出玉**,递给了评技者。

    评技者一脸肃穆地接过玉**,郑重地说道:“我必不辜负你的付出。”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突然在两人视线之内一闪而逝。

    “那是……烟朱?”评技者眉头微皱。

    裁决者道:“听闻烟都已破,人世主战败身亡,烟朱目前情况,恐怕甚为不妙。”

    “我随后一观,你留在此地疗养。”评技者道。

    裁决者却是摇了摇头,道:“同去吧,方才我见另外一人,似乎有些眼熟。”

    “也好,走吧。”评技者略微一思索,便答应了下来,两人化光追了过去。

    ………………………………

    留仙翠篁。

    一线随与无寐生的坟墓之前,形神枯槁的白首留仙静静伫立,微微低垂的头颅,眼中却是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这时,一名身上布满绷带的男子从茅庐之内走了出来,赫然便是当日被佛识与虞千秋联手重创的天心君!

    墨张声面色一沉,低喝道:“我不是交代了,不可出来么?

    天心君微微一笑,不以为然。“该做的,不该做的,你都已经做了,还会在乎我之身份暴露吗?”

    “如今尚不是时候。”墨张声说道。

    天心君道:“藏虚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实行计划。”

    “等,等一个适合的契机。”墨张声看了看天心君,眼中忌惮之色一闪而过。“想不到烟都被破,人世主战败身亡,仍留有此后手,诱导虞千秋重伤藏虚,并将之掳来。”

    “这一切,也尽在白首留仙掌握之中,不是么?”天心君矜持一笑。

    “进去吧,以我目前的身体状况,还需要多多静养才是啊。”墨张声步履蹒跚地走向茅屋,顺便将天心君也拉进去了。

    ……………………

    一处高峰之上,一男一女并肩站立,正是烟朱与婉惜。

    “雨宫,自你醒来之后,便一直心神不宁,可是伤势导致?”烟朱看着婉惜怔怔出神的面庞,不由得皱眉问道。

    “是吗?”婉惜略微苦涩地笑了笑,旋即轻轻摇头,低声道:“我无事。”

    “不可能。莫非,你竟对博娴动了真心?”烟朱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失色。

    婉惜苦涩地再笑了笑,道:“怎有可能,我是什么身份,我是怎样的存在,怎有可能对博娴动了真心。”

    “如此便好。”烟朱点了点头。

    婉惜指了指高峰之外的一处村庄,道:“那边是你所说的,即将被道门令师摧毁的村庄?”

    “不错。”烟朱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道:“师尊已经死了,此仇必须要报。只是我尚不知该如何下手,只好继续引导道门令师造下杀孽。”

    “是啊,人世主已经死了。”婉惜低声说道。

    烟朱没有挺清楚,转头看了看婉惜,问道:“你说什么?”

    惋惜道:“你有把握吗?”

    烟朱点了点头,道:“经过几番杀戮,令师的杀性已经逐渐放大。我已观察过,很快他便会到达这个村庄,到时候只要稍微刺激,便可达成目标。等其造成更大的杀戮之后,我便会将他的行踪透露给正道之人。”

    “嗯……来了。”

    蓦地,烟朱目光一凝,已经发现了正缓缓接近存在的道门令师。

    婉惜道:“当如何行事?”

    “跟我来。”烟朱说道,两个人悄然往村庄方向所去。

    而在两人后方,裁决者两人面露沉重。

    “想不到道门令师竟会被算计至此等地步,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评技者感慨道。

    裁决者摩挲着下巴,道:“那名女娃儿我也曾见过,当日在观星道观,也曾与藏虚等人联手一战烟都人世主,想不到她竟也是人世主埋下的暗桩。”

    评技者道:“如何?是否要出手拦下?”

    裁决者闻言陷入思考,半响之后,才摇了摇头。“虽然很残酷,但是我们不能出手。你我皆负伤在身,对上一个道门令师都会有死亡的危机,更不要说尚有烟朱两人。”

    评技者道:“也是我当初没看出烟朱此人竟有如此杀心,否则定不会将其招揽进七尊剑。”

    “如今多说无谓,日后在找机会与他一谈吧。”裁决者摆了摆手,道:“不过这个消息我们需要传达出去,做一个顺水人情。”

    “哦?将消息转告李裔文么?”评技者问道。

    “不转给他,他就是一个白眼狼。”裁决者撇了撇嘴,道:“将这个消息转给柳三变吧,这样还能让他欠下一个人情。”

    评技者哈哈一笑,两人化光离去。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