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大化天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5章 大化天下

    不知名的村庄之内,其乐融融。

    有老人躺在门前躺椅之上享受阳光,也有孩儿三五成群追逐嬉闹。就在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一条略带着血腥气息的身影,却缓缓靠近了。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道门令师嘴里低声念叨着连自己都已分不清意义的呢喃,看着眼前平静祥和的村庄,眼神空洞。

    “噫,那个老爷爷好可怕。

    “我们快走,离他远点。”

    几名嬉闹的孩童不觉间靠近了令师,却又被他身上的气势给吓到,慌忙的跑开。

    这时,也有不少老人看见了令师,俱都是面色大变。这些老人虽可能一辈子都没出过村庄多远,但并不妨碍他们去分辨人的好恶。他们纷纷叫唤着自己的孩子回家,并将门关得死死的。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令师步伐不曾停下,似乎那低声的呢喃,便是支撑他前进的动力。他并没有去看那些慌张回家,闭门锁户的人,依旧眼神空洞地前行着。

    暗处,烟朱与婉惜两人窥视着令师的动作。

    婉惜说道:“看他身上的血腥,应已杀了不少人,想不到即便如此,仍不会主动出手。丹宫,你打算如何做?”

    “用这个。”烟朱将顺手在村庄里摸来的一只鸡杀掉,并用一个瓦盆将鸡血收集了起来。

    “稍待他走近了,我便用这瓦盆扔他。想必以他目前的状况,这些鸡血足以令他失去神智。”

    婉惜皱了皱眉,道:“人世主已经死了,我们再这样制造杀戮,真的好吗?”

    烟朱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道:“你确实变了,以前的你,是我们四人之中杀性最重的。其实我也不想如此,但是人世主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得不为他报仇。

    “虽然有养育之恩,但是他对我们却……你就不曾恨过他吗?”

    “恨啊,怎能不恨。”烟朱面色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有时候,甚至恨不得亲手将他杀死。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死了,一切便终结了。”

    “仇恨终结了,那养育之恩呢?”婉惜追问。

    烟朱一愣,低声道:“我不知啊,我现在……只是想做些什么。”

    婉惜沉默了一会儿,道:“照你想的去做吧。”

    “多谢你。”烟朱点了点头,道:“待我将鸡血泼出之后,便立刻动身离开。你往东,我往西,确定令师没有追来之后,再到刚才的高峰之上会合。”

    两人说话间,令师已经逐渐接近了。

    “走!”

    烟朱突然一声低喝,将手中瓦盆扔出。道门令师似入魔障,竟不闪不避,任由鸡血淋了一身。随后,两道流光突然激射而出,一东一西而去。

    令师呆立原地,似乎被砸晕了,一动不动。许久之后,才擦了擦面上的鸡血。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已经失去意义的呢喃骤然响彻,令师体内元功骤然爆发,身周数间茅屋直接被掀飞了,里面的百姓一脸惊恐,甚至不敢开口责骂,拔腿便跑。

    然而,一盆鸡血,已经激发其令师的杀性了。只见令师身形一闪,单手探出便握住了一名百姓的脑袋,旋即五指用力,直接将其头颅捏爆。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嘶哑疯狂的声音响彻天地,道门令师一身无匹威能瞬间爆发,天地之间似乎可见一张无垠的太极图缓缓覆盖而下,整个村庄没有丝毫反抗的能为,被瞬间屠戮一空!

    远处高峰上,烟朱与婉惜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一切。

    “道门令师之能为果真深不可测。”婉惜叹道。

    烟朱道:“不过,越是令人心惊,他所创造出来的价值,便也越高。”

    婉惜问道:“接下来呢。”

    “我们暗中跟随,再伺机而动吧。或许再造杀几回,便可将消息透露了。”

    烟朱说道,两人悄悄跟在了令师身后。

    ………………………………………………

    鸣翠山下,柳三变方送离剑千秋,便又见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快速而来。很快,来人走到柳三变身前,正是曾拦截拓跋如梦的裳不归。

    “是你来了,消失几日,我还以为你又去了什么地方呢。”柳三变笑着说道。

    裳不归道:“受了不轻的伤,便先寻了一处安静的所在疗养。”

    “哦?”

    柳三变闻言微微一惊,好奇地道:“拓跋如梦强弩之末,竟也能让你负伤。”

    裳不归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你以为我是什么无敌的存在,我不过是一名小小的杀手而已。再加上拓跋如梦下手果断,见事不可为,便悍然引爆长剑两败俱伤。”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要正面作战确实是为难你了,否则以暗杀的话,便是十个拓跋如梦也要在你刀下含恨。”

    “别说这些,我早已经退休了。”裳不归摆了摆手,道:“不进去请我饮茶么?我可是有一些事情要问你的啊。”

    “好好好,好友请。”柳三变哈哈一笑,将裳不归迎入读书堂中。

    随即杯重洗,茶重泡,两人各抿一口。

    裳不归说道:“三儿啊,先前在过山风宴我也跟你提过一番,我准备写一本有关胡笳十八拍的书。”

    柳三变心领神会,道:“你是要像我打听他的消息么?”

    裳不归点了点头,道:“上次匆忙,也未及与你详谈。这两日我也曾到处打听他的消息,却没有丝毫的结果。便想来问一问你是否有他的信息。”

    “这嘛……”柳三变低垂着沉思,裳不归似乎也知柳三变陷入沉思之后容易陷入自己的世界,便一言不发地等待着。

    半个时辰之后,柳三变双眉一动,缓缓抬眼,摇着头说道:“很抱歉,在我记忆之中,并无他的消息。”

    “连你也没有啊。”裳不归面露失望。

    柳三变笑道:“你也不必失望,虽然我没有他本人的消息,却有他剑法的消息。”

    “我就是不喜欢你这一点。”裳不归拍了拍桌子,不爽地道:“快说出来啊。”

    柳三变哈哈一笑,也不再逗裳不归,便说道:“我有一名挚友,曾经挑战天下,以此历练。我记得有一次与他见面,曾听他说遇见过一名特殊的剑者,那名剑者所使的,似乎便是胡笳十八拍。”

    “嗯——很朦胧的消息,却也不失为一个方向。你那名挚友是谁,我现在动身寻他一问。”裳不归站起了身子说道。

    “他的名号,你应也曾有所听闻。他便是刀胜刀天下。”

    “是他啊。”裳不归点了点托,若无其事地又坐了下来。

    柳三变打趣道:“你不是要即刻动身么?”

    裳不归撇了撇嘴,道:“你还是修书一封吧,我可不想跟那个家伙打架。”

    “哈哈。”

    柳三变哈哈大笑,随后修书一封,交给了裳不归,并说道:“刀天下最后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公开亭。你可往附近搜寻。”

    “可以,多谢。”裳不归接过信封,点了点头。

    柳三变歪头想了想,道:“虽然我不知他为何突然离开西域,销声匿迹。但其后必有不少的牵连,我希望你在发现什么情况之时,能够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办事,你放心。”裳不归拍了拍胸口,随后一刻不留地离开了鸣翠山。

    柳三变端起已经微微有些凉了的茶杯轻轻吹了一口气,将茶叶吹开口,轻抿了一口。

    “佛乡传来消息,王权进攻败退。也许,是该对王权下手了。”

    正沉思间,柳三变眉头忽然挑起。

    “今日的鸣翠山,意外的热闹啊。”他呵呵一笑,挥手解除了鸣翠山的法阵。不多时,寻根便走进了深柳读书堂。

    “红尘素衣。”

    寻根上来,便先点头招呼。

    柳三变却是面色一正,道:“壮士,你……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寻根躬身道:“多谢你们的帮助,寻根,已经寻根了。”

    “那你……”

    寻根道:“我之身份,乃是妖域之司命尊楼月。”

    柳三变眨了眨眼睛,问道:“我那以后是称呼你为司命尊?”

    寻根摇了摇头,道:“无论是寻根,亦或是司命尊,皆是一个代号而已。知晓我是我,便已足够了。”

    柳三变这时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听你此言,我才放心了。”

    寻根道:“此回妖域一行,是我收益颇丰,但是很抱歉,关于逍遥子,我暂时没有消息。详情如此。”

    寻根将妖域一行之事大略说了一番。

    “哦?壮士重拾记忆之后,竟仍记不起是谁人抽取了你的脊椎龙骨?”柳三变奇道。

    寻根道:“此事寻根并不在意。此回前来,除了告知消息之外,便是有一事相求。”

    “是妖域本源之事么?”柳三变点了点头,道:“此事听来便十分棘手,详细情况恐怕要等妖域出世之后,亲自前往一观方有定论。”

    “多谢。”寻根躬身道谢。

    柳三变说道:“你此次回归,时间倒是刚好。我准备近日便出手铲除王权等人,便先劳烦壮士前往近漠林了。”

    “好,我现在动身,请。”寻根离去。

    柳三变看着寻根的背影,心里却暗自震惊。

    “妖域一行,寻根之根基竟然暴涨至这种地步,妖域着实可怕。嗯——幸好现在看来,妖域非是不可逆转之敌人。再下来,便是等慧座大师的消息了。”

    …………………………

    而在另一边,离开了鸣翠山,前往佛乡的李裔文,来到中途,却突然发现一道疾驰的身影。

    “那是……博娴?”

    我没想到……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