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织梦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6章 织梦人

    无名荒野,李裔文骤然发现博娴身影,面色惊异。

    “烟都被破之夜,博士生便因道朴之死而暴走,然而在前往问仙台的路上却并无发现他的行踪。他突然在此现身,莫非是已经探查出了消息?”

    李裔文心中思索了一番,便决定将前往佛乡之事搁置,先追上博娴,一问事情究竟。然而就在他准备动身之事,一声暴虐的怒吼却又突兀传来。

    怒吼之声,振聋发聩,更震荡的树叶不断抖落,显然此人根基深厚无比。李裔文心中一惊,冷眼扫视四周,却见一个背负冰棺,神情扭曲的男子狂奔而过,朝着与博娴前行方向的相反方向而去了。

    “那是……虞千秋?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裔文眉头深皱,陷入两难。他心底更为关切博娴之事,然而虞千秋神情却明显不对,似乎受了极大的刺激。

    “这……博娴方面,应无大碍。先查清虞千秋情况再说。”

    李裔文权衡再三之后做出确定,随后身形一闪,快速朝着虞千秋前进的方向而去。

    陷入异常的虞千秋,很明显并无目标,而是横冲乱撞。当李裔文追出数里路时,便又见虞千秋迎面而来了。

    李裔文喝道:“停下来,虞千秋,你的情况不对。”

    虞千秋果真停下来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裔文。

    “是……你!”

    虞千秋认出了李裔文,旋即竟是收敛一身元功,封闭五识,瞬间身躯跌下,陷入昏迷了。

    李裔文身形一闪,出现在虞千秋身前,将他扶住。

    “自闭五识,究竟发生了什么?嗯,先回转鸣翠山,将此事交给柳三变。”

    李裔文带着虞千秋,又匆忙往鸣翠山而去。

    ……………………

    普济寺内,木鱼声笃笃,一片祥和。然而,一道死神的身影,却缓缓浮现了。

    王权负创闭关,责令诛仙海众战将全力寻找烟都之人的下落。然而火火火对寻人一事毫不理睬,反倒是一路上不断造杀,焚杀了众多的僧侣。

    “第五座。”

    火火火低沉疯狂的声音传出,抬起头看着寺庙牌匾,眼中火芒一闪,牌匾竟是自动燃烧起来了。

    “大胆!佛门清圣之地,何方狂徒敢来造次!”

    两名靠的近的武僧怒喝一句,提着伏魔棍便冲了出来。

    “永恒的火焰之神啊,您狂热的信徒火火火,代您赐予眼前之人永生,呵呵哈哈哈哈。”火火火疯狂一笑,死神勾镰突然向前一斩,一名武僧来不及反应,便尸首分离。旋即尸体自动焚烧,瞬间便只余灰烬了。

    “你!狂徒,伏诛来!”另一名武僧见状,瞬间暴怒。抡起手中伏魔棍,便是雷霆一击打向火火火。

    “在火焰之中永生吧。”

    火火火勾镰荡开伏魔棍,而后便又是狠戾斩落。

    武僧面色一变,横棍格挡,却不料伏魔棍被死神勾镰瞬间斩断,而后勾镰余势不减,直接将其力劈。随后火焰再起,徒余满地灰烬。

    “呵呵哈哈哈哈哈,魇火流心斩。”

    火火火癫狂一笑,死神勾镰猛然一扫,狂猛的火焰喷涌而出,普济寺瞬间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了。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

    “快,去打水来,先扑灭藏经阁的火势。”

    普济寺内瞬间陷入混乱,火火火咧嘴一笑,正要踏步进入尽情造杀,却不料一阵凉风,突兀地吹着细雨而来。

    “这个感觉,是那个臭女人。”火火火眼神一愣,目光横扫。

    赫见一名昂藏男子篁翠绣衣,腰悬温玉,足蹬青绿,潇洒而来。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男子随轻风细雨而来,却衣发不湿,风度翩翩。反而是火火火造成的大火,被逐渐熄灭了。

    这个时候,僧众们也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两人。

    一名白发老僧走上前来,唱喏道:“阿弥陀佛,二位……”

    “住口!”

    老僧话音未落,火火火便怒喝一声,死神勾镰瞬间斩出,就要夺取老僧性命。

    然而昂藏男子速度更快,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老僧身前,伸出两根洁白纤细的手指,轻巧便将勾镰夹住。

    “退下吧。”

    男子伸手一推,火火火顿时立足不稳,连连倒退。

    “呵呵哈哈哈哈,说出你的名字。”火火火面上再现疯狂之色。

    “在下织梦人——南宫飞飞。”南宫飞飞谦逊地说道。

    “我记住你了。”火火火又看了南宫飞飞一眼,随后化光逃离。

    老僧躬身道:“多谢先生出手相救,老衲代替寺庙众多同修,道谢了。”

    “大师不必如此,此乃南宫飞飞该为之事。”南宫飞飞伸手将老僧搀扶了起来。

    老僧叹道:“如今世道混乱,真不知往后何去何从了。”

    南宫飞飞道:“现今武林局势,烟都已破,诛仙海气数将尽,这些许混乱,不过是和平大世来临之前的小小磨难,大师又何必绝望。”

    “是啊,这不过是些许磨难,我等又岂可轻易退却。想不到老衲一生参佛,却连着小小的道理也无法看透。多谢现在再次给了我等希望。”老僧感谢道。

    “哈哈,何必谢我。”

    南宫飞飞哈哈一笑,转身离去,并大声道:“织梦人一生信条,便是‘有梦最美,希望相随呀!’”

    话音落下,人也化光离去,只留下一众犹心怀感激的僧人。

    …………………………………………………………

    深柳读书堂之内,柳三变正等待着慧座前来一晤,却不料攀花手又在此时登门。

    意长年明显带诚而来,李裔文此刻也不在读书堂内,柳三变便直接将意长年迎入了读书堂之中。

    “寒舍简陋,仅有粗茶招待,还请前辈莫要见怪。”柳三变呵呵一笑,替意长年倒了一杯茶。

    意长年笑了笑,道:“当世武林,又有几人有幸能一品红尘素衣亲手所泡的香茗呢。”

    柳三变略带可惜地说道:“可惜柳某珍藏的一种香茗已然耗尽,否则定让前辈一尝。”

    意长年目光一闪,道:“是星华异茶么?”

    “哦?前辈竟也知晓?”柳三变故作惊讶。

    意长年点了点头,道:“此茶乃是某位前辈种植而出,于世少传,想不到红尘素衣竟能取得。”

    “侥幸,侥幸而已。”柳三变矜持一笑。

    意长年道:“试探到此便够了,意长年也不拐弯抹角,此回前来,乃是有事相求。”

    柳三变奇道:“前辈但讲无妨。”

    “我希望柳三变替我寻找一人,若能寻到,狮虎族将是你最忠实的盟友。”

    柳三变眉目一耸,正色地道:“不知前辈要寻何人?”

    意长年:“……我也不知其号,只知其乃是一名出世的近仙之人,口中爱吟‘折得一枝香在手,人间应未有。疑是经冬雪未消,今日是何朝’此词。”

    “这嘛……”

    柳三变眉头皱了起来,道:“信息太少了,很难锁定目标。”

    “我可以提供一个方向,道门聆音似乎掌握着一些信息,只不过我不好去接触。另外时间上并不着急,我也会自己进行调查,有消息我会来与你分享。”

    “是道门衔令者之一。嗯,我会找机会与她一会。”

    “多谢。”

    柳三变想了想,还是决定将李裔文一事挑明,道:“关于李裔文之事。”

    意长年打断了柳三变话语,道:“意长年恩怨分明,此事我自有定夺。我知你与李裔文关系不浅,但我不会因为他而不信任你,希望你也不要因为他而因此对狮虎族产生隔阂。”

    柳三变道:“已经发生的憾事,谁也无法将其掀过。但是仅剩的人,柳三变会全力保全。”

    “嗯……”意长年定定地看着柳三变,说道:“你是一个心智十分成熟之人,如果有可能,意长年希望能与你成为朋友。”

    柳三变道:“与柳某结交的路,一直在前辈的脚下,不是么?”

    就在此时,两人皆是神色一动。柳三变挥了挥手,将法阵解开。

    意长年道:“既然你有客人前来,意长年便先告辞了。我目前与犬子暂居南岳天瀑,有任何消息皆可令人传讯,请。”

    意长年离去,正好与进来的漆雕光明擦身而过。

    “嗯?这副模样。”

    漆雕光明步伐一顿,看着意长年的身影,似有所思。

    柳三变这时迎了上来,道:“慧座前来,柳某心中有数矣。”

    漆雕光明点了点头,两人回到石桌之上坐下。

    柳三变突然问道:“先前我见慧座神情,似乎认识意长年?”

    “意长年?是狮虎族吗?”漆雕光明点了点头,道:“有一些的印象,当年封印妖域一事,也有一名这般样貌的异人出手。”

    “是意长年?”柳三变问道。

    “不是,虽然模样依稀有数分相似,但当年那名异人,已与妖域八大将之一同归于尽了。”漆雕光明摇了摇头。

    漆雕光明道:“我比较寻根晚出发了一些时间,想必他已经来过此地了。”

    “是,情况我也已经了解。现在他正在近漠林中监视王权等人的行踪。”

    漆雕光明问道:“你打算如何行动?”

    柳三变一拂衣袖,朗然开声。“大势已定,血为王独木难支,必死无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