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暴走的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7章 暴走的剑

    漆雕光明道:“此回进攻佛乡,诛仙海之中最为神秘的天魔却没有现身,这恐怕会是一个变数。”

    “天魔虽神秘强悍,但是以目前双方实力差距,他已难回天。”

    柳三变取出笔墨修书数封,随后唤来鸟兄让其送出,并笑着说道:“王权如今负伤在身,正是动手的时机。这一次的阵容,会让王权死得其所。”

    “哦?如此一来,漆雕光明倒是有些期待了。”漆雕光明笑道。

    两人说话间,柳三变突然眉头一皱,随即便是李裔文抱着昏迷的虞千秋冲了进来。

    “啊?是虞千秋!”

    两人面色大变,纷纷迎了上去。

    “快,将他放入内室。”

    柳三变领着李裔文匆忙走入房内,匆匆忙忙,就连在闭关的柳无方都被吵醒了。

    “师尊,还有李前辈。发生什么事了?”柳无方走出来,神色疑惑,及至他看见了昏迷了的虞千秋,不由得面色一变。“是他,他怎会伤重如此。”

    柳无方凑前一看,不由得眉头深皱。“看上去,并无什么伤势啊。”

    这时,李裔文已经解下冰棺,将虞千秋放在了床上,柳三变则是为他把脉。众人皆不约而同地闭口不言,房中一时陷入寂静。

    许久之后,柳三变才疑惑的开口。“他一身真元已经被彻底收敛起来,不露丝毫,让人无法看出他是否曾与人动武。好友,请说一下当时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我本欲往佛乡,路途却遇见了神色癫狂的虞千秋便追了上去。谁知他在看见我之后,竟然敛去了一身功元,封闭五识。我担心他是中了什么奇异术法,便匆忙赶回了。”

    “阿弥陀佛。”

    漆雕光明说道:“想不到他离开佛乡不久,便遭遇了这种事情。不过他身上并无邪法痕迹,应是心境遭逢大变,导致神魂陷入混沌之境,在遇见熟识之人之后,不得不采取封闭五识的做法。”

    柳三变眉目一动。“虞千秋曾到佛乡?难道是……”

    漆雕光明道:“听佛相所言,乃是为求精纯佛血而来。”

    柳无方问道:“既然如此,虞千秋前辈需要多久才能清醒?”

    漆雕光明摇了摇头,道:“很难判断,这要看他什么时候能接受那个令他心境混乱的事情,待神魂逐渐平复,应可自动开启五识。”

    “莫非……是道朴之死?”柳三变突然想到此事,便说了出来。

    “阿弥陀佛,漆雕光明在佛魔之岸时间太久,并不清楚此人之事。”

    “我倒曾有些听闻。”李裔文突然说道。

    “快说。”柳三变催促。

    “也仅有一些片段,乃是从藏虚处听来。”

    李裔文说道:“据藏虚所言,虞千秋本是道门七天之中的天剑君,性格开朗热情,其中又以天真君和道朴无为与他感情最后深厚。在许久之前,因其道侣之死,虞千秋在宗上天峰与天真君大战了一场,并错手将他杀死,之后似乎也陷入了极度混乱之景。再然后,便是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再出之时,便是换成了虞千秋的名号。”

    李裔文说着说着,面色开始逐渐,身躯缓缓颤抖,衣发翻飞,一身凌厉的剑意,竟隐约有暴走的迹象。

    “错手……杀死。错手……杀死……”

    “藏,虚!”

    “不妙!”柳三变面色一变,慌忙起身站到了虞千秋身前。

    漆雕光明同有所感,一把抓住柳无方,瞬间退远,并化一身佛元,凝成了一个护罩将两人护住。

    于此同时,李裔文身上剑意猛然爆发!

    轰!!!

    凌厉的剑气四面横扫,深柳读书堂瞬间被夷为平地。柳三变为护虞千秋首当其冲,瞬间负创,一口鲜血猛然喷出,喷了李裔文一身。

    远处,面对李裔文暴走的剑气,漆雕光明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式一式,将剑气缓缓化解。

    “师尊!”柳无方见状,就要冲上前来,却被柳三变摆手止住。

    “你起来,藏虚怎样了!”

    李裔文眼珠通红,手握着飞凶,饱含杀气地看着虞千秋。

    “好友,清醒啊!”柳三变大呼。

    “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诃。”

    “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诃。”

    “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诃。”

    一旁,漆雕光明以佛元发音,一遍又一遍地吟唱着清心咒,希望以此让李裔文恢复清醒。

    “藏,虚……啊!”

    李裔文看着柳三变苍白的面容,面容扭曲,突然一声长啸,化光远遁。

    柳三变喝道:“无方,快快跟上。”

    柳无方闻言,瞬间化光而去。

    “事情怎会发展至如此地步。”柳三变忧心长叹。“恐怕,他也将陷入虞千秋同样的状况了。”

    漆雕光明道:“他的情绪十分不稳定,需要漆雕光明随后一观么?”

    柳三变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有劣徒随后,应无大碍。大师目前尚需处理王权一事,不能脱身。”

    漆雕光明道:“虽只仓促一会,但观李裔文此人剑心通透无暇,应能自己参透。”

    柳三变苦笑一声,道:“我这位好友钻起牛角尖来,可是任何人都拉不回的啊。”

    “既然如此,唯有尽快处理诛仙海之人,再全力斡旋此事。”漆雕光明说道。

    “动手的时间定在明夜,劳烦大师先行。我先搭建出一间茅房来安置虞千秋。”柳三变说着,突然轻咦一声,道:“今日的鸣翠山,实在是人来人往啊。”

    柳三变刚说完,便见一名绝色女子缓步而来,正是毒脉圣女——天下无二泣红颜。

    泣红颜走进读书堂,左看看,又瞧瞧,皱眉说道:“这里怎么了,刮台风了吗?”

    柳三变问道:“据闻毒脉西迁,圣女也紧随其后。何故突然造访深柳读书堂?”

    泣红颜道:“我要找李裔文。”

    “这……”

    柳三变与漆雕光明对视了一眼。

    泣红颜眉头皱了皱,道:“你们两个大男人看什么看?我听说柳三变与李裔文是好朋友才来问的。对了,你们谁是柳三变?”

    “是我。”柳三变向前一步,道:“不知圣女找我好友,所为何事?”

    “我已经脱离了毒脉,武林之中又不认识什么人,只好来找他了。”泣红颜说着,俏脸突然一红,道:“我才不是喜欢他呢。”

    柳三变眼神突然深邃,仔细地打量了泣红颜数眼,才问道:“圣女脱离毒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从未听说。”

    泣红颜道:“早在毒脉西迁之前。我也是放心不下,才暗中跟随。如今毒脉已经安全隐退,我才返回中原。”

    “这嘛……柳某也听好友提过,当初借用毒脉圣物——初春霡霂——的时候,圣女也曾出手相助。只是目前情势所迫,好友他身负重任,倒是不好透露他之行踪了。”

    “那我便在这里等他吧。”泣红颜一脸的理所当然。

    柳三变苦笑。“圣女前来,柳某本应好好招待,只是……”

    柳三变看了看几乎可称为废墟了的深柳读书堂,道:“目前情况你也看见了,深柳读书堂被一股莫名的台风摧残至此,实在无法招待。”

    泣红颜却说道:“我等江湖儿女,餐风露宿都是常事,哪里有那许多的金贵。再说这里地方不差,结庐而居也十分趣味啊。”

    漆雕光明这时说道:“既无他事,漆雕光明便先动身了,请。”

    “大师慢行。”

    泣红颜看着漆雕光明的身影说道:“他是去与李裔文汇合吗?我也要跟去。”

    “不是。”柳三变摇了摇头,道:“即便是,我也不能让你跟去。此局太过凶险,若圣女有丝毫意外,好友问责起来,柳某可无言以对啊。”

    泣红颜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便说道:“既然如此,我还是在这里等吧。”

    柳三变寻了些木头茅草,很快便搭建出了两间简陋的茅屋。

    泣红颜拍了拍茅屋墙壁,赞道:“想不到你建房子也挺熟练的。”

    “哈哈,圣女谬赞了。”柳三变笑了笑,道:“柳某尚有事外出,此地尚有一名伤员,便劳烦圣女照看了。”

    “没事,李裔文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泣红颜拍了拍高耸的胸脯,道:“医毒不分家,说不定我还能将他救醒。”

    柳三变道:“此人情况特殊,并非受伤或是中毒,只需等待时间,便会自然苏醒。”

    “原来如此,好,我知晓了。”泣红颜点头说道。

    柳三变取出了一张信封道:“时间不早,我也应该出发了,信中有鸣翠山法阵开启的办法,若有人前来造访,也可视情况开启法阵让他们进入。此地便劳烦圣女照看,请。”

    柳三变离开,泣红颜看了看昏迷中的虞千秋,见他没有什么异样,便回到另一间茅屋之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