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谋动-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8章 谋动

    流云掩月,寒风簌簌。

    宗上天峰,道印玄机负手而立,沉默不言。一身凛然的杀意,却叫人胆寒无比。

    天华君站立一旁,道:“教尊,你打算如何处理?如今风月学堂龟缩一角,内里似也矛盾重重,佛乡更是多遭战火,宗上天峰,是时候再度红尘了。”

    道印沉默不语。

    天华君道:“教尊,你已经思考一日一夜了。”

    “天华君,你可知宗上天峰再度红尘的后果?”道印问道。

    “我知道。”天华君点了点头,道:“然而如今苍生板荡,儒释两家自顾不暇,便是道门也屡遭算计。如此时刻,更应该是我等挺身而出之时啊。”

    “道门七天,现今还有哪几个?”道印问,然后不等天华君回答,他便自己答了起来。“除去已死的与下落不明的,便仅剩你天华君,天星君以及闭死关至今未出的天衢君。而天星君承接衔令者天命之后,便已独立在宗上天峰之外。如此说来,道门七天,目前能可征战之人,只有你天华君一人。”

    天华君道:“尚有天剑君!”

    “休再提他。”道印低喝,旋即道:“宗上天峰遁世已久,除去细作天心君之外,并无再招收弟子,你们之后,已无一先天。如此,你还要宗上天峰再入红尘吗?”

    “难道便一直如此任人算计?”

    道印昂然一拂道袍,道:“我道印玄机不出手,宗上天峰便不算入世。至于你等,可放手而为!”

    “原来如此,是天华君浅薄了。”天华君深吸了一口气,惭愧地说道。

    道印:“道朴乃是绝涯一系之人,既然绝涯已经再现,我也不会任由他无所事事。我现在动身寻他一会,你暂时留在宗门,顾守宗上天峰。”

    “是。”

    天华君点头应诺,道印玄机化光离去。

    ………………………………

    白首留仙入翠篁,流云漫卷任疏狂。

    悠悠留仙翠篁,清风摇翠。如此人间仙境,却住着心有恶鬼之人。

    茅屋之内,墨张声与天心君相对而坐。

    “时间,成熟了。”墨张声说道。

    天心君挑了挑眉头,道:“哦?请白首留仙详细说来。”

    墨张声道:“深柳读书堂今日人来人往,随后所出者,差不多皆是往近漠林而去,柳三变要对王权下手了。”

    天心君笑道:“想不到白首留仙竟有此能耐,足不出户便可监视鸣翠山一举一动。”

    墨张声面无表情地看了天心君一眼,道:“无聊的试探,便省下吧。”

    “那接下来的计划呢?需要怎样实施,我又需要怎样配合?”

    “我会先用迷神花与失心草探得道门密藏的所在与取得方式,随后便需要奔赴近漠林战场,假意制造王权杀害藏虚的表象。记住,这一点尤其重要。据我所知,道门七天有缔命之盟,因此时间上必须把握好,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

    天心君皱眉点头,道:“此事虽难,但若付出一定代价,也能完成。”

    墨张声点了点头,取出了一个两枚丹药,自己先服了一枚,然后将另一枚递给了天心君。

    “失心草能令人心神混乱,若能运功尚可抵挡。然而迷神花却能让人神魂与功体停滞,如此两物并存,我们必须小心为上。这是抵抗迷神花的丹药,服下吧。”

    天心君看了看墨张声,接过丹药服下。随后两人走向内室,那里,白日观星正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是谁来了?这里是什么所在?是你救了我么?”

    藏虚听到开门声,便开口问道,只是声音依旧十分虚弱。

    墨张声笑道:“是我,白首留仙。”

    “是你?呼,看来柳三变的担忧可以省去了。”藏虚笑道。

    “是啊,可以省去了。”

    白首留仙与天心君走到了床前,嘴角噙笑地看着藏虚。

    “嗯?天心君!白首留仙你!!!”藏虚面色大变,气急攻心,不由得咳出鲜血。

    “如何?想象不到吧?”天心君笑道。

    “阴谋奸宄,你们终究会为此付出代价。”藏虚神色愤怒地看着两人。

    “可是在那之前,你们却要先付出代价了。”

    墨张声狞笑一声,取出了迷神花与失心草。藏虚只感觉功体与神魂瞬间凝滞,旋即便陷入了混乱之中。

    “说,你所掌管的道门密藏究竟在何处!需要如何开启?”墨张声问道。

    “含光十二阶,一式雷霆破。”藏虚神情呆滞,墨张声一问,便全数回答了。

    “含光十二阶是什么所在?一式雷霆破,又是什么意思。”

    藏虚答道:“道藏之地,含光十二阶。开启之法,一式雷霆破。”

    天心君皱了皱眉,道:“看来他也不清楚。”

    “也有可能,不过既有方向,想必不难查清。”墨张声说着,就要收起迷神花与失心草,却被天心君阻止。

    天心君道:“我尚有几处好奇之处,想要乘机一问。”

    “可以。”墨张声点了点头。

    天心君问道:“宗上天峰道门七天,除了已死的天真君,其他几个尚未现身在何处?”

    藏虚:“天衢君在宗上天峰之下闭死关,其余几人下落不明。”

    天心君皱了皱眉,又问道:“目前宗上天峰尚有多少战力,道印玄机的弱点又是什么?”

    藏虚:“我已离开宗上天峰许久,详情并不清楚。至于道印的弱点我也不知。”

    天心君再问:“那李裔文是何来历,其剑意奥秘你可知晓?”

    “李裔文……”

    藏虚面色忽然扭曲起来,竟似在挣扎一般。墨张声心下一慌,忙劈手将藏虚击晕。

    “想不到李裔文这个名字对他竟有这么大的冲击,方才若是任由他对抗下去,恐怕会瞬间死亡,到时我们的计划便要失败了。”

    天心君撇了撇嘴,道:“问了三个问题,竟一些有用的情报都没有。”

    墨张声则是用被褥将藏虚包裹起来,道:“时间不多,我们现在便前往近漠林吧。”

    天心君奇道:“你竟也要前往,不怕被人发现么?”

    墨张声道:“目前形势,恐怕王权脱身不易,我必须冒险前往,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

    “原来如此。”天心君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动身吧。”

    两人带着藏虚,悄然离开了留仙翠篁。

    ………………………………

    山间,一道身影急急而奔,正是神色疲乏,面沉如水的博娴。

    在烟都之外,从道朴之死到令师入世,让他心神瞬间崩塌,急急便往问仙台而去。只不过走到半路,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道门令师,单单是一瓢春水上面所残留的余韵,便足以让他肯定出手之人是令师无疑,他即便再前往问仙台,也不过是白走一趟。

    “不管你是谁,敢算计到师尊身上,博娴与你不死不休。”

    博士生步伐匆匆,来到了一处高峰之上。而这高峰,赫然便是先前烟朱与婉惜暂时停留的所在。

    “烟朱既然能拿出道朴佩剑,说明他掌握着师尊的行踪。婉惜被他所救,以如今烟都被破的情势,两人应会一同行动。”

    博士生想着,蹲下身子在地上轻按着,随后抓起了一把泥土。

    “果然,我没有找错方向。只是我留在她身上的印记已经开始逐渐消散了,我必须加快脚步。”博娴揉了揉手中的泥土,起身远眺,第一眼,目光便被远处的村庄所吸引了。“

    “那是……哎呀!”

    博娴心生不妙,快速朝着村庄而去。

    还未到达,便已能闻到一股十分浓重的血腥味,这让博娴面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

    “该死!”

    到达村庄之后,博娴瞬间被四处横陈着的残尸破骸刺激的两眉倒竖,眼珠发红。他随意寻了一具比较完整的尸体。毫不避讳地直接摸了上去。

    “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恐怕已经死去数个时辰了。”博娴面色阴沉的收回了手,张目看了看四周。

    “这仍是八卦掌的气息,但是看现场破坏的程度与呈现出来的结果,似乎是师尊极招大化天下所造成的,而此地应是极招外围。如此说来,师尊并非彻底魔化,逢人便杀,那究竟是为什么突然发出极招,覆灭整个村庄呢?”

    博娴内心千回百转,身形却依着周围被破坏的程度逐渐深入村庄。很快,他来到了道门令师被泼鸡血的所在。

    “此地地面最为完好,应是师尊发招之地。算算距离,差不多正好是这个村庄的中心之处。嗯——这是?”

    博娴眉头一皱,发现了一旁染血的瓦盆。博娴将它拿起,用力嗅了嗅。

    “这应该是某种禽畜的鲜血,竟是以此来激发师尊心中的疯狂吗?”博娴眼神冰冷。

    “我已经逐渐接近你们了,你们做好承受博士生怒火的准备了吗!”

    博士生四处望了望,正要继续前行,步伐却又突然停顿。

    他看了看四周惨死的无辜百姓,低头陷入沉思。

    “师尊之过,博娴本当一力承当。但逝者已逝,我必须用更大的努力去保全生者,无法替你们掩埋了,待事情落幕,博娴会亲来谢罪。”

    “对不起了。”

    博娴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再次变得冰冷。他辨了辨方向,快速追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