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诛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89章 诛王

    葬剑庐,埋剑绝涯的居所,此时,埋剑绝涯正坐在庐前小溪边的石子上,洗涤着绝世凶兵——神泣。

    只见他将神泣微微泡入水中,溪水流淌而过,便会在碧绿色的刀身之上,带出丝丝艳红的鲜血。随即他便会将刀拿起,在用绢布擦拭,如此循环往复。

    突然,绝涯神色一动,将神泣收起。随即一道流光激射而来,落在了绝涯身前,正是宗上天峰教尊,道印玄机。

    “你来此作甚?”绝涯神情淡漠,显然十分不欢迎。

    玄机却道:“听闻当年和平协议签订之后,你便在此结庐而居,日夜洗刀。如何,你神泣之上的鲜血,可已洗净了?”

    绝涯负手而立,道:“毫无意义的话语,毫不尊重的语气,玄月便是这样带领宗上天峰的么?”

    玄机双眼一冷,道:“今日前来,非是要与你针锋相对,而是来告知你一个消息。”

    “说吧。”

    玄机沉声道:“道朴死了。”

    “嗯?”绝涯脸色一变,诘问道:“什么人做的?”

    玄机道:“此事情况十分复杂,听我说来。”

    玄机将令师遭人算计一事说出。

    绝涯目光冰冷。“道门之内生出了这许多事端,全道之锋着实失职。”

    玄机两眉倒竖,怒道:“你的目光,便只会在此吗?”

    绝涯神色淡漠,道:“你之来意,我已经明了。放心,道朴乃是我之一脉的修者,此事我会介入。”

    玄机道:“若非目前尚不是宗上天峰入世之时,我也不会来寻你。”

    “你可以走了。”绝涯道。

    玄机怒哼一声,甩袖而去。

    “敢算计到道门的头上,绝涯的名字,已经不响亮了么?”绝涯一拂衣袖,大步离去。

    ……………………

    深柳读书堂之内,泣红颜一人呆坐,不知在思考什么,不时发出数声憨笑。

    就在此时,两道朗声突然传来。

    “七尊剑评技者、裁决者,请见红尘素衣。”

    “什么人啊。”泣红颜扁了扁嘴,显然对他们打断自己思绪的做法很不开心。不过还是暂时解开阵法,将两人放了进来。

    不多时,两人联袂而来。

    泣红颜目光一瞟,道:“噫,莫不是来此求医?我看这读书堂不如改成养生堂算了。”

    裁决者哈哈一笑,道:“深柳养生堂,这个名字倒也好听。”

    评技者则是说道:“不知红尘素衣是否在此,我们有一个讯息,需要通知他。”

    “他出去了,有什么话跟我说吧。我会转告他。”泣红颜说道。

    “这……也好。”评技者思考了半会,点头说道:“我们先前看见,烟都等人正在引导道门令师四处造杀,特来告知。”

    泣红颜厌道:“又是武林打打杀杀之事。”

    裁决者道:“身在武林,便如身在无间。缘来,则生,缘来,则死。”

    “神神叨叨。”泣红颜低声嘀咕。

    评技者道:“我们重伤在身,不便久留,此事便劳烦姑娘转告了。若有需要,也可让红尘素衣前往剑庐一寻我们。请。”

    评技者拱了拱手,领着裁决者离去,却又被泣红颜拦住。

    “看在你们专程来报信的份上,这两枚丹药你们服下吧,对你们伤势应有帮助。”

    泣红颜取出了两枚丹药递了过去。

    “这……多谢姑娘。”

    评技者接过丹药,两人转身离去。

    泣红颜又陷入思绪之中,不是吃吃憨笑。

    ………………………………

    夕阳西下,暗夜降临。近漠林外一处高峰,一双湛蓝色的美丽眸子,静静地注视着近漠林内的一处草庐。这人,正是前来监视的寻根。

    “算算时间,他们应也差不多到了。”寻根看了看天色,心中暗自估算。

    果然,不多时,便突然吹起了一阵寒风,送着一条沧桑的刀者身形,缓缓而来。

    “半面假颜分善恶,此身今是两心融。寒刀不纵江湖乱,卷作苍茫一阵风。”叶武夫手握寒刀,纵步而来。

    “久见了。”寻根点了点头。

    “你……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叶武夫看了看寻根,说道。

    寻根笑道:“变,也是不变。”

    叶武夫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不多时,天外惊鸿一闪,两道流光激射而来,化出了顾惜朝与夜流光的身影。

    四人各自招呼。

    顾惜朝道:“柳三变人呢?”

    “或许有事耽搁了吧。”寻根说道。

    叶武夫问道:“那我们仍按照约定的时间动手么?”

    “当然。”顾惜朝点了点头,道:“目前王权身边并无几人,以我们四人的实力,要将之拿下也并不困难。”

    叶武夫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时间已到了。”

    “动手吧。”夜流光双手后负,身形骤然一动,如欺风逐光,瞬间便出现在了近漠林之中。

    其余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动身。

    近漠林的草庐之中,王权与碎黄泉盘膝而坐,调养着体内的伤势。突然,两人似有所感,同时睁开了眼睛。随即身形一动,便出现在了草庐之外。

    而此事,一名白发男子,正安静地站在草庐之外,神情淡漠,正是欺风行客夜流光。

    “哈哈哈哈。”

    王权骤然发笑,声震苍穹。旋即说道:“夜流光,竟敢一人前来,真欺我王权负伤便杀你不得么?”

    “有他,自然有我。”

    九天之上,顾惜朝如惊鸿照影,紧随而来。旋即一弹长剑,引吭高歌。

    “凡俗岂知天外客,惊鸿一片日边来。”

    声音落处,草庐范围再入惊鸿之境。

    “相杀吧!”

    夜流光身躯前倾,白发掠耳,瞬间朝着王权冲去。

    “吱吱吱!”

    一道刺耳的叫声突然传来,坤坤儿突入战场,将夜流光挡下。

    顾惜朝见状,惊鸿一引,便有雷霆剑气呼哨而至,攻向王权。

    碎黄泉当即饱提妖元,一拳轰出,要将顾惜朝剑气破去。却不料寻根突然出现,将碎黄泉攻势挡下。

    碎黄泉身躯一振,两人一眼对视,似乎已各有定见在心,当即纵身一跃,脱离了顾惜朝惊鸿之境。

    少了碎黄泉护卫,顾惜朝剑气直奔王权。王权见状,功转掌上,如捏阴阳,轻轻一握,便将剑气打散。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凛然刀芒突然而至,王权仓促防御,却仍被击的倒退数步,唇角溢血。

    “叶武夫!”

    王权看着来人,睚眦欲裂。

    顾惜朝朝着叶武夫道:“小心,他的伤势似乎已经痊愈。”

    王权目光四扫,哈哈大笑。“就凭你们四人,竟也敢来捋虎须。血为王今日,便赐你们难忘的一败!”

    王权说完,瞬间饱提一身元功,气凝乾坤,转运阴阳,旋即轰然一式,破天而去。正是久违的魔武名式。

    “魔武·天陨!”

    绝强的一式,轰然而出,庞大的威能直冲顾惜朝与叶武夫。

    “覆渊。”叶武夫寒刀一振,同出名式相抗。

    “玉垒浮云变古今。”顾惜朝长剑一旋,庞然之式同样运转而出。

    同时,两人名式之间竟再次产生牵连,互涨威能,一如当日在烟都时一般。

    轰!!!

    三人极招相碰,庞大气压瞬间爆破。惊鸿之境难以承受,瞬间破裂。同时,三人各自倒退,丹红新溅。

    一旁,夜流光速度天下无双,然而坤坤儿身形诡异,不时遁地而去,又突然出现偷袭。饶是夜流光根基深厚,也有些防不胜防了。

    “吱吱吱!”

    骤然,坤坤儿一声怪叫,再次遁地而去。

    夜流光不敢轻视,屏住呼吸,静探四周情况。猛然,夜流光足下土地一阵一动,夜流光身形一闪,已经后退半丈,同时足下靴刃弹出,一脚横踢。

    同在此时,坤坤儿破土而出,却正遇上夜流光靴刃,闪避不及,胸前被划破了。

    “吱吱吱!”

    坤坤儿一声痛呼,再次遁入地面。两人一时之间,陷入坚持了。

    另一边,碎黄泉与寻根两人,同样打的有声有色,动静颇大。然而两人早已默契在心,招招式式,皆只求声势,不在杀敌。

    “再来!”

    王权哈哈一笑,战意高涨。一身魔功汹涌澎湃,竟突破了往日界限,魔武名式再现尘寰。

    “魔武·崩云!”

    轰然一拳,其威如破天地,直袭顾惜朝而去。

    “浮光掠影。”

    顾惜朝不敢大意,极招同出。

    轰!!!

    极限一交手,高下已分。极目丹红飞溅,顾惜朝身形抛飞,身负重创。反观王权,也同时不断倒退,虎口溢血。

    同时叶武夫紧随而来,在王权反应过来之前,一刀斩向王权后颈。

    王权内心一惊,强行扭转身形,却仍是慢了一步,寒刀在其左肩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王权忍痛一抬手,便印在了叶武夫后背,随即元功爆发,将叶武夫轰的倒飞而去。

    “哈哈,叶武夫,你竟也有伤在身。”

    闪电一交手,三人各自负创。王权却感觉道叶武夫功体不全,不由得哈哈大笑。“你们败像已显,再一招,决定你们的生死。”

    血为王只手高擎,强行提起一身元功,掌中阴阳之息流转,正是魔武名式最后一招。

    “魔武·无极!”

    极限一式出,天地阴阳坠。面对血为王绝杀一式,叶武夫两人并肩一处,刀剑相抵,要合力防御逼命的一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