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师徒相杀-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0章 师徒相杀

    乡村小镇之外,一名失去本心的道者,一个飘荡无依的老人,正眼神空洞,如行尸走肉一般缓缓而行。

    此人,正是道门令师!

    只不过,现在的他,早已失去了道人的脱俗绝逸,一身挥散不去的血腥之气,让他犹如刚出无间的修罗。

    在他后方远处,烟朱与婉惜隐藏着身形,远远地跟着。

    “他越来越可怕了。”婉惜看着远方的身影,眼中带着浓浓的忌惮。“随着杀戮越多,他身上的气息似乎也越来越强盛了。在这样下去,说不定他能发现我们,甚至我们连逃跑的机会都微乎其微。”

    烟朱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想不到事情会有如此发展,看来不能在耽搁了,等他屠戮了这一个小镇之后,我们便离开吧,将消息透露给博娴。”

    婉惜面上闪过一丝不忍,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再看令师,如行尸走肉一般,逐渐接近小镇了。

    “站住,你是什么人!”

    小镇之上,颇有许多血气旺盛的青壮,此事见道门令师的模样,不由得将之喝阻。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然而,道门令师恍若未闻,嘴间依旧轻声呢喃着早已失真的话语,步伐不停地继续向前。

    “我让你停下!”

    一名青壮面上一怒,虽惊惧于令师身上的气息,但却也有足够的胆量将这股恐惧掩盖。他大步上前,双掌贴在了令师胸口,就要用力将他推倒。

    “你!”随后男子手上发力,令师身形却是一晃不晃,不由得面色一变。

    啪!

    令师突然伸手,将男子手腕握住,一双空洞无神的双眼,缓缓聚焦在男子惊恐的面上。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依旧是令人捉摸不透的呢喃,道门令师双手骤然发力,男子双手手腕被瞬间捏碎。

    “啊啊啊!放开,你放开我啊!”

    手腕被捏碎,男子不由得大声哀嚎,浑身冷汗淋漓。他身旁的友人同样面色大变。

    “住手!”

    “可恶!”

    两名男子瞬间冲上前来,一人举起拳头就要往令师面上招呼,一人则拎着一根木棍,砸向令师头颅。

    啪啪!

    令师一闪不闪,两人的攻击同时落在令师头上。脸颊处出现了一个红印,额头,更是鲜血淋漓而下。

    猩红的鲜血,更刺激了令师心中的疯狂。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

    令师体内元功骤然爆发,三名男子身子被直接掀飞,然后承受不住庞大的元功气压,被直接炸裂。瞬间,小镇入口之处血肉纷飞。

    周遭之人见状,俱都面色大变。惊恐的神情,刺耳的尖叫此起彼伏,纷纷想远处跑去,要远离这一个疯狂的杀神。

    然而令师杀意被激发,已有些止不住了。赫见他罡步一踏,气纳天地,掌拨阴阳,一张巨大的太极图,缓缓从天盖下。

    就在小镇即将被毁之事,一声怒喝突然自九天之上炸裂。

    “大化天下!”

    九天之上,赫见博士生凌空而立,同样气纳天地,掌拨阴阳,同样一张巨大的太极图,缓缓盖下。

    两张同样的太极图,在无声无息之间,轻巧重叠,随即并化虚无。

    博娴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令师身前。

    “师尊,前路是深渊,不可在继续前行了啊!”博娴目光泛红,悲声开口。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道门令师面无表情,云手一推,便是八卦掌式上手。

    博娴同样云手纳气,凝神以对。

    他,能否成功阻止道门令师彻底走向邪恶的深渊?

    ………………………………

    近漠林外一处高峰之上,两条蒙面的身影,正打量着远处的激斗。

    这两人,正是天心君与白首留仙!

    “柳三变竟未亲自到来?仅仅叶武夫四人,恐怕难以成功。”天心君说道。

    墨张声道:“这四人应是急先锋,后续必尚有强者出手。至少据我所知,佛乡三座之慧座,必会出手。”

    天心君点了点头,随后指着一处战圈说道:“那两人必有蹊跷。”

    墨张声看去,却是碎黄泉与寻根的战圈。仔细端详之后,才说道:“确实如此,两人交手声势虽大,却尽往他处出招,若非我等身处战场之外,也难以察觉这两人的异样。”

    天心君道:“那应是李裔文之友寻根以及投奔王权麾下的妖域之人碎黄泉,这两人关系必不简单,日后需要多加留意。”

    两人说话间,却见战场之处佛光大盛。

    墨张声道:“来了,慧座出手,王权失去了必胜的把握,必定会逃窜而去。你看好方位,带着藏虚在王权前往的方向等待。”

    “好。”

    天心君将藏虚背到了身上,仔细地观察着战况。

    近漠林内,激战正酣。

    血为王极限一式,就要终结战斗,就在此时,天外佛光乍现,一个金色的‘卍’字佛元凌空而至,将血为王极招挡下。

    同时,伴随着佛音阵阵,一道脱俗的僧影,伴随着诗号声缓缓而来。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又是你!”王权看清来人,不由得睚眦欲裂。

    顾惜朝道:“幸好你及时赶到了。”

    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漆雕光明道:“抱歉,是我来晚了。”

    血为王怒道:“三番四次坏我之事,今夜血为王必杀你!”

    “阴谋奸宄,祸世恶胎。漆雕光明今日,便要行杀渡生了!”

    漆雕光明念珠一甩,周身佛光大声,竟缓缓凝聚成一尊巨佛。

    “渡生释迦!”

    漆雕光明一声大喝,巨佛缓缓开眼,旋即巨大一掌,猛然压向王权。

    王权弓步稳踏,双手擎天。掌中阴阳之气幻生幻灭,正是极限中的极限,绝式中的绝式。

    “魔武一击·乾坤无极!”

    轰!!!!

    血为王超越极限的一击,威能举世无双。与巨佛手掌一交接,便犹天地同隳,乾坤俱毁一般,将巨佛手掌破碎,同时余威犹盛,直扑慧座。

    咔擦咔擦!

    一声似有似无的破碎之声金色巨佛逐渐支离破碎,漆雕光明身形一晃,闷哼了一声。

    反观王权,超越极限的一式之后,已显得后继无力,身形被极招余威掀飞,身上处处伤痕。

    “你先休息,我去补刀。”叶武夫对着顾惜朝说道,随后抽刀走向王权,心中却突然一惊,回身一刀斩落。

    轰!

    一道带着熊熊火焰的气劲被叶武夫劈开。随即,一道癫狂的声音,狂笑而来。

    “呵呵哈哈哈哈,我敬爱的王啊,您最忠诚的骑士回来了。”

    火火火仰空一笑,死神勾镰连连劈斩,叶武夫忙举刀回应。却因功体本就有缺,又被王权重伤,一时之间,竟是险象环生。

    “见柳知根!”

    就在叶武夫险象环生之际,一道熟悉的清喝突然而来。随后剑气先行,直接突破重重火焰,直攻火火火。

    锵!

    火火火死神勾镰一挡,脚下退了数步,便将剑气挡下。

    随后,柳三变快速赶来。

    “退!”

    血为王见敌人不断出现,面色越发阴沉。起身勉力发出一式虚招,抽身逃离。

    “祸世恶胎,漆雕光明岂能让你逃脱!”漆雕光明一声大喝,就要出手拦住,却不料身前地面突然传出一人,随后剑芒一闪。

    啪!

    危机时刻,漆雕光明双掌一并,将坤坤儿长剑压住。

    “吱吱吱!”坤坤儿大叫。

    “为虎作伥之徒,一同伏诛吧。”

    漆雕光明掌上用力,将坤坤儿长剑折断,而后一手捏着短剑,刺向坤坤儿咽喉。

    同在此刻,坤坤儿眼中,决绝之色一闪而过。竟是放弃了长剑,自腰间取出了一柄短剑,不避不退,反而迎向了漆雕光明夺命的一剑。

    “嗯?不妙!”

    漆雕光明神色一变,就要抽身后退,却仍是晚了一步了。短剑直接插入了坤坤儿的咽喉,这名诛仙海奇异的强者,终于在今夜伏诛。

    然而,坤坤儿手中的短剑,也在同时,洞穿了漆雕光明的心口了!

    “大师啊!”

    一旁柳三变见状,面色大变。挥出一剑将火火火逼退后,忙冲向漆雕光明之处。

    火火火见状,又是癫狂一笑,化光追逐王权而去。

    “无须理我,红尘素衣速追王权,今夜除恶务尽。”漆雕光明拔出短剑,连点数处大穴,而后盘膝而坐。“叶武夫,稍后劳烦你将我护身金莲送进佛乡洗身池了。”

    话音落下,一朵金色莲花开始在漆雕光明身下绽放,旋即快速合拢,将漆雕光明包裹在内。

    顾惜朝道:“好友,你与柳三变速去追赶,此地有叶武夫照看,不会有问题。”

    “你们去吧。”叶武夫同样点了点头。

    柳三变与夜流光对视一眼,化光追逐而去。

    顾惜朝道:“事不宜迟,叶武夫你即刻动身,将大师化身的金莲送入佛乡。”

    “那你怎么办?”叶武夫问道。

    “不必理我,大师性命垂危,经不起耽搁。”

    就在此时,又是两道身影奔入,却是察觉了此地异样的寻根两人。

    “哎呀,是我误事了!”寻根见眼前情景,一脸悲痛。

    碎黄泉道:“漆雕光明竟使出了护身金莲,情况已经危在旦夕了。”

    寻根道:“事不宜迟,碎黄泉你速速追赶,出手帮助红尘素衣。我即刻送大师金莲回返佛乡。”

    叶武夫道:“他可以信任么?”

    “可以。”寻根无暇解释,抱起了金莲便往佛乡方向敢去。碎黄泉则是沿着柳三变等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叶武夫与顾惜朝对视了一眼,道:“你伤势同样不轻,便一同往佛乡疗养吧。”

    而在远处,墨张声与天心君同样开始动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