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终结的道-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1章 终结的道

    无名荒野,身负重创的王权与火火火急急而奔。

    “我敬爱的王啊,您奔跑的身姿也同样迷人。呵呵哈哈哈哈。”疾奔之中,火火火癫狂一笑。

    王权冷声道:“火火火,感谢你的出手,我们要加紧步伐,寻一处隐秘之地疗伤。再然后,便是报坤坤儿之仇。”

    “可惜,你们没机会逃脱了。”

    一道流光急速而来,瞬间超越了王权两人,正是期风行客追赶而至。而在两人身后,柳三变也现出身形了。

    “王,你先离开。”火火火说道。

    “保重。”王权不再多言,快速离去。

    夜流光身形一闪,就要追赶而下,却被火火火布满火焰的死神勾镰拦住。

    “你们的对手,是我啊,呵呵哈哈哈。”

    “魇火流心斩。”

    火火火癫狂一笑,死神勾镰之上,火焰大盛,随后一旋勾镰,斩向两人。

    “诸天荡!”

    一道宏大拳印突然而来,将火火火极招破去,旋即碎黄泉现身。

    “柳三变,此人交给我,你们去追赶王权吧。”

    “多谢。”柳三变点了点头,与夜流光一窜而出,继续追赶。这一回,火火火没有再出手拦截,而是看着碎黄泉,癫狂而笑。

    “呵呵哈哈哈哈,叛徒,我喜欢。”

    火火火深处手指,放入勾镰上的火焰之中,炙热的痛楚传来,他却一脸的享受。

    碎黄泉道:“你不出手?”

    火火火道:“拦住你便够了,你也不想出手,不是吗?”

    两人沉默,互相对峙。

    另一边,身负重伤的王权并没有奔逃出多远,便又被柳三变两人追上。

    “伏诛吧,血为王。”

    夜流光速度天下无双,重伤在身的王权甚至看不清他的身影,便被一掌印在后背,顿时丹红长吐,身形翻飞,最后撞在一个大树之上,缓缓落地。

    夜流光一击得手,便又乘胜追击,并指成剑,直取王权天灵。

    “去死吧!”

    突然,王权猛然翻身,搏命一掌朝着夜流光拍出。

    夜流光面色不变,同样一掌拍出。

    两掌交击,夜流光一声闷哼,身躯微晃。王权则是被再次击飞,随后身体在空中强行扭转,乘着夜流光一击之力快速遁逃。

    夜流光目光一冷,就要继续追击,却不料一阵轻风细雨突兀而来,旋即温润辞号,淡淡响起。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足青绿,衣翠篁。南宫飞飞突然出现,将两人拦下了。

    “以多欺少,南宫飞飞无法坐视也。”

    南宫飞飞气质儒雅,同时面对柳三变与夜流光,气势却是丝毫不差。

    “柳三变,此人交我,你速去追赶。”夜流光说道。

    “小心。”

    柳三变应了一声,匆忙敢去。

    南宫飞飞亦不阻拦,道:“一对一,方是我辈应求啊。”

    不说两人对峙,柳三变继续追赶,却突然心中一惊,足下步伐匆忙展开,如一身化八,不可捉摸。

    轰!!

    一道剑气凌厉而来,斩断了众多树木,让柳三变附近变的空旷了。

    柳三变紧握柳神,道:“想不到王权竟尚隐藏着如此众多的底牌。”

    话音落下,周围一片寂静,似乎方才出手偷袭之人并不存在。

    “出来吧!”

    柳三变突然一声暴喝,柳神横斩,剑芒直扑黑暗中的一角。

    锵!

    利芒交击之声传出,旋即,一名蒙面黑衣人缓步踏出。

    柳三变眉头一挑,道:“藏头鼠辈,柳三变对你的身份,倒是有些好奇了。”

    黑衣人摇了摇头,瓮声道:“不必猜测,我之身份,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柳三变道:“不论你是谁,想要阻拦柳某,皆是痴妄。”

    黑衣人手腕一翻,一把普通长剑出现在他手中了。

    柳三变眼神一凝,心中不由得开始思考起来。这名黑衣人蒙面行事,又刻意掩藏兵刃,必定是熟悉之人。或许,最近一连串的阴谋,都牵扯在这黑衣人身上。

    柳三变念头未毕,一声熟悉的长啸突然在远处响起,令柳三变与黑衣人面色同时一变。

    “是李裔文?想不到尚有如此意外之喜。”黑衣人目光略微看向啸声传来之处,心中窃喜。

    柳三变柳神一摆,道:“今夜,无论你是什么人,若敢阻拦柳三变,必死无疑!”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柳三变伸指在柳神剑刃上一抹而过,一丝鲜血浮现,旋即,便是无穷无尽的剑气在他身旁浮现,蓄势待发!

    而在另一边,王权仓皇奔逃,虽不知为何身后暂时无人,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他牙齿用力咬破了舌尖,强行将已经有些昏沉的精神提起,全力奔逃。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血为王前方。

    “什么,是你!”血为王止住了脚步,看着那道身影,苦涩一笑。“想不到竟是你,藏虚!诛仙海三出武林,想不到三次皆会落幕在你的手下。我已无力再战,你动手吧。”

    王权说着,任命一般的眼神看向了藏虚,却发觉藏虚依旧一动不动。

    “不对。”

    王权小跑着接近,藏虚依旧一动不动。王权放轻脚步,绕过藏虚,走到了他身前,再看他时,却见他双眼紧闭,面色惨败,显然早已经死亡了。

    王权面色瞬间阴沉,突然在这里遇见藏虚的尸体,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突然,一声怒吼猛然炸起。

    “藏!虚!!!!”

    “有人坑我!”王权面色大变!

    ………………………………

    乡村小镇远处,烟朱与婉惜小心隐藏身形,看着小镇之内的情景。

    “想不到博娴竟能这么快便找来,不过也好,如今道门令师正是疯狂之时,他为救下小镇之人,必定会全力阻拦。说不定今日,便是博娴死亡之日了。”烟朱说道。

    婉惜没有接话,而是神色复杂地看着。

    小镇之内,道门令师再度造杀,却不料博娴追赶而至,险之又险,将憾事挡住。

    “师尊,快醒来,不可再错啊。”博娴悲切开口。

    然而,令师却是似若未闻,云手招纳,八卦名式轰然而出。

    “火雷筮盍。”

    “火雷筮盍!”

    劝住无效,博士生无奈,同出八卦名式抗衡。

    双方一交掌,雷霆乱纵,烈火陡生。随即便是一声闷哼,博士生连退数步,道门令师,则是鼎力不摇。

    “天风姤。”道门令师如若木偶,没有了自主一式,不待博娴反应,便又是另一招八卦名流。

    轰!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两人先前一交击所产生的烈焰瞬间暴涨,并迅速向镇内蔓延。

    博士生面色一变,慌忙饱提元功,极招应对。

    “巽之风!”

    一式出,携带着无匹飓风,竟将火焰吹向了镇外。

    就在博士生松了一口气之时,道门令师脚掌在地面一跺,竟是瞬间出现在了博娴身前,大手箕张,罩向了博娴脸上。

    “师尊!”

    博娴大惊,一股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心头。却已经来不及应对了,只好大声呼喊,声嘶力竭。

    响亮的声音冲入耳中,道门令师动作莫名一滞,旋即手掌下移,拍在了博娴胸口。

    咔擦!

    噗!!

    博娴肋骨瞬间断裂,大口鲜血喷出,淋了令师一头一面。同时身形向后抛飞,跌落尘埃。

    也在此时,一声娇喝突然响起。

    “休要伤我博士生!”

    远处婉惜见博娴性命垂危,不由得大急,顾不得隐藏身形,抽出长剑便直冲而来。

    人未到达,剑式已至。

    “一剑万瀑!”

    无尽水珠剑气就好似春雨一般,绵绵不绝地攻向令师。

    道门令师伸手画圆,召出一面八卦图,将婉惜绝式挡住。然而绵绵不绝的剑气所带来的巨大力量,也让其在仓促之下倒退了数步。

    随后流光一闪,婉惜出现在了博娴身边。

    “博士生,你不可有事啊。”婉惜美眸通红,泪珠滚滚而下,滴落在博娴凹陷的胸膛之下。

    “婉惜……想不到,你竟会,咳咳。”博娴勉力睁开眼睛,看了看婉惜,想要说些什么,却已经说不出来了,只能不断的咳血,最后陷入昏迷。

    “博……娴。”

    道门令师神情呆滞,看了看自己手掌,又看了看将死的博娴,似乎想起了什么。

    “落叶满阶红不扫。”

    就在道门令师陷入呆滞之事,稍晚了一步的烟朱攻势来到。道门令师下意识伸手一挡,旋即便是鲜红高溅,一只左手,被高高抛起。

    “额啊!”

    道门令师仰空痛呼,右手抬起,一身浩瀚元功尽数倾泻,旋即拍向烟朱。

    噗!

    烟朱举剑格挡,却无济于事。庞大恐怖的力量瞬间让他重创,比他衣裳更加艳丽的丹红高喷而出,随后身形止不住地倒退,却又正好停在了婉惜身旁。

    “咳咳,快走!”

    烟朱拉住了婉惜手臂,却不料牵动了伤势,再次咳出了好几口鲜血。

    “我不,即便死,我也要与博士生一同。”婉惜扑在博士生身上,没有似乎反抗的心思,只是不断抽泣。“烟都毁了,博士生若死,婉惜一生,也失去意义了。”

    “你!”烟朱气的两眉倒竖。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一叩千年,苍生刍狗!”

    道门令师突然高呼,旋即双足踏天地,只手握阴阳。断命的绝式,再现尘寰。

    “大化天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