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黄泉一去不相扶-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2章 黄泉一去不相扶

    “大化天下!”

    神智似乎开始恢复的道门令师突然遭遇断臂,剧烈的痛楚,瞬间让杀意占据了所有的意识。癫狂状态之下,极限武学再出。

    博娴已陷入昏迷,出气多进气少,眼见着就要不行了。婉惜见博娴状况,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心思,只愿与博娴一同赴死。

    但是烟朱不同,他还要挣扎一下。

    烟朱站直身体,左手握住朱剑一划而过,鲜血瞬间侵染,让朱剑颜色愈发深沉。同时忽视体内重伤,强行将功体催发至极致,自斜月坪论剑会一役之后大有长进的剑意也在此刻毫无保留的爆发了。

    “秋·杀!”

    极限的一招,直冲天际。然而广大无垠的太极图,不断泛起波澜,烟朱极限一式,竟难以突破。

    “可恶。”

    烟朱牙齿一咬,身躯微微颤抖,一股莫名的,庞大的剑意逐渐升起,赫然是当初儒门杀令在斜月坪所赠的一道剑意。

    杀令的剑意缓缓融入了烟朱自身剑意之中,烟朱面色一白,两股剑意虽说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但是也产生了不小的排斥。

    虽然如此,这股剑意却也让烟朱极招威力暴涨。

    太极图开始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烟朱见状,更是豁尽全力,然而虽然太极图波动愈发剧烈,却仍旧无法破去。

    就在烟朱绝望之时,九天之上,一把熟悉的长剑铮然落下。旋即超然的道者,凛然而至。

    “道剑·斩身!”

    垢无尘凛然而现,足踏除妖剑上,极限武学瞬间用出。

    道门令师宏大的太极图,在烟朱与垢无尘合力之下,破!

    “走!”

    烟朱带起博娴,化光离去。婉惜猛然一惊,旋即紧紧跟上。

    高空之上,垢无尘身形一闪,追赶而去。

    “问天何有,问仙何有。一叩千年,苍生刍狗!”

    道门令师并不追赶,茫然的神情已经彻底消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股令人压迫的气势。他高声常念,也不去理会断落一旁的手臂,只手后负,大步离去。

    “问道——无人哉!”

    ……………………………………

    荒林之内,王权突然遭遇藏虚尸体,不由得面色阴沉,极致李裔文喝声响起,不由惊骇得神魂失守。

    “藏虚啊啊啊啊啊!”

    乱窜而来的李裔文,意外看见了藏虚尸体,瞬间神智暴走,眉心剑印隐约浮现,一头黑发狂乱飞舞。

    “黄泉……一去……”李裔文手握飞凶,声音低沉。一柄虚幻的无边巨剑在他身后缓缓成形。

    王权神色惊恐地看着李裔文,虽重伤在身,在此刻竟也感觉到功体在不断崩溃。

    “李裔文,你冷静一下!”王权大喊,然而李裔文却无法听见了。

    两行泪水,缓缓自他眼中留下,往昔一幕幕,再次涌上心头。

    “不相扶!”

    蓦地,李裔文仰天怒吼,眉心剑印逐渐清晰,而后砰然碎裂,化作虚无。身后巨剑瞬间凝实,而后——横空一斩!

    “不要啊!”

    王权惊叫,然则剑影过处,自己却毫发无伤。

    “这……怎会?我的功体,我的功体啊!!!”

    王权感受到自身被化作虚无的功体,惊骇失色。而李裔文怒吼过后,突然全身溢血,无力倒下。但是在倒下之时,仍是勉力将飞凶掷出,直接洞穿了因功体散尽而慌乱不已的血为王头颅。

    在李裔文身后,柳无方远远跟随。李裔文情绪突然爆发之时,他便加快速度前来。此时,心中却莫名陷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慌之中,武者先天对危险的反应,竟第一次领先了他的思维。

    他一咬舌尖,以精血激发全部功体,亡命逃遁!

    ……………………

    而在另一处荒林之内,乍然听闻李裔文横空怒啸,柳三变急上心头,枯树赋瞬间用出,无穷的剑气瞬间汹涌而上,直扑黑衣人夺命而去。

    黑衣人见状,长剑激旋,尽护周身,竟是只守不攻。

    柳三变手持柳神,冲身而上。黑衣人为拖延时间,也为掩饰自己身份,依旧只守不攻。

    两人瞬间剑接上百回合。

    “让开啊!著柳行行!”

    柳三变一声怒喝,极招突然而出,黑衣人一时不察,胸口中了一剑,深可见骨。

    柳三变趁机离去,却不料又是一名蒙面人出现,拦住了他的步伐。正是往回而来的天心君。

    “你们!”柳三变面色一沉。

    天心君笑道:“二对一,或许今夜的收获,会更加丰盛。”

    “以多欺少,我南宫飞飞第一个不同意。”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紧接着夜流光与南宫飞飞同时出现。

    “很抱歉,这位夜兄弟已经跟我说明了情况了,是织梦人孟浪,打扰你们除恶了。”南宫飞飞歉意地对着柳三变说道。

    柳三变急道:“夜前辈,你速度快,劳烦往前方一探。方才李裔文似乎出现在那里,他目前出了些情况,我十分担心。”

    “好。”夜流光看了一眼天心君两人,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天心君也不去阻拦,看着柳三变,笑道:“既然如此……”

    话音未落,一股莫名的剑压突然而来。

    “快退!”夜流光身影疾射而来,震撼的话音落处,便又再次消失远方。

    “嗯?不妙!”

    在场四人心有所感,竟放下了战斗的心思,爆发了全部的速度,往不同方向逃窜。

    更远之处,碎黄泉与火火火仍旧对峙。

    突然,一股剑压袭来,碎黄泉面色大变,疯狂后退。火火火反应不及,一身元功在瞬间被化作虚无。

    半响之后,一团火焰在火火火体内燃起,然后瞬间覆盖了他整个身躯。

    “这是什么招式?”

    火火火看着剑压来处,一脸惊恐,随即身化火焰,逃窜而去。

    剑压扫境,方圆二十里之内,所有被剑压扫过之人根基尽失!

    柳三变一路奔逃,直出了二十里范围,那股剑压才缓缓消除。

    待剑压解除,柳三变来不及恢复气力,便又匆忙向前,神色焦急。

    “好友,好友啊!”

    心急如焚,柳三变速度一再攀升,竟逐渐超越了往昔的极限。

    不多时,柳三变便来到了李裔文昏迷之处。

    “啊,好友啊!”

    柳三变看着浑身溢血,气息虚无的李裔文,不由得浑身颤抖,脚步跄踉地奔跑过去。

    “师尊,你也来了。”不久之后,柳无方也匆匆赶来,及至他看见李裔文情况,不由得面色大变。

    “前辈他,他怎样了?”

    “筋脉尽碎。”柳三变检查了一下李裔文伤势,忙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喂下。

    “什么?”

    柳无方捂住胸口,大惊失色。突然,他眼角看到了一旁王权与藏虚的尸体,不由得颤抖着声音指着说道:“那,那,那是藏虚道长的尸体!”

    柳三变面色大变,将李裔文放下,奔向了藏虚尸体所在。

    “可恶,可恶啊!!!”

    砰!

    柳三变猛力捶地,饱含愤怒的一拳,直接将地面捶出了一个小洞。而他的的手指也同时鲜血淋漓。

    “是我无用,是我无用啊。”

    丈夫非无泪,不到伤心时。

    柳三变眼中含泪,陷入了自责之中。

    而在这时,南宫飞飞也来到了此地。

    “这是……”他看了一眼现场,目光在柳无方与柳三变之间来回流转,旋即耳朵轻轻动了动。他朝着柳三变问道:“有什么需要南宫飞飞帮忙吗?”

    “王权死了?”

    碎黄泉随后而来,看到了王权的尸体,他眉头不由得一皱。

    柳无方道:”师尊,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刻。我们先将道长的尸体与李前辈带回医治才是啊。”

    “多谢你的好意了,请。”

    柳三变抱起了藏虚尸体,柳无方抱起了李裔文的身躯,两人快速朝着深柳读书堂而去。

    碎黄泉见状,也独自离去了。

    南宫飞飞左看右看,来到了王权尸体身边。

    “人死事了,也没有必要让你曝尸荒野。”

    南宫飞飞就地将王权尸体掩埋,并收起了李裔文的佩剑。

    “柳三变目前心神激荡,恐怕会被人趁机而入,我便先往深柳读书堂一行,也顺便将此剑归还。”南宫飞飞打定主意,快速跟上。

    …………………………………………

    某处高峰,三道流光一闪而过,现出了烟朱等人的身形。

    “博士生,你还我博士生。”

    婉惜一露面,便冲向了烟朱,将博娴身体抢回。

    烟朱怒道:“你真是不要命了么!”

    婉惜不答,只是抱着博娴。

    垢无尘道:“念在今日你们救了博娴一命,我可暂且放过你们,现在将博士生交我。”

    烟朱一声怒哼,并不答话,直接化光离去。

    婉惜恍若未闻,只是呆呆地抱着博士生。

    垢无尘喝道:“婉惜姑娘,现今博娴危在旦夕,但并非无可挽回。你若在如此,恐怕博娴便真要就此陨灭了!”

    一声大喝,如暮鼓晨钟,瞬间将婉惜自失神之中激荡出来。

    “对,救治。快,快救治啊。”

    垢无尘大步上前,取出了一枚丹药喂博娴服下,随后运功助其炼化丹药。

    “他伤势十分严重,必须即刻前往佛乡,以洗身池内的力量缓缓修复。”半响之后,垢无尘缓缓开口。

    “快走。”

    婉惜抱着博娴,身化流光,向着佛乡方向而去。

    垢无尘步伐一动,就要跟上,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看婉惜的态度,似乎对博士生已动了真情。如此一来,她应该会全力救治博士生,我不能与她一同前去。我,全道之锋,尚有更大的责任。”

    垢无尘看了看几人来时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气,无悔向前。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