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杀生奉天-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3章 杀生奉天

    宗上天峰,天华君负手寒风之中,望月无言。

    突然,一股剧烈的痛楚骤然升起,天华君只觉得心脏如同被人紧紧抓在手中,用力揉捏一般。

    “额啊!”

    无法形容的痛楚,让天华君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呼声。

    就在痛苦剧烈难当之事,一道流光闪过,现出了道印的身形。

    道印一言不发,一掌拍在天华君后背,用自身元功减轻天华君痛苦。

    痛苦持续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天华君已是浑身湿透,有气无力地如同烂泥一般瘫在地面。

    “发生了什么事情?”

    道印收起元功,出声问道。毫无保留的为天华君缓解痛楚,也让他额头微微见汗了。

    “缔命之盟发作了,道门七天,再度减员。”天华君浑身无力,目光却如千年玄冰一般,散发着无比冰冷的杀机。

    道印沉默了一会,说道:“你的症状,的确与当年天真君死时一样。若非我及时回到,恐怕你便要像上次一样陷入昏迷了。”

    “教尊,天华君,要入世了。”

    道印负手而立,道:“放手施为吧。”

    此事,天华君也稍微恢复了一些气力,他勉强站起,道:“我现在出发了。”

    “路上小心。”

    天华君微微颔首,而后一甩衣袍。冷绝的面容,迥然的辞号,在寒风夜月之中,令人失魂。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奉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天华君一步一振杀,如修罗入世,缓向人间。

    道印望着天华君的背影,眉头深皱。

    “杀生奉天,看来天华君已决心解放最强战力了。阴谋者,你该颤栗了。”

    …………………………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内。泣红颜依旧呆坐在石桌上,痴痴憨笑,鸣翠山的法阵却在此时突然打开。

    随即,两道身影爆冲而来。

    “什么人!”

    泣红颜骤然一惊,大声呵斥。同时绝代的皮囊表面,似乎有异常的气息波动。

    “是我,柳三变。”

    黑暗中,柳三变应了一声。话音未落,人已奔至泣红颜身前。

    “啊,李裔文!”

    泣红颜看见了柳无方怀中的李裔文,不由得红颜失色,不可置信。

    “谁,是谁干的!”

    “无方,快将李裔文放在桌上。”柳三变急道:“情势紧急,容柳某稍后再详说,请姑娘先出手医治。”

    “好。”

    柳无方将李裔文身体放好,泣红颜便抓过李裔文手腕开始把脉,然后又将脸颊贴近他的心脏。半响之后,突然掰开李裔文的双唇,深吸了一口气,吻了上去。

    隐约可见,一道亮光自泣红颜咽喉处亮起,缓缓渡入了李裔文体内。

    “我已经止住了他伤势的恶化了,但是必须尽快找到医治之法,否则李裔文今后将成为一名废人,连武器都无法提起的废人。说吧,到底是谁,竟敢将他伤重如此!”

    泣红颜面色苍白,显然为了稳住李裔文的伤势消耗不小。她此时看着柳三变两人,美眸之中,流光溢彩。

    柳无方与他直视,突然感觉呼吸一滞。旋即体内血液剧烈翻腾,才将这股异样之下。

    柳三变眉头微皱,道:“请圣女先收起毒功。”

    泣红颜眨了眨眼睛,偏过头去。

    “抱歉,失去了毒珠的帮助,我一时之间无法完美控制美毒。虽极力压制,仍是不小心泄露了丝毫。”

    “多谢圣女了。”

    柳三变拱了拱手,道:“李裔文之所以会是如此情况,乃是因为……”

    柳三变将事情大概说了一番。

    泣红颜俏脸发寒,道:“你是说,有人故意用他好朋友之死来刺激他体内尚无法掌控的力量?”

    “以今夜的情形看来,似乎并非如此。但对方布下此局,却未必没有这个想法。”柳三变道。

    “那你知道阴谋者是谁么?”泣红颜目光深沉。

    柳三变道:“圣女不可冲动,敌人实力不明,贸然出手,恐怕会反被其所制。”

    柳无方也说道:“不错,目前应以救治李前辈为重。”

    泣红颜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冲动压下,问道:“李裔文现今经脉凌乱破碎,不知何人练有续脉之法,或可一试。”

    柳三变眉头微皱,缓缓摇头。“不曾听闻。”

    “或许可找寻博士生一问。”柳无方说道。

    “唉,我先将藏虚道长埋在鸣翠山的后山吧。今夜之失,柳三变将一生铭记。”

    三人将藏虚埋在了鸣翠山的后山,再次回到了读书堂之内。

    也在这时,南宫飞飞跟随而至了。

    “是你,南宫飞飞。”柳三变略带意外地说道。

    南宫飞飞道:“很抱歉因为我的原因,导致你们的计划出现了意外。我担心你们在路上会遭遇其他意外,便跟了过来。”

    “是你!”泣红颜大怒,圆瞪着眉目,怒视着南宫飞飞。

    “很抱歉。”南宫飞飞看着泣红颜歉意地说道。

    泣红颜与南宫飞飞一对视,心下莫名一惊,不再说话,只是目光不时偷偷地打量着南宫飞飞。

    “这个眼神,我一定在哪里见过。”泣红颜心中思考,却如何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眼神。

    柳三变道:“先多谢你的关心,而且此事应也与你无关,无论当时王权是否在场,看到了藏虚的尸体,李裔文同样会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的力量。”

    “哦,对了。”南宫飞飞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将飞凶取出,递给了柳三变。

    “我见那王权已死,心想人死事了,便将他收埋了。这是刺在他身上的长剑,我猜想应是你们之物。”

    柳无方道:“是李前辈的飞凶。”

    “多谢你了,南宫飞飞。柳某一时心急,竟将此事忘却了。”柳三变接过飞凶,郑重道谢。同时对柳无方道:“时间紧迫,你即刻与鸟兄前往武林寻找博士生的下落。”

    柳无方领命而去。

    南宫飞飞道:“不知可有织梦人出力之处?”

    “嗯……不知织梦人可知晓谁人曾练有续脉之法?”柳三变沉吟了瞬间,便问了出来。

    “续脉之法?”南宫飞飞陷入沉思,许久之后,才说道:“很抱歉,我并不知晓。”

    “无妨。”柳三变摇了摇头。

    南宫飞飞道:“既然如此,织梦人也不再叨扰。我在行走江湖之时,也会留意这续脉之法的讯息,请。”

    “多谢,不送。”柳三变点头致谢。

    南宫飞飞转身离去,不多时,夜流光却又来了。

    “夜前辈。”柳三变喊了一声。

    泣红颜冷哼一声,道:“是你,夜流光。”

    “圣女。”夜流光朝着泣红颜点了点头,并不在乎她的态度。而是朝着柳三变问道:“之前那股剑压,你可知晓原因?我似乎有感受到李裔文的气息。”

    柳三变苦笑数声,道:“正是好友所发,详情如此。”

    “这……竟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夜流光一脸意外。

    柳三变问道:“不知前辈可认识通晓续脉之法之人?”

    “续脉之法,这个我倒是想起了许久之前的一道传闻。一名绝脉之人,受天雷轰顶之后,竟疏通了全身脉络。”夜流光回忆道。

    “我不可能同意这样的办法!”泣红颜神色不善地看着夜流光。

    “咳咳,这只是传闻,只是传闻。”夜流光尴尬轻咳。

    柳三变道:“目前唯有寄望博娴处能有消息了。”

    夜流光点了点头,道:“若说当今武林,谁人最多闻广识,非博娴莫属,他可能真有这样的消息。哦,对了,我来此尚有一个消息要告知你。”

    “前辈请说。”

    夜流光道:“当时剑压突然接近,我虽匆忙而退,却也有意接近那两名黑衣人。在剑压散去之后,我便随着黑衣人方向跟去。

    柳三变眼神一喜,道:“可已确定了两人身份?”

    夜流光摇了摇头,道:“并无。那两人见无法将我甩到,便留下了一人拦截。在交战过程中,我趁机取下了对方的面罩,竟是那天心君。”

    “是他。”柳三变眉头一跳,道:“当日为了引人世主入局,虞千秋与佛识在赤峰之下与天心君大战一场,并将其重创,想不到如今又出现了。”

    夜流光道:“我取下他面罩之后,他便匆忙逃脱,而另一人早已无踪。我想既知他之身份,追赶也无益,便先来通知你了。”

    “多谢前辈,这是很重要的情报。”柳三变谢道。

    夜流光道:“顾惜朝身受重伤,被叶武夫带往佛乡了,我先前往佛乡一看了。”

    “请前辈替我向佛乡表达谢意。”

    “可以。”夜流光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泣红颜见状,又走到了李裔文身边坐下。

    柳三变道:“圣女,方才我察觉你与南宫飞飞对视之时,神色有异,两人也不似旧识。不知是否方便告知缘由?”

    泣红颜神色一正,道:“我表现的很明显么?”

    柳三变摇了摇头,道:“十分不明显的异常,应没有他人看见。”

    泣红颜道:“我看他的眼睛时,便有一股复杂的感情浮现。有恐惧,也有愤怒。但是却想不明白这种感情是什么原因。”

    “竟是这样啊,看来这个南宫飞飞,尚不可轻易相信啊。”柳三变若有所思。

    泣红颜道:“寻找博娴,你便让那毛头小子去,靠谱吗?不然我也前往好了。”

    “不必劳烦圣女了。”柳三变摇了摇头,道:“有鸟兄帮助,寻找博士生并不困难。并且李裔文的伤势尚不明确,仍需要圣女的照看啊。”

    “你说的也是。”泣红颜点了点头。

    柳三变则是看向了读书堂通往山下的小道,内心思索:道门七天有缔命之盟,好友绝命一剑,应也闹起不小的风波。深柳读书堂,难以平静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