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欢聚一堂-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4章 欢聚一堂

    佛乡,伽明殿内。

    佛相,佛识两人面色凝重地聚在了一起。

    “想不到藏虚道长竟会遭到这种事情。”佛相说沉声开口,道:“你做得很对,藏虚前辈必然是遭受污蔑的,我们佛乡应该全力维护。”

    佛识道:“只可惜我们并无法证明藏虚前辈的清白,只能等待红尘素衣他们调查,然后在公开亭重开审判了。”

    佛相道:“赤峰一战,你负创不轻。又匆忙赶往净法天风台,已经十分劳累,需要好好休息。

    “只恨我仍是慢了一步,否则定可减少佛乡的许多牺牲。”佛识拳头一握,憾恨开口。

    “阿弥陀佛,一切皆有缘法。”

    “咳咳咳。”佛识突然连咳数声,随后道:“一路奔波,我皆是强压体内伤势,我便先往洗身池疗养数日,请。”

    佛识起身正要离去,却又突然听闻佛怒愤怒的咆哮从佛乡入口方向,不由得面色一变,快速前往。

    佛乡入口之处,佛怒正一脸严肃地进行巡视,却突然寻根举着一朵巨大金莲快速接近,在他身后,则是相互搀扶着的叶武夫与顾惜朝。

    “快,佛怒大师,让我们前往洗身池。”寻根急道。

    佛怒道:“你们要往洗身池做什么?还有,这一朵金莲又是什么?为什么有如此浓烈的佛息?”

    寻根道:“围剿诛仙海一役中,慧座一时大意,被坤坤儿豁命偷袭,而今已命在旦夕。大师化身护体金莲前曾交代,可将金莲置于洗身池之内,如此能助他复元。”

    “什么!!慧座死了!!”

    佛怒神色一变,旋即便是不可遏制的暴怒。仰空一长啸,音波阵阵,后方同样负伤的顾惜朝两人不由得眉头一皱。

    就在此时,三道流光突然自佛乡之内激射而出,落在了佛怒身后。正是佛相、佛识与念禅。

    “佛怒冷静,这是怎么一回事?”佛相一手搭在佛怒肩上,随后目光四扫。

    寻根道:“没时间解释了,人命关天,请先让我们进入洗身池。”

    “洗身池乃是佛乡重地,岂是你们说进就进的?”念禅喝道。

    佛相见众人情况,当机立断,松开了搭在佛怒肩上的手,朝着众人一招手,道:“快跟我来。”

    众人快速赶到洗身池,寻根将金莲放入,方才舒了一口气。顾惜朝也同时进入了洗身池内疗伤。

    念禅看着这一切,神色不愉。

    佛识道:“几位前辈,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顾前辈伤重如此,而那朵金莲,为何会有慧座的气息?”

    “金莲便是慧座所化,详情听说。”叶武夫将当时情况说了出来,佛乡众人俱都面色大变。

    “什么?慧座竟然……”佛识一脸不可置信。

    佛相则是比较沉稳,问道:“叶前辈,不知战役结果如何?”

    叶武夫摇了摇头,道:“尚要待柳三变那面的结果。”

    佛相点了点头,道:“佛识,你伤势同样不轻,也同下洗身池吧。”

    佛识跳下洗身池,闭目调息起来。

    就在此时,佛乡入口之处,又传来了佛怒的怒吼之声。

    “妖女,伏诛吧!”

    洗身池旁的佛相众人神情一变,快速前往佛乡入口处,却见佛怒正与一名背着一人的女子大战。

    “雨宫?他怎么会再此地出现?”念禅面色一变。

    叶武夫皱起眉头,道:“那名女子所使,似乎是烟都的武学。”

    “什么?”几人面色又是一变。

    同时,女子隐约的声音传了过来。

    “快,博娴他快不行,快救救他。”

    然而佛怒怒上心头,根本不理婉惜的,而是一味强攻。

    “她似乎在求救。”念禅神色异常,当先开口。

    “是博士生!”

    寻根面色突然大变,旋即身形一动,便突入了战场之内。一挥手,宏大的妖元瞬间爆发,将两人避开。

    “该死,天华日幕。”

    佛怒仰空一啸,极招就要上手。

    “佛怒住手!”

    佛相一声爆喝,及时阻止了佛怒。

    “果然是博士生!快,往洗身池!”

    寻根逼分两人之后,也同时看清了婉惜背上昏迷的博娴,不由得面色大变,拉着婉惜的手臂便冲向了洗身池。

    “怎会如此?”

    几人神色凝重,也同样追赶了上去。

    等他们到达洗身池的时候,寻根已经将博娴身躯放进了洗身池中。

    此时,洗身池中巨大的金莲占据了正中的位置。顾惜朝,佛识与博娴分别呈三角形的方位将金莲拱卫其中。

    “婉惜姑娘,博士生怎会伤重如此?”

    婉惜趴在洗身池旁,看着博士生身躯在洗身池上载浮载沉,不住地抽泣。

    “是我,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们引道门令师造杀,博士生也不会受到这样的重伤。呜呜呜,都是我的错。”

    “道门令师造杀?这是怎样一回事!”叶武夫面色一变,猛然上前扣住了婉惜的脉门。“是不是与道朴无为之死有关,烟都雨宫!快告诉我啊!”

    “呜呜,我不知啊。烟都被破之后,烟朱便带着我引导道门令师四处造杀,希望以此替人世主复仇。呜呜,我错了,我应该阻止的,我应该阻止的啊。”

    “该死!”

    叶武夫神色愤怒,道:“将一名近仙之人拉入杀戮的深渊,你们知道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吗!”

    寻根说道:“此事十分严重,我必须即刻动身去前往深柳读书堂告知红尘素衣,洗身池之处便劳烦诸位了。”

    “我也一同前往。”叶武夫说道。

    寻根却摇头阻止了。“佛乡目前力量耗损甚大,你便留在此地看顾吧。请。”

    寻根说完,匆忙离去。

    …………………………………………

    留仙翠篁。

    赤着上身的墨张声面色苍白地将染血的夜行衣焚烧,随后衣袖一拂,灰烬随风消逝。

    “想不到柳三变竟有如此实力,看来以往,他一直在藏招。”墨张声抚了抚胸口剑伤,眉头深皱。“藏虚已死,这个讯息必然在短时间内轰动武林,公开亭之约也如同虚设。但是在这时刻,我更不能掉以轻心,绝不能让人发现我受伤的事情。看来,道门密藏一事,只能将手中的讯息透露给天心君,让他代为调查了。”

    就在墨张声思索之际,一道黑色人影急急而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