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善恶之报 如影随形-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5章 善恶之报 如影随形

    “是你回来了,天心君。”墨张声看向来人,不由得眉头又是一皱。“你为何露面了?”

    天心君道:“夜流光实力不差,速度更是远在我之上。而我的伤势尚未完全康复,因此在纠缠的过程中,面罩不小心被他揭下了。”

    “不小心?”墨张声眼眸一沉,看了看天心君,道:“他可看清了你的面容。”

    天心君摇了摇头,道:“我之身份已经暴露了。”

    墨张声沉思半响,道:“既然如此,留仙翠篁你不可再留了,否则容易暴露。”

    “的确如此。”

    天心君点了点头,道:“我准备这段时间先暗中调查含光十二阶与一式雷霆破的关键,不知白首留仙处可有线索情报提供?”

    “我也是一头雾水啊。”墨张声摇了摇头。

    “没有丝毫信息么?”天心君眼中异样神色一闪而过,旋即道:“如此看来,道门对于密藏的保护确实十分严密。无妨,我会慢慢调查。”

    墨张声道:“此外,尚有一事迫在眉睫。昨夜与柳三变一战,不慎为其所伤。如今这个伤口,已成为了暴露我们最大的缺口,我虽有秘法,可消耗元气加速痊愈,但至少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不知天心君可有办法掩盖?”

    “这个简单。”天心君突然笑了笑,突然抽出流云之魄就着墨张声胸口处的剑痕连划数剑,旋即一掌拍出,将墨张声打的吐血倒飞。

    “你!噗……”

    墨张声来不及反应,瞬间被创,不由得怒视天心君。“你欠我一个说法。”

    天心君笑道:“如此,不就是最好的伪装了么?好好疗伤吧,白首留仙。”

    天心君收起武器,转身离去。

    墨张声缓缓起身,看着天心君离去的方向,目光幽森。

    “烟都之人,果然不可信任。咳咳,不过这样也好,我本就假装心力耗尽,如今有了天心君加剧的创伤,想必也无人能怀疑。嗯——藏虚一死,身为引导他成为衔令者的聆音必然暴怒,聆音此人,多谋善断,更有雷霆心肠,非是易于之辈,又有柳三变这等人物眼存怀疑,我必须处处留心才可。或许,我可以将线索慢慢导向天心君%……”

    留仙翠篁之外,天心君负手而行。

    “看白首留仙神情,说不曾掌握关于道门密藏线索一事,应是虚言。哈,这么快便已经开始猜疑你的战友了么?不过此时尚不宜将你暴露,便再留你一段时间吧。”

    天心君哈哈一笑,化光离去。

    …………………………

    无名山林,一道身影快速前行,正是神色严肃的垢无尘。

    “道朴之死十分突然,我连续调查虽有些许怀疑,但仍不愿相信是令师所为。问仙台上的迷神大阵已经消息,到底是什么人破坏了大阵,将令师释出呢。”

    心中思绪千万,垢无尘速度却丝毫不敢放缓。

    “婉惜要救博士生的性命,到了佛乡必不会隐瞒令师造杀一事。道门方面,我也已传信往宗上天峰,此事道门应也会采取措施。在那之前,我会用性命阻止令师继续造杀。”

    就在此时,垢无尘前方突然传来了令师吼声。

    “不妙!”

    垢无尘面色一变,速度暴涨。很快,垢无尘便来到了一处人间修罗之地,遍目丹红,尸骸铺地,惨绝人寰。

    “说!什么是仙,仙又在哪里!“

    此时,道门令师一脸平静,目光幽森地抓住了一名男子的衣领,冷声问道。

    “我不知,我不知啊。求您不要杀我,求求您了啊。”

    “要你何用!”

    啪!

    令师一拍手,便将男子头颅拍烂,毫不在意红白之物污秽了面容。他将目光放在了剩余十数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人身上。

    “住手啊!”

    垢无尘目光充血,睚眦欲裂。身后除妖剑锵锒一声,铮然出鞘。

    “道剑·斩心!”

    含怒之下,垢无尘一出手,便是雷霆极招。

    磅礴剑气,激溅起遍目的殷红,垢无尘心中怒意更甚了。

    令师心有所感,回身起掌纳元,一展防御绝式。

    “八卦·阴阳流。”

    一副八卦图骤然浮现,阴阳二气闪烁其中,尽显玄奥气息。

    锵!

    极招骤发骤至,除妖剑携带无匹之势直抵八卦图上。只听闻一声铿锵,除妖剑竟是不能再进丝毫。只有无匹气流猛然爆发,将十数人掀飞,落地之后疯狂逃窜。而道门令师身形如渊停岳恃,岿然不动。

    “好一名先天,退下!”

    道门令师元功再赞,八卦图剧烈地一震,将垢无尘震退。

    “这一把剑,你是新任的全道之锋。”

    同为道门之人,令师一眼便认出了垢无尘身份,因此并不再追击,而是负手开口。

    “你恢复神智了?”垢无尘突闻令师开口,一时愕然。

    令师:“是。”

    垢无尘闻言,却是勃然大怒,两眉直直竖起,喝道:“你既已恢复神智,为何还要如此无端造杀!”

    令师道:“不能皆吾心中疑惑,留命何用。”

    “可恶啊!”

    垢无尘猛然握紧剑柄,道:“虚渊,垢无尘以全道之锋的名义暂时卸下你令师之职,现在束手就擒,跟我回道门领罪吧!”

    虚渊淡漠一眼看向垢无尘,毫无感情波动的声线再次响起。“要吾服罪,你尚不行。”

    垢无尘不再答话,深吸了一口气,直举着除妖剑,剑上凛然之意,震荡不已。

    “道剑·斩身!”

    极招再出,垢无尘身形再冲,直向令师而去。

    令师单手吸纳阴阳,在掌心之处化出了一个小型的八卦图,旋即傲然迎向了垢无尘雷霆一剑。

    轰!!!

    强者之争,声威动天撼地,两人足下土地难承其重,瞬间炸裂。

    垢无尘拂尘一荡,亦凝实如剑,直取虚渊面门。

    “好一柄荡魔尘。”

    虚渊一声轻赞,伸出两指将拂尘夹住。

    就在此时,垢无尘乍然一声大喝。

    “与我同亡吧!除妖荡魔,全道一式!”

    乍见垢无尘浑身元功暴动,气血上涌,面色瞬间通红,一头一丝不苟地长发也散乱如疯魔,竟是运起了同归于尽的禁忌武学。

    “不妙。”

    虚渊察觉垢无尘异状,不由得面色一变,抽身后退。

    然而,已经晚了!

    垢无尘不计后果施展的武学,威力瞬间爆发。一时之间,天地为之失色,日月为之动荡,乾坤一蒙,时序错乱,竟是令虚渊陷入了瞬间的恍惚。

    轰隆隆!!!

    无匹绝伦的威力,在虚渊恍惚的瞬间爆发。虚渊只来得及稍微架起八卦图雏形,便不得不直承其威。瞬间,八卦图炸裂,虚渊腹部被一道剑形气劲洞穿,大口呕血,陷入了重创。

    而垢无尘,也同样承受了禁忌武学的反噬,全身溢血,双眼失神,只能颤颤巍巍地柱剑而立。

    “即便不计一切地使用禁忌武学,也无法将你击毙。道门令师,这便是你我的差距么。”垢无尘嘴角不停淌血,生命之息已经摇摇欲坠。

    “竟能伤吾至此,是吾小看你了。”虚渊运转元功暂时之主了伤势,看向垢无尘的眼神,依旧淡漠无情。“明知无法阻止吾,便决然发动了同归于尽的禁忌武学,可惜你吾之间根基的差距,令你失算了。”

    虚渊右手一身,屈指成爪,元功凝化处,再现了一面八卦图形。

    “敬你果断,吾留你全尸。”

    声音落处,虚渊大步走向垢无尘。

    垢无尘无力闪避,眼眸低垂,低声吟唱:“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