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余韵-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7章 余韵

    残垣废墟之上,触目惊心。令人不忍的悲剧,却仍在继续。

    为阻止道门令师,垢无尘赌上了性命,不惜发动同归于尽的禁忌武学,要将道门令师就地正法。又或者……当那一往无悔的先锋,为他身后之人的成功,当第一块垫石。

    然而,双方根基之差,让垢无尘猝不及防。虽仍是重创了令师,却并不致命,无法对他根基造成严重的损缺。

    “敬你果断,就此败亡吧!”

    虚渊掌握八卦,一掌拍向了垢无尘额头。

    垢无尘无力闪避,只有不屈的眼神,直直地注视着虚渊。

    就在这危急一瞬,一道宏大的刀芒突然而来,若虚渊继续攻击,势必也会被这道刀芒划破喉咙。

    “又是谁!”

    令师步伐一推,避开了刀芒。同时眼神看向刀芒来处,却见一位身穿淡蓝色道袍的中年道者,气势而来。

    “何必君子,屈人之姿。有我矣,埋剑当识!”

    轰!

    埋剑绝涯气势天降,立在了垢无尘身前。

    “师叔……”垢无尘唇角轻动,却已无多大声响发出。

    “你尽力了,接下来的武戏,有我承包。”绝涯看着令师腹部的创伤,竟是第一次对垢无尘的表达了认可。同时,绝涯衣袍一番,淡绿色的刀芒呼哨生风,而后落在了绝涯身前。

    “神泣……埋剑绝涯么?当初内战大放异彩之人。”令师眼神依旧淡漠,看着绝涯佩刀,似乎忆起了什么。“以吾目前的状态,若是白慕暇在此或能一战。至于你,仍显不足。”

    “神泣会让你知道,绝涯的进展。”

    绝涯略一探手,神泣自动落入了掌中。他眼神同样淡漠地看着虚渊,一身元功却已提至极巅。在神泣的刀刃之上,竟开始有血液缓缓滴下。

    这把镌刻了无数生命死亡气息的凶器,让绝涯气势更甚了。

    “好一柄凶兵。”令师赞了一句,同时元功外散天地,竟在其脚下化出了一副太极图。而后太极图急速扩大,瞬间便将绝涯两人也笼罩其中。

    令师站在阴鱼之目上,气机牢牢锁定阳鱼图中的绝涯两人。

    “你先退开!”

    绝涯一拂袖子,一股柔和气劲将垢无尘吹离太极图中,同时,雄厚无匹的刀芒,透体而出。

    就在两人极限将动之时,一道光球快速而来。

    令师有所察觉,收起了太极图,抽身而退,化光遁逃。

    绝涯也缓缓收起了一身元功。

    “你无恙否。”

    急速而来的聆音飘荡在上空,声音缓缓传出。

    绝涯道:“你若是晚来,便可看到道门令师的惨死了。”

    “以你目前的根基,正面对上令师,并无胜算。”

    绝涯道:“垢无尘为了制服令师,动用了禁忌武学,如今情况危急,你先带他回去疗伤。”

    聆音光球之上,光芒急速闪烁了数下。“你虽有埋剑绝学,但对上令师并无太大克制效用。”

    “道门令师的神智十分稳定,或许未必没有挽回的余地。我本尚有他事,但此刻需要有人跟随在他身后,你先带垢无尘回去疗养,我会将后续的消息传至宗上天峰处。”

    埋剑绝涯没有解释太多,身形一转,化光追了上去。

    “唉,藏虚一事未了,现在又出了令师一事,真是多事之秋啊。”

    聆音微微一叹,光芒卷起了垢无尘,快速远离。

    …………………………

    随着时间的流逝,王权伏诛,藏虚遇害,李裔文剑绝二十里的事情。在开始在武林道上,掀起了阵阵浪涛。

    荒郊酒馆,来往的江湖侠客,商者玈人都在为讨论着这几件事。

    “唉,王权终于死了,这下好了,烟都、诛仙海这两个祸胎都被消灭了,江湖又要和平很长一段时间了。”一名商人满饮了一碗酒,畅快地笑道。

    “不错不错,深柳读书堂的主人运筹帷幄,在短时间内便接连消灭这两大邪恶势力,我路转粉啦。”

    “为柳三变疯狂打call。”一名西域商人也操着一口奇腔异调加入了讨论。

    当然,有人兴高采烈的庆祝,也有人心思重重。

    “藏虚遇害,恐怕与之前他是奸细的言论有关。”一处方桌上,几名身配刀剑的江湖人士低声讨论。

    “不错,只是不知他是被人灭口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看来公开亭也不需要去了,我们要不要前往深柳读书堂看一看?”

    几人讨论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身处在江湖地层的他们,并不能接触到太多的信息。

    而在一旁,一名身穿劲装的刀客正百无聊赖的饮酒,并听着这些人的小道消息。

    这名刀客,正是刀胜。他自与评技者一战得胜,解除了公开亭的封禁令之后,柳三变委托他的三件事请已经办完,便随意地游走了起来。

    突然,他目光一凝,慵懒的身躯陡然绷直,看向了左前方的一张桌子。那里,两个人正在低声讨论着第三个话题。

    李裔文剑绝二十里!

    “你听说了吗?在血为王伏诛那一晚,一股奇特的剑压横扫了方圆二十里,所以躲避不及的人,功体根基都在一瞬间消散了。”一人低声问道。

    “不错。”另一人悄悄点了点头,道:“据说因为这个事情,已经有大佬放出话来,要找出凶手,讨要一个说法。”

    “嘘!”

    另一人忙示意噤声,随后压着嗓音道:“这些事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嗯嗯,我们看热闹便可。”

    “哦?看热闹吗?”

    一道声音突然在两人身旁响起,吓得他们猛地跳起。

    “不用害怕,我没有恶意。”刀天下招了招手,一战而胜乍然飞起,旋即落在了两人身旁。他端起酒壶坐了过来,道:“我对你们方才讨论的事情很感兴趣,请为我说来吧。”

    “这这这……大佬,我们不知道啊。”一人瑟瑟发抖地说道。

    “哦?我说我没有恶意,你们就觉得我是好人了?”刀天下两眉一竖,气势骤发,吓得两人面色惨白。

    “我说,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据说血为王伏诛之时,有一股奇特的剑压扫境,将许多闪避不及之人的功体瞬间化作虚无。随后又不知是哪里传来的消息,那股剑压是一剑轻生李裔文所发,目前此人正躲在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据闻已经有不少人要前往深柳读书堂讨要一个说法了。”

    一人被刀天下气势所慑,倒豆子似的将事情说出。

    “哈,有意思。”

    刀天下哈哈一笑,起身扛起一战而胜,念着辞号,大步而去。

    “生一刀,死一刀,天下谁人堪一刀。刀胜,刀天下!”

    “他是……”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瞳孔猛缩,显然认出了刀天下身份。

    “要不……我们去鸣翠山看一看热闹?”一人纠结了一下,低声开口。

    “你要死,可不要拉上我。这群恐怖的先天打起来,那一次不是毁天灭地的!”另一人怒斥了一声,起身付了酒钱后匆忙离去。

    另一人摸了摸后脑勺,显然十分纠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