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娥眉道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98章 娥眉道威

    佛乡之外,一只黑色的小鸟扑腾着翅膀,快速往佛乡而去。

    在小鸟的身后,柳无方面神严肃的一路紧随。

    “鸟兄似乎有些不对。”

    前行中,柳无方间或便将目光看向小鸟。这小鸟本是博娴饲养,而后转赠柳三变的,一直以来表现的好似通灵了似的,会与人打闹。然而一路来,似乎都在拚命赶路。

    “这是前往佛乡的方向,博士生他,此时会在佛乡吗?”

    没有人回答,柳无方看着远处气相庄严的神圣之地,只能将速度放的更快,更快。

    全力赶路之下,柳无方总算到达了佛乡之外。

    “唧唧唧。”

    鸟兄落在了柳无方肩膀,尖喙连连啄了柳无方几下,显得颇为着急。

    柳无方大步上前,朗声道:“深柳读书堂柳无方,前来拜访。”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闪过,正是在四周巡逻的佛怒。

    “是你,你自己进去吧。”佛怒见是柳无方,便没有阻拦,让他自己进入。

    柳无方道了一声谢之后,闪身进入。逐渐深入之后,却又见佛相与念禅联袂而出。

    念禅见着柳无方,面色一沉。“真是什么人都往佛乡跑了,把此地当成了什么了!”

    佛相笑道:“师叔何必动怒,来者皆是正道栋梁,佛相还巴不得多来一些,这样佛乡更固若金汤呢。”

    “哼!”

    念禅一甩衣袖,独自离去了。

    佛相收起了笑容,问道:“小方子,你不是应该正在闭关修炼赤龙臂么?为何会来佛乡。”

    “唉,情况复杂,我是为了寻博士生而来的,详情如此。”柳无方神情复杂地将事情说出。

    “什么!!!”

    佛相面色大变,禁不住连连后退,突然胸口一痛,忙伸手捂住了嘴巴,旋即一抹丹红在指缝之间溢出。

    柳无方面色一变,慌忙上前为佛相运功疗伤。

    半响之后,佛相情况转好。

    “你体内的伤怎么回事?”柳无方面色沉重地问道。

    “我这伤不能治,也治不得。”佛相说道。

    柳无方双目一瞪,低声喝道:“你准备拿你的性命做文章?我不同意!”

    佛相摇了摇头,并没有再答话,而是幽幽一叹,道:“想不到藏虚道长竟会就此仙逝,李裔文前辈也因此废武。这一回合,我们正道的损失,太大了啊。”

    “你的意思?”柳无方心中一跳,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随我来吧。”

    佛相转身,领着柳无方进入了洗身池。

    “这,这……怎会如此!”

    柳无方看着洗身池内的三人一莲,不由得大惊失色。

    佛相道:“慧座等人的伤势,想必你已经知晓。”

    柳无方点了点头,道:“佛识的伤势,应是与天心君一战所遗留。可是博士生……他为何会伤重至此?”

    “一切因结一切果。”佛相低声唱喏,道:“博士生的伤,乃是其师道门令师所为,详情如此。”

    佛相将婉惜所说转述了一遍。

    柳无方听完,面色沉重。“想不到在我们看不到的这一方,竟然还存在这么大的隐患。”

    佛相道:“此事寻根壮士已经动身前往读书堂告知红尘素衣,你之所以来此,想必也是两人错开了。”

    柳无方道:“我本欲寻博士生一问是否有救治李前辈之法,如今看来,恐怕此事要另寻他法了。”

    “若是问事,或许佛魔之岸内的三座会有消息,可惜慧座金莲放置在洗身池之后,佛魔之岸便似乎突然失去了联系,无法再次进入了。而以博士生的伤势,以目前情况来看,恐怕至少需要数月的时间才能痊愈。”

    “此事拖不得。”柳无方摇了摇头,道:“烟都虽毁,却只诛杀了罪首。而诛仙海,也尚有几大战将流落在外,目前正道实力大减,我们必须要更加谨慎。”

    佛相道:“洗身池只有自动疗养伤势的效果,但比较缓慢。若是能得名医相助,或许能加快让博士生苏醒。”

    柳无方目光突然一亮,用力地拍了拍佛相肩膀,笑道:“哈哈,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目前毒脉圣女就在读书堂做客,正作为医毒不分家,想必她定有方法救治博娴。嗯,先不多说,我要回读书堂了,请。”

    柳无方说完,便匆忙离去了。

    佛相笑了笑,却突然面色一白,身形跄踉。

    “我还不能倒下。”佛相深吸了一口气,回身看了一眼洗身池中的众人,缓缓离去。

    ………………………………

    宗上天峰,流光闪烁,聆音带着重伤的垢无尘出现在道印身前。

    “喝!”

    随后,聆音一声轻喝,乍闻琴音铮淙,一道淡黄色光芒缓缓将垢无尘笼罩。

    “哼,噗……”

    垢无尘面色发红,张口吐出了大口污血,而后缓缓睁开眼睛。

    “多谢聆音衔令者出手相助。”垢无尘朝着聆音行礼道谢。

    聆音光球闪烁,道:“不必谢我,救你者,乃是埋剑绝涯。”

    垢无尘颔首不语,道印却是奇道:“哦?他竟也出现在现场了?”

    聆音道:“根据你所言,他正在调查道朴之死,看来也已经查到了令师身上了。”

    道印眉头一皱,道:“以他的个性,恐怕为了维护道门的声誉,会再开杀戒。”

    “你们并不了解真正的埋剑绝涯。”聆音光球不断闪烁,道:“此事可以放心教他。此外,这两日我总感觉心神不宁,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垢无尘道:“净法天风台一事之后,我便接到了道朴死亡的讯息,一直皆在调查,并没有关心武林道上的消息。”

    道印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就在此时,一名道童突然慌张跑入。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教尊。”道童神色慌张,跌跌撞撞,跑到了道印身前似乎站立不稳,扑通一下便跪倒在地。

    道童甚至忘记起身,而是急忙地说道:“江,江湖道上传来消息,天星君他,他死了!”

    “啊?啊???”

    垢无尘面色瞬间苍白,身形连连倒退数步,突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随即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道印忙扶住垢无尘身躯,叹息道:“之前天华君缔心之盟发作,便有了一些猜测。只是想不到,竟会他。”

    而聆音护体光球之上,光芒开始剧烈地闪烁起来。道印面色一变,忙散元体外,将聆音隔绝。

    刚做完这一切,便闻光球咔擦一声,轰然爆开!道印真元受到压迫,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而同时,光球破碎,光芒敛去,一道凛然娥眉的道躯,缓缓落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