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王爷喝多了-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92章王爷喝多了

    第92章 王爷喝多了

    第92章 王爷喝多了

    青倚重新将项链递过来,直到素如一稳稳的接住,她都没放手,“如一小姐,我能松手了吗?”

    “你是怎么卖货的?我都扯了几下了,怎么还不放手?”

    青倚也不生气,松开项链,歉意的道,“我是怕如一小姐手抖,摔坏了就不好了。”

    “做工这么粗糙。”素如一扫了几眼就不满意的推回来,又指着柜台里的白玉八仙纹手镯,“这个不错,拿来我看看。”

    青倚将手镯拿出来,放到柜台上推过去,见她如此小心,素如一只好不甘的拿起手镯,品头论足的道,“玉不错,只是样式没什么新意。”

    青倚眉眼平静,有她在,不信素如一能耍出什么花样来。素如一又指了几个玉饰让青倚拿出来给她看,最后才不得不选了一支翡翠玉簪。

    她来到轩辕炙身边,娇羞的道,“炙哥哥,你看这个簪子好看不?”

    “嗯。”轩辕炙脸上没啥表情。

    “炙哥哥,你不送如一新年礼物吗?”素如一亲切的去拉他手臂。轩辕炙躲开,一脸无奈,“你喜欢什么自己去选,我付帐。”

    素如一欣喜的回到柜台旁,挑衅的看了眼青倚,才走到其他伙计面前选东西。青倚看她耀武扬威的样儿就心烦,再怎么说炙王也是主子的男人。刚想眼不见心不烦的去后堂,就见轩辕炙向她招手。

    “王爷。”青倚过去,神情冷淡。

    “她看上什么,都记在本王帐下。”

    青倚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轩辕炙已经出了水润斋。她瞪大双眼,炙王把素如一扔下了?

    真是大快人心。

    素如一心花怒放。这可是炙哥哥第一次给自己买礼物,好激动人心。而水润斋又是楚倾瑶的铺子,相信没多久,她就会知道今天的事。

    哈哈,楚倾瑶,你知道后可千万不要被气死!

    等她选了一幅玉兔捣药耳坠,欢欢喜喜的拿着去找轩辕炙,才发现那里已经没人了。她一愣,抓住一个伙计,“炙王呢?他在哪?”

    “姑娘,炙王走了。”

    “你说什么?”素如一哪里肯信,她推开伙计,找到青倚,“炙哥哥到底去哪了?”

    青倚面色不变,“如一姑娘,炙王有事先走了,走时特意交待,你看上了什么东西都记在他帐下。”

    素如一觉得好讽刺,仿佛先前的得意都变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她突然将耳坠摔到地上,伸手来推青倚,“你让开!”

    青倚冷笑,身子一动就让她推了个空,这下素如一脸色更加难看,不顾店内众人异样的目光,恼怒的跑了出去。她要回府去找炙哥哥,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伙计捡起地上的耳坠,“青倚姐,耳坠碎了!”

    “包上,送去炙王府。”青倚脸色冰冷,她就要看看这次王爷到底是向着王妃还是素如一?

    素如一回府第一个碰到的人是七杀,“七杀,你站住,炙哥哥呢?”

    “如一姑娘,王爷进宫了,姑娘有事?”

    “滚!”素如一火气很大。

    一离开她的视线,七杀的脸就冷下来。素如一和王妃一比,简直不够看,脾气差还没礼貌。王妃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会把怒气撒到他们头上。

    看来为了自己能有好日子过,他也得多在心里祈祷祈祷,王爷千万别娶素如一。

    没过多久,碎掉的耳坠就被送到轩辕炙面前,轩辕炙面色不悦。他不是傻子,京里那么多铺子,素如一偏偏带他去了水润斋,小心思再清楚不过。

    打开门做买卖,自然要迎八方来客,素如一要去,水润斋就得欢迎。可她摔了人家的玉饰还不买,就太过份了。

    “王爷,你看这……”七杀的意思是给不给钱啊?

    “没长脑子。”轩辕炙鄙夷的起身,水润斋的东家就往在王府,干嘛舍近求远,跑到铺子里去还钱。

    等他来到碧落院,见楚倾瑶正坐着饮茶,红檀在一边伺候着。

    “奴婢见过王爷。”

    “下去吧!”

    楚倾瑶已经知道发生在水润斋的事,心里正不舒服呢!没想到青倚刚走,轩辕炙就来了。她连身都没起,“王爷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不用去陪你的如一?

    轩辕炙在她对面坐下,端起她的杯子轻抿了一口,才从袖子里拿出一包东西,“如一打碎了一副耳坠,你看看什么价位?”

    楚倾瑶冷笑,这是给心爱的姑娘来善后了?轩辕炙,这可是你送上门来让我漫天要价的,她红唇轻启,“十万两银子。”

    轩辕炙一怔,他怎么没看出来这副耳坠这么值钱?冷声道,“你确定是十万?”

    “我确定以及肯定。”楚倾瑶嫌弃的看了眼杯子,那上面沾了轩辕炙的口水,她还怎么喝?

    她闻着空气中的袅袅茶香,似漫不经心,“本来这副坠子是不值这么多钱的,可她在我的铺子里摔东西,吓跑了一些老主顾,损失的利润她得赔吧?”

    好吧!轩辕炙表示无话可说。

    “记帐!”轩辕炙的目光落到茶水上,看着黄绿的叶子在水中浮动。

    我们水润斋从来都是银货两讫,从不赊账。”真是笑话,他一句记帐就把她打发了,那他什么时候还钱?你惯着你的女人,还想让我帮你宠着?

    做梦!

    楚倾瑶绝不承认,她这是嫉妒。

    “楚倾瑶,算你狠!”轩辕炙从怀里掏出一打银票,“数数够不够?”

    楚倾瑶不客气的将银票拿过来,半是讽刺半是嘲弄的道,“炙王能为所爱一掷千金,小女子甘拜下风。”

    她自己都没发现,她这话说得酸溜溜的。

    轩辕炙却听出来了,他心情大好,坐在她这里一连喝了两壶茶还不想走。

    “麻烦王爷告诉如一姑娘,以后还想摔玉饰,尽管去我水润斋,摔完只要按价赔偿就行。”被水汽一熏,楚倾瑶的眸子变得湿漉漉的。轩辕炙看得一呆,好想替她擦去睫毛上沾着的水雾。

    红檀从外面进来,“王妃,如一姑娘来了。”

    楚倾瑶挤出一丝冷笑,“告诉她,王爷马上就出去。”

    轩辕炙挥开眼前的水汽,他怎么感觉被人嫌弃了?“红檀,告诉她,本王今日留宿在王妃这里,让她回避。”

    楚倾瑶蓦地瞪大双眼,轩辕炙,你想干嘛?

    红檀还没出去,素如一已经进来了。一脸委屈的扑向轩辕炙,“炙哥哥,你怎么不等如一?”

    “本王有事。”轩辕炙伸手挡住她。素如一脸色讪讪的,只好站好。

    楚倾瑶懒洋洋的走到一旁的软榻上半倚着,只希望这两个碍眼的家伙赶紧走,她好眯一会。

    “炙哥哥,绵姨让我过来叫你。”素如一瞥了眼楚倾瑶。

    “你告诉绵姨,我晚些时候过去,到时候陪她用膳。”

    “那如一去叮嘱厨房多做几个你爱吃的菜。”素如一欣喜的往外走。

    楚倾瑶撩了下眼皮,原来,爱一个人就会爱到卑微。

    轩辕炙很不想走,可他找不到理由留下。他看着楚倾瑶,希望她开口挽留,可楚倾瑶慵懒的靠在那里,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

    这女人是有多不待见他?

    他胸口堵得难受,气恼无状的快步离开。

    轩辕炙到底有没有过去吃饭,楚倾瑶根本不关心。她早早的休息,第二日把管家叫来,让他把月钱和赏钱给下人提早发下去,让大家过个好年。

    再加上年底事多,有很多帐目要对,她一直忙到深夜。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刚要上床,听到院子里好像有动静。喊来红檀,两人提着灯笼走了出去。

    “王妃,你看那边好像有人。”红檀举着灯笼,尽量照到远处。

    她顺着灯光看过去,在院门的树下确实立着一道人影,可怎么那么像轩辕炙。

    “过去看看。”她大着胆子走过去,这下彻底看清了,正是轩辕炙。

    “王爷,你怎么在这?”

    轩辕炙不说话,漆黑如墨的眸子似望不见底的深渊,他迎着寒风而立,衣衫飞舞,身周笼罩着一层孤寂的气息,似悲伤更似无助。

    “王爷,你怎么了?”楚倾瑶紧张的扯过他的手,被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呛到。还有,他的手怎么这么冷?

    “轩辕炙,你站在这多久了?快跟我进屋。”她扶着他往前走,明明不太远的路,愣时走了两刻钟。进屋后,楚倾瑶连打了两个喷嚏,她却顾不上自己。

    “红檀,去烧点热水喂王爷。”把轩辕炙扶到床上,帮他脱去衣服,裹上被子。

    红檀出去后,她赶紧给他测量体温,谢天谢地,好在他体质好,并没有高烧。热水烧好后,她让红檀加了点蜂蜜,喂了他小半杯帮他解酒。

    忙了一天,实在太累了,她只好加了双被子睡在里面。迷迷糊糊中,一只手臂忽然搭到她身上,吓了她一跳。见身后的人又没了动静,她这才安心睡去。

    她睡得好累,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缠绵,只是那个男人的身体好冷,冷得她直打哆嗦,她一个激灵,猛地睁眼,这才发现自己正被轩辕炙压在身下。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92章王爷喝多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