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救了贺兰唏-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96章救了贺兰唏

    第96章 救了贺兰唏

    第96章 救了贺兰唏

    皇上才刚给太子赐婚,太后就在宫中设宴,看来是极为看中史云舒。

    当晚,轩辕炙就回来了。听说太后邀她赴宴,特意过来了一趟。“后日的宫宴,你尽快去,这次太后主要是想表达她对史云舒的看重,不会为难你。”

    如此甚好。

    楚倾瑶笑着为他泡了一壶好茶,“王爷最近很忙?”

    “嗯。”轩辕炙连喝了两口茶,似无意多说。

    一壶茶喝尽,他起身,“本王还有事,楚云暮不错。”

    楚倾瑶忽然伸手拉住他,“有事?”他不悦。

    她松手,“楚倾瑶谢过王爷对云暮的再造之恩。”如果他不相助,楚云暮一辈子都只能在极北做苦力。参军就不一样了,虽然是从小兵做起,但是有机会成长起来,没准将来还能做大将军呢!

    “你谢我没用,如果他坚持不下来,一样是死路一条,我的军营不养废人。”

    这人啊,明明做了好事,嘴还这么臭。楚倾瑶甜甜一笑,作揖道,“我知道云暮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

    轩辕炙一呆,这女人的笑容怎么这么好看!注意到他痴迷的神色,楚倾瑶大方的扬起脸,“王爷,我好看吗?”

    轩辕炙不自然的移开目光,这女人真……脸皮真厚!看着他逃也似的出去,楚倾瑶开心的笑起来,这样的轩辕炙,她好喜欢。

    今日是太后设宴的日子,楚倾瑶带上红檀准时进宫。

    到了长乐宫,见贺兰唏也在,两人一对视,贺兰唏便傲然的把头扭开,楚倾瑶浅笑,也不以为意。

    她选了张桌子刚坐下,就过来一名宫女,宫女见无人注意这边,轻声道,“炙王妃,求你去救救夕微公主。”

    楚倾瑶一愣,宫女很眼生,谨慎的道,“你是谁?”

    “奴婢是微蓝殿的侍女,是夕微公主让奴婢过来的。”宫女小心的四望,很怕被人发现一般。今日太后设宴,人比较多,突然多了一个宫女谁也不会在意。

    “公主怎么了?”

    “公主很不好,还请王妃移驾。”

    “我不会去的,你要再不走,我就喊人了。”楚倾瑶并不想节外生枝,她还要打起精神应付太后。

    宫女神情一黯,还要再说,就听一道拉长的声音响起,“太后娘娘到,皇后娘娘到。”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跪拜去迎接天琼最尊贵的两个女人,太后满脸笑容的道,“都平身吧!”

    楚倾瑶偷望了一眼,见太后正被一名如花似玉的女子搀扶着。只一眼,她就认出此女正是与太子私会之人。

    众人起身后,太后慈详的笑着,“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哀家为太子选定的太子妃,是当朝兵部尚书的千金,你们都过来见见。”

    众位夫人小姐只好再次行礼,见过未来的太子妃。太后这才满意的入坐,目光寻到楚倾瑶,对她招手,“炙王妃,你看看哀家的眼光怎么样?”

    大家都知道楚倾瑶被太子退婚一事,此时听太后如此发问,便知道太后有心想踩着她捧史云舒,巴不得的等着看好戏。

    “太后选的人自然是极好。”楚倾瑶故意打量了几眼史云舒。名字很好,就是不知道人品配不配得上名字。

    太后好像很满意,状似无意的道,“哀家觉得云舒聪慧,配得上太子妃这三个字,不像有些人……”说到这里,她故意咳了一声,“不过你也挺好,配得上炙王。”

    这是什么意思?

    太后这是在捧高太子,踩低她的同时,还把炙王一同拉了下来?

    楚倾瑶淡笑,“臣妾也觉得太后娘娘说得很对,整个天琼能配得上太子的只有史姑娘一人。”你不是想捧高她吗?那我就如你所愿,把她捧到云端。

    她话音一落,在场的众位夫人脸色都不太好,怕是谁都不想承认史云舒比自己女儿好。至于官家小姐们,更是嫉恨起史云舒来。

    太后没占到便宜,也不好再说话,吩咐大家开宴。知道太后看不上楚倾瑶,席间根本没人搭理她,她也乐得自在,一个人该吃吃该喝喝。

    酒足饭饱之后,就见贺兰唏忽然站起来,脸格外的红,有些醉眼迷离。皇后一见,立刻吩咐宫女,“贺兰唏主不胜酒力,你们赶快把她扶下去休息。”

    “是。”两名宫女走过去,扶起贺兰唏。

    “多谢娘娘好意,唏儿只是身子不适,想先行回府。”贺兰唏对宫中之人并无好感,再加上她此时燥热难当,只想早点离开。

    “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贺兰郡主醉了吗?”皇后神色一冷,宫女赶紧驾起贺兰唏就走。楚倾瑶总觉得哪里不对,贺兰唏可是会武之人,就算醉了,也不会被两个宫女轻飘飘的架走。

    见无人注意自己,她示意红檀等在这里,一个人悄悄跟上去。

    宫女一直将贺兰唏扶到最后面的偏殿,将人送进去之后,两人对视一眼便都走了。见她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留下来,楚倾瑶心中警铃大作。

    绝对有猫腻。

    好在四下无人,她快速的冲进偏殿。此时的贺兰唏一张脸烧得绯红,毫无意识的扯着衣服。楚倾瑶大惊,她的样子分明被人下了药。

    她拿出银针,在贺兰唏小腹上连扎了几下,见她有些清明,收起银针扶起她就走,“楚……”

    “别说话,你被人下药了。”似乎知道她在救自己,贺兰唏也不挣扎,两人快速逃离偏殿。才刚一出来,迎面就碰到一名宫女,宫女一眼认出贺兰唏,不禁大急,盯着楚倾瑶道,“你是谁?赶紧把贺兰郡主交给我。”

    “如果我不交呢?”楚倾瑶冷笑。

    “那就一起留……”宫女话还没说完,楚倾瑶忽然出手,一根银针直接刺进她睡穴。看着宫女倒地,她把贺兰唏扶到角落,让她在这里等着。

    她返回刚才的地方,连拖带拽的把宫女弄进贺兰唏刚才呆的房间。把她衣服扒了用被子一蒙,又将窗帘全部拉严,这才返身出来扶上贺兰唏就走。

    就近找了眼水井,往贺兰唏身上浇了两桶冷水,药效已经退了大半。为了以防万一,又给她施了一次针,便站在一旁等着她清醒。

    贺兰唏清醒后,赶紧从地上跳起来,此时的她满身泥水好不狼狈。

    “楚倾瑶,别以为我会感谢你。”贺兰唏觉得好没面子,她空有一身武艺,却栽在了宫宴上,差点连清白都不保。

    楚倾瑶憋住笑,“贺兰唏,你可真不可爱。难道你就不想回去看看是谁想和你……”

    贺兰唏忘了羞愤,拉起楚倾瑶,“带我回去,本姑娘倒要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她前面媚药发作,意识混混僵僵,对偏殿的位置已经记不清了。

    楚倾瑶也想看看到底是谁想要毁了贺兰唏,二话不说,带着她就回了偏殿。才一进院,就听到偏殿里传出来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两人脸一红,赶紧选地方藏好。这边才刚藏起来,皇后就带着十几个交好的官员夫人来了。

    “娘娘,贺兰郡主就歇在这里,奴婢进去叫她。”前面送贺兰唏过来的宫女走在最前头。

    “本宫亲自去,贺兰将军身受重伤,还在等着郡主,你赶紧去准备一碗醒酒汤。”

    贺兰唏一听父亲重伤,差点窜出来。楚倾瑶死命拉住她,“别轻举妄动。”

    皇后的惊呼声从偏殿里传出来,外面的夫人们一窝蜂的冲进去,“皇后娘娘,怎么了?”

    “啊?太子?”有人眼尖,一眼看到床上披着衣服的男子正是当今太子殿下。

    皇后似猛然惊醒,“出去,都给本宫出去。”

    众位夫人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争先恐后的夺门而出。皇后眼中现出得意,故意疾言厉色的问道,“太子,这是怎么回事?”

    太子给皇后跪下,“皇后娘娘,儿臣与贺兰郡主两心相许,今日一时情难自禁,才……才……”

    太子的声音很大,外面的人听得真真切切。贺兰唏脸都气青了,她什么时候看上轩辕睿了,真不要脸!

    “胡闹!太子,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和贺兰郡主如此……你叫本宫如何跟贺兰将军交代?”

    “儿臣愿娶贺兰郡主为侧妃。”

    尼玛!贺兰唏直接骂人。同时感激的看了眼楚倾瑶,如果没有她,她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贺兰郡主可愿意给你当侧妃?”皇后问出了外面人的心声。

    太子赶紧道,“她不止一次的暗示儿臣,只要能够入我太子府,有没有名份她都愿意。”要不是楚倾瑶一直扯着贺兰唏,她这次是真冲出去了。

    床上的女子正好清醒,觉得冷飕飕的,当她发现自己全身酸痛还没穿衣服,顿时吓得尖叫起来。皇后不满的瞪过来,装什么装,刚刚不是挺享受的?

    “贺兰唏主,”她开口。

    太子也看向床上,可他忽然冲过去,一把掐住女子的脖子,怒声质问,“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皇后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和贺兰唏长得不像,急忙拉开窗帘,这才看清床上的女子哪里是贺兰唏,分明是自己宫里的宫女。

    顿时一脸怒容,指着宫女道,“把她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96章救了贺兰唏》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