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对皇后起疑-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97章对皇后起疑

    第97章 对皇后起疑

    第97章 对皇后起疑

    看着皇后和太子怒气冲冲的走了,楚倾瑶和贺兰唏赶紧出来。贺兰唏扭头就走,楚倾瑶拦住她,“你干什么去?”

    “今日是父亲回京的日子,我很担心……”

    “不急在这一会,我们先回去见太后。”

    等两人回到席间,皇后立刻怒瞪过来,“贺兰郡主,你去哪了?怎么如此狼狈?”

    “唏儿喝多了,起来去茅房,不小心迷路跌到了水里。”贺兰唏从容应对。

    太后不满的看向皇后,“贺兰郡主,你回来得正好,哀家正派人去找你呢!你父亲受伤了,你快些回府去看看。”

    贺兰唏急忙出宫,皇后看了眼楚倾瑶,“如果本宫没记错,炙王妃也出去好久了,难道你也迷路了?”

    楚倾瑶浅笑,“正是,本王妃确实迷路了。”

    太后一脸笑容和蔼的望过来,“炙王妃就是进宫的次数太少了,以后有时间就多来陪陪哀家,免得总迷路。”

    楚倾瑶才不愿意来呢!可她也不能拂了太后面子,只好起身,“臣妾遵旨。”

    太后满意的起身,“今日就到这里,大家散了吧!”

    “红檀,我们回府。”要不是因为贺兰唏,楚倾瑶早就找借口离开了。两人才出了长乐宫,就见史云舒从旁边过来。

    她打量着楚倾瑶,由衷的赞叹,“炙王妃,你很美!”

    “太子妃是专程来赞美我的?”

    史云舒静静的看着她,“我很倾慕炙王,本无意与你为敌,但我以后的身份是太子妃,所以,请你多多体谅。”

    这是在对她下战书?

    楚倾瑶扬起嘴角,美好的笑容让人留恋。史云舒一呆,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够让炙王为她停留吧!

    “我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绝不手软。”楚倾瑶对她一点头,带着红檀从史云舒身前轻轻穿过。

    回到王府,见轩辕炙正在自己房里喝茶,她走过去,“王爷。”轩辕炙给她倒了一杯。她还真有点渴,坐下来陪她一起喝。

    “贺兰将军的伤严重吗?”想知道贺兰将军怎么样了,最快的方法就是问轩辕炙。

    “轻伤。”

    楚倾瑶喝了口茶,“真是好巧,贺兰唏在宫里被人下药差点丢了清白,贺兰将军就在宫外受伤了。”

    “说说。”轩辕炙对宫里发生的事不是很清楚,他只是命人远远保护着她。收到的消息只说太子宠幸了一个宫女。楚倾瑶放下杯子,把宫里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轩辕炙面色冷沉,“你觉得皇后这个人如何?”

    “皇后?”楚倾瑶拉着长音,白柔芷如何轩辕炙不是应该比她还清楚?“我觉得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就像我抢了她男人一样,恨不得吃了我。当了皇后之后,目光里没了嫉妒,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意。”

    轩辕炙不再说话,陪着她喝茶,一壶茶尽,他起身离开。楚倾瑶忽然想到宫宴开始前的那个自称微蓝殿的宫女,如果她所说属实,那夕微公主到底怎么了?

    她起身来到外面,正好碰到七杀。

    “王妃。”七杀行礼。

    “王爷还在府上不?”

    “王爷出去了,王妃有什么事可以吩咐属下。”

    “帮我去查查夕微公主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属下马上就去。”

    楚倾瑶让七杀去打听夕微公主,七杀自然先去和王爷禀报。

    “夕微自从被宇文景瑞劫走,回来就闭门不见客,你去查查也好。”轩辕炙要处理的事太多,夕微的事就算听说也不会放在心上。

    七杀很快回来,“查得如何?”

    “王爷,夕微公主已经病得卧床不起,听说瘦得没模样了。”七杀将打探到的消息说出来,“好像今日宫宴,有微蓝殿的宫女去找过王妃。”

    “如实和王妃回。”

    当楚倾瑶听说夕微的情况后,后悔今日没去微蓝殿瞧上一眼。为今之计,只能看看再说。当晚,她看了半晚上医书才上床。人还没睡下,轩辕炙就来了。

    “王爷,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

    “穿上衣服,我带你去看夕微。”轩辕炙背过脸。

    楚倾瑶顿时睡意全无,利落的穿好衣服,被轩辕炙抱着,穿屋跃脊一路奔向皇宫。等他们到了微蓝殿,发现夕微的房里还掌着灯。

    外间睡着一名宫女,轩辕炙抬手一点,宫女彻底进入深度睡眠。

    “谁?”两人进屋后,惊到了夕微公主。

    轩辕炙一直抱着楚倾瑶不放,她只好自己挣出来。“夕微公主,我是十四皇婶。”

    夕微挣扎着起身,宽大的睡袍从肩上划落,露出瘦骨嶙峋的肩膀。楚倾瑶一惊,“你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

    夕微看见轩辕炙,赶紧扯好睡袍,“见过十四皇叔。”

    “我去外面等你。”轩辕炙转身出去。

    “皇婶,你坐。”一看到楚倾瑶,夕微就泪眼汪汪,几欲掉泪,似有无尽的苦触。

    楚倾瑶坐在床边,伸出手给她把脉。夕微的脉相很虚弱,似乎还小产过。

    “皇婶,我不想活了。”夕微抱住楚倾瑶,趴在她怀里呜呜哭。

    楚倾瑶虽然辈份高,可她比夕微还要少上好几岁,一时间有些尴尬。夕微的事,她大概也猜到了几分,肯定与上次被劫持有关。安慰道,“没有过不去的坎,想开些。”

    “我怀上了宇文景瑞的孩子,我让人出宫买了堕胎药,把孩子打下去了。可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那么爱浩然,却不能为她守身如玉,我没脸活了。”夕微哭得肝肠寸断,这些话她一直闷在心里,无处可诉。

    楚倾瑶叹息,“傻夕微,刘浩然已经出家了,至于宇文景瑞,你皇叔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我不管他出没出家,我只知道我爱他的心从来没变过,我只想守着他过一辈子,可我现在什么都没了,连身子都被人糟蹋了,我还怎么配得上他!”

    “夕微,别这样,就算刘浩然知道,他也只会心疼你绝不会怪你。”

    “可我怪自己,我恨不得杀了宇文景瑞,要不是这个想法一直支撑着我,我……”夕微继续哭,声嘶力竭,“我好害怕,我怕宇文景瑞会把这事传扬出去,到时候我该怎么面对浩然?”

    楚倾瑶知道劝什么都没用,直到她哭累了,才道,“如果刘浩然真心对你,就不会介意这些。如果他介意,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夕微一愣,有些似懂非懂。

    楚倾瑶打开医疗系统,给她做了全身检查,发现她小产后根本没调理,再加上忧心失眠才会暴瘦。伏在桌上斟酌着开了药方,“身子是自己的,一定要好好调理。等调理好了,才有资格谈别的。”

    夕微呆愣的看着药方,朦胧的泪眼里带着一丝迷茫。楚倾瑶知道,她需要时间去想。

    “王爷,我们回去吧!”她来到外间。

    轩辕炙的脸色很难看,大概是听到了夕微怀孕的事。冷着脸抱起她,奔进夜色里。回到王府,将她送回碧落院,便一身冷气的走了。

    他回到书房,叫来七绝。

    “查得怎么样?”

    “王爷,皇后身边的香儿失踪多日了,生死不明。”

    轩辕炙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香儿可是白柔芷从娘家带进宫的,两人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上次他带楚倾瑶进宫,看到香儿哭就已经生疑,可他也没把一个下人放在心上。

    “查查她最后出现在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他也知道这事有难度,宫里死上一两个宫女再正常不过。

    七绝走后,轩辕炙把七杀叫进来,“让人联系苍隼国二皇子,将宇文景瑞在他府上布下的暗线告诉他,还有,本王很欣赏他。”

    望了望天色,他在床上小憩了一会,便进宫去上早朝。

    早朝回来,七绝进来禀报,“王爷,属下查到香儿在失踪之前被皇上临幸过,紧接着就失踪了,同一天皇后宫中的宫女太监就换了一批新人。”

    “调到哪去了?”轩辕炙心一沉。

    “听说是皇后不喜欢他们,全部放出宫了,宫里面有记录。”

    “继续追查,看能不能找到人。”轩辕炙目色冰冷,“派人盯着皇后宫里,一有动静马上来报。”

    刚用了早膳,凌墨就气腾腾的冲进来,端起桌上的茶水就喝。边喝边嚷嚷,“真是晦气,大早上的爷就从春风阁门前路过,竟然被一个哑巴姑娘给撞了,不过看那姑娘也挺可怜,瘦得吓人,估计又是一起逼良为娼。”

    “你心疼了?”轩辕炙不满他用自己的茶杯喝水。

    凌墨感觉气压有点低,立刻讪笑着放下杯子,“走得太急嗓子都冒烟了,冒犯了王爷大人,一会我差人买十个杯子送过来。”

    “不需要,以后你再动本王的东西,就剁了你的爪子。”

    凌墨嗖的收回手,“王爷,你这么说话没朋友。”

    见轩辕炙不说话,凌墨的话又回到春风阁的姑娘身上,“我要不是奔走在外不方便,真想出钱赎了那个哑女。”

    “你倒是挺怜香惜玉。”轩辕炙冷笑,“正好你年纪也不小,该成家了。”

    凌墨急忙摆手,“你放过我吧!大爷,要是让我爹知道我弄个青楼女子,非打断我的腿。”

    “说正事。”轩辕炙一脸不耐烦。

    凌墨正了正神色,“这几天兵部尚书派人在收铺子,听说是给女儿装备嫁妆,好像昨天还派人去了水润斋,出的价钱很高,你那王妃不会一激动把铺子出手了吧?”

    “水润斋是她私人的,我无权干涉。”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97章对皇后起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