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教训紫衣侯-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125章教训紫衣侯

    第125章 教训紫衣侯

    第125章 教训紫衣侯

    “闭嘴!”楚倾瑶听他越说越不像话,怒声斥责。

    紫衣侯一脸受伤的呆在那,手捂着胸口,终于安静下来。

    接连赶了几日路,楚倾瑶觉得浑身都散架了一样,坐在车里蔫蔫的。轩辕炙伸手将她按到胸前,“累了就靠在这睡一会。”

    楚倾瑶靠在他结实而肌理分明的胸膛上,闭眼倾听属于他的强劲有力的心跳。这种声音让她心安,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马车停在客栈门口,紫衣侯刚要张嘴叫醒她,轩辕炙已经抱起他慢慢下了马车,脚一落到地上,就大步进了客栈。紫衣侯铁青着脸色,他已经后悔了。真不该搭轩辕炙的车,一路上看他们各种恩爱。

    呸!轩辕炙一定是故意的,他平时才不会对瑶瑶这么好。

    “王爷,三皇子的信鸽。”七绝将马交给小二,拎了只信鸽进来。

    轩辕炙看了眼床上的楚倾瑶,悄声来到外面,从鸽子腿上解下一张纸条,看过后,脸色一沉,这才刚离京几天,二皇子就忍不住想要除去三皇子了吗?

    “王爷,怎么了?”七绝问。

    “三皇子遇到了刺杀,好在有惊无险。”轩辕炙将纸条递给七绝。

    七绝看完脸色也不太好,“王爷,会不会是其他人动的手。如果是二皇子,也太心急了点。”

    “查证之后才能知道是谁,告诉三皇子,多调些人过去。”

    “属下觉得除了王爷派去的人,七皇子应该也会派人保护三皇子。”七绝分析。

    “这些都是隐藏的力量,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回程时才是真正的凶险,那些人要留到最后。

    几位皇子中,轩辕炙最喜七皇子,七皇子睿智大气,冷静沉着,是太子的最佳人选,其次是三皇子,三皇子淡漠果断,性子里偏偏还带着一丝仁慈,这样的人将来登基,是百姓之福。

    这两人不管谁被选为储君,他都不会插手。只要是有利于天琼的事,他都乐见其成。但这次皇上一下就派出了两个皇子前往江南赈灾,让他摸不着头绪。心里的弦一直绷得紧紧的,就怕有什么意外。

    “属于明白。”七绝赶紧去给三皇子回信。

    紫衣侯跃过轩辕炙,推门进屋。轩辕炙脸一冷,“紫衣侯,内子在休息,你失礼了。”

    紫衣侯不以为然,见楚倾瑶正好睁开眼睛,乐呵呵的道,“瑶瑶,我等着和你吃晚饭呢!”

    楚倾瑶不悦的坐起来,“紫衣侯,女人睡觉的时候,你进来干什么,给我出去。”

    紫衣侯愣了一下,“只是睡个觉,又没脱衣服。”

    “你给我去死。”楚倾瑶愠怒,“你以后离我远点,我怕自己再被你给卖了。”紫衣侯知道她说的是很久以前的那次,心虚的道,“瑶瑶,那次我也尽力保护你了,你不能这么没良心。”

    “要不是你,我能掉到江里?”楚倾瑶撇嘴。

    轩辕炙喊了声七绝,七绝马上进来。“让人把饭菜送进来,我和王妃不出去吃了。”

    紫衣侯一听就急了,大叫着,“七绝,多叫一份,带上我的。”

    七绝不屑的扫了他一眼,自顾走了。反正有王爷在,紫衣侯也讨不到好处。有些人就是欠修理,不是他吹,这世间有王爷厉害的男人有吗?有吗?根本就没有。

    饭菜送来后,轩辕炙招呼楚倾瑶过来吃。紫衣侯在一旁干瞪眼,满脸委屈的道,“瑶瑶,我饿。”

    “饿了出去吃。”

    “我累了走不动。”

    楚倾瑶咽了一口菜,“走不动饿死。别烦我,我吃饭呢!”她不是傻子,京城外紫衣侯拦车时,她不知道什么原因。走了这几天,早就明白紫衣侯分明是冲着她来的。

    她对紫衣侯有阴影,曾经她那么信任他,他却带着她上了宇文景瑞的船。那次的江水那么冷,她这辈子都忘不掉。

    她可以不去记恨,却始终无法忘怀。哪怕他以后对自己再好,她也会觉得他是别有用心。

    紫衣侯见他们吃得正香,只好没趣的走了。等他一走,楚倾瑶就掏出续命丹,推到轩辕炙面前,“这东西你要的你自己收着,我不想再看到他。”

    “你讨厌他?”轩辕炙似笑非笑。

    “难道王爷喜欢?”好像这话问得有点歧义。

    “不喜欢,他的事你就别管。”轩辕炙把续命丹推回来,“帮本王收着。”楚倾瑶收好续命丹,两人安静的吃着晚饭。

    京城的春风阁。

    漫天妖斜倚在床上,地上站着春风阁的老鸨花娘。只见花娘肤白若雪容颜如玉,细腰若柳,青丝如瀑,若说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门主,该换药了。”花娘掩饰着眼中爱慕。

    “花娘,这些年让你留在这里,辛苦你了。”漫天妖歉意的道。就凭花娘的容貌,在春风阁真是委屈了她。

    “花娘不辛苦,只要能帮到门主,花娘做什么都愿意。”

    漫天妖趴在床上,由着花娘帮他换药。轩辕炙那一箭直接要了他半条命,要不是他急中生智藏到春风阁,估计早死了。

    眼中暴出愤怒,轩辕炙,你个小人!这一箭我早晚还回来,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说来那晚也是他大意,才会中了轩辕炙的冷箭。

    “炙王府有什么动静?”换完药后,他坐了起来。

    “炙王好像带着王妃出京了,去哪了属下没打探出来。”花娘端了药过来。漫天妖接过后,一口气喝尽。

    “花娘,我让你培养的接班人怎么样了,如果能担起春风阁的担子,你就退隐吧!到时候找个如意郎君,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

    花娘苦笑,她根本就没找接班人。她的心在门主身上,哪里会舍得退隐。“门主,花娘的命是你救的,这辈子都不会离开门主。”

    漫天妖站起来要走,“等你想通了,随时可以离开。”

    花娘大惊,伸手拉住他,“门主,你的伤还没好,不能出去。”

    漫天妖拂开她,轩辕炙都走了,这京城还有人能拦得住他吗?他回头,叮嘱道,“你的容貌藏好了,别让人看了去。”

    一个长年呆在烟花之地的女子,最致命的就是容貌,太漂亮了总会有男人惦记你。花娘恭敬的道,“门主放心,花娘一会就去打扮。”

    漫天妖踏入茫茫夜色之中,一边命人打探炙王的行踪,一边在后边紧追不舍。等他走后,花娘失落的坐到他躺过的床上,用手轻轻抚摸着尚带体温的锦被。

    迷离的灯火下,一滴泪悄声落下。她爱门主,可门主的心不在她这。听着楼下饮酒作乐的声音,她在暗阁里翻出一堆东西,再走出阁楼时,已经变成了花枝招展的中年妇人。

    宇文景瑞翻进无双公子的宅子,轻易的找到了流玉。流玉一见到主子,立马跪下,“流玉见过主子。”

    “无双公子发现了你没有?”他挑起流玉的下巴。

    “没有。奴婢哀求了好久,管家才留下奴婢。”

    “肚子有动静了吗?”宇文景瑞的目光落到她肚子上,眼前闪过流玉在自己身下娇喘的小模样,不禁色心大起,在她胸前抓了一把。

    流玉脸红得不敢看他,“主子,流玉……辜负了主子的期望。”

    “不急,小流玉,主子带你快活去。”宇文景瑞伸手抱起流玉,直接飞回了自己的宅子,一放下流玉,就猴急的扑过去。这一晚,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在流玉体内一次又一次种下自己的种子。

    天亮时,他催促流玉穿好衣服,又把她送回去。他走后,流玉摸着小腹,捂着脸哭了。主子,你只把流玉当成工具吗?你可有一丝真心对待流玉?

    今早上路时,并没有看到紫衣侯,楚倾瑶还以为他走了。露出开心的笑容,“没人打扰的日子真好!”

    轩辕炙看过来,见她俏脸如精美的璞玉,嫣红的唇带着水润的光泽,纯粹的笑容看得他一呆。这样的楚倾瑶,他有多久没看到了?

    他俯下身子,慢慢向她靠过来。楚倾瑶只觉得有一片阴影投下来,抬眼正对上他痴痴的目光,她吓得赶紧闭上眼睛,轩辕炙细碎的吻就落了下来。

    他吻得极为小心,似乎倾尽了一生的温柔,手不自觉的捧起她的脸,像捧着易碎的羊指白玉。楚倾瑶柳眉轻蹙,双眸轻合,长长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羽翼般偶尔轻颤一下,激起他更多的怜惜,他恨不得将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楚倾瑶觉得身子都要飞起来了,原来两个人可以吻得如此美好,如此纯粹,让她沉沦得不愿意醒来。

    “轩辕炙,你要了老子车费,竟然不等老子?”外面一声大吼,打断了车里暧昧的氛围,楚倾瑶慌乱的推开轩辕炙,红着脸故意不看他。

    轩辕炙的心情彻底不好了,他向外看了一眼,见紫衣侯又像猴子一样跟在旁边,不爽的下令,“七绝,全速前进,今晚不休息。”

    他这分明是报复呢!

    紫衣侯气得上窜下跳,开始还能骂几句,到后来能勉强跟上马车就不错了。“楚倾瑶,你不管管你男人,就让他这么言而无信吗?”

    楚倾瑶假装没听见,紫衣侯确实欠教训,太扰民……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125章教训紫衣侯》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