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守住的美好-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1525章守住的美好

    第152章 守住的美好

    第152章 守住的美好

    花千妍呆住,愣愣的望着他,连呼吸都忘了,小脸憋得通红。然后又快速的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他用力一拉,让她坐到床上,“妍儿放心,瞬哥哥不会勉强你,以后不管瞬哥哥有多少女人,你永远住在这里。”

    花千妍低垂的双眼正好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指着自己的胸口,心头震撼,低喃着道,“瞬哥哥……”

    东方瞬用力抱住她,贪婪的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妍儿,你是个好姑娘,瞬哥哥会祝福你。”

    花千妍僵着身子,像傻掉了一样。她和方简也从来没这么亲近过,顶多是拉拉手。看出她的不自然,东方瞬还是没忍住,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妍儿,瞬哥哥会一直一直记得你。”

    “瞬哥哥。”花千妍泪如雨下,也许此生,她与他再也不会相见。

    东方瞬伸出手指,替她擦着泪珠,神情专注,似乎格外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妍儿,别哭,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去找瞬哥哥,我会替你教训他。”

    花千妍哭了一会,忽然从胸前拿出他送的玉佩,想要摘下来还给他。东方瞬握住她的手,“妍儿,这块玉佩你留着,好不好?”

    以后的漫长岁月,只要他一想到还有一块玉佩陪着她,他就知足了!

    “我……”花千妍觉得收下他的玉佩,心里难安。

    “傻妍儿,听话。”他恋恋不舍的放开她,“以后的日子,瞬哥哥不能陪你,让它陪着你。妍儿,别拒绝……”他的声音带着丝丝哀求。

    花千妍吸了下鼻子,将玉佩放进胸口。

    房门被人打开,东方炎月不满的走进来,“大皇兄倒是大方,以你的身份想要哪个女人会得不到?舍不得带回宫里就是。”

    “炎月,闭嘴。”东方瞬怒喝。

    “大皇兄,我明明是为你好。”

    “出去!”东方瞬一指门口,可能是知道语气不好,又道,“皇兄有事和妍儿说。”

    花千妍见东方炎月站在那,故意瞪着自己,笑了下,“大皇子,今日一别,各自珍重。”不待大皇子再说话,她已经走了出去。

    出来的瞬间,她再次落泪,方简就站在不远处等她。见她出来,过来牵住她,“妍儿,如果你……”

    “方简,我哭一会就好了,真的。”

    方简看着她,眼中露出心疼,这样的妍儿一定是爱上了东方瞬,可妍儿真的不适合皇宫。哪怕以后别人说他自私,他也一定要留下她。

    东方瞬走出王府大门时,花千妍并没有出现。出城之后,东方政逸跳上马车,“瞬儿,你在难过?”

    东方瞬眉眼一暖,“皇叔想说什么?”

    东方政逸带着一抹认真,“那个女孩不适合宫里,你如此保护她,皇叔就知道你放不下。”见他不说话,东方政逸又道,“我在来之前听到一些风声,说你父皇和母后已经知道她的存在。”

    东方瞬一愣,脸上渐渐现出怒容。感激的道,“多谢皇叔提醒。”

    东方政逸摇头,“本王可什么都没说,你好好休养,我还是喜欢骑马。”说完便跳下马车,重新坐上高头大马。

    东方瞬眸色幽深,父皇心思太重,如果她知道妍儿和自己的关系,肯定会想利用她。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闭上眼睛,妍儿,你得我在这世间唯一想护住的美好!

    轩辕炙已经到了江南,与七杀汇合。见王爷亲自赶来,七杀赶紧跪地请罪,“是属下办事不利,请王爷恕罪。”

    “起来吧!三皇子还是没线索吗?”轩辕炙一脸疲惫,黑色锦衣已经被汗水打透。

    “查不到,属下最近一直盯着二皇子,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三皇子失踪之后,他带来的人呢?据本王所知,他来时暗处可有不少人。”

    “都死了。属下看过打斗现场,很惨烈,很多人都是断手断脚。”就算现在想起来,七杀也觉得心有余悸。

    “三皇子失踪后,二皇子可曾派人找过?”两人不对盘众所周知,但三皇子不见了,二皇子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找过,但也只是表面装样子。”

    当晚,轩辕炙就潜进二皇子暂住的府邸。见他正在房中喝酒,旁边还有一名官员作陪,“殿下,要不下官给您找几个舞姬解解闷?”

    “没兴趣。”轩辕火喝了口酒,脸色有些红,“张大人,你说我三皇弟怎么就失踪了?他是不是故意躲起来,想等本殿下赈灾完毕,再跑出来跟我抢功?”

    官员低着头,“依下官看……有这个可能。”

    “废物,出去,别在这碍眼。”轩辕火忽然发怒,把官员赶了出去。一个个只知道附和拍马,一点用处都没有。

    轩辕火独自喝着闷酒,等他喝干壶里的酒正准备起身,从外面走进来一名蒙面男子。“你是谁?”见男子大摆大摆进来,轩辕火一惊。

    “二殿下莫非忘记在下了吗?”蒙面男子在他面前站好。

    “你我从未见过,何来忘记一说?”轩辕火冷笑,“再说本皇子从不和没脸见人的东西打交道。”

    男子也不恼,“二皇子初来那日,小人可是惊了您的座驾。”

    轩辕火想起来了,当日他刚一进城,从胡同里忽然窜出来一名男子。男子似乎被人追赶,手上拿着好几支烟花,连跑边点燃了往后扔。忽然有一支扔偏了,落到他马腿上,马受惊差点将二皇子掀下去。

    “是你?”轩辕火早忘了当日那人的模样。如果不是想给江南百姓留个好印象,当日非打他一顿板子不可。

    “正是小人。”男子微低着头,面上带着卑微。

    “你是怎么进来的?”轩辕火可没忘了这是他的落脚之地,外面那么多侍卫都是死的不成?

    “二殿下放心,小的是这府上的下人,怕被别人发现才戴了这个。”男子指了指蒙面,“小的过来,是有事要向殿下禀报。”

    轩辕火可不觉得一个下人会知道什么要紧事,但人都来了,听听也无妨。

    “说。”他盯着男子。

    男子的双眼看着地面,“殿下,小的知道三皇子的下落。”

    轩辕火腾地站起来,一把抓住他,“你说什么?你可知道欺骗本殿下的下场?”

    男子似乎有些害怕,想要后退却被轩辕火死死攥住。他双眼冰冷,“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在哪里?”

    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是今日有个小乞丐送了消息给小的,下的思来想去,觉得兹事体大,还要请殿下定夺。”

    轩辕火一把抢下字条,展开看过,脸色不由一变,“你先回去,本殿下要好好想想。”男子颔首一礼,“小的告退。”

    “以后怎么找你?”

    “小的一直就在府上,每晚都会来找殿下。”

    外面的轩辕炙觉得轩辕火手里的消息,肯定是关于三皇子的。看来三皇子失踪真的与他无关,那蒙面男子又是谁?

    七杀已经无声无息的跟了上去,轩辕炙在外面守了一会,见轩辕火竟然回房熄灯睡觉。让暗卫继续盯着,他也回了客栈。

    后半夜,七杀回来,“王爷,那人很机警,出了官员府邸,带属下跑了不少地方,最后才又绕到一家客栈里。属下偷偷打听过小二,这人已经在此住了不少天。”

    “盯紧了。”轩辕炙又道,“城里城外可都搜过?”

    “都搜了,三皇子就像消失了一样。最奇怪的是,王爷暗中派去保护的人,竟然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轩辕炙脸色一冷,没用的东西,看来是被人下了药。

    七杀退下后,他一个人躺到床上,担心起京城的楚倾瑶,不知道皇上会不会为难于她。还有那个女人,希望她这次别让自己失望。如果她这次再敢逃……

    他能把她怎么样呢?想了半天,他也想不出来多狠的手段。心里苦笑,似乎对那女人,他越来越纵容了。

    楚倾瑶躺在床上,也是久久不能入睡。不知道轩辕炙接到消息没有,对于即将公布的禁药令,她想到的对策就是想办法自己种植药材。可轩辕炙不在身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还有天术老人,就算答应帮他们,万一药材种子不够怎么办?

    天术老人宅心仁厚,一心为天下苍生,她相信只要他有,就一定会支援他们。这一晚辗转反侧,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睡过去。再睁开眼睛时,七绝在外面求见。

    “王妃,有人送了封信过来,叮嘱一定要交到王妃手上。”

    “不是王爷的?”她惊讶。

    “今早一个小乞丐从后门送来的,说是收了对方银子,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七绝递上密封的信件。

    楚倾瑶撕掉上面的封口漆,拿出信件,看完内容并未见到署名。但她也猜到信是医门三长老送的,告诉她说素如一已经拿到了对天琼的禁药令,让她与炙王早日想办法应对。

    “是关于禁药令的,应该是三长老送来的。”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但对于三长老冒险为他们送信,楚倾瑶还是万分感激。毕竟他这么做,就相当于背叛医门,一经发现,重罚是免不了的。

    七绝一愣,“三长老倒是个可交之人。”

    楚倾瑶赞同的点头,看来医门也有良善之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大长老那般甘心当昆仑境的爪牙。

    “盯着点宫里。”就算东方瞬走了,皇上也不会放过这个打压炙王府的机会。

    “属下明白。”七绝刚要退下,就有下人进来,“王妃,毒门门主在府外求见。”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1525章2守住的美好》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