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贺兰唏告状-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30章贺兰唏告状

    第30章 贺兰唏告状

    楚倾瑶不屑的冷笑,“莫非妹妹以为是楚相府上的不成?据我所知,当年我娘的嫁妆可是都被楚家霸占了呢!”

    你楚家吞下去的东西,总有一天要原封不动的给我吐出来。

    楚玉儿脸一红,见店内的人不去领铜板,都盯着自己看,不由大怒。“看什么看?再看水润斋也不是你们的。”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王妃娘娘的东西,你再问也不会是你楚家的。”

    “真不要脸,抢姐姐的夫君抢姐姐的嫁妆,难道现在又要抢姐姐的铺子?”

    一声比一声说得难听,听得楚玉儿脸色青白交加,恨不得晕倒,她忍着泪奔向轩辕睿,“睿哥哥,他们欺负玉儿。”

    “废物!”轩辕睿见她连累自己被众人指指点点,用力把她一推,大步流星的出了水润斋。

    楚玉儿忍了多时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她瞪着迷蒙的泪眼,怨恨的冲向楚倾瑶,“死女人,我要杀了你。”

    楚倾瑶冷眸眯起,身形一错,楚玉儿已经扑向了柜台,砰一声之后,额头就磕出一条大口子。“啊……”她一边惊叫一边大哭。

    “楚倾瑶,你妹妹受伤了,你也不管?”贺兰唏厌恶的看着在那哭嚎的楚玉儿,这人不但没脑子,还是个蠢货!

    楚倾瑶才不会去管楚玉儿,可又不能放任她留在这鬼哭狼嚎的,多影响心情。当着大家的面,忽然拉住贺兰唏的手,“郡主,我还有事要处理,麻烦你帮我把玉儿送回楚家吧!再怎么说她也是郡主的结拜妹妹不是。”

    贺兰唏像被蜂子蜇到般,嗖的抽回手,气愤的大叫,“谁和那个蠢人结拜为姐妹了?楚倾瑶你不准胡说。”

    楚倾瑶一愣,懵懂的看着她,“可我明明听见,郡主刚刚喊她玉儿妹妹,难道是本王妃耳朵不好使,听错了?”

    她又看向四周,“你们听见没有?”

    “听见了,郡主殿下那么大的声音,根本不是王妃你听错了。”店里的伙计可不怕贺兰唏。他们再笨,现在也猜到楚倾瑶就是水润斋背后的东家。

    楚倾瑶点点头,拍了下贺兰唏,“那就麻烦郡主了,你玉妹妹的生死可就全靠你了。”

    贺兰唏张张嘴,有心争辩,见大家都等着看她的反应呢!就连那些领了铜板的,也都围在门口不走。

    她将手握成了拳头,恨得牙根痒痒,正想转头就走,就听外面有伙计探头进来大喊,“马车来了,郡主,我们帮你把人抬上去,赶紧回去给你妹妹看看。”

    贺兰唏觉得自己真是憋屈到家了,可这么多人看着,如果甩袖子走人,估计她在这京中的名声就得被传臭了,什么无情无义,什么见死不救……

    忍着心头怒气,她只好带着楚玉儿气呼呼的去了楚家。

    她是贺兰将军之女,一向对文官看不起,特别是对楚相这种趋炎附势、只知道捧皇上臭脚的文官更是讨厌至极。

    今日她主动亲近楚玉儿,也是想同她一起对付楚倾瑶,没想到目的没达到,还惹了一身腥。

    她们一走,众人领了铜板也就散了。水润斋的大门关好,掌柜的带着全体伙计恭恭敬敬的给楚倾瑶请安。

    “平身吧!李掌柜的留下,其他人放假一天。”楚倾瑶有很多事情要和掌柜的商量。

    “多谢王妃娘娘。”

    楚倾瑶不太喜欢这个称呼,“以后,大家喊我东家吧。”

    水润斋后院,楚倾瑶感觉李掌柜的一直盯着自己,不解的看过去。

    “东家,你和小姐长得可真像,哎!”最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楚倾瑶眼一酸,从青倚嘴里已经听说了,只有水润斋的李掌柜,还是娘亲当年选出来的老人。她对李掌柜不由又亲近了一份,“李叔,这些年辛苦你了。”

    李掌柜的连忙摇头,他可不敢居功,当年要不是小姐收留他,给了他施展才华的空间,他还不知道落魄成什么样。

    他拿出一把钥匙,打开旁边的柜子,“东家,这是近几年的账本,前些年的被我送去了韩府。”

    “主子,那些帐本在我手里呢!”看来青倚说韩家不插手就真的不会染指,连帐本都放在这丫头手上。

    “我一会看,先给我找出几页纸,我给你画几个样子。”前面在外面时,她就有这个想法了。虽然没看过雅间的样品,但她还是想画几个现代的手饰样子,给他们做参考。

    楚倾瑶安静的画着饰品图案,李掌柜的带着青倚向外搬着帐本。很快,她就画好了七八个饰品样子,这些可都是现代流行的款式。

    李掌柜一看就赞不绝口,连呼设计精妙。

    “李叔,如果你有什么改进意见,也可以融入进来。”虽然是抄袭别人的,楚倾瑶也有把握,她画出来的东西,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没出现过的。

    “东家简直是如来神笔,我是万万设计不出来的。”

    “快快,给我看看。”青倚凑过来。

    楚倾瑶笑笑,抓紧时间翻看帐本。

    中午时,车夫来接人,被青倚打发走了。

    帐目做得很详细,一目了然。她的速度也快,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几年的帐全翻了一遍。看完之后,楚倾瑶半天缓不过来神,她没想到水润斋这些年所得的利润这么大。

    “东家,这是这些年的营利所得,八千九百万二百两。”

    李掌柜在房间的暗阁里拿出一沓银票,楚倾瑶有些动容,怕是世界上很难有面对这么大一笔钱财而不动心的人。

    原主娘亲看人的眼光之准,她是服了。

    她当即挑出一百万两的银票塞给李掌柜,“李叔,我待娘亲谢谢你,这些你拿着,算是你这些年的辛苦费。”

    李叔推辞,执意不要。

    楚倾瑶装作不悦,“李叔,你这是嫌少?”

    其实楚倾瑶真的觉得自己给的不多,按说李叔这么多年的分红也比一百万多。她是想到来的路上,青倚说过李叔孤身一人,如果给他太多钱财,怕给他招来麻烦。

    “啊?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叔慌了,他只是觉得小姐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为小姐做什么都理所当然。

    “那就拿着,留着养老。”楚倾瑶把银票死死按了回去。青倚也开口劝说掌柜的,要她收着,最后,李叔才泪水汪汪的收下银票。

    看看天色不早,楚倾瑶和青倚坐上马车,返回炙王府。

    还没等进入碧落院,就见红檀一脸担忧的迎了上来。

    “王妃,你可回来了。”

    “红檀,发生了什么事?”青倚不解。

    “贺兰郡主来向王爷告你的状了。”红檀不知道王妃什么时候又惹到了她。

    “哦?怎么说的?”楚倾瑶一听就来了兴致。她今天好像也没把她怎么着吧!

    “奴婢不知道。”就是因为不知道原因,红檀才着急。虽然王妃最近和王爷还可以,可贺兰郡主可是和王爷认识好多年,也算是青梅竹马,真要比较起来,两人的关系比王妃还要近。

    累了一天,楚倾瑶想先回屋泡个澡,脚步不停,“王爷怎么说?”

    “王爷没回来呢!”

    也就是说,贺兰唏根本没见到轩辕炙喽!

    楚倾瑶顿时心情大好,贺兰唏,你不会是想见王爷想疯了,随便找个理由就上门吧?

    “王妃,王爷请你去一趟书房。”楚倾瑶刚洗了澡,头发都没擦,七杀就来了。

    “嗯。”王爷的命令,她不敢不去。

    来到轩辕炙的书房,见他正冷着脸坐在里面,贺兰唏正站在地中间抹眼泪。

    这是什么情况?恶人先告状?

    “见过王爷。”楚倾瑶安静的行礼。

    轩辕炙这才看过来,“贺兰郡主说你欺负她了,可有此事?”

    “没有。”这事都不用考虑,她可没欺负人。

    轩辕炙冷着脸,看不出表情,忽然,他看向贺兰唏,“唏儿,你也听到了,王妃说她没欺负你。”

    楚倾瑶一愣,暗暗为轩辕炙点了个赞,这敷衍的也太明显了。

    反观贺兰唏似乎懵了,好半天才回神。

    “炙哥哥,你不信唏儿?”她眼角含泪,梨花带雨。

    “唏儿,你想怎么样?”轩辕炙的语气加重,显然已经失了耐心。

    可惜贺兰唏根本没感觉到,她继续掉泪,忽然,似鼓起勇气一般,“炙哥哥,你明明不喜欢楚倾瑶,才会故意刁难让她半夜出嫁?你告诉唏儿,是不是楚相给你施压了,你才会让这个女人进门?”

    楚倾瑶的眼睛黯了下去,同样的事情,被人一天内提了二次,她真的在意了。轩辕炙,我想听你的解释。

    轩辕炙看到她无神的模样,心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心疼,又似迷茫。

    “贺兰唏,本王和王妃的事论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还有本王喜欢谁也与你无关!以后没事,就不要来王府了。”贺兰唏瞪大眼睛,连哭都忘记了。

    轩辕炙又道,“七杀,送贺兰小姐回将军府。”

    虽然没听到想听的答案,楚倾瑶也很满足。她没想到,轩辕炙会不问原由的就护他。轩辕炙,你再这样,万一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炙哥哥,这个女人有什么好?连太子都不要她,你干嘛要?”贺兰唏在被七杀带走时,不甘的质问。

    楚倾瑶脸一白,她身上有太多的污点,先是白痴一样的迷恋太子,被太子嫌弃后,皇上把她转赐给了轩辕炙,轩辕炙又大半夜的将她挡在门外。她为了求一条生路,厚着脸皮敲开了王府的大门。

    这一条一条的加起来,她无法给自己洗白。总的来说,楚倾瑶就是个没皮没脸的女人。

    她神情落寞,苦笑着问,“王爷,我可以走了吗?”

    轩辕炙见她双目无神,不由一愣。他讨厌这样的楚倾瑶,她的眼睛应该一直澄澈纯洁,像雪山之巅从未染过尘埃的白雪,能一直净化你的心灵。

    “楚倾瑶,以后出去不准丢了本王的脸!”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30章贺兰唏告状》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