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厉害了青倚-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36章厉害了青倚

    第36章 厉害了青倚

    “王妃,楚相醒了。还有我听下人们偷偷议论,楚相新纳的孙姨娘在佛堂晕倒了,夫人还不准她看大夫。”青倚在府上逛了一圈回来。

    “为老不尊。”楚倾瑶在心里嘀咕。听说孙姨娘只比她大两岁,极得楚相宠爱。

    如今楚相出事,还哪有她的好果子吃。

    楚夫人回来时,已经是日落西山。听楚玉儿说楚倾瑶已经替老爷解了毒,还自发的住了下来。

    她可是憋了一肚子气回来的,早上没走多远,车辕就断了,害她在路上等了一上午,终于修好了车赶到炙王府,又听说楚倾瑶已经来了相府。

    反正老爷有救了,她一生气干脆回了娘家。没想到一进家门,父亲就嚷着让她跟太子说说,花钱给不成气的弟弟谋个一官半职。

    她现在哪还有心思管这些,家里夫君中毒没好,女儿还等着出嫁,哪一样不需要用钱?单说玉儿的嫁妆就够她头疼。

    家里陪嫁的虽然不少,可太子看中的中央街地段的铺子一个没有。本来她还想着再去找楚倾瑶,无论如何都要把水润斋抢下来,她肯住下如此甚好。

    晚饭过后,她在房里陪了一会老爷,把玉儿马上要大婚的消息告诉他。眼见着楚相非常高兴,她赶紧捎带着提了提水润斋。

    “嫁妆的事,自然是你这个当娘的拿主意。”楚相沉思片刻,说了这句话。

    楚夫人一喜,回头就带上楚玉儿去找楚倾瑶。

    “臣妾见过王妃。”

    楚倾瑶淡笑,目光落到楚玉儿身上。楚玉儿本不想给她请安,被楚夫人扯了一下,才不情愿的弯下腰,“妹妹给姐姐请安。”

    “妹妹?”楚倾瑶挑眉,“我怎么记得我娘就生了我一个?”

    楚夫人身子一僵,“瑶儿,玉儿可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到什么时候都是姐妹一家亲。”

    楚倾瑶像听了天大的笑话,一家亲的妹妹会害死嫡亲的姐姐?话说得这么漂亮,真特么恶心人。

    她冷声,“我娘是礼部尚书之妹,出自名门大家,她从来就没认过不入流的小门小户家的女儿为妹,我娘都没有妹妹,我就更不会有。”

    言下之意,夫人只是我父亲娶进门的妾,上不了台面的。

    楚夫人的脸霎时变得青红交加,恨不得撕了楚倾瑶。

    “楚倾瑶,你别给脸不要脸。”楚玉儿见她如此羞辱自己娘亲,自然要替娘亲出头。

    “有些人的脸面,本王妃还真不屑要。”

    “你们有事就快说,要是没事就别打扰王妃休息了。”青倚不耐烦的扶起楚倾瑶,“主子,我扶您进去。”

    见楚倾瑶转身要进寝房,楚夫人只好压下努气,换上笑脸,“瑶儿,玉儿马上就要出嫁了。”

    关我何事?

    楚倾瑶脚步未停,楚玉儿不是已经说过她马上就要成太子妃了。夫人你又提这是何意?

    见她没理,楚夫人急了,冲过来拦在前面,“你妹妹就要出嫁了,难道你这个当嫡姐的,就没打算给她添妆吗?”

    楚倾瑶嘲弄的开口,“莫非夫人忘了,本王妃出嫁时,一分的嫁妆都没有,你要我如何给她添妆?难道你要我拿炙王的东西填补娘家不成?”不要脸了吗?

    从楚夫人打算开口时,就已经豁出去了脸面。自然不会被楚倾瑶一句话吓退,她恼怒的道,“你别忘了从小到大是谁养你的?你手上的水润斋赶紧交出来,给玉儿添妆!”

    哟!这是耍横的了?

    本姑娘还真不怕。

    “能养本王妃的自然是我娘亲留下来的嫁妆,夫人不提本王妃倒忘了,娘亲有遗言,她的全部嫁妆都是留给本王妃的,夫人还是不要打这些东西的主意。”

    楚倾瑶掏出一本发黄的小册子,在楚夫人面前晃过,“这可是娘亲当初的嫁妆单子,我可得好好收着。”

    楚夫人听完立马急了,对着外面大喊,“来人来人。”

    外面涌进来七八个丫环婆子,威风凛凛的站成一排,“夫人。”

    “把她手里的东西给我抢下来。”楚夫人一指楚倾瑶。

    “我看谁敢动本王妃?”楚倾瑶就不信这些人真敢动手。

    见下人不动,楚夫人气愤的大叫,“别听她胡说,她以前还是睿王妃呢!你们少欺负她了吗?”

    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想也对,以前这大小姐就是指给当今太子的,在府上过得不也猪狗不如?

    当下不再犹豫,齐齐向楚倾瑶扑来。

    “你们干什么?”红檀惊怒,她没想到楚夫人真敢动王妃。她这是摆明了不给炙王脸面,回去之后,她一定要向炙王告状。

    青倚一脸冷笑,一言不发的挡在楚倾瑶面前,一拳一个的招呼过去,转眼间七八个下人全数趴在了地上,哼哼呀呀的捂着脸叫唤。

    “玉儿,我们走。”见青倚虎视眈眈的向自己走来,楚夫人胆怯的后退,拉上筛糠似的女儿逃命般的跑了。

    “都给我滚。”红檀对着地上的人挨个踹过去。

    等人都走了,她激动的抱住青倚,“青倚姐,你可真厉害,好威风哦!”

    青倚歉意的看向楚倾瑶,“主子,没吓到你吧?”

    楚倾瑶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不会以为她是纸糊的吧?怎么说,她也是在千军万马里走过的。

    第二日早,楚倾瑶去看望楚相。

    楚相盯着她看了半天,才幽幽叹息,“是你救了我?”

    “不然你以为呢?”

    她伸手替他诊脉,同时打开医疗系统给他复查,发现解毒之后他的身子很虚,怕是要养上好几天。

    “毒解了,只是需要静养一段。”

    楚倾瑶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留,转身往外走。就在她要出门时,楚相忽然开口,“瑶……儿,玉儿就要是太子妃了,太子看上了水润斋……”

    楚倾瑶的心瞬间冷下去,身体里已没了丝毫暖意。她挺直瘦弱的身板,想听他往下说,虽然明知道他接下来的话会断了她对这个男人唯一的一点念想。

    楚相狠了狠心,“只要你把水润斋让出来,我就用相同的铺子和你换。”

    呵……

    楚倾瑶倏地转身,面带微笑,“既然父亲开口了,那女儿自然不好忤逆,就按父亲的意思来,用相同价值的东西换走我手上的水润斋。”

    楚相心里一松,已经忘了刚才的愧疚。

    “那就用……”

    “用当年我娘带到楚家的全家嫁妆来换正好合适。”楚倾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对付这种人她已经没了耐性。

    楚相一懵,马上道,“你也说了你娘已经嫁到我楚家,她的东西自然都是楚家的,包含水润斋。”

    楚倾瑶冷笑,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父亲这是想发财想疯了吗?竟然想抢王爷送给女儿的铺子?”你不是能抢吗?那你去抢轩辕炙啊!

    楚相脸色剧变,如同调色盘般五彩纷呈。

    “如果父亲真有此意,我马上就回府找王爷商量,看他是否同意。”楚倾瑶嘴角带笑,眼中却一片失望。

    “不……不用。”

    “那女儿告退。”

    楚倾瑶很快就修书一封,让青倚拿着去见舅舅。红檀想把这几日的事告诉王爷,好让他替王妃做主,又怕王妃觉得她不忠,只好把想法闷在心里。

    楚相在家养了几日,身子好些便赶着去上早朝,他生怕自己卧病在床太久,会失了皇上的信任。

    今日早朝,朝臣刚一站好,御史大夫当先出列。

    “臣弹劾楚相二条大罪:一条罪状是他贪财爱小,嫡女出嫁之时扣下全部嫁妆,让女儿清身出户,分文不带就推给了炙王,此乃目无皇室,视为不敬。据臣所查,今日楚府的所有财产,均来源于原配夫人。楚相如此绝情,枉顾夫妻情份,视为不义。二条罪状弹劾他趋炎附势,为了讨好太子殿下,想抢强炙王妃手上的水润斋,送给妾氏所生之女做陪嫁。他如此丧心病狂用心险恶,实为挑拨太子与炙王,已有谋逆之心,视为不忠。如此不忠不义之人,难为一国之相。”

    楚倾瑶出嫁没带嫁妆皇上早就知道,还暗地里笑话了轩辕炙好几天。只是他没想到楚相如此糊涂,得了如此好处,还想再抢女儿手里的东西,真是不要脸。

    此时听说还牵连了太子,不满的扫了轩辕睿一眼。轩辕睿赶紧解释,“父皇,不关儿臣的事。”

    他看向楚相,“楚爱卿,陈御史所奏之事,可属实?”

    楚相身子还虚,被陈御史气得直接跪了下去,怨毒的瞪着他,“臣……没做过,请皇上明察。”

    “臣可以做证,陈御史所言句句属实,目前炙王妃就住在娘家。臣听闻此事,彻夜不眠,楚相如此对待小妹留下的孩子,这是欺我韩家无人。”

    “皇上,楚相自私自利,枉为人父,挑拨君臣关系,不配为相。”另一名御史官员紧随其后。太子是未来的储君,自然也是君。

    皇上扫了眼面无表情的轩辕炙,最初他眼中的诧异皇上还是瞧见了,看来今日之事,他并不知情。虽然知道楚相做法不妥,可他就是不想便宜轩辕炙。

    问道,“皇弟,事关你的王妃,此事你怎么看?”

    “皇兄后宫妃子众多,想必处理这些事情最有经验。”轩辕炙不咸不炎的回道。

    皇上被他一噎,面上变得难看,本着你让我出丑,我也不让你好过的原则,吩咐道,“来人,去请炙王妃。”

    楚相一愣,急忙道,“皇上,胡搅蛮缠的逆女,还是不要冒犯了天颜为好,不如……”

    “楚相,你是怕炙王妃来了,会当面揭穿你的嘴脸吗?”御史大夫早就看楚相不顺眼,今日终于逮到了机会,如何肯放过他。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36章厉害了青倚》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