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白贵妃召见-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40章白贵妃召见

    第40章 白贵妃召见

    楚倾瑶脸一红,笑道,“什么都瞒不过祖母,瑶儿只是想问问我娘当年……”见老夫人目光锐利起来,不敢再打马虎眼,干脆道,“我想知道我娘的其他东西哪来的?”

    她这次从楚家收回了四座庄子,五间铺子,还有二处林地,铺子是韩家陪送的,那其他东西哪来的?

    因为对其他东西有顾忌,她才没敢拿出来送给韩家。没想到五间铺子,祖母也不肯收。

    老夫人的目光变得深远,“丫头,那些东西来路正当,你放心接手便是。”

    “祖母,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痛楚,被楚倾瑶轻易的捕捉到。娘亲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老夫人挤出一丝笑容,“那些东西,是你娘的一位友人送她的,其他的你就别问了。”

    楚倾瑶心里更加疑惑,可当着老夫人的面,也不敢表露,顺从的应了声是。两个人便聊到了楚玉儿,“祖母,昨晚我看到楚玉儿了。”

    老夫人眉头一皱,“你晚上出府了?”

    “不是不是,是我昨日去看铺子,回来得有点晚,看到她和宇文景瑞典一起进了天醉酒楼。”

    “宇文景瑞不是……”老夫人一惊。

    “正是苍隼国的宇文景瑞,这事我已经告诉王爷了。”

    老夫人冷笑,这楚玉儿还真是作死!贪上那么一个娘,一点都不为自己儿女着想,这些年掌管相府,只顾着自己娘家,并没给楚家置办一点产业。兮雪的嫁妆被瑶儿要走后,她若规规矩矩,以皇上对楚相的信任,她完全可以继续做她的太子妃。

    她和宇文景瑞私会,要是传出去,她这辈子怕是嫁不出去了。

    “楚夫人教女无方,持家无道,楚亦雄这次算是自食其果了。单凭你娘当初带进楚家的嫁妆,这些年钱生钱,楚家也能置办出同等的产业。”

    楚倾瑶静静听着,见老夫人不说了,才扶着她躺下,“祖母,你先睡一会,一会起来我再陪您聊。”

    “好,瑶儿你也睡在祖母这里。”老夫人拍拍身侧。

    “瑶儿想去娘亲的院子看看。”一进韩家,她心里就升起一丝惆怅,就想去看看娘亲住过的地方。

    也许,她的魂已经与原主的身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了。

    老夫人欣慰的点头,“让青倚带你去,那丫头熟悉。”

    来到外面,跟着青倚走到半路,被韩清风拦住,“瑶儿,你娘舅大人在书房恭候王妃娘娘的大驾。”

    楚倾瑶笑着抬手打他,“怪不得祖母说你没正形,看来表哥该成亲了,也好有人帮舅母管你。”

    韩清风急忙摆手,“我还没玩够,你可别害我。”

    两人说说笑笑的到了韩广道书房,韩广道招呼他们坐下。

    “舅舅,您叫我?”

    “瑶儿,今日朝堂上,王皇后被削去后位打入冷宫了。”

    楚倾瑶顿时反应过来,定是因为上次王国丈预图谋反之事,牵连到了皇后。也不知道,那件事王皇后参与了没有?

    “王家的其他人呢?”

    “全部被押入死牢,等候问斩。”

    看来王家完了,只是舅舅为何会和自己提这件事,朝堂上的事与她没关系啊!难道是轩辕炙怎么了?她紧张起来,“舅舅,是不是炙王……”

    韩广道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试试她和轩辕炙关系如何,见她如此担心,便知道两人相处得还不错。

    “皇后一倒,舅舅最担心的是白贵妃。她很得皇上宠爱,也是最有可能成为皇后的人选。只怕……”韩广道接下来的话不知如何出口。

    “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楚倾瑶蹙眉。

    “瑶儿,这个白贵妃的心上人可是炙王。”韩清风见父亲吞吞吐吐,干脆替他说了,“父亲的意思是怕她找你麻烦,让你小心些。”

    轩辕炙,你这个祸水!

    “谢谢舅舅的提醒,只是她如果诚心找我麻烦,我怕是躲也躲不掉。”人家到时候可就是皇后,召她进宫她敢不去吗?

    韩广道叹了口气,“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你记着以后遇见白贵妃小心些便是。”

    “那太子会被废吗?”楚倾瑶想到了轩辕睿。

    “白贵妃无子,太子暂时还是安全的。”

    从书房出来,楚倾瑶向韩清风打探了一下韩家二公子的近况,没想到韩清风连摇头带叹气,“二弟已经走了一整年,却连一封信都没捎回来过。还好刚才你没问,要不然爹爹非得大发脾气不可。”

    楚倾瑶吐了下舌头,她刚才是没想起来。

    “瑶儿,一想到你的处境我就替你头疼。”韩清风笑吟吟的往前走,“贺兰唏,楚玉儿,轩辕睿,现在又多了个白贵妃,他们是各个看你不顺眼啊!”

    “怪我喽!”楚倾瑶撇嘴。

    韩清风收了嘻笑的神色,眼中一片凝重,“不过多了个白贵妃也好,正好考验一下炙王。我韩家的女儿,再不可以委屈求全。”

    “表哥?”

    韩清风猛地清醒,“没事,我胡说呢!”

    知道他不想多说,楚倾瑶也没问。当晚,派人去给炙王府送信后,她就留在了韩家,陪老夫人说了半晚上话,才回房睡觉。

    第二日一早,拜别了众人回了炙王府。

    楚倾瑶回府的第三日,就听说王家被满门抄斩,王皇后终身囚禁冷宫。听说这几日,朝堂上就有人提出后宫不可一日无主,请皇上另立皇后。

    这日,她刚准备去铺子里,宫里白贵妃就派人来请她进宫。因为有了舅舅的提醒,她根本不想去,“王妃,要是白贵妃登上后位,这次不去怕是不好。”红檀一脸担忧。

    “主子,白贵妃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因为王爷的拒绝,一气之下才入宫为妃。”青倚说出了白贵妃与轩辕炙的纠葛。

    楚倾瑶沉默片刻,“更衣,陪我进宫。”

    既然白贵妃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皇后,提前见一见也好,免得让她以为自己没胆子去见她,丢了轩辕炙的脸。

    软轿在百花宫停下,白贵妃也没有为难她,很快,她就见到了白贵妃。白贵妃很美,香娇玉嫩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清冷,一身浅紫色的宫装将她衬得更加孤傲。她高高的坐在主位上,冷眼看着走进来的楚倾瑶。

    “臣妾见过贵妃娘娘。”楚倾瑶郑重一礼。

    白贵妃挑剔的看着她,眼中的嫉妒越来越明显,她那么倾心的一个男人,到最后竟然娶了楚家的废物。冷声道,“楚倾瑶,你说你有哪一点配得上炙王?”

    楚倾瑶抬头直视白贵妃,轻声道,“如果贵妃叫臣妾来就是为了问这个,不如你去问皇上,当初将我赐给王爷的人可是皇上。”

    白贵妃一愣,随即嘲弄的笑出声,“本宫怎么忘了,皇上当日是用你来羞辱他的。我告诉你,你连给他当小妾都没资格。”

    难道你有吗?

    楚倾瑶睑了眉眼,她不相信在这种时刻白贵妃叫她来,只是为了羞辱于她。

    “楚倾瑶,本宫原本以为你抢了本宫的男人,会没脸来见本宫。”白贵妃面上带着失落,目光看着一处半天都没转过来。

    楚倾瑶冷笑,不死心的女人啊!

    大概是知道自己失言,白贵妃冷眼一扫,宫女们吓得急忙跪下,低着头不敢看她,“都出去。”

    将人赶走后,她又道,“楚倾瑶,本宫今日叫你来,是想得到炙王的支持,我想当皇后。”

    这关我什么事?

    “贵妃娘娘,臣妾根本左右不了炙王的决定,不如娘娘私下里与王爷商议。”不管谁当皇后,只要皇上没换人,自己的日子估计都好过不了。

    白贵妃神情凄厉,轩辕炙,她何尝不想见,可他根本不给她机会!

    这次,就算是为了他,她也一定要登上后位。等她把这锦绣的河山送到他面前,他一定会回心转意,明白她的好。

    “楚倾瑶,你敢拒绝我?”

    “臣妾人微言轻,怕是难当此重任。”她也想帮白贵妃一把,还能让她欠自己一个人情,可她没那能力。

    自从边关回来,她就没见过几次轩辕炙。

    “那你就跪在这给我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回去。”白贵妃一脸阴冷,森然的看着楚倾瑶。

    如果不是非常时期,她真想亲自动手杀了楚倾瑶,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谁都别想得到。楚倾瑶,你真是玷污了炙王。待我登上后位,一定要为他除掉你这个障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倾瑶的漆盖好疼,都要没知觉了。忽然外面传来打斗声,她一惊,一定是青倚见她没出去,和这里的人动手了。

    她抬头,“娘娘,下人不懂规律,还请娘娘高抬贵手。”

    白贵妃嘴角挂着浅笑,“不懂规矩就该好好教训。还是炙王妃你觉得我没资格管教她们?”

    楚倾瑶大急,对着外面喊,“青倚,我没事,你快住手。”

    白贵妃冷笑,“给我狠狠的打。”

    外面传来红檀的惨叫,楚倾瑶腾地站起来,因为跪久了,双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楚倾瑶,你想干什么?”白贵外颇为意外,指着她厉喝。

    楚倾瑶看都没看他,凭着一股韧劲用两条麻木的腿走到了外面,见红檀一脸是血的倒在地上。

    青倚也没好到哪去,与四名侍卫恶斗已经处于下风,时不时就会挨上一下子。地上还有两名侍卫,看样子是被她打得爬不起来了。

    “住手,都给我住手。”她眸中划过一抹戾色,侧握的手已经从系统里取出一支微型喷剂,稍稍用力,就从里面喷出气雾,快速的挥发到空气中。

    这种喷剂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人出现浑身无力的同时,连一点气味都不会留下,就算是神医来了,也查不出原因。

    很快,院子里的侍卫就全都倒下,人人用惊骇的眼神看向她,楚倾瑶将药瓶悄无声息的送回系统,也倒了下去。

    边倒边叫,“白贵妃,你真卑鄙,炙王不会放过你的。”

    屋里的白贵妃正等着侍卫将楚倾瑶抓回来呢,就觉得身子一阵酸柔,手脚都失了力气。听她提到炙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楚倾瑶,本宫要杀了你。”

    百花宫外走进来两道身影,听到白贵妃不顾形象的嘶吼齐齐顿住,黑衣男子扫了眼楚倾瑶,冷声道,“白贵妃,我要听你的解释。”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40章白贵妃召见》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