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十公主上门-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46章十公主上门

    第46章 十公主上门

    “少一千五不卖。”小贩已经收拾好东西,向四周瞄了瞄,见没人注意端起换花草就要走。

    “想要?”轩辕炙忽然出现在楚倾瑶身后。

    见他来了,楚倾瑶忙指着小贩手上的药草,“我想买下来,可他漫天要价。”

    轩辕炙看向小贩,“你出了多少钱?”

    “一千两。”

    轩辕炙脸色一冷,就这么一株不知名的东西,就一千两银子?这女人真败家。他声音带着寒意,“一千两你不卖?”

    小贩被他气势所摄,乖乖递上药草,“我卖就是。”

    楚倾瑶捧着换花草跟着轩辕炙往前走,看到中意的药材她就买下来塞给轩辕炙,“王爷,帮我拿着。”

    轩辕炙冷着脸,顺从的给她当了一把随从。

    鬼医苍优和神医女弟子白谨大战了一场,竟然没分出胜负,两人心系换花草,便急急的又奔向刚才的小贩。到了那里竟没找到人,不由大怒,誓要找到刚才的小贩。

    走了半晌,白谨一眼看到楚倾瑶手上的药草,刚要奔过来,目光一顿,旁边的身影怎么那么熟悉。细看之下,已经认出了轩辕炙。

    她回身挡住苍优,笑道,“鬼医苍优的名号也不过如此,我只是略施小计,换花草就落到了我手里。”

    苍优一听,顿时大怒。

    “白谨,你真卑鄙。”

    白谨浅笑,“我们只是各凭本事罢了,何来卑鄙一说?我付了钱,小贩愿意卖,我们平等交易,更不存在卑鄙一事。”

    苍优咬牙切齿的盯着白谨,忽然伸手向她脸上抓来,白谨早有准备,身形一退就避开他的攻势。

    “白谨,今日就让你尝尝我鬼医的真本事。”迎面就是一把黑色的药粉当头罩下。

    “雕虫小技。”白谨也不含糊,同时扬出一把颜色淡粉的药面,轻轻松松化解了鬼医的毒术。

    楚倾瑶在这边买买买,轩辕炙的脸越走越黑,到最后干脆怒道,“天都黑了,你要住在黑市?”要不是他提醒,楚倾瑶还没发现天黑。

    等两人从客栈出来,七杀七绝就是一愣,王妃一脸笑意就不必说了,反观王爷却一身冷气,怀里抱的手腕上挂的大包小包的,这都买了些什么啊?

    “在等着看本王的笑话?”轩辕炙的声音带着森然怒气。楚倾瑶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王爷这是怒了。

    “王爷辛苦了。”她赶紧讨好的上前,帮着把大包小包卸下来,连换花草一起交给七杀七绝。空中忽然飞来一只信鸽,轩辕炙伸手一抓,直接从鸽子身上抽下来一张字条,看过之后,一掌将鸽子拍飞。

    这么大火气?楚倾遥正想着要不要道个歉,身子一个腾空,已经被他抱上马背,紧紧禁锢在怀里。

    夜晚的风在耳畔呼呼刮过,楚倾瑶有些睁不开眼睛。身子被他勒得好疼,她想动一下都不能。知道他怒火没消,只好忍着。

    心里不住的腹诽,不就是帮我提个东西,至于吗?

    到了炙王府外,他将楚倾瑶放到马下,“本王还有事。”

    “那我自己进去。”楚倾瑶失落的往府里走,明明早上是一起出去的,回来时却独身一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忽然笑起来,她本来就孑然一人,还在奢望什么?她从来不认为轩辕炙会有属于她的一天。

    可是,轩辕炙,我发现我有一点点喜欢你了,怎么办?

    她前脚刚回碧落院,七杀就将她在黑市买的东西送了过来。她忍不住问,“王爷呢?”

    七杀一愣,“属下不知。”

    她研究了一会换花草,也没弄清楚它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在黑市逛了一天,确实累了便早早睡下。

    第二天中午,宫里就传来消息,轩辕啸已经册封白贵妃为皇后。楚倾瑶觉得头疼,白贵妃与她的梁子因为轩辕炙已经结下,现在她被立为后,以后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再说宫中。

    楚玉儿被册封为玉妃之后,一连哭了好几天,今日总算想开了,洗漱之后,刚想到外面走一走,皇后就命人来传话,让她到乾宁宫听训。

    她一愣,自己才被立为玉妃,连门都没出过,何时招惹到了她?

    “喜乐,皇后不是被囚在冷宫,怎么还能召见我?”她问伺候她的宫女。

    “回玉妃娘娘,今日一早,白贵妃被皇上册封为六宫之主。”喜乐赶紧回话。

    楚玉儿一颤,这么大的事,竟然没人通知她!她怨恨的看了眼喜乐,从腕上摘下一支玉镯子,给喜乐带上,“喜乐,我初入后宫,以后还要你多多提点,我好了,你才会好。”

    喜乐一惊,急忙跪下,“娘娘恕罪,喜乐只是见娘娘太过伤心,不敢打扰。”

    嘴硬!

    这些日子楚玉儿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把她原本娇纵不可一世的气焰打磨得干干净净。此时的她,心里只有冷硬,绝情。

    她恨楚倾瑶,抢了她的嫁妆,过得比她好。

    她恨她娘,从未为她考虑,害楚相错过了救她的最佳时机。

    她恨太子,她再笨,也知道那晚的事绝对是太子的手笔。她倾心相待的人却负她至此,从今以后,她再不信任何人。

    她恨皇上,占了她身子还把罪过推到她身上。一想到这,她的心都在滴血,他的年纪都可以当她爹啊!

    皇后相召,她不敢不去,命喜乐从皇上赏赐的东西中挑四样贵重的出来,送去恭贺皇后。等她到了乾宁宫,见满满的一屋子人,怕是后宫所有女人都到齐了。

    赶紧上前几步,恭敬的下跪,“臣妾恭贺皇后娘娘统领六宫,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白柔芷挑眉看着她,嘴角的笑意不变,“我当是谁,这不是咱们皇上身边最得宠的玉妃吗?”

    最得宠这三个字,由白柔芷说出来,绝对是天大的讽刺。楚玉儿心里泛起苦涩,低声道,“娘娘说笑了,臣妾绝不敢与各位姐姐争宠,以后还要多仰仗娘娘提携。”

    白柔芷一见到楚玉儿,眼前就闪过楚倾瑶那张脸。怨恨难平,就想看她出丑,“我记得玉妃早先是许了人家的,不知道你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得了皇上的喜爱,而且才一入宫就晋了妃位?”

    楚玉儿如何听不出她话里的讽刺,可她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她还能怎么办?心里嗜骨的恨意要把她逼疯,她尽量放低姿态,谦卑的跪在众人中间,只希望白柔芷放过她。

    白柔芷的话立刻挑起众人的不满,她们有的已经进宫多年,都没熬到妃位,此时见皇后明显不喜欢楚玉儿,便再无顾忌,都想杀杀她的气焰。

    一时间,各种难听话如刀子般飞来,楚玉儿一张脸涨得通红,却无法说出辩驳的话,她本是太子的女人,如今爬上了公公的床,再难听的话她也得听着。

    一个时辰后,皇后依然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众女也乐得看好戏。她身子摇摇欲坠,已经要坚持不住。

    殿外有脚步声传来,楚玉儿抬头就看到太子轩辕睿从外面进来。他的目光扫过楚玉儿,又飞快的躲开。

    “儿臣见过皇后娘娘,恭贺娘娘中宫之喜。”白柔芷眯起眼睛,面露笑容,“太子有心了。”

    如今她母后还在冷宫受罚,他哪里来的大度来恭贺自己,怕是为了楚玉儿吧!

    果然,轩辕睿开口,“今日是娘娘大喜之日,还是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才好。”太子一句不相干的人,直接将楚玉儿打入地狱。

    她感受到了全世界的恶意。

    轩辕睿,你怎可如何负我?

    白柔芷见楚玉儿跪得够久了,便道,“玉妃,既然太子为你求情,本宫就免去你的重罚,你还是起来吧!”

    “她都如此不要脸,爬上了皇上的床,太子怎么还对她这么好?”

    “太子好可怜。”

    楚玉儿要被这连成片的嘲讽声气死了,可她必须忍着,“皇后娘娘,臣妾有错,理应受罚。”不是她不想起来,而是她知道和太子藕断丝连这个罪名她担不起。

    轩辕睿眼中闪过一抹心疼,无力的离开了乾宁宫。

    皇上早就听说玉妃惹恼了皇后,因为楚玉儿让他丢尽脸面,自己又不好出手修理她。此时由皇后代劳,正合他意。没想到都中午了,听说楚玉儿还跪着,只好亲自来了乾宁宫。他怕楚玉儿双腿跪废了,楚相那里没法交待。

    “臣妾参见皇上。”白柔芷正吃着水果,见轩辕啸来了,赶紧起身迎接。

    众人也全都跪下,“臣妾恭迎皇上。”

    轩辕啸一进来,楚玉儿就想到当日龙床之上,他对自己发怒的样子,那暴戾的双眼让她心惊胆颤,几欲死去。

    她只觉得胸口堵得难受,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胡闹。”轩辕啸一见楚玉儿晕倒,大吼一声,“赶紧传太医。”

    “身为皇后,教训后宫嫔妃也要有个度,今日是你荣升皇后的大喜日子,自己都不想讨个吉利?”他弯腰抱起楚玉儿,将她放到一侧的软榻上。

    楚玉儿如何睡到他的龙床之上,他已经命人在查,可条条线索全都指向白贵妃,可道理上却说不过去,白贵妃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见大家还跪着,一挥手,“平身,都散了吧!朕与皇后有话要说。”

    众人一走,白柔芷再次跪下请罪,“皇上,臣妾只是和玉妹妹开个玩笑,没想到她身子这么弱,才跪了一小会就晕了。”

    轩辕啸冷眼看着,“朕将后宫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楚玉儿虽不好,可楚相在朝堂上为朕鞍前马后,她的女儿朕自然要善待。”

    “臣妾知错,请皇上责罚。”白柔芷心里一片悲凉。

    见她黯然神伤,轩辕啸还哪里会怪她,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爱妃,朕知道你是在和她姐姐生气,你放心,朕一定会帮你收拾了楚倾瑶。”

    太医来后,说楚玉儿是身子太虚,再加上久跪血脉不畅所至,轩辕啸便命人将她送了回去。等她醒来,又赏了些东西给她压惊。

    宫里的事情,楚倾瑶根本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不会上心。

    管家急匆匆的过来,“王妃,十公主想要见你。”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46章十公主上门》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