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王爷来救场-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48章王爷来救场

    第48章 王爷来救场

    楚倾瑶轻轻起身,“不知太后急召臣妾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她这一打岔,就把皇后和楚玉儿的计划打乱了。太后不满的看过来,“哀家年纪大了,就想早日看着轩辕家开枝散叶,炙王的母妃去得早,哀家一直把他当成亲生的看待。如今他年纪也不小了,膝下还未有子嗣,皇帝像他这么大时,可是有好几个皇子公主了。”

    话说到这份上,楚倾瑶便懂了,这是想往炙王府塞女人!

    她淡然浅笑,就是不接太后的话茬。太后只好继续道,“昨日孟太医回来禀报哀家,说你肚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炙王妃,你让哀家说你什么好,哀家可是等着抱孙子呢!”

    “太后娘娘,既然姐姐的肚子不争气,不如给炙王抬两个侧妃入府,也好早日满足您老人家的愿望。”楚玉儿出着馊主意。

    楚倾瑶,待侧妃入府,你就会失了炙王宠爱,背后又没有娘家支持,我看你还如何得意?到时候正妃的位置怕是都保不住。

    太后眼睛一亮满意的拉过楚玉儿的手,“还是玉妃最会体贴哀家,最能为哀家分忧。”

    皇后愤恨的瞪了眼楚玉儿,炙王府只有楚倾瑶一个女人,她都容忍不了,还谈什么侧妃,她绝不允许。

    “太后娘娘,依臣妾看,这事炙王妃说得不算,还要请炙王拿主意才能作数。”

    太后不悦,语气严厉,“给夫君纳妃纳妾,这是正妃该做的事情,炙王妃怎么就不能做主?如果她不能为夫君分忧,要她何用!”

    楚倾瑶坐在门边,向外望去,只有宫女太监,知道此时怕是指望不上轩辕炙了。只好害羞的起身,“太后娘娘有所不知,并不是臣妾肚子不争气,实在是王爷……”

    “王爷怎么了?”太后好奇心大起,“难道王爷没碰你?”

    楚倾瑶红着脸,“娘娘,这里人太多,臣妾说不出口。”

    太后一拍扶手,“大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藏着噎着做甚?”

    白柔芷的心悬了起来,她总觉得楚倾瑶接下来的话不是什么好话。劝说太后道,“母后,不如等众位姐妹都走了,让炙王妃私下再说。”

    “哀家要听!”太后也来了脾气,根本不给皇后面子,“炙王妃,你说。”

    楚倾瑶一脸苦楚,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太后,又飞快的低下头,“是炙王……炙王……”

    “说。”太后怒斥。

    “是炙王不行。”楚倾瑶说完自己就想乐,可她必须忍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怪异。在场的所有人都猛然瞪大双眼,炙王会不行?特别是皇后白柔芷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心里不断重复一句话,炙王不行……

    “这不可能。”她根本接受不了这个说法,“楚倾瑶,你这是在污蔑炙王。”

    其他妃子由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兴灾乐祸或是惋惜,更有甚者开始窃窃私语,“你们听到了没有,炙王不行?”

    “看着挺威武啊,竟然不行!”

    听到这个消息后最高兴的莫过于楚玉儿,此时她恨不得大笑三声,原来楚倾瑶一直在守活寡。

    楚倾瑶扫了眼众人,委屈至极的样子,“我说不说的,你们非要逼我。”

    太后脸色阴睛不定,但姜还是老得辣,她很快镇定,“炙王只有你一个女人,未必就是他不行,我看是炙王根本看不上你,我看这样吧!这事就由哀家做主,明日再为炙王选出两位左右侧妃。”

    选就选呗!他又不是我男人。

    楚倾瑶叹气,轩辕炙,我可是尽力了。

    “炙王妃,你回府之后,就把天寂阁收拾出来,好让两位侧妃早日住进去。”这话楚倾瑶就不愿意听了,她好像都没住过天寂阁。

    她笑道,“敢问太后,可有了侧妃的人选?我得回去和王爷商议一下,如果是他看不上的,我炙王府可不要。”

    太后想往炙王府送的,自然都是她的人,哪里会管轩辕炙喜不喜欢。脸色一沉,正要发怒,就见轩辕炙一身黑衣从外面进来。

    “儿臣给母后请安。”

    “炙儿,快快平身。”太后盯着俊朗的轩辕炙,猜测着楚倾瑶话里的真假。

    其他妃子就没这么含蓄了,几乎是在他平身的同时,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他的两腿之间,他一愣,脸倏地沉下来。

    “儿臣过来接王妃回府。”

    “炙儿,你来得正好,母后正和王妃商议给你纳侧妃的事。”太后笑得一脸慈爱,仿佛这事已经定下一般。

    “儿臣身子不好,连一个王妃都伺候不过来,侧妃就免了。”轩辕炙神情淡淡,“儿臣告退。”

    楚倾瑶懵了,轩辕炙你要不要这么配合我啊?我才说了你不行,你这会就承认了?见她还愣在那里,轩辕炙冷声,“楚倾瑶,你不走?”

    “走走!”楚倾瑶小跑着追上来。心虚的牵过他的手,见他薄唇紧抿,狭长的丹凤眸带着俾睨天下的霸气,带着她一路出了太后寝宫。

    轩辕炙,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

    她痴痴望着,如果能这样牵你的手一辈子,我亦愿意。

    “看够没?”轩辕炙突然顿下。

    楚倾瑶脸一红,低头之后又暗骂自己,心虚什么啊?看看又不会怀孕。头顶有热气扑到脸上,她这才发现轩辕炙的脸离她的很近,近得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你……你干嘛?”

    轩辕炙嗤笑,“本王的王妃,想看就看。”

    两人刚出了皇宫,就有太监追上来,“炙王,皇后有请。”

    “没空。”轩辕炙直接回绝。

    “王爷,皇后说耽误不了您好多久,只要您去,她以后就不再找王妃的麻烦。”太监压低声音。这句话,已经上车的楚倾瑶根本没听见。

    “带路。”轩辕炙一脸不耐。

    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楚倾瑶才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在白柔芷和我之间,你选择了她吗?“回府。”

    轩辕炙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没心情去打听,吃了晚饭就无精打彩的上床,迷迷糊糊间,房门被人推开。

    她以为是青倚,“青倚,灯不用灭。”

    床铺吱的一声,有人坐了下来。她睁开眼睛,见轩辕炙黑着脸,一身冷气的看着她。“王爷,这么晚了,你有事?”

    头顶上的人忽然伸手扯掉她身上的被子,倾身压了下来。楚倾瑶还来不及惊呼,霸道的吻便封住她的唇,他的身上带着浓浓的酒香,让楚倾瑶有片刻的沉醉。

    这么快就要失身了吗?

    楚倾瑶心有不甘,她承认她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轩辕炙,和他发生关系,她也不讨厌,可他必须是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的大手从她胸前划过,她身子一颤,忽然伸手搂上他的脖颈,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唇。

    长出一口气后,楚倾瑶赶紧把自己穿是严严实实,爬上床委屈的窝在里面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间便被轩辕炙捞进怀里,冷声道,“楚倾瑶,谁给你的胆子,敢扎本王?”

    你不是喝醉了吗?

    楚倾瑶想装无辜,又怕激怒他,只好陪着笑脸,“王爷,没有的事,你一定是做恶梦了。”

    轩辕炙蹙眉,他只记得昨晚是过来找楚倾瑶问罪的,其他的事情模模糊糊根本记不清了。难道真如她所说,全是梦里发生的?

    “楚倾瑶,你倒是能耐,连本王做什么梦都能知道。”想通了这一点,他警告的看着她,“以后再敢跟本王耍花样,有你好看!”

    “是是。”楚倾瑶被他搂得呼吸困难,忙不迭的应声。

    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楚倾瑶的脸不争气的发红,轩辕炙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他舔了下唇,忽然觉得口干,俯下头来用舌尖描摹过她的唇,“王妃的味道一如昨晚。”

    等楚倾瑶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调戏时,轩辕炙已经扬着嘴角跳到地上。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楚倾瑶抄起枕头就砸了过去,只可惜根本没砸到人。

    屋外响起轩辕炙愉悦的笑声,屋内楚倾瑶的脸更红了。

    下午的时候,青倚从外面回来,一脸的不愤,几次都欲言又止。

    “青倚,你根本藏不住事,说吧!怎么了?”楚倾瑶放下手中的医书,顺便扫了眼一旁的红檀,红檀一接触到她的目光,顿时一脸慌张。

    “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她冷下脸。

    “主子,天寂院来了个白衣女子,今天上午王爷还带着她在府里看荷花呢!”青倚一脸担忧。主子进府这么久,一直住在碧落院,好不容易昨晚王爷留宿在此,一转身又带着别的女人去看花。

    “是不是贺兰唏?”

    “主子,不是贺兰郡主。”红檀见瞒不住,也表现得愤愤不平,“这人是昨天王爷带回来的,一来就住进了天寂阁。”其实红檀想说,那人一来就住进了自己给王妃收拾的房间。

    楚倾瑶觉得心里极不舒服,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间充斥。她是皇上硬塞给他的女人,她的用处只是羞辱他。如此尴尬的身份,哪怕她做得再多,他也未必会喜欢。

    眼中掠过一抹失意,轩辕炙,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在意我?

    “你们管太多了,王爷和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青倚第一个不服,“主子,话不能这么说,你才是王府正经八百的女主人。”

    她摆手,“青倚,我有点饿了,你们去厨房给我做一碟千层糕。”

    将两人支开,她快速的换了衣服,从王府后门溜到外面,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想离开这里。

    步行过两条街,一名绝美男子忽然落到她面前,凛冽的冷梅香直窜入她的心脾,“是你?”这人一身紫衣,正是当日窜入王府荷花亭的人。

    “瑶瑶,好巧。”男子对她绽放一个魅惑众生的笑颜。

    她看得一呆,对于美好的事物,她一向愿意欣赏。茶馆的二楼上,轩辕炙冷着脸看着下方。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48章王爷来救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