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凭什么管我-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49章凭什么管我

    第49章 凭什么管我

    “瑶瑶,好巧。”男子对她绽放一个魅惑众生的笑颜,楚倾瑶只觉得眼前亮了亮。

    她看得一呆,对于美好的事物,她一向愿意欣赏,比如韩清风比如花千妍。殊不知茶馆的二楼,轩辕炙正冷眼看着下方。

    男子轻笑,“瑶瑶,不如我们上去喝杯茶?”

    “嗯。”反正自己出来只是散心,有人陪也不错。两人进了茶馆,男子在前面引路,“我们去二楼,我刚才就坐在上面喝茶。”

    上了二楼,楚倾瑶只觉得一道冷光射来,抬眼便看到轩辕炙。他的对面还坐着一名白衣女子,女子容若桃李,看过来的眼神却冷若冰霜。

    她身子一震,这就是住进天寂院的人吗?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亲密。

    她利落的转身,笑着问男子,“你点了什么好茶?”

    “瑶瑶,天山雪雾。”男子给她倒了一杯,“你尝尝。”

    楚倾瑶刚端起茶杯,还没喝到嘴,就觉得一阵旋风刮到眼前,茶杯直接被人夺走,茶水尽数浇到了紫衣男子身上。茶水不太烫,紫衣男子抖了抖衣襟,面露嘲笑,“炙王这是嫉妒了?”

    “轩辕炙,你干什么?”她大怒。就许你带着女人四处招摇,我跟人喝杯茶怎么了?

    “楚倾瑶,跟我回府。”轩辕炙伸手抓住她,扯着她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楚倾瑶吓得一闭眼,人已经站到了地上。

    她伸手推他,“轩辕炙,你凭什么管我?”

    轩辕炙紧绷着脸,语气生硬,“你先回府等我。”

    楚倾瑶迎上他冷冽的双眸,“莫非王爷忘了自己说过的话?我有出入王府的自由!”凭什么你可以带其他女人回府,又是看荷花又是喝茶,我和人喝杯茶都不行?

    楚倾瑶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在嫉妒。

    轩辕炙一脸阴鸷,大手一抓就将她夹到腋下,“今日本王改主意了,以后你哪都不许去。”

    “放开她。”紫衣男子跟着跳下来,挥拳打向轩辕炙。轩辕炙被逼后退,只好放开楚倾瑶。他冷然开口,“紫衣侯,你敢插手本王的家事?”

    紫衣男子一愣,“我是为王爷你着想,你表现得如此激动,不怕楼上的人误会?”

    紫衣女子一直注意着下方,此时落下来挽住轩辕炙的胳膊,“王爷的心里只有我,我误会什么?”又挑衅的看向楚倾瑶,“王爷,这个女人是谁?”

    楚倾瑶冷笑,都住到炙王府了,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她忽然很想听听轩辕炙的答案,在他心里自己到底是谁。轩辕炙根本没理白衣女子,冰冷的眸子里带着不容拒绝,“跟我回府。”

    “瑶瑶,只要你不想回去,我就带你走。”紫衣侯挑衅的拉过楚倾瑶。

    楚倾瑶心头升起一股怒气,她好歹是炙王妃,这个女人当着她的面勾引轩辕炙,算是几人意思?

    她挥开紫衣侯,“回府就回府,你送我。”

    轩辕炙一愣,不着痕迹的挣脱女子,扯起她就走。女子懵住,铁青着脸站在茶楼下大叫,“王爷,你给我站住。”

    楚倾瑶感觉到轩辕炙的身子明显一顿,却没停,她心情忽然大好。忍不住偷瞄他,只见他紧绷着脸,目光锋利的同时看过来。她吓得赶紧低头,就像做错事的小媳妇。

    他步子很大,把她扯得跌跌撞撞,有好几次都差点跌到地上,手上的力道更大,原本白皙的手腕已是青紫一片。

    轩辕炙见她死咬着牙,就是不开口求饶,怒气更盛,手上用力疼得她一个抽气,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在心里把轩辕炙骂了千百遍,脸却固执得看都不看他。

    回到碧落院后,轩辕炙直接把她扯进房里,“楚倾瑶,本王再说一次,请守好你的妇道。”他眼神阴翳,阴沉压抑。

    楚倾瑶看着惨不忍睹的手腕,火气也正大着,“那也请王爷守好你的夫道。”

    轩辕炙懵了下,心里的火气消了不少,警告的看着她,“给我离紫衣侯远点。”说完转身就走。

    等他一走,红檀青倚赶紧进来,一看到她青紫的手腕,心疼得跟什么似的,赶紧找来药膏给她消肿。

    “主子,你怎么又惹到王爷了?”青倚就怕主子惹恼了王爷,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主子也是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和王爷怄气,白衣女子都住到天寂阁了,主子也不知道哄哄王爷。

    红檀小心翼翼的,“王妃,你支开我和青倚姐,是不是跑去找王爷理论了?”肯定是这样的,要不然王爷能一脸铁青的把王妃送回来?

    楚倾瑶翻了个白眼,她得多闲,才会做这样的傻事!

    “你们想多了,自古王爷就没有只娶一个女人的道理,他想迎谁进门,我都不会有意见。”楚倾瑶平静的盯着手腕,真特么疼。

    新人进门之日,便是她离去之时。

    还好,她还没迷失自己,还有离开的能力。就算他有千般好,万般入你的眼,如果不能把心给你一人,她也不会要。

    她要的很简单,在这个世上却很难实现,只求一人,两心相悦。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那样的人出现,可她不悔亦不会迁就。

    想得再透,心里还是不舒服。

    “主子,你要的千层糕。”青倚转身端来千层糕。

    “你们吃吧,我不饿。”

    轩辕炙回到书房,这才想起自己把素如一扔到了外面,叫来七杀,让他去接人。“王爷,你前脚回府,后脚如一小姐就回来了,她现在和绵姨在一起。”

    轩辕炙不悦的哼了声,“去查紫衣侯,我要知道他的所有事。”

    “是。”七杀走起路来都是带风的,紫衣侯敢勾引王妃,真是自己作死。

    夜色降临,轩辕炙依旧埋首在书房里,绵姨带着素如一进来。他皱眉,“绵姨。”

    “炙儿,如一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能冷落了她,先把公事放放。”绵姨一开口就责备。轩辕炙不悦,“本王陪了她大半天,绵姨不知道?”

    素如一脸色一白,走到轩辕炙身旁,“绵姨,如一知道王爷忙,今天能陪我那么久,已是不易。”

    轩辕炙默然不语,见他并不领自己情,素如一有些尴。

    “炙儿,晚膳备好了。”绵姨开口打圆场。

    “本王有急事要处理,没时间吃。”轩辕炙指了指桌上厚厚的公文。

    绵姨暗瞪他一眼,说话都不知道婉转,真是要气死她了,“再忙也要吃饭。”

    轩辕炙径自坐下,“你陪如一用吧!”见绵姨还要再说,如一急忙道,“绵姨,让王爷忙吧!一会我去厨房给他做一碗宵夜。”

    绵姨向她伸手,“好孩子,委屈你了。”

    如一笑笑,回握住她的,“能和王爷在一起,如一很满足。”

    “你这孩子,还叫什么王爷,显得多生疏啊!你得叫炙儿炙哥哥。”绵姨笑着告诉如一。如一点头,回头道,“炙哥哥,等我给你做宵夜送过来。”

    轩辕炙见绵姨正对自己挤眼睛,只当看不见。等她们一走,他就拍一声摔了桌上的笔,起身离开了书房,这一晚都没回来。

    素如一端了宵夜,见书房一片漆黑,根本没有轩辕炙,气恼的将宵夜直接摔到了地上。轩辕炙,你敢不把我素如一放在眼里?

    她身形一动,已经出现在绵姨房里,“绵姨,楚倾瑶什么时候走?”

    “如一,你这是怎么了?”见她神色不对,绵姨忙问。

    “炙哥哥根本不在书房,他是不是去找那个女人了?”

    “不会。”绵姨摇头,“他们从来就没在一起过。你炙哥哥这几天忙,等他忙完就赶那个女人走。”绵姨暗怪轩辕炙不听话,要是早早赶走楚倾瑶,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见素如一很不高兴,赶紧劝说,“如一,那个女人只是他皇兄硬塞给她的,而她又恰好会医术,医好了他的腿,炙儿只是觉得欠她人情,一时拉不下脸来赶人。”

    提到轩辕炙的腿,素如一就想起父亲做过的事,“那炙哥哥是不是在怪父亲?怪他当初放弃了他?”

    绵姨表情一僵,当初炙儿双腿残废,无人能医,他们便放弃了他,由着他被轩辕啸欺负,赐了个废物楚倾瑶进门。好在上天开眼,楚倾瑶竟然医好了炙儿。

    可楚倾瑶再好,如何能和如一身后的势力比,她一见轩辕炙对楚倾瑶好,便马上捎信让如一赶紧过来。

    拉着素如一坐下,怒道,“他敢!他要敢怪,我第一个不饶他。你放心,绵姨只认你是炙儿的王妃。”

    楚倾瑶在家里养了几天,手腕上的淤青已经散去,却没再出府,只是让青倚把帐册收上来慢慢看。

    “王妃,王府这几天都没在府上。”红檀将打探到的消息说出来。

    “他去哪了?”

    “奴婢不知,只知道王爷走那天,叫素如一的白衣女子去给他送宵夜,没找到人直接把碗摔了。”红檀咬了下嘴。

    楚倾瑶一扫这几天的郁闷,心没来由的欢喜。轩辕炙,你不会是在躲她吧?

    楚玉儿自从进宫后,皇上一直没留宿在她这,本来她就不想伺候轩辕啸,也乐得自在。这天,让喜乐给娘亲送信,让她进宫一趟。

    楚夫人欢欢喜喜的来了,“玉儿,虽然你没当上太子妃,做皇上的妃子也不错,娘以后就靠你了。”

    “我拿什么让你依靠?”楚玉儿的怒火蹭地就起来了,“我让你多给我准备点银两,我好在宫中上下打点,你告诉我,银子呢?如今宫中白柔芷是皇后,她处处看我不顺眼。要不是太后不喜欢她,想利用我和她抗衡,你以为我还能在这后宫立足?”

    楚夫人看着她,“玉儿,你这是在责怪娘亲吗?娘这不正在给你想办法,你和你爹还要相互照应才是。”

    楚玉儿眼中现出一抹狠色,“你帮我想想办法,我能有今天都是楚倾瑶害的,我一定要毁了她。”

    楚夫人也想毁掉楚倾瑶,却苦于想不到办法,只好干生气。

    “你回去再好好想想,想到了就进宫告诉我。”楚玉儿挥手。楚夫人虽不满她的态度,想到楚家还要靠她,也不敢说什么。

    夜深之后,喜乐伺候楚玉儿上床便退下了。半夜里,楚玉儿只觉得有人摸上了床,心下一抖,还以为是皇上。因为不想看到轩辕啸那张脸,她只好继续装睡。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49章凭什么管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