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水润斋出事-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50章水润斋出事

    第50章 水润斋出事

    来人脱了她的衣服,和她纠缠在一起,当喘息和低吟交织,男子有些紧张,“玉儿,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轩辕睿?

    楚玉儿猛的睁眼,愣然看着身上的男人,不是太子轩辕睿还能是谁!她慌乱起来,“你怎么在这里?你赶紧走。”要是被人发现她入宫之后,还和太子行男女之事,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轩辕睿抱紧她,“玉儿,玉儿,外面的人我都迷晕了,你放心,没人会发现。玉儿,我爱你。”

    楚玉儿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伸手攀上他的脖颈,疯了似的要他,她恨不得将这个男人废在自己床上,与他同归于尽,哪怕明日身败名裂,被浸了猪笼。

    轩辕睿也热情的回应她,与她颠鸾倒凤,倾尽全力。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筋疲力尽的摊在了床上,楚玉儿媚眼如丝,身上红痕点点,给本就玲珑有致的身子添了几丝诱惑。

    轩辕睿一个翻身,再次将她压住,“玉儿,他这些天都没碰过你是不是?”

    楚玉儿一呆,一个巴掌响亮的扇在轩辕睿脸上,“轩辕睿,我恨你!你连你爹的妾都不放过。”

    轩辕睿摸着脸,“玉儿,我求你先听我说。如今我娘失势,我的太子地位怕是也早晚不保,我不能让你跟我一起过苦日子。玉儿,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只有你留在父皇身边,我才有继位的可能。”

    楚玉儿绝望的笑,“你什么意思?”

    “只要我还是太子,我早晚会是皇上,你一定要在父皇面前替我多说好话,陪我熬过这几年,只要我继位,你就是皇后。”轩辕睿怕她不信,抓起她的手再次扇到脸上,“玉儿,你打我,你打我啊!我轩辕睿所说句句是真,如果违背誓言,就让我不得善终。”

    楚玉儿瞪大眼睛,泪水如同决堤,她摇着头,她不敢再相信这个男人。她该怎么办,她好不甘心就这样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

    “玉儿,你必须相信我。”轩辕睿生怕楚玉儿把这事告诉父皇,到时候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他吻上她的唇,极尽缠绵。

    “楚玉儿,你记着,我东宫正妃之位永远为你留着。”

    见天色快亮了,他赶紧穿好衣服,“玉儿,你必须要讨好父皇得到他的信任,我们动不了炙王,就拿楚倾瑶开刀,我想玉儿也不愿意水润斋还留在她手里。”

    一直到他走,楚玉儿还沉浸在他的话里。忍着身上的酸痛赶紧收拾好床铺,穿好衣服继续补眠。

    整整在床上躺了小半天,楚玉儿才起来。和太子殊死缠绵了一晚,身上全是欢爱之后的痕迹,她也不敢出屋,一个人呆在房里捉摸太子的话。忽然眼前一亮,让喜乐拿来纸笔,给娘亲修书一封。

    几天之后,青倚从外面进来,“主子,小金子来报信说,水润斋被查封了。”

    “因为什么?”水润斋可是百年老字号,经营了这么多年都没事,为何偏偏自己接手没多久,就出了这码事。

    “说是有人在水润斋买了条玉石项莲,回去一看珠子都是假的。便把水润斋告到了府衙,府衙不但封了铺子,还带走了李掌柜。”

    楚倾瑶腾地起身,“买主是谁?”

    “听说是住在附近的王婆,要买回去给姑娘当嫁妆。”

    “王妃,这事要不要告诉王爷?”红檀也跟着着急,如果有王爷相助,府衙肯定立刻放了李掌柜。

    “不用。”楚倾瑶已经断定这是有人故意陷害。但到底是谁?她一时猜不透。楚玉儿?白柔芷?太后?

    这三个人都有嫌疑,从府衙封铺子的速度来看,定是有人在背后支使,要不然谁敢和炙王府做对?

    她带着红檀青倚火速赶到府衙,府衙大人出来迎接。“为臣见过王妃。”

    “水润斋的掌柜呢?”

    “在府衙大牢,已经审问过了,假项链就是水润斋卖出去的。”知府不看楚倾瑶,直接告诉她结果。

    楚倾瑶不由大怒,才刚发生没一会的事,这么快就定案了?“谁审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水润斋是在卖假货?”

    知府一脸尴尬,“王妃,人证物证俱在,臣也是秉公处理。”

    楚倾瑶冷声,“小小的府衙也敢故意污蔑本王妃,我看你是在这位置上呆够了。”

    府衙一惊,这案子他接手的比谁都清楚。上面有令,就要查封了水润斋。所以根本没审,把水润斋掌柜押来后,直接动刑,然后就定罪了。

    楚倾瑶担心李掌柜,开口说要见他。

    “王妃,水润堂掌柜藐视公堂,臣不得不动刑,怕是现在还没醒。”楚倾瑶怒喝一声,“谁给你的胆子?”

    “臣是按章程办事,还请王妃理解。”

    楚倾瑶深吸了口气,“青倚,今日何时查封的水润斋?又是何时带走的李掌柜?”马不停蹄的赶来,都没阻止得了,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青倚回道,“主子,今日巳时卖出的项链,正午查封的铺子,现在是未时一刻。”

    楚倾瑶眼似寒星,逼视着府衙大人,“本王妃倒是不知道,府衙办事的速度何时如此快了?就算是杀人犯,你也得给人辩解的机会才能定罪。我看你是对本王妃起了歹心,想将这水润斋据为己有。”

    府衙大人当时就冒冷汗了,这个罪名他可担不起。咚一声跪下,冷汗直流,“炙王妃恕罪,臣没这个胆子啊!”

    “没有你就敢偏听一面之词,屈打成招封了水润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炙王府?你把炙王致于何地?”

    “王妃,臣绝不敢欺瞒炙王,臣……”

    “准备个药箱,带我去天牢。”知府爬起来,胆颤心惊的在前面带路。

    他虽然听说水润斋是楚倾瑶的铺子,觉得以她从前的名声,就算嫁给炙王也不会得宠,再加上背后之人许的各种好处,他脑子一热,本着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心思,直接定了案。

    进了地牢,楚倾瑶眉心紧蹙,地牢真不是人呆的地方,阴暗潮湿不说,还散发着一股恶臭。等她看到李掌柜一身是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时,顿时怒道,“把门打开。”

    “李叔。”青倚隔着牢门大叫。

    地上的人动了一下,看来是有意识。楚倾瑶冷冷望着府衙,“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就让你给他陪葬。”

    “下官错了,下官马上就去叫大夫。”府衙一听就慌了。

    牢门打开,楚倾瑶将青倚和府衙大人支到远处,快步进去。

    “李叔,对不起,我来晚了。”她马上开启医疗系统,给李叔做全身检查。肋骨断了一根,腰部还有扭伤,特别是屁股都被打开了花。

    李叔睁眼,看到是她挣扎着想要起身,被她按住,“李叔,我帮你包扎。”

    “主子,我没事。”

    楚倾瑶眼圈一红,都这样了,李叔还安慰自己。她着重检查了一下断掉的肋骨,见骨头并没有移位,也不会导致血气胸,便从系统里拿出肋骨固定带小心的固定好。又拿出膏药贴到李叔腰上。最后才开始清理屁股上的伤口,上药包扎。

    “主子,我在水润斋干了一辈子,我们水润斋从来没卖过假货啊!水润斋的招牌不能在我手上砸了。”李叔老泪纵横,“项链是小金子卖出去的,主子去找他,他知道是谁买的。”

    “李叔放心,水润斋会没事的,我一定尽快救你出去。”她安慰李叔。

    李叔身子很虚弱,没时间给他挂营养液,她便拿出一小袋葡萄糖喂他喝了,把空袋放进系统处理掉,这才走出牢房。

    “府衙大人,本王妃把人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来到外面,她疾言厉色的道。

    “王妃放心,下官以项上人头担保,一定会好好照顾李掌柜。”楚倾瑶冷哼一声,带着青倚去找小金子。

    “主子,李叔怎么样了?”青倚边走边问。

    “伤口处理过了,断了一根肋骨。”青倚听完,心疼的直抹眼泪。

    小金子正守在水润斋外面,一见到青倚,立刻走过来。

    “主子,青倚姐。”

    “买主是谁?带我们去找她。”青倚红着眼睛,恨不得马上救出李叔。

    “那人我认识,是住在前面巷子口的王婆。”

    当楚倾瑶看到王婆家徒四壁,便断定她是被人利用。破烂的草房,打着补丁的粗布旧衣,怎么看怎么买不起水润斋的饰品。

    “王婆,这是我们水润斋的老板。”小金子给王婆介绍。

    王婆一脸不耐烦,“你们来找我干什么?我那么相信你们水润斋,你们却卖给我假货?是看我老婆子好欺负吗?”

    “这位婆婆,你先别激动,我想看看你买来的假货。如果我确定是我们水润斋售出的饰品,我愿意假一赔十。”

    “你们自己卖假货,还有脸看?”王婆虽然冷嘲热讽,还是将假项链丢过来,“你们自己看。”

    小金子赶紧捡起来,只看了一眼便确定这是赝品,“这根本不是我卖给你的那条,我卖你的是真正的羊脂暖玉,根本不会掉色。”

    青倚拿过项链,细瞅了瞅,气愤的道,“主子,他们这明明是有备而来,连我们水润斋的印记都模仿得如此逼真。”

    楚倾瑶看着项莲上惟妙惟肖的水滴印记,神色又冷了一分。

    她拿过项链,“婆婆,不是说你的女儿要出嫁吗?怎么没看到她人?”

    “她出去了。”

    “那你买项链的银子哪来的?”楚倾瑶终于问到了正题。

    她话音方落,王婆就像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跳起来,“你怎么说话呢?我自己攒钱买的项链不行啊?”

    楚倾瑶猛的一拍桌子,指着她的屋子,“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就算把你这把老骨头卖了,也买不来一颗项链上的珠子,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诬陷水润斋的?”

    王婆神色慌乱,很快又镇定下来,“你这是看不起我们穷人,我……”

    楚倾瑶冷声,“本王妃不跟你费口舌,我们现在就走一趟户部,看看你家名下有多少田产多少收入,算算你能不能买来一颗水润斋的珠子?”

    王婆脸一白,声音戛然而止,身子却抖个不停。

    “到底是谁指使你的?只要你说了,本王妃就不追究你的责任。”楚倾瑶目光凌厉,声音冷冽。

    王婆身子一软,跪了下去,“你是王妃娘娘?”

    “王婆,你睁开眼好好瞧瞧,我家主子可是炙王妃。”小金子瞪着眼睛。

    “王妃娘娘,你饶了我老婆子吧!我也是没办法,我女儿在楚相府中做下人,如果我不这么做,她就要被卖掉了。”

    楚倾瑶怒火中烧,她还以为楚夫人长了教训,没想到楚玉儿刚刚入宫,她就敢向自己下手。“真项链在哪里?”

    “王妃,真项链我一拿回来就给了女儿。”

    楚倾瑶对着红檀和青倚耳语,让红檀和小金子将王婆带去府衙,她则带着青倚直奔相府。进了相府,见青倚消失在假山后,她才去见楚夫人。

    楚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迎上来,我当是谁!这不是炙王妃吗?怎么这么有时间回我们楚家了?楚倾瑶上前,一把拉住楚夫人,“水润斋的案子是夫人做的吧?还请夫人陪我走一趟府衙。”

    “楚倾瑶,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玉儿现在可是皇上的人,你要是敢动我,皇上绝饶不了你。”

    楚倾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夫人的意思是说楚玉儿诈死,宫中的玉妃就是她?你们一家联合起来欺骗全天下的百姓?”

    楚夫人赶忙捂嘴,又急忙辩解,“楚倾瑶,你不准胡说,玉儿明明……?”

    “明明怎样?夫人刚刚可是说过宫中的玉妃就是她。”

    楚夫人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傲然挺胸,“真是笑话,我是什么身份?没有府衙的命令本夫人就是不去,你能拿我怎么样?”

    楚倾瑶听她如此说,倒也不急,轻轻松手,“那我就陪夫人在这坐等府衙来传人。”

    楚夫人脸色大变,起身就要往后堂走,楚倾瑶如何能让她离开。一把将她抓住,“夫人莫不是不敢去府衙?”

    “楚倾瑶,你放手。等我换身衣服,陪你走一趟又何妨!”楚夫人挣扎了几下,见无法挣脱,气恼的对下人喊,“你们赶紧把她给我按住。”

    “我看谁敢动本王妃?”楚倾瑶眉眼狠辣,眼神阴冷。

    这边这么大的动静,楚相接到消息急忙过来。一进来就冷声质问,“楚倾瑶,你已经是嫁出去的人,还回我相府耍什么威风?”

    楚倾瑶讥讽的看着楚相,“父亲,这就是你见到本王妃该有的礼数?”既然楚相无情,她也不想虚伪。

    楚相一愣,甩了下袖子,这才躬身轻施一礼,“臣见过炙王妃。”

    “平身。”楚倾瑶一抬眼,见楚夫人又要向后堂溜,大喝一声,“范青菊,你给本王妃站住。”

    楚夫人脸色铁青,只好放软语气,“瑶儿,你不是说要带本夫人去府衙协助调查吗?我换身衣服,去去就来。”

    “怕是要让夫人失望了,我觉得夫人这一身装束大方得体,用不着再换。”

    楚夫人一脸怒容,“老爷,你看看你生的好女儿,你看看她是怎么对我的?”边说边对楚相挤眼睛。

    “夫人的眼睛,是病得治。”楚倾瑶冷笑。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50章水润斋出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