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轩辕炙来了-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51章轩辕炙来了

    第51章 轩辕炙来了

    楚相再笨,也知道楚夫人是想让他帮着拖住楚倾瑶。领会之后还没行动,红檀已经带着府衙的人赶到了相府。

    “见过相爷。”衙役跟楚相打招呼,楚相黑着脸,不悦的瞪着楚倾瑶。

    相府的主母被传到府衙,说出去就是丢人的事,他真是养了个孽帐。满脸不悦,“炙王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与本相的夫人对簿公堂?”

    楚倾瑶一直盯着楚夫人,见她正死死按着自己的手腕,讥笑道,“这就要问问楚夫人到底做了些什么?”

    “带走!”她冷声。

    衙役为难的看了眼楚相,对楚夫人一抬手,“小的奉大人之命,请夫人前去协助调查。”

    红檀发现王妃一直盯着楚夫人的举动,心下已经有数。

    “老爷,我不要去府衙。”楚夫人快哭了。

    楚相可不信楚倾瑶能抓到相府的什么把柄,安慰她道,“本相陪你前去。”楚夫人一愣,脸色瞬息万变,更加不知如何是好!

    红檀寸步不离的跟着楚夫人,死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楚夫人心急如焚,急得满头大汗,最终还是被带到了府衙。

    楚倾瑶忽然走向楚相,压低声音,“如果我是父亲,我就不会跟来一起丢脸。”楚相一愣,楚倾瑶已经走向一旁。

    府衙大人听说楚相也跟了来,腿脚发软的升堂。虽然此时天色已晚,可大堂外面竟然站满了旁听的百姓。

    “楚相大人,炙王妃,下官开始审案,要是……”

    “罗嗦!大堂之上,主审官最大。”楚倾瑶打断他。

    府衙大人看了眼楚相,暗叫倒霉,其实他早就知道水润斋是百年老店,更不可能出假货,可人心总是贪的,他也想靠上楚相这棵大树。

    见楚倾瑶只是一个人来的,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命人搬来几张椅子,让楚相楚夫人和楚倾瑶落下。

    一拍惊堂木,“来人,将水润斋李掌柜带上堂来。”

    楚倾瑶挥手,“他都被你打断了骨头了,动不得,你审你的。”一指小金子,“当时卖货的伙计在这里,你审他。”

    府衙一指小金子,“水润斋卖出的项链本官已请人验过,属假货无疑,这才查封了水润斋,不知王妃执意要本官重审,可有新的证据?”

    “婆婆,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楚倾瑶看向跪着的老妇。

    王婆刚要说话,楚夫人就尖声道,“王婆,你想好了再说,别忘了你还有春丫。”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

    楚倾瑶看向楚相,见他眼观鼻,鼻观心,就像没听到一样。不由冷笑,楚夫人如此不要脸,怕是也有楚相一半的功劳。

    “王妃,王婆的女儿被人推进井里淹死了。”青倚带着从王府调来的侍卫抬着一名女尸走上堂来。

    王婆惨叫一声扑了过去,“丫儿丫儿,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扔下娘一个人我可怎么活啊?你告诉娘,是谁害你的是谁?”凄厉的哭声响彻整个大堂,让众人为之动容。

    “闭嘴,公堂之上不得喧哗。”府衙大人见她哭个没完很是心烦。

    楚相的眼皮动了下,看向楚夫人,楚夫人一接触到他质问的眼神,目光就躲开了。王婆忽然扑向楚夫人,“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这么狠的心,是你害死了丫儿,一定是你!”

    楚夫人吓得赶紧躲到楚相身后,可怜的叫着,“老爷……”

    “大胆王婆!”府衙一声大喝,早有衙役上前制住王婆,让她乖乖跪下。

    王婆一边哭泣一边磕头,“大人大人,我招,我什么都招。那项链根本就不是老婆子我能买得起的,是楚夫人把钱给了我女儿春丫,我买到手的是真正的珠玉项链,到手就被楚夫人换走了,给了个假货让我诬陷水润斋。”

    楚相一脸震怒,此时方明白楚倾瑶那句跟来丢脸是什么意思。

    楚夫人顿是像炸了毛的公鸡,怒不可遏的指着王婆,“你再胡说八道,我不撒烂你的嘴,府衙大人,本夫人冤枉,一定是王婆收了炙王妃好处,才会如此污蔑我的清白。”

    “大人,老婆子我所说句句属实,绝无虚假,这一切都是楚夫人暗中授意的,还请大人明查,替我女儿申冤。”

    府衙大人看向楚相,见他全程黑脸,怕是对自己不满了。

    再看炙王妃,正一脸悲怒同情的看着王婆,在心里一衡量,果断选择了楚相。“王婆,明明是你女儿起了贪念,想要诬陷水润斋,如今事情败露才选择了自杀,你竟敢将此事推到楚夫人身上,该当何罪?”

    王婆彻底懵了,哭喊着不住的磕头,“青天大老爷,民妇冤枉啊!是楚夫人逼我女儿这么做的,她说如果我女儿不做,就把她卖到青楼去。大人,请你替民妇做主,我女儿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楚倾瑶被府衙大人的推论气得身子发抖,刚要起身,就见堂外走进来一人,面目威仪,一身冷冽。那人来到她身前,“本王累了。”

    楚倾瑶抬头,就看到轩辕炙疲惫不堪的面容,赶紧起身把座位让出来。她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心莫名的欢喜。虽然他不出现,她也有办法收拾得了楚夫人,可他来就是不一样。

    轩辕炙,你是放心不下我吗?

    楚相审视的打量起楚倾瑶,这个从未被她重视过的女儿,怎么就得了炙王的宠爱?早知如此,他真应该对她好点。

    府衙大人看到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炙王,吓得差点跪下。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耳光,早知道炙王这么看中他的王妃,他刚才也不能那么判案啊!

    神色一肃,立即问道,“楚夫人,王婆的陈述,你有何辩解?”

    楚夫人听着这话怎么不对味,急忙道,“大人,王婆纯属污蔑,我相府还买不起一条项链吗?”

    府衙大人一愣,这话好像有理。“王婆,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

    王婆一下子摊在地上,“大人,水润斋的项链一早就被我女儿拿了送给楚夫人,小人哪还有证据啊?”

    “你这个刁民,公堂之上岂容你胡说!”楚夫人脸红脖子粗的大叫。

    “楚夫人,老妇胡没胡说你心里最清楚,你如此昧着良心,春丫的鬼魂半夜都会回来找你算帐。”王婆见女儿惨死,也是割出去了。

    “楚倾瑶,本王很累。”轩辕炙见她不声不响,面露不悦。

    “王爷稍等。”楚倾瑶的目光落到楚夫人左手腕,她就像被开水烫到一般猛的缩回去。她冷笑,“既然夫人一直说自己无辜,那你敢不敢把你的手腕亮出来给大家看看?”

    楚夫人脸上闪过一抹慌乱,“楚倾瑶,你别太过份,我相府一向注重礼仪,女子更是不能将肌肤随便给外人看,难道你不知道?”

    楚相疑惑的盯着她的手腕看了三秒,目光忽的落到楚倾瑶脸上,“炙王妃,你出身相府,相府丢脸,你也捡不着!”

    现在想起她出身相府了?那你们坑害水润斋时可有想过我?

    “父亲这话,女儿就不懂了?水润斋是我娘留给我的产业,事关娘亲清白,女儿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如果真是水润斋掌柜中饱私囊,以假乱真,女儿必不会姑息。”

    见大家都望着自己,她笃定的一指楚夫人,“大人,本王妃以性命相保,水润斋售出的项链就在楚夫人身上。”众人大愣,楚夫人身子一抖,差点跌倒。

    她来到楚夫人面前,向前伸手,“夫人,你是自己拿还是我帮你?”

    楚夫人将两手背在身后,面红耳赤的狡辩,“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轩辕炙冷冷看向府衙大人,他吓得一个哆嗦,立即道,“楚夫人,请你不要为难下官。”当着楚相的面,他总不能动硬的让人去搜楚夫人的身,只好求救的看向楚倾瑶。

    楚倾瑶一个眼色,青倚快步上前,将楚夫人的左衣袖猛地向上一卷,露出了被她戴在手腕上的玉石项莲。

    楚相一惊,愤恨的瞪着楚倾瑶。

    楚倾瑶上前,一把捋下项链拿到王婆面前,“看看你买的是不是这个?”

    王婆辨认了一会,激动的捧着项链,“大人,民妇买的就是这个啊!请大人为民妇做主,替小女报仇。”

    府衙大人根本不敢看楚相,只想快点结案,“楚夫人,你还有何话要说?”楚夫人面色惨白,咬牙切齿,“楚倾瑶,你会不得好死的。”

    玉儿早就叮嘱她把这条项链毁了,好让楚倾瑶找不到证据。可她见项链价值不菲,又是自己花钱买的,便缠在手腕上,想等过了这阵再拿出来戴。

    楚倾瑶冷声,“诅咒王妃,罪加一等。”楚夫人腿一软,直接摊在了地上。“老爷,救我。”

    楚相觉得今日的脸算是丢尽了,一甩袖子,黑着脸先走了。

    此时的府衙大人,是多么希望炙王也走,可他老人家坐在那稳如泰山,明显等着听结果。只好咬牙宣判,“已经查实水润斋是被人诬陷,立即释放李掌柜,王婆之女与人勾结,被人所害,属罪有应得,但念其母年老,令楚夫人赔偿丧葬文银十两。退堂!”

    这就完了?

    楚倾瑶怒哼,“慢着,我水润斋百年名誉被楚夫人抹黑,我水润斋掌柜蒙冤入狱,被打断了骨头,大人不管吗?楚夫人如此目无王法,只手遮天,本王妃不服!”

    府衙大人讨好的道,“王妃还有什么要求?”

    “我要楚夫人贴出悔过书,告诉世人,我水润斋童叟无欺,卖出的饰品货真价实,此次事件纯属是她贪念所致,想将水润斋据为己有。我要她赔偿我水润斋今日的损失费一千两,名誉费两万两,再加上李掌柜的医药费,误工费一万两。”

    楚夫人张大嘴巴,楚倾瑶这绝对是在漫天要价。

    府衙大人见炙王冷着脸,知道他老人家不满了。赶紧道,“楚夫人,你回府准备银两吧!三万一千两,准备好后送去水润斋。”

    “不不!”楚夫人尖叫,她上哪弄这么多银子去?玉儿在宫里要银子,她都没钱给,“楚倾瑶,你怎么不去抢?”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51章轩辕炙来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