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收取的利息-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54章收取的利息

    第54章 收取的利息

    素如一倚仗七杀不敢把她怎么样,猛的撞向他,七杀无奈,只好让开。这一让,素如一就冲到了楚倾瑶面前。楚倾瑶心系轩辕炙,哪有时间和她墨迹,目光一寒,手上的银针已经刺出,素如一身子一麻,噗通倒地。

    “拖出去。”楚倾瑶不满的看向七杀。那冰冷的神色,让七杀以为见到了王爷。再不敢迟疑,说了声得罪了,就将素如一带走。

    “这里交给我。”楚倾瑶将大夫也赶了出去。

    用手摸了一下轩辕炙的脸,都烧得烫手了,赶紧从系统里拿出两片强力退烧药,磨碎了给他喂下去。缓过神来拿出体温计一量,发现烧到了四十二度,庆幸自己来得及时。

    后半夜,她一直陪在这里。天快亮时,见体温已经正常,又给他挂了两个消炎针。等她处理掉输液器,一回头就看到轩辕炙若有所思的看她。

    她紧张起来,生怕自己的秘密被他看到。

    轩辕炙拍了拍身侧,“上来。”

    “啊?”她没反应过来。

    “上来陪本王睡一会。”

    她看了眼外面,天际已经放白,一会绵姨肯定还会过来,正要拒绝,轩辕炙已经开口,“放心,不会有人来。”

    她也确实累了,爬上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听见外面有人说话。

    “七杀,你让开。”素如一的声音传来。

    “如一小姐,王爷有令,今日他养伤谁都不见。”

    “我是你们王爷的未婚妻,你敢不让我进去?”

    “大夫说了,王爷需要静养。”

    可能是七杀一直挡在门外,最后素如一也没进来。中间好像绵姨还来了一次,也被七杀挡了回去。

    楚倾瑶一觉睡到中午,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医疗系统给轩辕炙做检查,见一切正常,便放心的想要回去。

    “楚倾瑶,你敢扔下病人就走?”你是怎么当大夫的?

    “王爷,你醒了?”

    轩辕炙漆黑的眸子带着狡黠的光,“嗯,刚醒。”

    “你的伤怎么弄的?”楚倾瑶很好奇,他受了伤七杀他们怎么不知道,这个男人背后都干了些什么?

    轩辕炙眼中冷光一闪,他接到宇文景瑞的消息后,为了迷惑敌人,特意从秘道出府,一路追踪到了一个山洞,没想到刚一进去就受到宇文景瑞和紫衣侯的联手偷袭。

    这笔帐,他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

    “被人砍的。”他说得轻松,脸上的冷意却瞒不过楚倾瑶。怕是他好之后,要与那人不死不休了。

    “谁下的手?”

    轩辕炙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外面响起绵姨的声音,“楚倾瑶,你给我出来。”

    没完了是不?

    楚倾瑶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俯视着轩辕炙,坏笑着挑起他的下巴,“王爷,你既然招惹了别人,王妃的位置我拱手相让便是。”

    轩辕炙手臂一伸将她按到胸前,“楚倾瑶,你……”

    剩下的话被她的红唇吞没,快要窒息时,唇瓣划过他的耳际,满意的听到他的闷哼之后,又落到他的颈部,用力一吸,然后快速的抬头,欣赏着自己在他身上种下的红色草莓。

    轩辕炙的脸红得犹如煮熟的虾子,眉眼迷离的看着头上大胆的女人,他竟然不讨厌她的这种挑衅,甚至还有些期待。

    “轩辕炙,这是给你当王妃本姑娘收取的利息。”她娇笑着跳到地上,晃了下手上的银针。轩辕炙只觉得身子发麻,半天都动不了。

    无视轩辕炙要杀人的眼神,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大摇大摆的来到外面。“楚倾瑶,你终于出来了。”素如一不甘的看着她。

    “王爷想见你们。”她不以为意,只用这一句就轻易将这两个烦人的女人打发掉。轻松愉快的声音传进轩辕炙耳中,脸刷的冷下来,楚倾瑶,你敢戏弄本王!

    楚倾瑶身心愉悦的回到碧落院,带上补品去看李掌柜。李掌柜受伤后,水润斋便没人主事,她只好将青倚留在这。下午又巡查了一间铺子,这才悠哉的回来。

    最近几日,楚倾瑶嫁入炙王府便医好了炙王一事不知怎么就传得人尽皆知,还有上次楚相遇刺,也是她妙手回春。楚倾瑶听说后,总觉得似乎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好像有什么阴谋正等着自己。

    “王妃,相府送了贴子来,邀您后日过去参加认女仪式。”红檀将贴子递过来。

    “认女儿?楚家只有我和楚玉儿,莫非楚相另有私生女?”

    红檀张大嘴巴,要是真的,那楚夫人不得气死?

    楚倾瑶收了贴子,“告诉来人,本王妃会准时参加。”

    今晚楚倾瑶并不想去看轩辕炙,可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太放心,便合衣上床,想等轩辕炙睡了偷偷过去看一眼。

    夜深人静时,她提着药箱蹑手蹑脚的进了天寂阁,对七杀做了个嘘的手势,悄悄潜进书房。休息间的灯光很暗,素如一守在床前似乎睡了。

    她心里忽然不舒服起来,自嘲的笑了笑,还是走过去。给他测了体温之后,又打开系统做了全身检查,见轩辕炙呼吸沉稳,脸色红润,似乎恢复得很好便要离开。

    腰间猛的传来一股力道,将她拦腰抱起,一个旋转,她已经被轩辕炙压到了身下,“轩辕炙,你混蛋,谁让你装睡的?”惊慌之后,她伸手推搡。

    轩辕炙脸色一白,却没出声,感觉到掌下鼓起的绷带,她吓得赶紧收手,“你不要命了?赶紧放手。”

    轩辕炙双眼散发出危险的光芒,她抬眼,便迷失在他如寒潭般深邃的眸光中。直到眼前的亮光消失,她才后知后觉,轩辕炙正在啃咬她的脖颈。

    她身子一阵颤栗,“你疯了?快放开我。”要是让素如一看到他们如此,她明天还怎么见人?

    “怕什么?本王和王妃可是夫妻,做这些再正常不过。”轩辕炙抽空回应她。

    楚倾瑶感觉自己被他耍了,早上他才被自己调戏,这么快就报复了回去。轩辕炙,你真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她狠了狠心,摊开手掌用力推向他的胸口。轩辕炙一个痛呼,滚到了一旁,“你想谋杀亲夫。”

    楚倾瑶想到素如一,眼神一黯,说了声“活该!”

    见他脸色白得吓人,她又有些心疼,赶紧拆开渗血的绷带,帮他重新包了一遍。“楚倾遥,留下来陪我。”他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王爷是想享齐人之福?”她讥笑。

    “楚倾瑶!”他拔高音量,却没再往下说,半天才低声道,“她被下了药,这一晚都不会醒。”

    她惊悚的看着他,难怪他们这么大动静,都吵不醒素如一。

    他将手搁在她腰间,她气恼的推开,“平躺着,再乱动我就回去。”他脸色一黑,乖乖躺好。

    一室温馨,岁月静好。

    晨曦微露,楚倾瑶睁开眼睛,这一觉睡得很好。“醒了?”带有磁性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嗯。”她突然记起素如一,一个激灵坐起来,见她依然保持着昨晚的姿势沉睡,这才放心。

    轩辕炙眼中浮现一丝冷光,“她快醒了,你回去吧!”

    楚倾瑶听完,心里涌起一股当小三的错觉。尼玛,明明她才是正宫好不?轩辕炙虽然感觉到她生气了,却没安慰,“这药只能维持十个小时。”

    他以为她会早早的过来,谁知道都半夜了她才来。

    听在楚倾瑶耳朵里又是另一层意思,就是你快点走,走晚了要被人家捉奸在床了。她生出一股怒气,“我凭什么要走?今日我就把话撂下,要么给我和离书,我滚,要么她滚。”

    轩辕炙嘴角扬了扬,这女人什么时候能听话?“楚倾瑶,本王让你回去。”

    楚倾瑶觉得心口忽然好疼,委屈铺天盖地而来,她跳下床,拎起鞋子咚咚跑了出去。

    素如一醒来时,觉得手脚都麻了,好半天都不敢动一下。“炙哥哥,什么时候了?”

    “天亮了。”

    “啊!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她大叫。

    轩辕炙目色清冷,“如一,你回去休息,我的伤已无大碍。”

    虽然睡了一晚,可姿势不对,素如一现在是全身酸疼,苦着脸站起来,“炙哥哥你好好休息,如一晚上再过来。”

    她一走,轩辕炙就把七杀叫进来,“宫里有什么动静?”

    “太后出主意让玉妃认楚相为义父,明天要在相府宴请众臣,王妃昨日已接到了贴子。”轩辕炙蹙眉,若太后知道楚玉儿和宇文景瑞的关系,不知道脸色会有多精彩。

    “王爷,宇文景瑞似乎回了苍隼国,紫衣侯落脚在一间青楼,极有可能他才是青楼幕后的主子。”七杀连忙将这几日收集到的情报说出来。

    “让人盯着。宇文景瑞那边别放松,继续找。”

    今日是天琼国相府大喜的日子,继相府嫡长女嫁入炙王府,次女暴毙之后,楚夫人因与宫中的玉妃娘娘投缘,在太后的恩准下,要认玉妃为义女。

    楚相府一扫之前的冷清,周姨娘上次被楚相提名管家,今日有心不出来,又怕老爷怪罪,只好硬着头皮忙前忙后。巳时一到,玉妃娘娘在护卫的护送下,坐着八人抬的銮驾高调的进了相府。

    早早等在这里的大臣们在楚相的带领下,跪地迎接,“臣等恭迎玉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玉儿见众人跪了一地,觉得自己瞬间高贵起来,想在人群中寻找楚倾瑶,却没看到,只好让众人平身。

    众人见玉妃娘娘遮着面纱,不禁好奇心大起,外面一直有传言宫中的玉妃就是楚相的女儿楚玉儿,都隐隐期待着揭晓答案的时刻。

    楚玉儿下了鸾轿,并没往相府走,面是转身等在府外,正当大家疑惑之际,皇上和太后也到了。又是一轮参拜,楚玉儿搀着太后陪着皇上一同进了相府。

    太后和皇上高高坐在上方,楚玉儿坐在稍下的位置。

    太后开口,“楚夫人因为失了爱女,思女心切,日夜消瘦,哀家见了于心不忍,特召她进宫想开解开解,没想到楚夫人与玉妃一见如故,见她容貌酷似自己的爱女,更是痛哭不已。玉妃也是可怜人,世上早没了亲人,哀家便做主,让玉妃认在楚相门下,以后,玉妃就是楚相的干女儿。”

    隐在人群里的楚倾瑶冷笑,太后这说词就是把众臣当傻瓜。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54章收取的利息》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