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送一份大礼-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60章送一份大礼

    第60章 送一份大礼

    楚倾瑶揉了一下脸,“因为祖母来看我,所以开心啊!”

    “哼!”轩辕炙才不相信她的鬼话,对她伸出手,“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她自然的把手递过去,看着他的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忽然生出一种错觉,这个男人是她的。

    “什么好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

    两人出了碧落院,听着远处传来的打斗声,她皱了皱眉,“你不去看看吗?她们可是为了你在打架。”

    轩辕炙不语,抱起她直接飞到天醉酒楼前。两人走进雅间,关上门后楚倾瑶问,“楚玉儿真死了?”

    “嗯。”

    “谁动的手?”

    “太后。”

    楚倾瑶一惊,她还以为是皇上。

    菜上来后,他又要了几样甜点,两个人不再说话,面对面吃着。楚倾瑶很想问他,真不管素如一和贺兰唏了吗?她们可是为了他在打架。

    见他吃得优雅,似心无旁骛,她忽然释然了,有女人为他打架,那是他优秀,而这么优秀的男子此时正一心一意的陪自己用餐,她何其幸运。

    心情一好,她便不停的夹菜,见她吃得欢快,轩辕炙的神色也柔和起来,遇上她喜欢吃的菜,也跟着多吃上一口。

    这一餐,两人吃得好饱。楚倾瑶放下筷子,发出饕足而慵懒的喟叹,“真好吃!”

    “没出息。”轩辕炙竟然笑了。

    狭长的丹凤眸没了平日的冷烈,星星点点的笑意带着暖人的光影,让她沉醉在其中不能自拔。这样的轩辕炙,她看呆了。

    “楚倾瑶,你是不是喜欢本王?”他的语气里带着察觉不出的小小欣喜。

    楚倾瑶回神,脸腾地红了,嘴硬道,“王爷,你想多了。”

    轩辕炙脸一冷,递过来一条黑巾,“蒙上。”

    “干嘛?”

    “带你去个好地方。”

    还以为他专程带自己来吃饭呢!原来只是顺路。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系好黑巾,轩辕炙在桌上扔了一绽银子,抱起她从窗口融进夜色。

    “轩辕炙,我们去哪?”

    “乾宁宫。”

    见他一脸严肃,似乎有什么要紧事。再想到要偷看的人是白柔芷,她心里就不舒服。

    “王爷还是一个人去比较好。”

    轩辕炙没吭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清。两人到了乾宁宫,落脚到一棵大树上。天才黑没多久,乾宁宫却静悄悄的。皇后的寝宫更是一片黑暗,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轩辕炙侧耳倾听,好像有细微的哭声传来。他抱起她落到一处偏殿,借手掀了瓦片向里看,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轩辕炙是习武之人,却能看清里面的人正是白柔芷的贴身宫女香儿。

    他虽然不喜欢白柔芷,也知道香儿是她从宫外带进来的,一直是心腹,绝不会给她委屈受。此时香儿哭得如此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里面的人你能看到吗?”楚倾瑶在夜里不能视物,只好抬头望天。

    轩辕炙伸手捂住她的嘴,温热厚实的手掌一下子隔断了她的呼吸,有脚步声响起,一个太监提着一盏宫灯往这边来。

    楚倾瑶喘不上来气,伸出舌尖轻扫了下他掌心,他手一抖,放开了她。

    “香儿,你在哪?娘娘叫你呢!”太监停在偏殿外。

    香儿低头从里面出来,“有牢公公了。”

    等他们一离开,轩辕炙就抱着楚倾瑶尾随了上去。中途却忽然一个转身,径直离开了乾宁宫。

    回到碧落院,他放下楚倾瑶,“早点睡。”

    轩辕炙回到天寂阁,见绵姨正等在房里。“炙儿,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绵姨,你有事?”

    绵姨不悦的看着他,“如一来了这么久,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连一个小小的冒牌郡主都敢上门来挑衅,炙儿,你明日休了楚倾瑶,然后与如一完婚。”

    轩辕炙脸一沉,“绵姨,你出来太久,该回家看看了。”

    绵姨顿时大怒,“你在赶我走?你知不知道上次你中毒,他们已经放弃你了,要不是我从中周旋……”

    轩辕炙打断她,“绵姨所做的一切,炙儿感激,但炙儿的路要自己走,我和如一的事你也不要管。”

    绵姨被她说得面色青白交加,见轩辕炙冷着脸,看不出眼中情绪,失落的起身,“你休息吧!”

    楚倾瑶一晚上都觉得莫名其妙,轩辕炙带她进乾宁宫,好像什么也没干吧!难道他是忽然想到贺兰唏和素如一在为他打架,良心发现赶回来了?

    她喊来红檀,“那两个女人谁赢了?”

    “奴婢也不清楚,只知道素如一回来时头发都散了,衣服也被划出好几道口子。”

    简单洗漱之后,她刚爬上床,就听外面咚一声响,她一个激灵,“红檀?”

    房门被人打开,一股冷梅香幽幽飘进来。借着月光,她看清来人正是紫衣侯,脸色一变,“你把红檀怎么了?”

    “瑶瑶,你都不关心关心我?我竟然连一个婢女都不如。”紫衣侯在椅子上坐下,端详着楚倾瑶。

    被一个男人这样盯着,让她很不自在,冷冷的道,“紫衣侯,你再不走,我就喊人了。”

    “那你喊吧!你看是你的声音快,还是我的动作快。”他身影一动,人已经落到床上,手臂一伸就向她搂来。

    楚倾瑶眸光一冷,一根银针正中他手掌。他疼得皱眉,身形快速撤离。

    “瑶瑶,你好绝情,亏我还担心你被人欺负,特意跑来找你。”见楚倾瑶冷着脸,一言不发,他对着手掌吹了口气,“瑶瑶,我见不得你被人欺负,轩辕炙既然有了素如一,就不配再拥有你,你跟我走吧!”

    他眼中的渴望那么炙热,楚倾瑶心一颤,赶紧移开目光,“我和你不熟。”就算她要离开,也不会把自己交给一个只有点头之交的男人。

    紫衣侯面色一滞,又轻笑着,“瑶瑶不信我?”

    “我不会跟你走的,我数一二三,你马上离开,要不然我就开口喊人。”她作势扬了扬手上的银针,一脸威胁。

    看到她这副模样,紫衣侯的眸光温柔下来,随即一沉,“瑶瑶可知道黑市已经毁了?”

    楚倾瑶一愣,就因为她上次想找轩辕炙带她去黑市,才会挨了绵姨一巴掌。她摇头,这种事情她怎么会知道。

    她并没有纠结黑市为何会被毁,只是一心想着,这个时候如果让人看到她房里有男人,怕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一指门口,“你走不走?”

    见紫衣侯没有起身的意思,她猛的大喊,“来人啊,抓刺客。”

    “瑶瑶,你好狠。”紫衣侯夺门而逃。楚倾瑶这才光脚来到外间,见红檀倒在地上只是被人敲晕了,赶紧去扶她。

    “王妃,刺客在哪?”有侍卫冲进来。

    “我听到有声音还以为是刺客,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红檀晕了。”

    “王妃放心,王爷已经追出去了。”侍卫的话让楚倾瑶的心提了起来,难道被轩辕炙发现了?不过给那家伙一点教训也好,要不然他还以为炙王府无人。

    这天夜里,轩辕炙到底追没追上紫衣侯,她不知道,只知道从这天起,府上的侍卫忽然多起来。

    “炙哥哥,今日是如一的生日,你陪我一天好不好?”一大早,素如一就冲进轩辕炙房里。

    “我有事今天要出城。”

    “如一陪你去。”不等轩辕炙答应,素如一已经兴高彩烈的跑出去牵马。

    可她在府门外等了半天,也没见到轩辕炙,只好回天寂阁去找,却发现他已经走了。气愤不已的向城外追去。

    等她出城之后,没走多远,迎面就奔过来一匹马,马上坐着一名墨袍男子,两人在擦身而过时,那人忽然扬出一把沙子。素如一追人心切,根本一点没提防,双眼被沙子遮住的瞬间,紫衣男子已经一把将她扯了过去。暗处飞来一支毒箭,正中马腹,素如一的马没跑出多远就倒地不起。

    男子封了素如一几处穴位,“一扯缰绳,顺着来时路狂奔而去。”

    楚倾瑶独自出门给李叔送去一些补品,想到今日是自己生日,便拐去水润斋,告诉青倚今晚回府吃饭。从水润斋出来,想到前世过生日时,朋友们都会送她生日礼物,便一个人沿着街市往前走。

    “瑶瑶,真是好巧。”紫衣侯伸手拍到她肩上。

    她脸色冷下来,“怎么又是你?”

    “那瑶瑶想见谁?”紫衣侯有些不是味。

    “没事别挡道。”楚倾瑶推开他,眼睛盯着旁边小摊上的货物。

    “你要买东西?”

    “嗯,想送自己一份生日礼物。”楚倾瑶拿起一朵珠花却摇摇头,做工和样式都没法和水润斋相比,只好又放下。

    “瑶瑶,你跟我走,我送你一份大礼。”紫衣侯拉起她,穿过拥护的人群。

    “紫衣侯,我什么都不缺,”下意识的,她就是不想要这个男人送的东西。好像她一收下,就对不起轩辕炙一样。

    她挣了几下,都无法脱身,手一扬就要刺下去,可紫衣侯快她一步,在她身上一拍,她便失了行动能力,乖乖的被他抱起来,钻上旁边的马车。

    “你要带我去哪?”她大急。

    “瑶瑶,我保证不伤害你,只是带你去看一场精彩好戏。”紫衣侯浅笑,冷梅香更甚。

    “我不想看。”楚倾瑶想都没想就拒绝,紫衣侯却笑得无心没肺,凑过来,“瑶瑶,我送你的礼物,你没能力反抗,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马车一路出城,赶到京城百里之外的九曲江岸,岸边停着一轮游船,紫衣侯伸手要抱她,她大声道,“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紫衣侯的手一顿,还是执意抱住她,两人上了甲板,见宇文景瑞不怀好意的看过来,“紫衣侯,恭喜你终于抱得美人归。”

    “滚。”紫衣侯怒斥。

    楚倾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宇文景瑞,质问的看向紫衣侯,见他没看自己,便轻蔑的开口,“我当是谁,原来是炙王的手下败将。”

    宇文景瑞脸色扭曲了一下,向她走来,紫衣侯身形一动将他逼退,“殿下,瑶瑶是我的,你要是敢不遵守约定,我马上就带她离开。”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60章送一份大礼》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