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我有师父了-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73章我有师父了

    第73章 我有师父了

    他伸手一抓,就将掉下来的女子抓过去,见女子已经吓晕,冷哼一声快速的给她搜身,轻易的找到一个药瓶。打开一看竟然是剧毒之物,在自己身上翻了翻,不知道又放了些什么进去,就把瓶子扔到了角落里。

    宇文天香醒来时,发现远处坐着一个鬼脸男子,惊叫一声,恨不得再次晕过去。

    “醒了?”男子开口。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记着你是我的药人就行。”

    药人?

    不,她不要当药人。

    宇文天香惊骇的看着男子,“求求你,不要拿我当药人,只要你放我回去,我可以给你送一百个人过来,不不,一千一万个都行。”

    男子冷眼瞧着,“我现在就需要一个药人。”

    见男子手里端着一碗药向她走来,宇文天香直接靠到了石壁上,“我是苍隼国的天香公主,你不能这么对我。”

    男子动作一顿,倒是钓到了条大鱼。

    “如果我放过你,你要如何报答我?”

    楚倾瑶一晚上没睡,天快亮时,她从房里出来。

    “王妃。”七杀跟过来。

    “我睡好了,出来透透气。”七杀又隐了回去。

    她出了院子,选了条路快步往前走,想趁天亮之前离开医门。经过一晚上她已经想好了,反正早晚要走,不如就趁现在。

    大长老的人一发现她一个人离开,立刻禀报给了素如一,素如一冷笑一声,“让门中弟子装瞎子,派人替她引开炙王的人。”

    天亮时,楚倾瑶已经顺利离开医门,怕轩辕炙追来,她选了条小路不停的走,天黑之后,发现自己好像被人跟踪了。

    “快,天要黑了,赶紧追,她不会武功,早点杀了好回去复命。”

    楚倾瑶心一沉,赶紧隐入一边的密林,密林后面就是高山,她心一横就向上爬。她不会武功,在平地上只有被抓的份,上了山如果运气好还能侥幸逃脱。

    天暗下来后,忽然刮起了大风,吹得手脚都冻僵了,又不敢休息,只好咬牙小心的往上挪。

    等她终于爬上山顶,刚要喘口气,发现下方的人竟追上来了。心里一急,就忘了这是在山上,一脚就踏了出去。仿佛天旋地转斗转星移,她暗叫一声完了。

    死死咬住牙关,不让自己尖叫。

    “她掉下来了,快追。”

    “啊……”失重的感觉让她还是叫了出来。

    忽然,暗中窜出来一道黑影,拦腰将她抱住,带着她几个跳跃就消失在山腰。楚倾瑶觉得自己被带进了山洞,又被扔到了地上。

    “你是谁?”等她缓过神来,警惕的盯着鬼面男子。

    男子嘴角挂着冷笑,“今天日子不错,又多了个试药的。”楚倾瑶一惊,她对这个词不陌生,在现代如果研制出新型药品,也需要有人去试药。

    她看着男子脸上的面具,佯装镇静,“你是谁?”

    男子没理她,而是看向另一边,楚倾瑶一脸好奇,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在那边的角落里,一个戴着面巾的女子正慢慢爬起来。

    女子对男子道,“你不是缺药人吗?这个女人正合适,她可是毒门的余孽。”这声音这身形,只一眼楚倾瑶就认出她是宇文天香。

    男子一愣,“你是炙王妃?”

    自己这么有名了吗?

    “是。”她心里其实很不想再和轩辕炙有关系。

    “在我眼里,毒门医门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眼珠一转,“你们两个都会医术?”

    当他听说宇文天香竟然不会医术,厉声问道,“那你身上的毒药哪来的?”

    宇文天香一哆嗦,“是别人给我的。”

    他瞪着冰冷的双眼问楚倾瑶,“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可愿意入我门下?”楚倾瑶自然不愿意,可总觉得这个声音她听过。

    “我愿意给你当弟子,你收下我吧!”宇文天香看到了机会,匍匐在地“我虽然不懂医术,但我可以学。”

    男子继续看楚倾瑶,“你真不愿意?”

    楚倾瑶纠结了一下,还是拒绝。

    “为什么?”男子问。

    “我已经有师父了。”她说着假话,真实的原因是她觉得男子不像什么好人。忽然,她猛的想起来,这个声音在黑市里听过,这人是鬼医,是一直与白谨做对的鬼医。

    男子对着宇文天香招手,“你过来。”

    宇文天香颤抖着走过来,怯懦的不敢看他。男子道,“我收下你这个徒弟,以后你就是我鬼医的弟子,要是敢给我丢脸,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宇文天香两腿一抖,跪拜到地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真的是鬼医!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白谨的皇室身份,如果知道,自己可就危险了。

    她抬头看向上方的洞口,距离太长,她出不去。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次脱险以后一定要找人教她武功。

    身后,鬼医见她往洞口走,眼中划过不屑,一点武功都不会的女人,就算让她走,她都爬不出去。

    忽然,从洞口跳下来一名女子,楚倾瑶一眼认出来人正是白谨,她脸上一喜。白谨在这里见到她,明显愣住,“你怎么在这里?”

    “被鬼医抓来的。”

    鬼医早就冲过来,与白谨对视,眉眼漠然,“白谨,你是送上门来给我当药人的?”

    白谨呸了一声,“鬼医,你有本事,抓住我再说。”

    “好,我们出去打。”

    白谨抓住楚倾瑶直接向上飞去,等出了洞口,一刻也不停顿的扯着她继续跑。“白谨,你给我站住。”鬼医见白谨跑了,愤怒的踹开宇文天香。

    “师父。”宇文天香觉得肋骨都要断了,好半天才开口。

    “没用的东西,”鬼医浑身戾气。

    正好此时,医门的人搜到了这里,“喂,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

    鬼医也不搭话,上去就是一顿乱拳,将这些人都打倒后,既不放人也不灭口。而是从袖中拿出一些腐蚀粉,冷笑着撒下去,很快,这些人就哭爹喊娘的化成了一瘫血水。

    宇文天香这个娇生惯养的公主,早吓得晕了过去,只是她一晕,鬼医就将她救醒,硬逼着她观看眼前的酷刑。

    看着那一滩滩血水,她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连苦胆都吐了出来。鬼医扔下她一个人,嫌弃的走了。宇文天香吐够了,也不敢再停留,顾不得再找皇兄,一个人回了苍隼国。

    见鬼医没追来,白谨放下楚倾瑶,“皇弟呢?怎么没保护你?”

    楚倾瑶硬着头皮,继续说慌,“他受了伤,我是在看星星的时候,被鬼仙抓走的。”

    白谨也没怀疑,话题扯到了鬼医身上,“鬼医一直独来独往,山洞里的那个女人你看到脸了没有?”

    “我虽没看到她的脸,但凭声音就能断定她是苍隼国的天香公主,如今她已经拜了鬼医为师。”楚倾瑶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白谨怒哼,“一个人为非作歹还不够,还要收徒?”

    看皇姐的模样,似乎很讨厌鬼医,上次轩辕炙也是,一提鬼医就变脸。楚倾瑶便不敢再问,白谨拉起她,“走,我送你去找皇弟。”

    能不去吗?

    因为楚倾瑶不见了,轩辕炙就在医门附近搜索。所以很快,她就被白谨送了回来。轩辕炙沉着脸,“你去哪了?”

    白谨挡在楚倾瑶前面,“皇弟,倾瑶是被鬼医抓走了,你是怎么保护她的?”

    轩辕炙不悦的看着皇姐,“你和那个鬼医纠缠了这么多年,能不能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把他弄死?”

    白谨脸一冷,“怎么说话呢?什么叫纠缠?你皇姐我明明有心上人了。”

    “那就赶紧结婚,让他死心。”

    白谨一愣,指着楚倾瑶,“看好你王妃,皇姐还有事。”说完就飞走了。

    轩辕炙见楚倾瑶满身是灰,衣服还破了好几道口子,冷声冷气的,“把衣服换了,起程回京。”

    当着他的面换衣服,这种事情楚倾瑶绝对做不来。她拿了衣服就往外走,轩辕炙怒声,“在这里换,本王还能吃了你不成?”

    楚倾瑶想想外面荒山野岭,还死冷死冷的,干脆收了衣服,“我不换了。”

    轩辕炙嫌弃的走出去,把帐篷让给了她。楚倾瑶快速的换上衣服,出来时,见他已经上了马车。倒是七皇子还站在外面,一见到她就笑着开口,“皇婶,你再不回来,皇叔都要和医门打起来了。”

    “让七皇子跟着担心了。”她有些歉疚。

    “哄哄皇叔。”七皇子对着马车努努嘴便上车了,楚倾瑶打开车门,刚要上去,素如一忽然出现,先她一步坐了上去。

    她动作一僵,看着车上的一对璧人,男子威严俊朗,女子冷艳倾城。呵!她是多余的。

    “下去!”轩辕炙的声音不带丝毫温度,她顿时感觉寒彻入髓,整个身体像从心脏内部开始炸裂,轰一声碎成冰渣。

    她目色清冷,松开扶住车门的手,她就不该回来。忽然一只大手有力的抓住她的小手,轻轻一带直接将她扯到车上。

    她一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轩辕炙道,“这是天琼皇室的马车,不拉外人。”

    素如一此时才明白从头到尾轩辕炙不想看到的人竟然是她,她一脸幽怨,“炙哥哥,我怎么就是外人了?”

    “如一,下去。”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73章我有师父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