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跟男人跑了-残王毒妃-
残王毒妃

第74章跟男人跑了

    第74章 跟男人跑了

    素如一愤恨的瞪向楚倾瑶,“炙哥哥,她根本配不上你。”

    “闭嘴,下去。”轩辕炙声音更冷,眼中带着不耐。素如一冷哼,“下去就下去,你会后悔的。”她怒气冲冲的下车,手臂故意挥向楚倾瑶。

    在楚倾瑶还没反应过来前,轩辕炙已经捏住素如一手臂。警告道,“素如一,没有下次。”

    车夫一甩鞭子,马车开始移动,楚倾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坐在轩辕炙身上,面上一穹,“快放我下来,你身上有伤。”

    轩辕炙手臂用力,就是不放,楚倾瑶挣扎了几下,怕碰到他的伤口,只好如坐针毡的僵在他身上。放软语气,“轩辕炙,你放开我。”

    轩辕炙只当没听见,半晌才道,“胆子大了,又直呼本王名讳。”

    “那你还天天连名带姓的喊我呢!”楚倾瑶不服。

    轩辕炙眸色变深,“那本王要叫你什么?”半天没得到回答,他用嘴啄了一下她耳朵,“怎么不说话?”

    楚倾瑶只觉得身子酥的一下,心跳顿时加速,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不停喷洒到耳根处,整张脸红得似要滴血。好不容易积攒了力气,想要推开他,他却轻笑出声。

    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热情又激烈。扑天盖地的男性气息,让楚倾瑶无从招架,只有被动承受的份。

    她寻到机会学着他的样子慢慢回应,见她开始主动,轩辕炙将她平放到一旁的软被上,倾身压下,与她的唇舌激烈的纠缠。

    想到自己就要走了,楚倾瑶的动作一顿,如果真和他发生了什么,她还有勇气离开吗?她挣扎了几次,轩辕炙都一点反应也没有,只专心致志的吻她,想要不管不顾的要了她。

    当他温湿的舌尖滑过她胸前,她惊呼一声,眼中露出哀求,“轩辕炙,不要。”

    轩辕炙眼中闪过一抹怒意,不要你还那么配合?

    他受伤的看着她,“楚倾瑶,本王现在就要了你,让你以后都没机会逃跑。”

    楚倾瑶一惊,他怎么会知道是她主动逃跑的?

    轩辕炙在上方冷笑,“以你的能耐,如果不愿意,就算遇到了鬼医,又怎么可能不惊动任何人?就算你被他成功掳走,也该在途中留下点记号,可你什么都没留下。楚倾瑶,本王不是傻子。”

    楚倾瑶蔫了,全都被他说中,她根本反驳不了。

    见她一脸认罪的模样,轩辕炙更加有气,低头咬上她的唇,满意的听到她吃痛的声音才放过她,“楚倾瑶,你记着,本王的东西就算不要,也轮不到别人。以你的能耐,如果没有外援,你根本跑不出医门,本王会彻查,你到底是被鬼医抓走的还是跟男人跑了。”

    “轩辕炙,你混蛋。”最后一句话,彻底激怒了楚倾瑶,什么叫跟男人跑了?她明明是一个人走的。

    可她不敢说啊!

    一脸倔强的瞪着轩辕炙,见他森冷的盯着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拳打向他受伤的手臂,本以为会成功逃脱他的控制,没想到轩辕炙痛呼一声,死压着她不放。

    他不说话,只有怒到极致的粗喘声,楚倾瑶愧疚的不敢看她,忽然,她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知道是自己惹祸了。挣扎着道,“王爷,我帮你包扎。”

    轩辕炙放开她,忽然一脸阴鸷的把她抓过来,“楚倾瑶,你想谋害亲夫?”

    “王爷,我不是故意的。”楚倾瑶说得心虚。其实,她真的是故意的。

    轩辕炙无力的放开她,楚倾瑶赶紧讨好的把他上衣脱了,见伤口还在流血,想都没想直接在系统中拿出一瓶止血药。拿到药才猛然惊觉,尴尬的看着手上的东西。

    完了完了,都被轩辕炙看到了,一会他问,该怎么解释啊?急得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脑门直冒冷汗。

    “还不快包扎。”虽然以前也见过她凭空拿东西出来,可那时都是偷看,跟这次根本不同。他眸色阴晴不定,想问,又不敢。

    这个女人身上秘密这么多,竟然还想跑,就不怕被有心之人利用?蠢死了。想到她的秘密自然就会想到她的医术,医门之行已经证实,她根本不是医门之人。漫天妖还那么护她,莫非她真出自毒门?

    楚倾瑶,但愿你不是。

    既然暴露了,楚倾瑶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包扎,一直到她包完,轩辕炙的眼睛都没离开过她的双手。他想不通,那些东西到底是从哪来的。

    楚倾瑶对上他深沉的眸子,鼓足了勇气哀求,“什么都别问,好不好?”

    “好。”轩辕炙回答得很干脆,他不想逼她,相信有一天,她会主动说出来。

    楚倾瑶明显愣住,对他绽放出一丝淡笑,“如果有一天,我要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听到的人一定是你。”

    回到京城那日,天上正下着大雪,轩辕炙让六皇子带着药材进宫交旨,他直接和楚倾瑶回了王府。他们前脚刚进府,素如一也到了。

    楚倾瑶从车上下来,直接回了碧落院。

    “王妃?”红檀惊喜的迎上来,替她拍落身上的雪花。

    “最近铺子里没什么大事吧?”她问。

    “没事,青倚姐能干着呢!”红檀很羡慕青倚,能替王妃独当一面。

    进屋之后,红檀烧了热水,伺候她洗了澡,等她吃了饭,红檀就拿了一封书信过来。“王妃,今早收到的信件。”

    还有人给自己写信?

    楚倾瑶把信拆开,看完脸色变得犹豫不决。信是楚云暮托人带来的,楚相在去极北的路上就病了,到了之后病得更重,可他是带罪之身,每日都得劳作,短短时日内,已经病入膏肓,楚云暮求她救救楚相。

    救还是不救?

    救,她没能力,必须开口去求轩辕炙。如果只是看楚相,她真心不想管。只是可怜了楚云暮,楚相一死,他就真的无依无靠了。

    如果不是楚玉儿的事连累到他,他会有一个很好的前程。她思来想去,就是拿不定主意。

    想了一晚,第二日,她进了天寂阁。

    离开京城这么久,轩辕炙有好多事情要处理,此时他正伏在书案中,听到门响头都没抬,但他能听出来是楚倾瑶。

    “有事?”他问。

    “嗯,我想求王爷帮我救救父亲。”她观察着轩辕炙,见他意外的抬起头,怕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为了楚亦群求他。

    “原因?”

    “我收到云暮的来信,说他在路上就病了,到了极北情况更加不好,如果再不医治,怕是活不成了。”楚倾瑶将信件放到他眼前。

    轩辕炙扫了一眼内容,“极北离京城那么远,你要如何救?”

    “我相信王爷一定有办法。”

    “凭什么你认为我会帮你?楚亦群只忠于皇上。”轩辕炙盯着她的眼睛,来求他都没一点诚意,想想就火大。

    见他脸色阴云莫测,楚倾瑶心一沉,“我思来想去,也只有王爷能帮我。”

    轩辕炙冷着脸,他看不懂面前的女人,楚相被贬去极北,也有她的功劳,怎么反过来她又要出手相救?“你确信要救他,我没听错?”

    楚倾瑶苦笑,只好实话实说,“我想救的人其实是云暮,他根本不是楚相的儿子,楚相活着,云暮在陌生的地方还能有个依靠,王爷也知道,被罚去那里,此生怕是都回京无望。”

    轩辕炙似乎在考虑,楚倾瑶又道,“所以我斗胆恳求王爷,帮我救救他,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她与楚云暮虽非亲兄妹,这些年楚云暮却没欺负过她。

    “告诉楚云暮,两个月后,极北会招募新兵,如果他想参加,本王就破例收下他。”轩辕炙用手指敲着桌面。

    楚倾瑶一喜,只要楚云暮去了军队,就会脱去苦役的身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她感激的给轩辕炙行了一礼,“多谢王爷。”

    “本王要的不是口头上的感谢。”嘴上这么说,轩辕炙却是一脸受用的表情。看到楚倾瑶如此温顺,他整个人都愉悦起来。

    “王爷的这份恩情,我记住了。”楚倾瑶想起他上次交给自己的药瓶,拿出来道,“这里面的毒药我分析过了,却只找出来十种成分,我学艺不精,愧对王爷了。”

    “不急,你慢慢研究。”轩辕炙让她先收着,又道,“极北那边你不用管了,我会找人去看楚亦群。”

    原来,有个强大的男人让你依靠感觉这么好,楚倾瑶的心从没这么暖过。轩辕炙,谢谢你。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你过一辈子。

    见她站在那好像傻了,轩辕炙不悦的问,“还有事?”

    她回神,“没了没了,多谢王爷。”

    轩辕炙哼了一声,继续埋头正事。楚倾瑶脚步轻快的离开书房,出来时,正看到素如一陪着绵姨在赏雪。

    她装作没看见,快步出了天寂阁。

    这场大雪连着下了三天,第四日,雪收天晴,楚倾瑶决定到街上走一走。

    “王妃,你跟你一起去。”红檀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楚倾瑶知道红檀平日里没机会出去,早就憋坏了。笑道,“本王妃带你去吃大餐。”

    主仆二人坐着马车直奔水润斋后院,和青倚欢天喜地的聊到中午。三人一起找了间酒楼,大吃了一顿。

    出来时,又去看了看李叔,见他恢复得很好,将青倚送回水润斋就要回府。

    “大小姐,请你救救我。”一个女子忽然跪到楚倾瑶面前。

    女子脸色腊黄,身形纤弱,好似冬日里枯萎的树叶。楚倾瑶根本不认识这个人,红檀拦在前面,“你认错人了,这根本不是你家小姐。”

    女子抬起头,“大小姐,我是孙姨娘。”

    孙姨娘?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74章跟男人跑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