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钟漓/慕瑶-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钟漓/慕瑶

    云月瑶的眼中有茫然划过,她总觉得那把剑似曾相识,难道是清寒的?

    因为除了清寒,她想不到别人的东西会让她有眼熟之感了。

    于是,云月瑶挥手将小正太版的夜清寒放了出来,指着那把剑问他,那个你有什么印象么?

    夜清寒本来正盘腿看着温泉中的火焰鱼,突然只觉眼前一花,人就坐在了松软的云朵上,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又被瑶瑶的问题一砸,也来不及看自己身在何处了。

    他爬起身,看了看下面,瑶瑶所指的方向,就见一柄锈迹斑斑的黑色长剑插在石缝中,即便狼狈如同破铜烂铁,身周的剑威却能扭曲空间。

    夜清寒眼神一亮,好剑!他也觉得,那柄长剑莫名熟悉,可他有些想不起来了,就想飞身下去好好瞧瞧。

    可还不等他下去,那柄剑察觉到了夜清寒的气息,竟然嗡鸣了起来,剑身上的锈迹随着这阵嗡鸣被抖落下来不少,剑身上的上古文字显露了出来。

    这下子,夜清寒和云月瑶可就都瞪大了双眼!钟漓!竟是钟漓剑!

    难怪二人眼熟了,那不就是云月瑶送给夜云漓的嘛?可它怎么会出现在下界?

    二人对视一眼,都想到了两位狐爹。总感觉错不了,肯定是他们二人的杰作!

    云月瑶不自觉就降低了高度,与夜清寒二人更加接近那把钟漓剑,随着夜清寒的靠近,那把黑色长剑的剑身,嗡鸣声更加强烈,好似激动,好似兴奋,而因为它的躁动,导致了整个剑冢内的仙剑全都嗡鸣了起来,那一声声剑鸣,好似共鸣,却更像朝拜。

    云月瑶有些惊讶,不过,想起自己以前的身份,大小也是个地仙,炼制出来的东西再差那也是真正的仙家宝贝!真正的仙剑!

    所以,众剑共鸣,朝拜它也可以理解,而夜清寒在想起那是瑶瑶送她的礼物时,眼中就只有那把剑了,其余剑是共鸣还是造反,他压根就不在乎!

    夜清寒飞身而下,就想去触碰那把剑,而这时,异变突起!剑冢内攻防大阵瞬间启动,就要对云月瑶和夜清寒进行绞杀!

    云月瑶本来没打算直接进来的,只是到剑冢上方看上一眼,却是莫名其妙的被拽了下来。

    夜清寒更是突如其来的被云月瑶自空间内挪了出来,二人身上都没有入剑冢的同行令牌,这么明目张胆的靠近仙剑,自然也就触动了攻防大阵,把这二人当成了偷剑贼!

    云月瑶嘴角一抽,这攻防大阵的等级还是个五级大阵,原来小老头所说的小心,指的不是剑而是它啊~!

    等级这么高的大阵,她才半步元婴境哎~!怎么破解?想起空间内的三位师父,这回她倒是把摊子扔给了三位师父,救师兄要紧,她可不想浪费时间大包大揽。

    天绝道人自然是比云月瑶还要着急,那可是他有些血脉亲情的后生晚辈,真栽在了那把剑里可要心疼死他了!

    本以为这大阵是个威胁,那把剑的威胁更大,可却没想到,那把剑看样子是跟雷老鬼的大徒弟看对眼儿了!

    这倒是好办了!只要压制住这个五品大阵,再由夜小子拿下那柄古怪的剑,小龑就能得救了!

    目标明确,自然分工也就简洁明了了。云月瑶一句搞不定,求助三位师父帮忙,三位师父哪有看戏的道理,纷纷出手挡攻击的,解禁制的,封阵眼的,三人一齐出手,有条不紊,那叫一个默契。

    云月瑶则看着那柄剑,想着自己当初炼制的时候,好想很调皮,在里面添加了不少的阵法空间,那是仙家至宝基本都有的神通。

    这会子倒是好了,把自己人给坑了,也不知道凌师兄如今掉进哪个阵法里面去了!希望他福大命大,没被折腾出重伤才好,小天劫就要到了,真给伤着了,就算她这宝贝炼制出来了,师兄也很难度过那一关。

    云月瑶担心的皱紧眉头,夜清寒好似感受到了瑶瑶的不安,敏锐的回头,恰巧就看见了瑶瑶担忧的小脸!

    夜清寒将小手上举,本想摸摸瑶瑶的小脑袋,安抚一番来着。

    可惜,努力了半天,也只能摸到瑶瑶的比他大了好多的白嫩小手。

    这对他的打击犹如当头一棒,可瑶瑶心情不好呢,他也没了心思耍宝,只奶声奶气的劝慰道:“瑶瑶放心吧,这剑还认得你我,待为夫收了它,我们就赶紧出去,这里的阵法暂时不会再发动攻击的。”

    云月瑶就知道夜清寒想岔了,于是,她指了指那柄钟漓剑说道:“还记得么?当年,我炼制这柄剑的时候,因为玩心大起,添加了不少阵法空间进去。”

    夜清寒想了想,点点头,说道:“记得,那时我不察之下还被它吞进去,连闯了不知多少阵法,直到绕晕了才被你放出来。”

    额,那又是他不堪回首的一段黑历史来着,瑶瑶怎么突然提起这个?难道重新收服它,还会再经历一次不成?

    这下子夜清寒的神色有些凝重了!

    云月瑶则是有些尴尬的以食指挠了挠鬓角,说道:“那个,凌师兄好像,一个不小心碰到了它的禁制,如你当年一样,被困进去了。”

    夜清寒:......

    他对在里面的滋味,至今还记忆犹新呢!想不到,继他之后,还会有人布了他的后尘。

    原来瑶瑶担忧的不是那五品大阵,也不是这剑能不能短时间内被收服,而是那个糟老头?想起那糟老头,他记得好像就是簪子空间内,瑶瑶的邋遢师父的后代?倒是能看出些血脉传承来。

    嗯,是那个糟老头的话,夜清寒倒是吃不起来醋了,反而觉得瑶瑶这是有情有义的表现,既然是他的剑吞了人,就由他来解决好了,这样那糟老头也算欠他一个人情,嗯,这笔买卖划算!

    于是,夜清寒捏了捏云月瑶的手指,表情肃穆的说道:“瑶瑶不用担心,怎么说他也是一介分神期大能,这剑掉到下界,威能远不如前,顶多将其困在了里面,无主之物,是不会开启绞杀之能的,放宽心,待为夫收服了它,放出你那师兄就是。”

    云月瑶看着小正太版的夜清寒,以那副小萌娃的样子,奶声奶气却又故作老成的说出这样一段话来,心中的担忧少了几成的同时,总想笑场可怎么办?

    但是,现在的这个场合不适合,她生生忍住了蹂躏夜清寒的小脸蛋,笑话他的冲动,点了点头,眼中的期待和信任取悦了夜清寒。

    夜清寒这才放手,虽然变成了小孩子,可他的妖兽之体已经恢复,修为也稳固在了元婴初期,并非外表那么具有欺骗性的!

    夜清寒直视着钟漓剑,身上的气势爆发,伸手捏决,手诀成,契约光阵在长剑剑身之上亮起,一滴血红色中带着一丝紫芒的血珠飞向了阵中的剑身,贴合在剑身之上。

    钟漓剑继续嗡鸣着,好似在辨认那滴血珠,良久,确认无误,这才快速的吸收了那滴收住,旋即剑身光芒大盛,嗡鸣之声更响!

    剑身的铁锈斑斑彻底被震落,一柄镌刻着“钟漓”二字的绝世好剑,自行从石缝中脱离而出,在剑冢之内欢脱的飞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悬停在夜清寒的面前,想要亲近,又好似羞涩的左摇右摆,期待着夜清寒主动将它抓握在手。

    夜清寒已经重新又契约了它,自然感受到了它的想法,他有些失笑的看了看眼前的钟漓剑,伸出白嫩嫩的小手,胖嘟嘟的小手双指一叠,弹了一下剑身,以心神感应说道:“还不快将你吞进去的人给我吐出来!到底是什么眼光,什么胃口?饥不择食了不成?”

    钟漓剑略委屈的晃了晃剑身,主人又敲它!这习惯怎么到现在了都没改?不过嘛,这么熟悉的感觉,嗯,的确是它的主人没错!

    钟漓剑试图解释,并且靠着心神联系,向着夜清寒传来了一阵委屈的波动,自然,还有就不想见的相似,和重逢回归的喜悦。

    夜清寒感应到了钟漓剑所述,白白嫩嫩又肥嘟嘟的小脸儿上,露出了一个诧异的神情,原来是钟漓剑在那糟老头的身上感应到了他和瑶瑶的气息,这才将其摄进了阵中困了起来,试图问出他们的下落!

    夜清寒将钟漓剑的想法转述给了云月瑶,云月瑶嘴角抽搐了好几下,这剑几万年不见,简直要成精了!

    如今已经找到了主人,钟漓剑也不需要那个糟老头开口了,于是,就听得非常人性化的一声“噗”,随着剑身上的一道光阵光幕一闪而逝,一个狼狈的身影,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吐了出来!

    云月瑶:......

    夜清寒:......

    一脸懵逼的凌云龑:......

    簪子空间内的三位围观的师父:......

    事情很顺利,可这画风就有点诡异了。

    云月瑶看见凌云龑那一身的碎布条,觉得有点不忍直视,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原始人?

    好歹他身上的那一件太上长老的法袍也是件高阶法宝,现在除了腰间还残留着那么一丝,像个草裙一样遮住了重要部位,其余的地方都裸露了出来,且那皮肤黑的如同非洲难民。好在人只是狼狈了一些,并无损伤。

    看见这一幕的众人,都很好奇,他究竟在那把剑的阵法空间内遭遇了什么,才能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但是,好奇归好奇,刚才还不吃醋的夜清寒,这会儿可不干了!虽然对方的狼狈,让他心中平衡了许多,可除他以外的,别的异性光身子的样子,他可是不允许瑶瑶看的!

    所以,云月瑶只瞄到了一眼,就被突然窜起来,坐在她肩膀上的夜清寒,以一双小手盖住了眼睛,耳边还传来了夜清寒不满的声音道:“喂,那边那个糟老头,还不赶紧穿上衣服?不知羞。”

    云月瑶:“......”感觉好微妙,夜清寒竟然骑坐在她肩膀上捂住她眼睛,还奶声奶气的教训人。

    夜清寒吼完了以后,才发觉自己的这个姿势有点微妙啊!他咽了咽口水,身体瞬间就僵硬了,心中的“卧槽”已经在疯狂刷屏了!这该死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了?太丢人了有木有?

    他真的快让自己这短小的身材折磨疯了!

    而一旁原本还在一脸懵逼的凌云龑,被这么一吼,这才回过了神来,顺着声音望去,就看见了云月瑶那小丫头也在!

    他那一张黑的跟煤炭一样的脸,刷的一下子就滚烫了起来,这下子那脸色黑红黑红的,颜色更加诡异了!

    凌云龑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要换衣服,可在剑冢之中,乾坤袋都被封了,他施法换衣服的时候,才发觉了这一点!

    于是,他又急急忙忙的飞了出去,这才换上了一身整齐的法袍飞回。

    这时,夜清寒已经放开了云月瑶,也被云月瑶揪下来抱进了怀里。

    然,云月瑶的视线在恢复的刹那,却直直的看向了另一侧,一柄纯白的仙剑发呆,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不会吧?那个难道是......”

    她快步来到了那柄长剑的附近,果然,剑身嗡鸣声大噪,如同钟漓剑如出一辙!

    云月瑶试探性的捏诀,契约阵纹起,同样的一滴血珠飞入阵中,纯白的剑身锈迹退开,细细感应着那一滴血珠,时间花的比夜清寒要长。

    这个云月瑶可以理解,她的血脉还在封印状态,也没能像夜清寒一样得回兽身,她的仙剑识别她的血液,自然花的时间就要长了许多。

    云月瑶甚至有些忐忑不安,不知她的慕瑶剑是否还认得她?

    显然,仙剑有灵,即便数万年不见,对于主人的血契依旧是敏感的!两厢细细对比之后,白色长剑急切的吸收掉了云月瑶的血珠,七彩之光耀目,原本锈迹斑驳的剑身恢复如新。

    剑身上以上古文字镌刻的慕瑶二字尤为夺目,慕瑶剑不像钟漓剑那般调皮,它恢复原貌以后,瞬间就飞到了云月瑶的面前,以剑柄轻轻送向云月瑶的手心,那副样子,像只寻找主人多年的小宠,喜悦激动之余还透着浓浓的依恋!

    云月瑶看着这般的慕瑶剑,眼中怀念之色更浓,她捧起了慕瑶剑,指腹轻轻拂过剑身,随着她手指的划过,剑身上仿若荡起了水纹,一道七彩灵光随着她手指的滑动而闪耀着,可见其灵性之高,不亚于钟漓剑。

    然,此时随着主人身形缩小了的钟漓剑,感应到这一幕,却是委屈巴巴的好想哭哦!真是剑比剑得扔!看看人间,看看自己被随意背在了背上,原本找到主人的欢喜,不知怎么就消散了大半,它也好想被主人捧在手心视若珍宝啊~呜呜!

    而夜清寒的眼中,除了他家瑶瑶,容不得其他......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钟漓/慕瑶》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