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心魔种入体-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心魔种入体

    二人的仙剑都找了回来,可谓意外之喜,二人与自己的仙剑沟通了以后,认为是两位狐爹所为,也得到了认证。

    的确是两位狐爹做的,却不是近期,而是经过推衍之术,在二人初初下界之初,就将两把仙剑扔在了这里!

    夜清寒没有多想,可云月瑶的眼眸却是闪了闪。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极剑宗投放仙剑,太乙剑宗设立秘境,那么,天道宗和丹鼎宗呢?又会不会也有安排?

    她总感觉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在那两大宗门,又会安排了什么?安排又在何处呢?

    她总觉得,这个安排都好像冥冥之中当自有定数,不得不佩服两位狐爹的心思玲珑,安排的十分巧妙!

    而且,眼前可不就是因为凌师兄的小天劫,她手头缺了一种炼制材料,马上就要去丹鼎宗了呢!

    所缺的枯木逢春,又是在丹鼎宗的太上长老手中,这里又会有什么联系么?

    云月瑶发觉,如果不是事儿到了眼前,仅凭她硬性去想,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到底两位狐爹都为他们安排了什么,尤其是对她!

    如果说,两位狐爹对她像亲闺女一样精养着,那夜清寒就是捡来的,一直都被放养着。

    若不是她时刻照顾着,夜清寒的日子过得简直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也许,这也被两位狐爹算进去了吧?

    所以他们不担心夜清寒,只需要将她的路铺好就成?

    云月瑶表示:大人的脑子弯弯绕绕太复杂,也太会玩了,她不懂。

    与其费脑子,她更喜欢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可惜,她现在的武力值又太低,哦,这可真是个忧桑的故事。

    云月瑶没有郁闷多久,注意力就被一旁的凌云龑给吸引走了。

    他刚才太过慌乱之下,没有注意丫头带着的人是谁,这会儿整理好了衣服,再次出现的时候,看见了站在丫头身旁的小屁孩。

    那孩子穿着一身无极剑宗外门的衣袍,背后背着的,正是把他困了不知多少时日的黑剑!

    凌云龑瞪眼,因为那把破剑,他至今都还没能开启剑冢传承!而且,在他被困进去以后,那里面的日夜交替,很明显与外界不同!

    他都在里面待了不知道几个寒暑了!

    所以,凌云龑现在一看见那把黑剑就来气!顺带着看夜清寒也不顺眼了!可他才将注意力转移的时候,才注意到夜清寒的灵压,竟然是元婴期!

    凌云龑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瞪!依旧是元婴期,这这,这怎么可能?四五岁的元婴期?有没有搞错?这片大陆要疯了么?

    除了丫头这么一个五岁筑基后期,他都消化了好几天才适应,现在又给他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元婴期!

    我的个老祖啊,能不能现身给没见过多少世面的晚辈讲讲,这到底是这个世间出了问题,还是他出了问题?

    看着惊骇莫名的凌师兄,云月瑶摸了摸鼻子,糟了,忘记把夜清寒藏回去了!被师兄看见了呢!

    云月瑶眼珠儿一转,将夜清寒拢到了身边,对凌云龑微微一笑,说道:“师兄,你见过他的,这是夜清寒,他因功法的缘故,凝婴成功了以后就缩小了,过几日便可恢复。”

    夜清寒很配合的轻点了点头,客气了一句,小脸依旧板着,一脸不符合的老成持重。

    凌云龑听到了云月瑶的解释,这才呼了口气,他就说嘛!这要是真的四五岁的小奶娃就元婴期了,那也太腻天了?

    要做到,这个年纪的娃娃,一般筑基还可以,凝丹都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爆体,亦或者就像早熟一样,一直保持着当时的容貌,再也长不大了!

    那种四五岁的怪胎,因为身体上的缺陷,往往都会导致心理扭曲,一般都不可招惹,睚眦必报得很,比疯狗还可怕呢!

    这些传闻,他也只是在典籍上见过,本以为现在是见到了传说中的怪胎,却原来是功法反噬暂时的变小!可真真吓死他了~!

    夜清寒虽然不知道那糟老头在想什么,不过看对方一眼一眼戳他,眼中那深色十分的古怪,定然没想什么好事儿就是了!

    于是,夜清寒很傲娇的别过了头去,不予理会。

    云月瑶:......

    她也看出来凌师兄那眼神不对劲儿了,加之七年来的熟知,大概也能猜出来他眼中的“深意”。

    云月瑶抽了抽嘴角,两个都是她的亲人,她可不想他俩闹僵起来,她在中间受气!

    所以,云月瑶直接挡了凌云龑的视线,将话题转移开来。

    只听她说道:“凌师兄,小天劫将至,不知凌师兄可有做准备?”

    凌云龑一呆,那样子十分像个老年痴呆的患者,任凭云月瑶的小手在他面前如何的晃动,都没能让他的眼中有一丝的变化!

    云月瑶叹气,不用说了,这家伙还真就把自己的小天劫给忘记了!

    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么?

    半晌,凌云龑回过神来,脸上的神情十分的不自然,一脸的欲言又止。

    云月瑶翻了个白眼,说道:“行了!等你自己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出,黄花菜都凉了!师父早就替你想着了,只不过......”

    云月瑶有些为难,也不知那枯木逢春与狐爹有没有关系,她要不要把凌师兄也扯进来呢?

    可凌师兄的小天劫没多久了,就算是她与三位师父一起合作炼制那件宝贝,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的!

    正当云月瑶犹豫要不要开口的时候,凌云龑则是听到自家老祖替自己操心而动容了!自己没心没肺的不记得,却不想老祖竟然帮他记着,还让丫头来提醒他!

    凌云龑好感啊~!这一感动,就想起了小丫头还有一个不过呢?不过什么?凌云龑在意了,急忙催问道:“丫头,不过什么?老祖他老人家说什么了?”

    凌云龑并没有避开夜清寒说话,丫头既然能在那小子面前直言不讳,他也就猜到七八分了。

    本着对丫头的信任,他把夜清寒当成了空气对待。

    云月瑶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凌师兄说了吧,还是眼前的人命更为重要!是她的东西,别人想拿又拿不走,早晚还是会回到自己的手中,何必急于一时。

    故而,云月瑶打定了主意,说道:“师父要替你准备一件法宝应劫,可材料好不容易凑得差不多了,现在还差一件,在丹鼎宗太上长老的手中,师兄有把握将其拿到手么?”

    凌云龑一听老祖要给自己炼制法宝,立即欣喜的险些像个老顽童,在剑冢内撒欢儿!好在他这个时候想起了夜清寒那小子还在,这才注意了一下形象。

    乐呵够了以后,凌云龑这才想起来问道:“丹鼎宗那老鬼?他手里的什么材料?老子去搞来就是。”

    云月瑶看着明显有些反常的凌师兄,按捺住没点出他的异常,说道:“枯木逢春。”

    凌云龑皱眉,若是别的东西,他去强买强卖也能弄得过来,可这枯木逢春......可就不好办了!

    云月瑶见他皱眉,说道:“不需要全部,只需要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就够了。”

    凌云龑的眼睛瞬间一亮,不过还是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那家伙死抠,这个难度还是不小的。”

    云月瑶想了想,拿出一块万年桃木髓来,说道:“用这个换他那么一小块,总该是可以的吧?”

    凌云龑看清云月瑶手中之物,眼睛就是一瞪,快速拿过了她手中的万年桃木髓,翻看了好几遍,这才又瞪着云月瑶说道:“用这么好的东西,去换指甲盖大小的枯木逢春?这也太浪费了!”

    云月瑶笑了笑,道:“无妨,师兄莫要心疼,过不了多久,师兄便会知晓,那可是十分划算的哟~!”

    被云月瑶这狐狸式的微笑,和话语里的深意一提醒,凌云龑就觉得,这事儿可能真的不会亏的,丫头可是老祖亲手调教出来的!

    他清楚凌家的传统,这几年间,更是知晓老祖的手段,于是,虽然还是有些肉疼,凌云龑还是答应了下来。

    不过,他刚要转身,却被云月瑶叫住了,而后,她没好气的拍了拍夜清寒身后背着的剑,说道:“收回去!”

    观察了许久,云月瑶终于确定了,凌云龑的身上有异!而且,这不同寻常还是她亲手炼制的仙剑搞得恶作剧!

    钟漓剑装死,云月瑶盯着它,眼神虚眯道:“你到底收不收?是想被回炉重造了么?”

    钟漓剑一抖,还是没动。

    夜清寒反应了过来,一把将钟漓剑自身后抓了下来,眼神冰寒的看着钟漓剑,说道:“既然不听话,那边从哪来回哪去。”

    这下子钟漓剑有了反应,颤动着剑身飞向了凌云龑,凌云龑开始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茫然,可当那柄黑剑飞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就退开了好几步的距离。

    钟漓剑飞到了凌云龑的面前,一道暗紫色的电弧弹向了凌云龑,都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就击打到了凌云龑的头顶,而后一道黑光自凌云龑的身上飘出,进入到了剑身之中。

    凌云龑:......

    他一介分神期大能,竟然躲不开一柄剑的两次攻击!第一次被困住,第二次给他电成了鸡窝头!这还有天理么?啊?!

    云月瑶全程紧盯凌云龑,见其眼中的黑气退散得无影无踪了,这才松了口气!

    钟漓剑现在竟然敢擅自做主,对她身边的人下手了,虽然是因为凌师兄瞪了夜清寒和它一眼,可就这点儿小事儿,它竟然就在凌师兄的识海内种了心魔种!话说它是从哪得到的心魔种这样的魔物?

    面前有凌云龑,云月瑶不好直接问,便靠着血契与夜清寒说了这事,并让他也小心提防一下。毕竟相隔了数万年,这把剑现在的灵智堪比器灵了!

    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诞生出器灵,绝不能让器灵长歪了!最起码的,自己人和敌人必须教会它区分!

    夜清寒听罢,也深以为然,心魔种......么?他眼眸微垂,那心魔种,他知道,因为,那便是他的,当年,太过偏激,被人趁虚而入,种在他体内的,后来,随着他的死,那心魔种就消失了。

    他以为是消散掉了,却不想,原来是被他的佩剑吸收了,它这么做是为了护主,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现在,就因为别人瞪了他一眼,钟漓剑就能这般恶毒的,将仙身时,他的心魔种,植入到一个凡胎身上,这种做法太过分了!

    也许,在它的心中,或者它的概念中是看不起下界的生灵的吧?的确如瑶瑶所说,他得多盯着点,不能将还未成型的器灵养歪了。不然,这柄剑将会由仙剑变为魔剑,给他带来无穷后患!

    瑶瑶送他的礼物,他怎会舍得让其变成那般?

    钟漓剑收回心魔种,就不情不愿的飞回到了夜清寒的身边,夜清寒冰寒刺骨的视线,让它不自觉就是一颤,委屈的情绪立马传了过去,试图跟主人沟通。

    夜清寒跟云月瑶说了一声,而后转头到一边调教钟漓剑去了。

    云月瑶则是伸手为凌云龑把脉,发觉还有一丝残余气息没有驱散,就让他将灵力注入到手中的万年桃木髓之中。

    凌云龑一点都没能察觉出来一样,毕竟是仙身的心魔种,不是他这个水平可以察觉的。

    但是,云月瑶却察觉到了,因为她手中的慕瑶剑示警了。

    同为仙剑,钟漓剑做了什么,慕瑶剑第一个就察觉到了。而慕瑶剑又感觉得出,主人很在意眼前那个下界人族,也就没有隐瞒,及时提醒了一句。

    仙界的心魔种,一旦入体以后没有被发现,让其发了芽,由于**凡胎并非仙身,根本就承受不了它的影响,种了心魔种之人,会陷入癫狂,要么成了魔族重生,要么法身自爆,神魂泯灭而亡。

    所以,仙界的心魔种,对于凡人而言,是十分恶毒可怕的东西,若不是发现得早,凌云龑恐怕在劫难逃!

    云月瑶的眼中划过一丝后怕,虽然那心魔种并未发芽,可凌师兄还是受到了影响!

    云月瑶紧盯着全然信任她,将灵力注入到万年桃木髓中的凌云龑,并悄然释放出了乙木之力包裹住他的身躯,观察着万年桃木髓的净化之力,反灌入到凌云龑的经脉之中,且逐步扩散到他的全身,将那少量的残余的气息悉数逼出,她这才松了口气!没事了!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心魔种入体》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