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贵宾包间-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贵宾包间

    一行人在一楼大堂点了一桌子吃食,云景升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自家二妹妹的能吃。

    显然,当看到这一老一少的吃相时,他是拒绝的。

    不过,这一餐的丰盛,也挺让他咂舌的,没想到,二妹妹来到修仙界以后,可比他混得好多了!

    当祥云居的美食都被点了一遍,也吃得差不多以后。

    云月瑶和凌云龑打算出去觅食了。夜清寒想不想出去,都会被云月瑶带着,但是,云景升这里,二人还是问了一下,他要不要一同前往。

    云景升酒足饭饱,原以为是要消食,可听说这二人还要继续找吃的,他就感觉腹内更撑了,连连摇手示意自己回去养伤了。

    就连云月瑶提出吃饱了正巧去拍卖会玩玩时,云景升依旧坚定摇头,不要去凑热闹!

    好吧,既然九哥不愿意去,那她也就不勉强了。

    于是,云月瑶抱着夜清寒,跟在凌云龑的身边出去了。而云景升则眼神复杂的看向了门口,人早离去了,他却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两个吃货打着小正太版的夜清寒,放开了肚子,开心的吃遍了一条街。

    有的小吃,云月瑶特别喜欢。就会再多买上几份带走。

    每次凌云龑都抢着付账,云月瑶没辙,总不能老是落了师兄的面子。

    所以,出门吃东西,凌云龑花销了一笔不菲的灵石。

    如果仅是凌云龑自己,恐怕舍不得,顶多骗得两只烧鸡,蹲在路边啃,还会吃得津津有味。

    但是,这灵石花在了小丫头的身上,他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丝毫没像凌风那样肉疼不已。

    凌师兄对自己的好,云月瑶心知肚明,且,她手中灵石还真不少的。云月瑶也盘算好了,现在吃东西让凌师兄花费了。那么,等拍卖会的时候,凌师兄若是看上了什么,她便可理直气壮的帮他拿下了。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直吃逛着,眼见着人群的走向开始变了。凌云龑看了看天色,说了句:“差不多要开始了,丫头,走吧。”

    云月瑶点点头,随手捞过了夜清寒就随着人流的方向而去。

    夜清寒:

    他可没身边那一大一小两个吃货的本事,他有些惊奇,那两人是怎么把将近百人份的东西吃下去的?

    他没怎么吃,也被他家瑶瑶“来尝尝这个”、“这个好吃,来一口”诸如此类的,喂了一肚子的吃食。

    他感觉自己很撑,需要个安静点儿的地方,炼化一下食物。

    想到这儿,夜清寒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俩人一边吃的时候,一边是不是就炼化掉了吃下的食物?所以才会吃了那么多都不撑?

    夜清寒:

    想到了这个可能,也就是说,只有他是真刀真枪的装着食物的,那两个吃货早就把食物,炼化成了灵力消化掉了,根本就是作弊!

    因为有了这个发现,夜清寒替自己的胃委屈了好久。

    直到云月瑶突然停下了脚步,夜清寒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瑶瑶眼神微眯盯着前方。

    他好奇的顺着瑶瑶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是追杀瑶瑶到一半,旋即又逃走的那个老家伙么?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夜清寒微微皱眉,暗中暗芒闪过。

    云月瑶也只是瞟了一眼,旋即就转移了视线,同凌云龑继续前行。

    来到了祥云谷最大的一座建筑前,云月瑶又发觉了一拨熟人。不,应该说那群人先发现了她!

    那群人,正是坠在云月瑶身后出了宗门的杨韶华一行人。

    由于云月瑶到了祥云谷,就进了祥云居,一直没有再出来。所以,当杨韶华带着凌角,和一群墨渊等人结伴到此时,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这位小祖宗的踪迹。

    几人当然不会以为是自己来早了,而是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将人个绊住了,所以他们才没找见?

    几人遂开始打听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却依旧没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最后,还是墨渊开口说道:“既然小师叔祖是陪太上长老来此参加拍卖会的,那么,拍卖会开始之前,他们一定会出现的。”

    这不,几人早早等在了拍卖会入口,就将一大一小两位祖宗都等到了呢~!

    只不过,小祖宗怀里抱着的是谁?这小娃娃也太漂亮了,只不过,这长相怎么这么眼熟呢?

    几人疑惑间,已经来到了二人身前,还不等见礼,就被凌云龑一瞪眼,全都歇了心思。

    云月瑶并没多少在意,与这几人照面的时候,就一个个的扫眼过去,看了看他们的修为。

    嗯,这才多久时间,几人虽然没有再晋升,想来是怕根基虚浮,那酒并没有猴急的被动。

    不过嘛,即便没有晋升,从灵压上来看,也都强悍了不少,想来是到了瓶颈了吧?

    不然怎会这么齐的出现在这里?

    云月瑶的眼神太过干净剔透,不时还有精光划过,几人都有感觉,自己好似被他们的小祖宗看穿了呢!

    别说是其他人,就连这里心思最深沉的墨渊,都被看得很不自在,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

    云月瑶也没寒暄,只淡淡说了句:“不错。”

    便率先向前走去,凌云龑也跟了上去,与云月瑶同行,给她带路。

    这一动作,做得十分的自然,几人都看在了眼中,对这位小祖宗的地位又一次得到了刷新。

    跟他们太上长老同行,而非师徒尊卑先后而行。这里面可就能反应出不少的问题了。

    几人相视了一眼,都乖乖的跟在了后面,太上长老不让声张,他们就默默跟着好了。

    进了门,云月瑶以为拍卖大厅就是这一楼了呢!

    可刚一进来,却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这一楼竟是散修交易买卖的地方,跟拍卖会不挨着。

    凌云龑来过很多次了,对这里很熟悉,见到了丫头眼中的诧异,不由得意的指起了路来,说道:“看见那个通往地下的巨大通道了么?那里才是真正的入口,走吧。”

    就在这里,夜清寒翻手拿出了一块令牌,藏在了小袖子里,交给了云月瑶。

    云月瑶挑眉,默不作声的收下了,等到了那个向下的入口时,人群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

    凌云龑趁着缓下来的时间,又介绍道:“这里入门要交一定量的灵石,按人数,每人千枚下品灵石。有贵宾令牌者,可以免了这一项,且进入后直接被请进贵宾包间。”

    云月瑶点点头,这才看向小脸蛋儿扭向一边的夜清寒,小样,原来给她的令牌是要用在这的啊?

    等待了少许,云月瑶眯眼看着姓赵的那老头子进去了。盘算着,对方身上究竟有多少油水呢?值不值得她动手挖上一回的?

    等轮到了他们,凌云龑才要掏腰包,二人身后的几人也都摸向了自己的乾坤袋。

    却在这时,云月瑶拿出了那枚令牌,亮了亮。

    站在门口收灵石的,寒暄的,维持着秩序的,都顿住了动作。

    那位正欲与凌云龑寒暄的老者,看到了那枚令牌的时候,就是一凛,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变得恭敬而又谨慎,亲自上前检查了一下令牌的真假。

    确认无误以后,那名老者躬身一礼,问道:“不知尊驾到此,请问这几位都是同行之人么?”

    云月瑶点点头,有些诧异老者的态度,和他口中的尊驾。

    老者让路,请几位通过,并跟在一旁随同,带着几人向着贵宾包间而去。

    这一幕可是惊傻了凌云龑,更别说后面那几人了!

    凌云龑不时看向了云月瑶,他才说了令牌的事情,令牌就出现在丫头手里了!他有点不确定的猜测着,小丫头不会是对着所有人用幻术了吧?

    然,猜测归猜测,他可不会点破,而且,他也没发觉又施法的波动,这就让他更加好奇了。

    而后面的那几只,已经成为了云月瑶死忠粉的天骄们,此时全都以神奇的,崇拜的的眼神看着云月瑶的后脑勺。

    出其不意啊有木有?竟然有这里的贵宾令牌哎!好威风~

    瞧瞧,瞧瞧,旁边跟着的那个,可是这拍卖会的执事长老之一呢!那么恭敬的态度,他们可是跟着沾光了呢!

    带路的老者,确实是这拍卖会的执事长老之一,是这里资历很老的老人儿了。姓徐,众人不论修为,都会恭维着喊上一声:徐长老。

    徐长老曾经得到个夜一的提点,说他们主子的令牌如果出现,只认令牌不认人,将人迎进了1号贵宾包间,然后再将此事上报即可。

    徐长老原以为这事儿也就听听,根本不会出现,没想到,这才多久,就被他给遇上了。

    他恭敬的将人引领到了1号包间,还特意吩咐了一名茶童进去伺候着。

    云月瑶一路都很淡然,并没觉得哪里不对。不仅无视了身边几人的目光,就连围观路人那震惊探究的目光,也全都被她无视掉了。

    尤其进了包厢以后,门一关,就将外面所有的视线隔绝在外,谁管他们想什么呢?

    徐长老见到这位如此淡定,心中的盘算可是都快打成了死结。

    他很想八卦一番,能拿着主子的令牌到此,这位究竟是什么了不得的身份?

    可惜,他开口想要客套两句,套套话,人家压根高冷得不愿开口。倒是旁边的老者每次都把话给接了过去,可惜,那老者太过圆滑,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问出来。

    凌云龑的名气很高,几乎无人不识,可他这张脸的辨识度却超级低,来了这么多次,也都是交灵石,跟一群散修们坐到一起,加上他一出门就是乞丐装,想让人把他跟那个修仙界第一人联系起来都难。

    就如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许多的分神期大能只闻其名,不识其人呢!

    落座于包间中以后,徐长老恭敬一礼,就告退而去。他要赶紧上报呢!随之而来的是茶童,上前来伺候众人品阶最好的灵茶,差点茶果一应俱全。

    云月瑶等他忙活完,要了一份今日拍卖的物品清单。

    茶童恭敬的递上,云月瑶拿过来先扫了一遍。修为到达筑基期以后,神识强大的修士,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更何况是她?

    故而,云月瑶只看了一眼,就将其上的东西全都记了下来。也从中发现了两三样适合凌师兄的东西,这倒是让她来了些许的兴趣。

    云月瑶在看的时候,夜清寒也跟着扫了一眼,旋即有些皱眉,他吩咐的丹药怎么没在上面?

    夜清寒眼眸一深,他得尽快恢复回去才成,这次离开的有些久了,他在看见影组和夜组穿插开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头,虽然得到了夜一的解释。

    可他依旧觉得这里面有事。今日,再看到自己吩咐的那一批丹药竟然不在清单上时,就更加觉得肯定出了什么岔子了!

    他的势力可是为了日后保护瑶瑶才扩张开的,若是他离开这么几日,就能被人趁虚而入,那只能说明,他的监察还不到位,经营得还不够完善。

    想来,这次离开瑶瑶的身边,将会有个很大的烂摊子在等着他收拾。

    夜清寒有些头疼,一方面是这些破事,一方面则是,他舍不得离开瑶瑶的身边。

    但是,为了以后可以长久的在一起,他布下的局绝不能乱。

    在这一刻,夜清寒下定了决心,却低下头,不敢让瑶瑶发现端倪。她那么聪明,可能一眼就能猜到他的心思。

    这种伤离别的情绪,也不知瑶瑶会不会有?

    若是有,他会歉疚。若是没有,他的面子往哪丢?夜清寒陷入了一个怪圈,兀自纠结着。

    云月瑶并没发现,因为她只能看见夜清寒的发顶小玉冠。

    云月瑶将单子递给了凌云龑,转头让茶童退下。茶童没有迟疑,有些人并不喜欢有外人在,客人的癖好很难琢磨。

    所以,他顺从的行礼,而后出去了。但是,他并未走远,而是守在了一号贵宾包间的门口,做起了门童来。

    云月瑶这才垂眸看了眼怀里,明显散发着怨念的夜清寒。她以为他还在委屈自己掐了他腿根的事情,觉得有些好笑。

    于是,传音道:“怎么?还疼?要不要给你揉揉?”

    夜清寒:

    揉?揉哪?想到大腿内侧被瑶瑶的小手揉揉夜清寒的脸“腾”的就烧了起来!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贵宾包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