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血脉返祖-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血脉返祖

    凌角是真的没反应过来,因为她扫视外面的时候,没看见有人存在。她的神识不能覆盖到丹峰那边去,也就没能看到她的劫雷云被拽到了哪里。

    而另外三人已经凝婴,神识强大自不是凌角可比。他们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劫雷云,在劈完最后一道劫雷。还不等散去的时候,就被拽去了丹峰。

    这......他们还真是低估了自家小祖宗的好胃口,她那边劫雷云起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了,那规模,简直把他们都给秒成了渣渣。

    然而,当最让他们郁闷呕血的则是,人家明明比他们凶险,却比他们还快了一步结束。

    原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可自家小祖宗依旧没有放弃打击他们。他们这位小祖宗,竟然一口气,连续吞掉了五团劫雷云!

    五团啊~这得是何等好胃口?

    他们的心,哪怕是金刚钻做的,现在也要“啪唧”一下子摔到地上,碎成渣渣了!

    三位天骄深深吸气,嘴里默念着:“不能跟她比,她就一小变态。”

    感觉心绪平稳了下来,三人这才开始稳定境界。他们才刚刚凝婴成功,可不像被自家小祖宗一打击,境界再掉下去,那可就不好玩了。

    经过了这么一次打击,加上之前一次次被刷新眼界。他们相信,日后,他们的信念将不会被轻易动摇,他们的心智也将更加坚定!

    这条修仙路,他们要走得更加长远。

    三人虽然没有通气,但是,此时,他们的想法十分一致,那就是,跟上小祖宗的步伐,一路向上攀升!

    ......

    而另一边,被三人惦记着的小祖宗,可没旁人想象的那么轻松。

    渡劫之后,又拽下来五朵劫雷云,几乎耗尽了她最后的力气。

    云月瑶全身紧绷着,感受着身体忽冷忽热,时而被挤压,时而又膨胀得像是快要爆体。她知道,自己的血脉封印正在逐步瓦解中。

    云月瑶看了看外面,也不确定,自己的封印解开时,会现出什么异象来。

    于是,她快速闪进了火玉空间,又再一闪,神魂钻入到簪子空间众。

    直到此时,云月瑶才短暂的松了口气。

    碎丹凝婴时,她借着凝婴之力,将不少好宝贝都收进了身体里。

    碧玉簪子,乾坤轮回盘,小老头的小药鼎,慕瑶剑,还有她提前炼制而出的本命法宝。

    如今,这些宝贝被她吸纳入体以后,便各自占据了云月瑶身体的一部分。

    碧玉簪子霸占了云月瑶的左臂;慕瑶剑霸占了她的右臂;小药鼎霸占了左手的手掌;乾坤轮回盘霸占了她右手的手掌;而本命法宝自然是待在了她的丹田被温养。

    将这几件宝贝吸纳入体,云月瑶还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的。

    那便是,她全身的血气和灵力去了九成,经脉丹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裂。神识更是被削弱了三成。

    她险些因此跌落境界,还好身上救命的好东西颇多。在即将被疼痛折磨得昏死之际,云月瑶咬牙,拿出了四品真元液,猛然灌了一大口。

    原本已经要枯竭的灵力,快速的回涨了三分之一。

    这真元液,一口就能恢复元婴期修士灵力总量的三分之一。只不过,短时间内效果不能叠加,也就是马上再喝第二口就没了效果。

    收回真元液,云月瑶又将夜清寒的魂玉玉佩拿了出来,法诀一捏,收进了识海中,顿时,神识萎靡的情况得到了控制。

    危机暂时解除,云月瑶这才缓了口气,拿出一支小玉瓶来,打开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传了出来。

    云月瑶只是闻到这股味道,脑中就是一轻,神志又回归了几分。

    看着瓶中的元灵王花蜜,云月瑶十分庆幸自己底牌还算雄厚,不然,今日恐怕就会如那蛇吞象一个下场了。

    仰头,一小瓶元灵王花蜜入腹,紧接着,云月瑶又喝了一坛子的元灵王花酒。

    感觉到澎湃的力量在身体内汹涌,云月瑶有条不紊的排出酒气,旋即开始炼化吸收。

    大约两个多时辰,原本枯萎的神识恢复了。

    不仅恢复了,且还比原来更加强悍。云月瑶细察之下,竟然发觉自己的神识暴涨了大约五分之一。

    这样的意外之喜,让她不仅勾起了唇角。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就在云月瑶彻底炼化掉最后一丝的能量,转化归为己用时,她清楚的感应到,自己的经脉丹田,在这个过程中,又被重塑了一遍,且再次被扩宽了三分之一。

    而她忍受着痛楚的时候,竟然没有发觉,自己的体内,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经脉分支。

    这是......隐脉被打通了?

    云月瑶很是疑惑,虽然听说过隐脉一说,可她并不知该如何打通。三位师父也说,她修为太低,还不到打通隐脉的时候。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她的隐脉自己通了一条分支出来,虽然很细小,也感觉很脆弱。

    但那条隐脉被打通以后,她能感觉到,自身的气息变得不一样了。

    云月瑶惊喜交加,可还不等她继续探索。她的洗婴雷劫就到了。

    ......

    云月瑶思绪回笼,就见三位师父和小九儿,已经围到了她的身旁。盘腿,坐在了她的周遭四个方位,替她镇压暴动的天狐血脉。

    封印时,她就吃了不小的苦头。

    如今元婴已成,她都来不及稳定境界,封印就迫不及待的自行开始消散。

    如此,她被压制了十一年的天狐血脉,一下子苏醒了过来。

    开始暴躁的反噬着那越来越淡薄的封印,就如同被压抑狠了的猛兽。在她的体内不停的叫嚣着,撞击着。

    云月瑶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折腾碎了,这感觉,在被封印的时候体会过一回。

    当时所以为的生不如死,跟如今解封时的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云月瑶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没有最痛,只有更痛的真谛!

    感受着内脏、骨骼、经脉、血肉、皮肤,都在一层层的被冲刷、撕裂,然后重组。就在如此反复的过程中,她却只能咬牙承受着这份痛苦,想要晕过去?那是不可能的。

    别说晕过去以后,她会不会就此再也无法醒来。就是她真的想晕,命被四人吊着,脑中还有魂玉玉佩保护着。这一切都让她的感官十分清醒,别说晕了,就连意识模糊都不曾有。

    云月瑶在一**的疼痛冲击下,甚至到了有些怀疑人生地步。

    可她依旧不肯放弃,脑中只有两字在无限刷屏,那就是:坚持!

    经过了九拨血脉潮汐的爆发,每一拨又分为九次,递增式的血脉之力冲刷。血脉封印彻底被突破,血脉之力也在这一瞬间被激活。

    云月瑶硬生生挺过了八十一次,递增式的痛楚,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下,她愣是没有发出一丝惨叫声。

    只是,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四人查探她的状况,才发觉,她的压根早已全被咬出了血。

    三位师父心疼不已,却也无能为力,她的命数,她该经历的痛苦,没人能帮她承受。

    他们顶多能给予她一点点辅助,也只是希望她能在这条艰辛的路上,可以好走一些。

    正当三位师父打算挪动云月瑶的时候,突然,自云月瑶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十分可怕的威压。

    三位师父眼神一凛,就要退开,却是来不及了!

    只见云月瑶血迹斑斑的身体上,猛然爆发出一团淡金色的光华。

    光华流转间,一股可怕的兽族威压,以云月瑶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铺展而去。

    离得较近的三位师父,和一站待在原地未动的小九儿齐齐被掀飞。

    就在几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就看见一团巨大的九尾天狐虚影,自云月瑶的身上显现而出,那几乎顶天立地的巨大虚影,在膨胀到极点的时候,又开始往回收缩。

    直到收缩成为百丈大小的天狐虚影,才停了下来。

    它目光冰冷,带着上位者的清华高贵,它只是微微扫过这片空间,好似万物尽在它的眼中,又好似万物全然不被它在意。

    直到,它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个凄惨的小人儿身上。它的目光才有了波动,似乎是疑惑,又似乎是在猜测或者确认着什么。

    被掀飞的四人:......

    他们就保持着落地的姿势,丝毫不敢乱动。

    原本还趴在一边围观的几只兽兽也被掀飞,只是,它们飞的更远,且都因那突如其来的可怕威压,而晕了过去。

    整片空间内,所有的活物都缩了起来,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空间内异常安静,如同死境。

    留影眼眸轻闪,看着那巨大的九尾天狐。淡金色的皮毛,九条淡金色的狐尾,尾尖银白,双耳耳尖亦有银白之色。瞳色银灰带金,眉心有一簇金色水滴状的印记。这是一只纯正的望月天狐没错!是天狐一族之中最美的王者~!

    正当他不着痕迹的观察着那只巨大的望月天狐时,那只庞大的狐狸,好似确认了什么,眉心一闪,那滴金色的水滴状印记翩然而出,向着云月瑶的眉心飞去,隐没其中,留下了一滴金色的水滴状印记。

    之后,那巨大的狐影好似一下子淡薄了下去,最后化作一阵青烟,回归到了云月瑶的身上。

    三位师父看着这一幕,丝毫不敢有所动作,那股威压几乎快要将他们碾碎了,他们深刻的体会到了危机感,如果他们敢乱动,相信对方只要一眼之力,就能让他们魂飞魄散。

    而被抓壮丁的小九儿,则是眼眸一闪,再看向云月瑶的眼神,与以前截然不同了。

    那一眼十分的复杂,其内参杂了太多的东西,最后则变成了怜惜与认可。

    之前,它会排斥她,因为她是人族。

    然,如今,对方的血脉之力完全爆发,它才确定了,对方是妖族同类。

    既然同为兽兽,它自然对这样一只小幼崽排斥不得。看着对方诸多波折,命运多舛。也没比它和小金的境遇好到哪里去,自然而然的有了同病相怜之感。

    好感也就在这不知不觉间产生,生根,发芽。

    自那狐影回归到云月瑶的身上以后,她的身体再次发生了变化。

    只见一层淡淡的金光包裹住她的身体,光芒吞吐间,形成了光团。

    光团渐渐缩小,变得越来越圆。

    最后变成了小小的一团,光芒却更为耀眼。

    直到光芒逐渐黯淡消失,留在当场的,再无云月瑶,而是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望月天狐幼崽!

    然而,变化还未结束,只见其身上隐去的光芒再次闪动,这一次闪烁而出的是七彩的光芒。

    绚丽的七彩光芒之下,那只望月天狐再次改变了颜色,变成了一只纯白的九尾天狐!

    到这里,所有的光芒都散掉了,缩回到小狐狸的体内。

    三位师父互相对视一眼,这才踉跄着起身,谨慎的移向了已然昏迷的小狐狸。

    天绝道人小心翼翼的摊手,摸到那小狐狸的颈动脉时,并未再遭到攻击。

    他这才放心的将小狐狸抱了起来,转身来到小院的桌子旁。扶起倒掉的桌子,一个除尘决打理干净,然后轻缓的将小狐狸放在了桌子上。

    看着那小小一团的白团子,天绝道人眼神有些古怪。不止是他,雷万山龇牙咧嘴的过来时,看见那白狐幼崽,眼神也十分的古怪。

    只有留影神色如常,只是,他的心中,是否如脸上这般镇定,就不得而知了。

    小九儿迟疑了下,也飞了过去,圆圆胖胖的小身子,忽闪着一对小肉翅,却并不吃力的飞到了桌子上。

    它围着桌子上的小狐狸转了一圈,然后,清冷悦耳的女声突兀的响起:“她只是脱力了而已,不过,若是想要恢复人身,怕是温养宝血耽搁不得了。这一次爆发,有点类似返祖。正常觉醒血脉之力,绝对不是这样子的。”

    留影眼眸略有波动,并未接话。

    雷万山大大咧咧一挥手,说道:“我去找清寒去办。”说罢,闪身就没了影子。

    天绝道人则关注的是血脉之力的问题,问道:“你是说,她的血脉之力完全觉醒了?”

    小九儿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是被压制的狠了,还是她渴望力量才引起了爆发,这个还不清楚。但是,这样的爆发,导致她的血脉之力差点儿枯竭,如果不尽快温养回来。她估计万年之内是别想化形成人了。”

    天绝道人:......

    留影:......

    二人都想到了同一个问题,若真如此。这么一只没屁点儿修为的仙狐幼崽,在人族修士眼中,应该跟无主的仙丹价值等同了。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血脉返祖》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