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月瑶发威-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月瑶发威

    如今,已然知晓她并未因为血脉之力爆发玩脱了。只要能离开这里,她的光辉未来还在等着她。

    云月瑶心中一阵激动,不知是因为那一世好不容易拧转的局面。还有那一张张可爱的脸庞让她不舍。

    重新认识的话,不再是那个时间点,不再是那样的境遇,很多事情也都会发生改变。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重生一次,就是泼了一次的水,破了一回的镜。想要再次恢复如初,何其不易?

    所以,如果能不回档,她自然希望可以继续闯下去,即便前路艰难,她还有清寒,还有一群长辈,一群伙伴。

    再难走的路,有了他们,她都甘之如饴。

    思绪回笼,云月瑶一瞥之下,恰巧看见了夜清寒痛苦的神色。虽然转瞬即逝,也还是被她准确的捕捉到了。

    她突然想到,夜清寒是如何闯入自己的梦境,还变成了太子的。

    既然是她的梦,他是外来者,那就不可能替换掉梦中原有的人设。那么,他

    云月瑶神情一凛,问道:“清寒,你,你是附身的?”

    夜清寒强忍痛苦,此时的脸色已经白了。

    他勉强挤出笑意,对云月瑶说道:“我还撑得住,尽快,尽快找到出去的办法。你我的肉身,可是会撑不住太久的。”

    夜清寒虽然不想给瑶瑶施加压力,但是,就算他还能撑得住,她的肉身那般虚弱,是绝对撑不住太久了的。

    相处了这么久。他知道,瑶瑶不会因为压力而慌乱畏惧,适当的压力,只会成为她前进的动力。

    果然,云月瑶听罢,眼神坚毅的点点头。

    她一定会找到出去的办法的,一定。

    两个时辰以后

    一张担架被抬回了云家的天字号院落,云月影瑟瑟发抖的蒙着白布,全身光果的被抬了回来。

    想起了她所遭遇的事情,云月影眼中淬满了毒汁。

    当担架经过云月瑶的门前时,她突然撑起了上身,对着云月瑶的房门破口大骂道:“小贱蹄子,我成了这样,你也别想好过!你个贱人,得意吗?你得意不了多久的!你就是个人人都可采补的下贱炉鼎!你给我等着!啊!!”

    最后一声,则是惨叫。

    夜清寒才送瑶瑶回来,两人在屋里坐着说话,就听见外面如此不堪的话语。

    夜清寒怒了,一道雷就这么甩了出去,劈在了云月影撑起的头顶。

    云月影惨叫的时候,抬着她的两个下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道雷吓得松了手。

    他们还以为是这位残花败柳的大小姐,口出狂言,恶语咒骂亲妹,遭天谴了呢!

    因为那道雷是从天上直直落下来的。

    谁也不愿靠近那个最臭的扫把星,都这样了,还不安分。

    云副长老原本还一副颓丧的表情,听见了这样的咒骂,他也皱了眉,嫌恶这大小姐不长脑子了。

    如今见她被雷劈了,头上顶着个绝大的爆炸式头型,脸上以及刚刚裸露出来的肌肤全部黑漆漆的,嘴巴和头上还冒着烟。

    人应该是被电懵了,身上抖个不停,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有些茫然和涣散,眼中的怨毒却还未散去。

    然而,因为她的这个抖法,盖在她身上的白布也就这么被抖了下来。

    与上半身的焦糊不同,锁骨往下的身体都还是白白嫩嫩的。只不过,那一身的青紫痕迹,加上那微张的大腿,让在场不少不知情的人,也明白了这位大小姐究竟遭遇了什么。

    也因为知道了,如此,这位大小姐算了彻底的废了。有些人放肆的看了两眼,旋即感觉都快喷鼻血了。

    要不是云副长老还在,他们保不齐就要上前占点实际性的便宜了。

    不过嘛,出了这样的事儿,这位大小姐就算不被处死,最起码也要被赶到庄子上去度过余生了。倒是便宜了那些个看护庄子的野汉子了。

    众人不敢出声一轮,就隐晦的互相递眼神儿。一眼聊得热火朝天。

    云副长老厌恶的手一挥,白布困住了云月影,他这才威压一散,震慑住了那些个眉来眼去的下人。

    云副长老疲惫的挥了挥手,让人将大小姐抬回房去。

    这才转身来到了云月瑶的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夜清寒对门而坐,他刚刚教训完了云月影,就不再理会外面,而是给云月瑶扒着橘子。

    虽然,他知道这里是梦境,却也不愿他的瑶瑶受到一丝的委屈。他捧在手心里的宝,怎么可以被人随意侮辱践踏?

    云副长老没想到,门开后,里面二人竟然是这样相处的场景。这一幕让他诧异不已,难道这位太子殿下真的动心了不成?

    夜国谁人不知太子夜清寒是九阴绝脉,是个短命鬼?

    但是,这个短命鬼却冷心冷肺,暴虐残忍,喜怒无常。尤其,他是出了名厌恶女子接近,无意间冒犯了他,近他身的女子,最轻的都会断手断脚,被打成重伤。

    如今,他竟然屡次为那丫头破例,此时,还亲自给那丫头伺候水果?

    这也太

    这回,云副长老看向云月瑶的眼神,有点不一样了。

    虽然云家对朝政不感兴趣,醉心经商。但是,若能拉拢一下皇室,行事倒也可以方便几分。

    至于这位太子和云二丫头的未来?利益到手了,管那么多干嘛?

    故而,云副长老发觉是太子出的手,还想找找场子来着,被这么一打岔,气势就消了下去。

    干脆连带着云月瑶也被放过了。

    之后,云月瑶尝试着释怀所有的心结,却不见效。集中意念,告诫这里是个梦而已。依旧不见效。

    接二连三的尝试了许多的办法,还是一样。

    云月瑶叹了口气,只能选择最后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弥补第一世,自己心中全部的遗憾,不知如此做,是否就可以了?

    于是,云月瑶再次折腾了起来。

    轻松通过了秘境试练,被挑战,在云家擂台上力挫众世家二世祖。

    虽然,她的资质很好,来的人都眼神贼亮的想要收她。

    但是,看着那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神儿,她断然拒绝了。最后,依旧入了无极剑宗,算是再一次打击到了云月影,那是她做梦都想进的地方。

    入了山门,无极剑宗如她印象中一样,只是,这一次,她没能被凌师兄看中。

    而是拜入了凌风门下。

    凌风虽然眼皮子浅点,为人却是很正派的。

    知道她的天阴之体,非但没有露出火热的目光,甚至是直接就收她为徒了。因为,她能领悟无极二字的真谛,是个可造之才。

    凌风还很豪气的说道:“天阴之体又如何?在这个世上,靠的是实力说话。如若你有朝一日修为登顶,谁还敢欺你辱你?想要改变命运,从来就没有捷径。”

    云月瑶还是第一次觉得,凌风这个大龄晚辈十分的可爱呢!嗯,等她回去了,就对他好点儿吧!本来还打算再虐虐他的心,小小的再惩戒一番的。

    看来这梦魇也不是全然不好的,至少,它的真实性很高,是真正的真假难辨。

    也因此,让她看到了熟知之人的另外一面。

    比如,云老夫人兢兢业业为老板守家;云弈苦逼的一面;云博老祖眸子的沧桑;云家的忠奸;聂家老爷子长远的眼光;夜清寒另一面的更多传闻;凌家人贪小便宜却有原则等等。

    这些,是重生那一世的她所没见过的,因为那一世,她被当成小祖宗一样供着,与如今的起点不同,视野的开阔度自然也不同。

    云月瑶看到了许多不曾被她见识过的事物,也从中领悟了许多。

    当然,没有两位狐爹的暗中布局,没了三位师父的照拂。她的路走得步步谨慎,步步惊心。

    好在,她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三年。

    这一年,她15岁,已经筑基。

    不过,她依旧选择嫁给了夜清寒,这也是夜清寒强烈要求的。

    而夜清寒的状况每况愈下,越来越糟。

    云月瑶本打算替他换血排毒,却根本没效果。

    因为,夜清寒是附身的,他的虚弱与寒毒无关。而是神魂上的虚弱。

    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与寒毒爆发相差无几。

    夜清寒算着日子,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呢!他希望,在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可以圆了自己的梦,娶到瑶瑶。

    大婚当天,夜清寒的情况突然好转了,就像没事人了一样。

    他精神奕奕的站于太子府门前,迎接瑶瑶的花轿。

    花轿连带着花轿后面的十里红妆,围着夜国帝都游行一周,最后才被抬到了宫内,来到了太子府门前。

    夜清寒欣喜的掀开轿帘,什么踹花轿?他才不要。

    云月瑶被夜清寒亲手扶了出来,并一把抱了起来,走向正厅礼堂。

    鞭炮声声,宾朋满座。

    二人拜过天地以后,夜清寒便迫不及待的将人抱向了洞房。

    身后,所有来宾都在起哄着,夜清寒全然无视。

    给了夜一一个眼神,夜一会意,带人接待众人,不让人前去打扰两位新人。

    到了洞房,满目刺眼的大红色,夜清寒眼中都是喜悦的将他的瑶瑶放下。

    床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栗子。

    云月瑶的心有些紧张,双手紧紧握着大红的苹果,盖着大红的盖头,心思微微乱了。

    突然,云月瑶想起这里是梦境,那么她跟清寒可以圆房么?这个答案,她还真的不太确定。

    故而,在喜婆一句句的吉祥话中走过了流程,直到夜清寒提着喜秤来挑她的盖头时,云月瑶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结发,联袂,喝了合卺酒,吃过生饺子。

    喜婆一脸喜气的问道:“太子妃娘娘,生不生?”

    云月瑶小脸蛋爆红的回了句:“生。”

    一屋子的婆子丫鬟都笑得前仰后合,其中就有舒舒和月月。

    在梦中,俩丫头也被她救了下来,如今亲眼看着她嫁人。两个丫头比谁都高兴。

    一切流程都走完以后,云月瑶累得不行。

    夜清寒挥手将人都打发了出去,然后设下了隔绝阵法和防御阵法。

    云月瑶疑惑的看向他,突然眼神一变。

    夜清寒苍白着一张脸,笑了笑,原本健康的起色已然不见。这意味着什么,云月瑶再明白不过。

    她想上前抱住他,却被夜清寒躲开。

    而因为躲她的这一下,好似透支了他最后的力气。夜清寒轰然倒地,摔得结结实实。

    云月瑶被拦,没能接住,眼中顿时大颗大颗的泪珠儿滚落。她撕心裂肺的喊道:“清寒,清寒你怎么了?不,不要,你不能有事!”

    说着就要渡自己的魂源给他。

    夜清寒虚弱的摇头,说道:“瑶瑶,不怕,为,为夫无碍的。为夫,可能要先走一步了。你,你快一点出来见我可好?”

    云月瑶点头,拼命的点头。

    这三年,她无时无刻不在尝试着要离开这个梦境,可她能尝试的方法都试了个遍,终是拖到了今日还未能成功的脱离这里。

    清寒这么虚弱,他真的会没事吗?

    云月瑶的直觉告诉她,绝对不会像清寒说的那样,他会没事。

    眼见着夜清寒越来越虚弱,云月瑶一扫眼,发觉他的双脚已经变成了冰雕。

    云月瑶急了!不,清寒不可以死在这里,她有预感,若是他死在这里,外面的清寒也会身陨!

    云月瑶记得满头是汗,该如何出去?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哪怕一丝的提示都没有?

    清寒,她的清寒不能死,绝不能死!

    云月瑶不听夜清寒的劝阻,直接将额头贴在了夜清寒的额头上!

    夜清寒已经没了推拒的力气,只能心疼的看着他的瑶瑶将自己的魂力输送进他的神魂之中。

    直到,他的魂力得到舒缓,他再次有了力气,便一把推开了云月瑶。

    云月瑶看着依然虚弱的夜清寒,看着那冰还在往上蔓延。她绝望的大喊着:“不!”

    这时,云月瑶的周身突然起了一阵大风,她的一头青丝瞬间变成了白发,雪白之中还有淡淡的金光。

    她的眼睛也变成了银灰色,眉间的金色水滴印记清晰的显现而出,闪烁着光芒,流光溢彩。

    紧接着,她的耳朵消失了,头顶却出现了一对巨大的狐耳。身后九根巨大的尾巴瞬间伸出,在空中飘来荡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只是几息之间,云月瑶就变了个样子。

    云月瑶看着还在不断变成冰雕的夜清寒,右眼留下了一滴清泪。

    当泪水“啪嗒”一声,砸到夜清寒的额头时,原本附身在梦境中的自己身上,那已经轻薄得几近透明的魂魄,轻飘飘的浮了起来。

    云月瑶伸手接过,眉心的金色水滴印记光芒大放,罩在了夜清寒快要消散的神魂上。

    夜清寒还在痴迷于瑶瑶异样的美中,他想消散之前,好好将他的瑶瑶刻印在心上,生生世世都不要忘。

    正在努力记住媳妇儿样貌的他,却是突然全身一轻,又是一暖,忽然就感觉昏昏欲睡了。

    夜清寒想抗拒,想再多看瑶瑶一眼。却是由不得他,他的神魂紫光一闪,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九尾墨狐幼崽。

    云月瑶抱着他,眉心的光芒渐渐散去。

    当光芒完全不在时,她手中的九尾墨狐幼崽也变得凝实了许多。

    云月瑶眼中的悲戚不见,神色木然的望向了头顶。

    突然,她放声尖叫了一声,那声音极具穿透力。震得周围的精致全都晃动了起来,不止是精致,就连那些看着活生生的人,也都一个个的神情痛苦,捂着头滚到了地上。

    云月瑶一声尖叫之后,紧接着就是第二声。

    这一声,比第一声还要尖锐,那分明就是狐狸的叫声。只是那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小狐狸可比的!

    第二声出,四周已经变成了一片混沌,什么人,什么景的早就被震散了。

    云月瑶依旧直盯着头顶,张嘴发出了第三声尖叫。

    这一声,威力竟然又翻了一番儿!

    本还惬意的倚靠在大殿内的某只狐神,此刻脸上的慵懒全然不见。

    当云月瑶第一声出时,他还是双眼一亮,想着这小家伙倒是个货真价实的望月天狐。

    可第二声的时候,他竟然有耳朵嗡鸣之感。

    第三声一出,他竟然隐隐感觉头脑昏沉了一瞬,虽然很短暂。却是的的确确受到了影响。

    狐神不淡定了,这,能够影响到他?那可就不是一般的族人了。

    难道,她真是望月天狐皇族正统血脉?虽然这个测试,就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却不曾想,真的让他找到了一只血统纯正的小家伙!

    狐神眼眸中的玩闹全然消散,认真审视起了这小家伙。

    那双眼,好似能看见他一眼,竟然一脸冷漠的敌视他?有意思!真有意思!

    狐神勾唇,旋即开怀的笑了。

    云月瑶此时却是一点儿都笑不出来。她深吸口气,一手拖着夜清寒小小的狐狸身,一手突然五指成爪,长长的指甲暴长出来,竟有成人手臂那么长。

    狐神见此一幕,心知不好,如果这小家伙要拼命了,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嫡系血脉可就没了。

    撕破星幕?她百分百会魂飞魄散。这里的高度,还不是她可以来的。

    于是,在云月瑶即将动手的时候,狐神只能是妥协,放了二人出去。

    他本想牺牲掉那个小子,然后刺激那小家伙的本源之血。却不曾想,只是见到那小子要死了,她就会激动成这样?

    狐神若有所思,难道,那就是她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狐神皱眉,他好像玩大了。如果那小家伙嫉恨他了可如何是好?

    就她现在还是个小幼崽呢,反击的惑音就能对他生效了,这日后还得了?

    狐神如何纠结,暂放一边。

    簪子空间内,两道白光一闪,云月瑶和夜清寒两只狐狸小幼崽的肉身一颤。

    但是,二人都没苏醒。

    天绝道人一直盯着呢,见此上前查探,依旧没有异样。

    不过,俩小家伙的元婴都清醒了过来,正在闭目修炼的样子。也许是这一遭耗损颇多吧?

    这时,留影踱步过来,施法给二人皆喂下了两颗元灵王果。

    看着两只小狐狸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晕升起,留影松了口气,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无碍了。”

    天绝道人不放心的再次确认了一番,的确无碍了以后,这才松了口气,将俩小家伙安置到了房中。

    本来,他想将他们分开的,奈何两只小狐狸不知何时互相抱住了对方,抱得紧紧的,他想分也分不开。

    无奈之下,只能将两只巴掌大小的小狐狸,放到了一起休息。

    这时,两小只的元婴在消化着元灵王果的药效,夜清寒被消耗的神魂变得充盈了起来。

    话说,他这是第二次神魂虚弱了呢。上次他家瑶瑶好不容易帮他补好了。得,现在更虚了,之前吃掉那么多,都浪费了。

    夜清寒虽然睁不开眼睛,神志已然清醒,知道他们二人回来了以后。尝到了熟悉的味道,还在腹诽着。

    而云月瑶此时正在跟一个很骚包的男人在对峙着,没有分神注意其他。

    某狐神默默鼻子,这丫头要逆了天了不成?竟然回到了现实世界,还能敏锐的通过迷谷树锁定他。

    他就偷看了那么一眼而已。

    看来,她返祖的效果还没消散,早知道就晚一点儿看这俩小家伙的情况了。

    云月瑶盯着对方看了良久,她眉心的金色水滴耀眼夺目,一双银灰色的眼中隐隐现出了淡金之色。

    二人对视了良久,云月瑶终于绷不住开口了:“你是谁?为何算计于我?”

    狐神有些心虚,瞟了那双跟他曾经一样的眼睛,说道:“我乃望月一族曾经的族长。试探尔尔,并无恶意。”

    云月瑶被气笑了,声音直掉冰渣子的反问道:“并无恶意?你差点杀了我最重要的伴侣,是无恶意?族长怎么了?族长了不起?你要真那么了不起,怎么会被灭族的?”

    狐神:

    这小雌性好凶残,他可是堂堂主神,居然被个流放下界历劫的回炉小仙给怼了?狐神很久没有感受过情绪这个东西了,如今被怼了还觉得有点新鲜。

    不过,望月天狐一族由她来振兴,真的没问题么?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月瑶发威》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