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魔现忘忧-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魔现忘忧

    天地一片灰蒙蒙的,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更没有星辰大海。

    这里是忘忧,专供神魂强大的修者往生的鬼域。

    淳于炎此时正盘坐在忘忧湖底,静坐看着身旁的云月娇。这丫头胆小的就像个小兔子,每每睁着那双湿漉漉的迷蒙双眼,看着你时。她想要提出的要求,就难以被他拒绝。

    淳于炎皱眉,想着最近自己是不是太惯着她了?可是,她的每一个要求又不过分,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他就更难拒绝了。

    细细回想着这段时间的相处,虽然觉得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哪里又好似不妥。

    然而究竟哪里不妥呢?他又说不上来。

    说是这丫头对自己有心思?从她的表现上并不像,更多的应该是师徒间的敬重。

    可若说像普通的试图,好似又过于依赖他了。

    淳于炎皱眉,思来想去,最后归结为,对方年纪太小,有种把他当爹对待的感觉。

    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淳于炎满脸黑线,有些哭笑不得了。他堂堂仙界鬼君,被个小小魂魄当成了爹来亲近。

    他如今的心情,以云月瑶的说法就是:他一个单相思的对象,都跟人跑了的超大龄单身汪,感觉魂体遭受了无限大的伤害值。

    正在淳于炎有些愣神时,云月娇长长的睫毛颤了颤,随即魂身一震,周围大量的浓黑雾气向着她的方向席卷而来。

    云月娇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小型旋窝,旋窝由小变大,逐渐搅动了忘忧湖内的暗流。

    这是晋升的征兆。

    有鬼晋升,其他同样坐于湖底修炼的鬼修们,除了那修为身后的,都受到了影响,想要抢夺鬼气,根本不能。

    他们狰狞着一张张鬼脸,想要靠近捣乱,却是瞥见了那小鬼身旁坐着的淳于炎,那厮的威压对于他们来说,太过于可怕了。

    没有一只小鬼敢过去,可他们又很不满。而且,在这忘忧湖底,是不被允许互相厮杀的,有鬼敢破例,就会被湖水溶解消散。

    这,便是这里的法则。

    有了这一则法则在,众鬼虽然不敢靠近,却敢漂浮得远一些,对着云月娇的方向叫嚣。他们早就都认识了那个小鬼,胆子小着呢!也许他们鬼哭狼嚎的叫嚣声,会把她吓到岔气,然后走火入魔甚至爆体呢?

    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一群小鬼们不怀好意的想着,叫嚣的声音也愈发的渗人起来。

    淳于炎脸一沉,冰冷而又残忍的眼眸扫过一圈不知死活的东西,那眼神,成功吓到了不少实力低微的小鬼,却依旧有那仗着对方不敢动手,仍然搅扰云月娇晋升的恶鬼存在。

    淳于炎记住了那几只的样貌,冷冷勾唇,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

    这个笑容,成功的将不敢招惹他的小鬼吓跑了,那几只恶鬼也被吓得一抖,却内强中干的继续干扰。

    云月娇的确有些受到了影响,魂体有了一丝不稳。

    淳于炎收回视线,眼中的杀意隐匿以后,开口道:“他们是鬼,你也早已不是人了,有什么好怕的?不是想快点去见姐姐么?实力不够,你是想去给她添乱不成?”

    听到这句话,云月娇的魂体立马稳定了,晋升的旋窝也安稳了下来。

    看着云月娇倔强的小脸儿,不知不觉,淳于炎想到了云月瑶。初初相见的时候,也是个一样倔强的小丫头呢!

    就在云月娇晋升成功,凝出一颗鸽子蛋大小的鬼丹时,突然,斜刺里出现一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她叫嚣着:“云月瑶,去死,该死!”直直扑向了云月娇。

    云月娇被吓了一跳,眼看就要被扑中的时候,淳于炎一甩袖子,将人卷到了怀里,旋即带着云月娇向上浮去。

    只要那只女鬼敢追上岸边,就是她的死期。

    这只女鬼,已经不止一次偷袭云月娇了,口中一直念叨的却是“云月瑶,去死,该死!”这一句。

    好似,她也只会这样断断续续的说这一句。

    然而,每次引诱她上岸,她到了岸边,又总会畏缩的退回湖中。

    今次,云月娇晋升成功,成功凝结出了鬼丹,兴许是刺激到她了吧?这一次这丑陋的女鬼,面目更加狰狞,也更暴虐的想要撕咬云月娇。

    淳于炎倒是希望,这一次,她能跟上岸来。

    只要她站在岸边,一离开湖水,他就能保证让她有来无回。嗯,捏成魂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淳于炎有意放慢了速度,甚至在快到岸边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了云月娇两句,见她点头应下,便放开了她,让她自己上岸。

    他则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女鬼本是不敢追得太近的,迫于淳于炎的压迫,她每次都只能等待时机去偷袭。

    今日,又让她找到了偷袭的机会,她自是不肯放弃的。

    奈何,那小贱人又被救走了,这让她十分的不甘。

    可是,当她看到那小贱人竟然落单了,心中顿时大喜,好机会啊!

    她拼命的往上窜去,试图抓住云月娇,将她拖回湖底深处。

    然而,云月娇就像一条滑不留手的鱼儿,左躲右闪的向上游去,她是左一抓,右一抓,爪爪落空。

    好不容易就要抓到对方的时候,她却突然被对方一脚踹中了面门,然后,就看着对方借着这一脚之力,竟然跃出了水面。

    她恨,恨极!一张本就扭曲的脸孔,此时更加狰狞了。

    那张脸,如果被云月瑶看到,一定会十分惊讶,因为那并不是别人,竟是云月影!

    没人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又为何会出现在忘忧。而她除了记得对云月瑶的恨意,其他的,竟是也全然不记得了。

    站于岸边,看着忘忧湖中情况的淳于炎,暗暗捏决掐算起来。可掐算了半天,也没能得到个确切的结果。

    淳于炎皱眉,这女鬼神魂不全,三魂丢了气魄,竟然还能有如此戾气。且此人唯一记得的,便是云月瑶。

    这就不得不让淳于炎留意了,难道这女鬼是被那个小丫头所杀?可推算又与丫头无关。不管怎样,这么个存在如若放任不管,将来让她修炼有成,突破了这里的桎梏回返人间,那都是个不小的麻烦。

    故而,淳于炎怎么都不想放过这只女鬼,最好今日就能将其除去。

    然而,当云月娇出了湖面,掠到岸边的时候,本已经出水一半的云月影,却像是反应了过来,或者说察觉到了危险。

    她一脸惊恐的尖叫一声,折身,在腿还没露出水面的时候,上半身又潜了回去。

    淳于炎眸中厉色一闪,五指虚抓,就像将她抓出湖面。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不同于其他灰蒙蒙雾气的黑烟飘至,先于淳于炎一步,将云月影包裹住。

    云月影惨叫一声,就此消失在了原地。

    淳于炎错愕了一瞬,脸色更为阴沉的四下观望,却是完全没有寻到踪迹。只是,刚刚的那一股黑烟,他太熟悉不过了,那是一缕精纯的魔气!

    忘忧,竟然也被天魔一族入侵了吗?

    淳于炎警惕着四周,果然,又有一股黑烟,冲着云月娇而来。

    淳于炎眼疾手快的一卷云月娇,将她丢进了忘忧湖,且速度奇快的沉入了湖底。

    那股黑烟只能在湖面浅浅扎入,就再难入水,目标无法捕捉,黑烟直直向着淳于炎攻击而来。

    淳于炎一声冷哼,不过一缕魔气,也敢在他堂堂鬼君面前卖弄?

    淳于炎手指一屈一弹,一团鬼火自他的指尖飞射而出。鬼火与魔气撞到了一处,那一缕魔气瞬间就被鬼火燃烧殆尽。

    淳于炎不屑冷哼,在忘忧,他就是这里的主宰,别说是一缕魔气,就是天魔来此,也要忌惮他三分。

    刚刚若非大意,他又怎会允许对方掳走了那只女鬼?

    想到对方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掳人,淳于炎的脸色青黑一片,不多时就长出了闪着金属光泽的鳞片,额头三只鬼角钻出,一双牛眼渗血,嘴巴开裂如同血盆大口,四颗尖锐的獠牙龇出。

    再看他的双手,已经不再是最初的嫩葱玉指,而是一双真正的挖心鬼爪。

    淳于炎只保持了半鬼王化的状态,身形未变。却是仰天一声嘶吼,震荡得忘忧地域嗡鸣回荡,声声不息。

    这一声吼,激起的冲击波,直接冲散了忘忧地域内漂浮着的鬼气,就连天上灰黑的鬼云也剧烈翻滚起来,大地在震动,湖水在颤抖。

    鬼君一怒,万里枯骨尽仓惶。

    淳于炎只吼了一声,就静立在原地,一双巨大的牛眼扫视着四周。

    突然,一团黑烟自云层中显形,淳于炎立马锁定了目标,滚滚威压朝着黑烟碾压而去。随后一朵黑色的火莲也朝着那团黑烟飞射袭去。

    黑烟见自己已然暴露,不肯与淳于炎硬碰,只甩出一团魔气去阻一阻,巨大的黑烟团则迅速远遁,一片乌光罩在了那团黑烟之上,黑烟被成功传送离去。

    走时,在黑烟之中,还不忘传来一阵“桀桀”的怪笑之声,令人听着毛骨悚然。

    而淳于炎却在其中,听出了挑衅的意味。

    他缓缓恢复了人身,又是俊美邪魅的样子。

    可此时的他,眼中却满是阴郁,魔族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好兆头,而且,天魔的混血后裔,抓那只女鬼又为哪般?他实在想不通原委。

    淳于炎飞身而起,扫视整个忘忧地域,最终找到了一处带有魔气烙印的传送点,抬手将其毁掉。

    又扫视那些还未入湖的残魂,从中发现了几个沾染着魔气的,一一排查后,以鬼火烧尽,杀掉了一批被送入忘忧的内奸。

    淳于炎黑沉着一张俊颜,若不是内奸接应,忘忧绝不可能被外族入侵,是他大意了。

    就在淳于炎震怒的时候,天边梵音起,一片金光照射而来,又灭了几只鬼体。

    淳于炎一看,正是排查被放过了,难道他们也有问题?然而,不等他相问,那片金光又自西方消失,如同来时一样。

    淳于炎望着那个方向,眸中的神色复杂难明。

    事情有些复杂了,看来,人间可能快要不太平了吧?他得尽早回去看看。

    只是......淳于炎看向了忘忧湖,月娇那丫头非要跟着他一起去看姐姐。

    然,云月娇才刚凝结鬼丹,此时带出去,为时尚早了。若是遇上大劫,一定会是个拖累,可是留在这里,也并不安全。

    淳于炎有些犹豫。

    原本,那丫头求他带上她的时候,他是严词拒绝的。可她那眼神儿,又让他不忍。

    如今,人不带走就可能被魔族趁虚而入,那就只能将人带上了。

    淳于炎最终只能轻叹,想要独自离开怕是不行了。

    ......

    仙灵大陆,某处荒山中。

    一片紫竹掩映,一座竹制的院落。

    云月瑶此时正在跟灶膛较劲,以往一个术法就能搞定的事情,如今全靠双手,竟然如此之难。

    云家二小姐,向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过过这山野村妇过的日子?

    要缝缝补补,烧水做饭,养猪喂鸡。这些事情,云月瑶别说是看,就连听她都没听过。

    这不,第一次生活,就把她给难住了。明明看着山下那些村妇们做起来很简单的,一对火石一碰,火就着了。

    可她都快把两块火石敲碎了,为什么就没点起火来呢?

    云月瑶一脸苦恼,正在努力点火。

    这时,外出砍柴打猎的夜清寒,背着一捆柴禾,两只野兔回来了。

    才到门口,夜清寒就兴奋的吆喝道:“媳妇,为夫回来咯!瞧瞧,为夫今天猎了两只兔子,好肥呢!你呀,可是有口福咯~!”

    云月瑶一听,双眼登时一亮,也不管生火了,两块火石一丢。人就一阵风儿一样,刮到了小院中。

    口中还在询问着:“哪儿呢?快让我瞧瞧。”

    夜清寒看着像个小叫花子一样的瑶瑶,愣了愣,旋即不可思议的问道:“噗......我说媳妇啊,你这是钻地洞了?咋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的?”

    云月瑶想随手捏个除尘决,却在术法用出来之前,僵住了动作。刚才的兴奋劲儿也消散了大半,她可怜兮兮的抬起花猫一样的小脸儿,委屈巴巴的说道:“我,我怎么都点不着火,那个火石好难用啊。”

    夜清寒一听,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呀,就这点儿小事儿,就把为夫无所不能的媳妇儿给逼上绝壁了?走,走走,为夫瞧瞧,到底是哪两块火石,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欺负我家媳妇?”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魔现忘忧》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