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放血救他(打赏加更章)-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放血救他(打赏加更章)

    听到云月瑶的这句问话,天绝道人愣住了。

    雷万山也呆愣的看着云月瑶。

    就连一旁正在低头看着手中钟漓剑的留影,也瞬间就抬起了头来,看向了蠢徒弟,眼眸复杂。

    天绝道人眼中挣扎之色很是明显,三人这样的反应,让云月瑶确定了,她的血应该是有用的。

    于是,云月瑶说道:“如果我的血能救,就不要耽误了,清寒的血还没止呢。”

    天绝道人看了看小丫头,又看了看雷万山,最后将目光投向了留影。

    发觉留影没有阻止的意思,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丫头,你可要想清楚,你的血如果流失太多,还会被打回原形。需要进行下一次养血,才能恢复。宝血的亏空,可不是补一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云月瑶一愣,没有迟疑道:“只要清寒无碍,这点代价而已,我能承受。”

    虽然那种痛生不如死,可只要能挺过,她依旧可以化形。

    但是,清寒的伤势却是耽误不得的,再不止血,清寒可没办法挺过来。

    所谓两害取其轻,她只是痛一痛,痛不死她的。

    但清寒不治,可是真的会死的。

    见云月瑶如此坚决,天绝道人只能再次说道:“就算用了你的血,也不能完全激活他的自愈能力,只能暂时缓解而已。最后,还是需要你找到血夭花,炼制成丹才成。

    在此之前,每隔半个月,都需要你的血,来吊着他的命。”

    云月瑶连表情都没变,直接说道:“嗯,徒儿知道了。来吧,这血要怎么用?喂他喝?还是浇在伤口上?”

    这话说得,仿佛是“今天天气不错那么简单。”

    天绝道人愣愣的看着云月瑶,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可真是

    他挫败的说道:“初次,取一碗血,淋在伤口处一些,浸润伤口即可,其余的,喂他服下。”

    天绝道人说罢,就见云月瑶拿出了两只碗来,看着他。

    那意思很明显在问“多大的碗?”

    天绝道人扶额,说道:“药碗,不是饭碗。”

    云月瑶“哦”了一声,点点头,拿出了一只专门盛药的药碗来,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挥爪子一割,一滴滴的血珠,滴滴答答的落入了碗中。

    天绝道人看的心疼,却皱着一张苦瓜脸,张了张嘴,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当碗里大概有半碗血的时候,云月瑶的伤口就自动愈合了。她换了个位置,又是一爪子划下,继续往碗里滴血。

    药碗大概八成满的时候,云月瑶才不再往碗里滴血。

    而是将割伤的爪子,直接悬在夜清寒的伤口上,任由自己的血液,滴到夜清寒的伤口处,被那一片血肉模糊吸收。

    直到伤口止血,开始长出了肉芽。

    云月瑶依旧没有停手,而是专注的看着那个伤口缓慢的愈合。

    直到她的血液已经褪去了伪装,变成了淡金色,还闪耀着淡淡的灵光。

    云月瑶小小的狐狸身子晃了晃,依旧没有住手。

    天绝道人想阻止,却看着丫头那执着的眼神儿,说不出一句阻止的话来。

    雷万山的神色越来越复杂,虽然是看着那两只小徒儿的方向,却是不知透过两人看到了什么,愣愣的失神。

    留影再没抬眼看过这一边,一直皱眉看着手中的钟漓剑。专注的,仿佛能看出一朵花儿来。

    云月瑶全身开始颤抖,她却依旧坚持着,直到夜清寒小小的狐狸背上,那个伤口彻底结痂,结痂脱落。

    她爪子上的伤口也自行止血,愈合。云月瑶再也撑不住,一下子摔了下去。

    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小心的避开了药碗,生怕打翻了,清寒没得喝。

    她暂时是放不出第二碗来了。

    目前的她,还是只天狐小幼崽,能放出这么多的血,已经到了极限。

    天绝道人也是因为这个,才那么纠结和心疼。

    这相当于在放一个稚童的血,去救另一个,何其残忍?

    云月瑶晃了晃头,眼神瞟向了小老头,虚弱的说道:“师父,帮徒儿把血喂给他吧。”

    天绝道人心疼得直颤,那碗血,他是怎么都感觉端不起来。于是,他捅了捅一旁发愣的雷万山,说道:“老伙计,你来吧,我,手抖。”

    雷万山醒过神来,愣愣看了眼圈泛红的天绝道人,沉默的点头,上前,施法,将那碗血,悉数喂进了大徒弟的嘴里。

    看着那红的鲜艳的血液,雷万山的心也是一疼,但手下的术法却是稳得很,一滴血都没被浪费。

    夜清寒喝下了那一碗血,虽然还在昏迷,可那闭合的狐狸眼眼角,却有一滴眼泪滑下。

    云月瑶亲眼看着夜清寒喝下了她的血,又看着小老头上前去诊断,得到了确切的答案。

    知道她的清寒脱险了,云月瑶这才安稳的晕了过去。失血过多,让她疲乏不堪,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可她这一晕,可是吓坏了天绝道人。

    天绝道人一声惊呼,上前探查。又是施法护着她的心脉,又是喂药的一通忙活。

    当云月瑶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寻找夜清寒,想看他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

    可她看到他的时候,却是失望之余,又松了口气。

    失望是因为夜清寒还在昏睡,松了口气,则是,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绵长有力,这就说明,他应该暂时无碍了。

    云月瑶爬了起来,却发觉,隔开了两道口子的前爪绵软无力。苦笑一声,混不在意的甩了甩。

    云月瑶强自忍耐着不适,步伐稳稳的走了出去。

    见到天绝道人,云月瑶笑容甜美的打招呼道:“师父早~”

    天绝道人神情古怪的看了看丫头,她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么?还早?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哟,失了那么多的宝血,苏醒过来,竟然还混不在意的跟他说早?

    云月瑶一看便知小老头的想法,不想被数落,云月瑶讨巧卖乖的说道:“师父,徒儿嘴馋了呢。”

    天绝道人无奈,这丫头,明显在转移他的注意力。

    可他想开口,见丫头那可怜兮兮的表情,又舍不得数落了。只没什么杀伤力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去拿了没元灵王果让她吃,之后便是各种各样补血养气的丹药,一瓶瓶的堆积了好大一堆。

    这些可就不是那,小小一品生血丹可比拟的了。

    云月瑶看着那一对的丹药,猛咽了咽口水,不确定的问道:“师父,这些,不会是要我吃完吧?”

    天绝道人翻了个小白眼,说道:“每次放血,需要服用一瓶。”

    云月瑶瞠目结舌,确认道:“这么多?”

    天绝道人再次翻了个更大的小白眼,没好气道:“你以为宝血是什么?这些丹药只是能暂时养出你的血来,还需要你自己半个月的修养,才能恢复一身的宝血药效。”

    云月瑶乖巧的点点头,拿过其中一瓶子的丹药,嗯,看着跟生血丹差不多,都是半透明血红色的。

    但是到了嘴里,味道可就差远了。

    云月瑶皱着小脸儿,将那一瓶子的丹药吞了,又看着那颗大大的元灵王果,迟疑道:“师父,那为什么还要吃这个?”

    天绝道人很想上前去戳她的头了,这是放血放傻了?她知不知道,她那一身宝血放出去,神魂都虚弱了?

    还敢问他为什么?

    看着小老头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儿,云月瑶缩了缩小小的狐身,小老头可从来没这么凶过,她还是不要问太多的好。

    既然让她吃,想来是因为她神魂虚弱了吧?她也觉察到了一点儿,就是放血的爪子出了点问题。

    现在想想,刚刚内视,筋骨肌肉都好好的,伤口也不见了。那还会如此,应该就是神魂的同一处也受伤了?

    可是她只是放血,为什么神魂也会跟着虚弱呢?这个她不懂。

    云月瑶很想问问小老头,可看他臭着一张脸,又打消了念头。还是等着他消消气再说吧,瞧瞧,这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云月瑶知道她的这第一位师父最是疼她,见她如此,心疼她,才会这么生气的。

    云月瑶不但没有因为小老头凶她而难过,反而心窝被这股子温情填得满满的。

    天绝道人看着丫头那笑眯眯的小样儿,跟得了糖的孩子。就更郁闷了,他都这么生气,这丫头还能冲他笑得这么甜。

    挫败,无力,无奈各种情绪交织之下,天绝道人还是将之前的发现说了。

    “丫头,记得,以后绝对不可以再用你的血去救人。你的宝血绝不能被人发觉,否则,真如我们之前最坏的想法,你被人抓去当了炉鼎再做药人,不该说是血奴。

    放下你的阴元不提,就说这放血。如果没有这一次,为师也并不清楚详细。你可知,这一次你放了一碗血,你的神魂跟着消散了一部分。如果你被控制住,被迫放血,将会有什么下场,不用我多说,你也该能想到。

    丫头,为师不愿见你落到那般田地,你会遭遇怎样无休止的痛苦,养过血,练过体的你比我更清楚。那样的凌迟,会直到你再挨不住一刀,神魂泯灭为止。”

    云月瑶经过之前的经历,再被小老头旧事重提,戳中了她的痛点。这让她更为正视了这个问题。

    当初为何会防备夜清寒?为何害怕天阴之体暴露?为何会时刻戒备着别人,隐忍着,扮巧卖乖,刻意卖萌?

    直到如今,她第一次肯用自己的血去救人,是因为要救的是夜清寒。

    换做任何一个人,她都不会再冒这个险。当然,两位狐爹和娘亲还有姑姑,不在那个任何人之中。

    养血的时候到底有多痛,她记忆犹新,印象深刻到一想起那种疼痛,她的神魂都在颤抖。

    如果那样的痛楚,要在被迫的情况下,无休止的经历,甚至还要受辱。她宁愿在被制住之前自爆算了。

    天绝道人看出了小丫头听进去了,略微松了口气,可又想到丫头还不知道要放多少血来给夜清寒那臭小子喝,心情又不好了。

    于是,天绝道人怒瞪雷万山,徒弟的错,师父还。俩人一眼不合,就又飞上了高空,干架去了。

    其实在云月瑶昏迷的这段时间,这俩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每次都是有输有赢,不过,因为雷万山这次理亏,所以多数被揍得惨一点儿。

    云月瑶好笑的看着二人又打架,无奈的摇摇头。

    对此,看着这么多年,她早已习以为常。

    吃了元灵王果,云月瑶感觉困意再次袭来,转身回房。见夜清寒睡得依旧很香,便走过去,窝在了他身边,睡了过去。

    一白一黑两只团子,窝在一处,窗外透进来的彩光,五颜六色的,照得室内一片梦幻。

    那光,是两位师父交手的术法光芒。

    夜清寒就是在这一片光芒中醒来的,醒来第一眼,他还在愣神。只是,他想动,却连抬头都做不到。

    他瞪大了一双狐狸眼,想起自己伤到的地方在后心的位置,难道脊椎断了?

    他赶忙内视,发觉自己的体内呈现出很奇怪的样子。

    他后背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却不是完全的好了。而是被一团淡金色的柔光包裹着,那里的血肉,都是介于虚实之间的状态。

    看着那淡金色的光芒,夜清寒迟疑着,那是感应着其内熟悉的波动和气息。

    夜清寒立马明白过来,那不是瑶瑶的血!瑶瑶温养过的宝血!

    这,瑶瑶放血给他喝了?那他当时半梦半醒的那段记忆,是真实的,而并非做梦?

    夜清寒退出了内视,着急瑶瑶的情况。一转眼珠,就看到了瑶瑶窝成了小小一团,依偎着他睡着了。

    夜清寒眼中湿润了,也着急了。

    他都苏醒了,瑶瑶怎么还在睡?他却不知,他醒来的时候,恰巧云月瑶才吃过元灵王果,才睡下还没片刻。

    两人就这么错过了第一次睁眼,问候对方的机会。

    夜清寒很想探查一下瑶瑶的情况,可他现在丝毫动不了,他也不敢胡乱折腾,万一破坏了瑶瑶的修复,岂不是又要她再伤自己一回,放血救他?

    虽然不明情况,夜清寒昏迷的时候也听不全那么多。但是,他却很清楚,瑶瑶既然放血救他,就证明,除了这个法子,目前没有其他的手段能够救他。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放血救他(打赏加更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