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以血起誓(小年加更章)-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以血起誓(小年加更章)

    鹰王暂时的退让,并没能让赫连语嫣松口气。

    她如鹰王想的那般,本就聪明。故而,鹰王眼中的情绪,虽然加了掩饰,却依旧被她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刚刚竟然想对她......而且,他重伤昏迷,也是三分真七分假。这样的鹰王,还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羽大哥么

    赫连语嫣心生厌恶,一个月之前,刚刚来到妖界,她还期盼着能跟这个好友见上一面,叙叙旧。

    可自己心心念念的好友,现在却想把她压在身下。

    这种日了gou的心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赫连语嫣原本有多少憧憬,多少喜悦,如今的遭遇,就让她有多么反感和恶心。

    赫连语嫣闭了闭眼,依旧难掩眼中的失望和嫌恶。

    鹰王被这样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他狼狈的逃出了关押赫连语嫣的鹰洞,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鹰洞中。

    这时,刚才领头的雌鹰找了过来,怀里还抱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宝。

    出生就能化形的鹰崽很少见,尤其父母都是纯种的鹰族,这样的情况就更加少见了。

    所以,雌鹰心知自己今日闯了大祸,为了平息鹰王的怒火,她费了一番心思,才想到了用鹰王最疼爱的幺子做幌子。

    自从孵出幺子,幺子就是化形的状态。这说明了幺子的天赋高,有可能遗传了鹰王金翅大鹏神鸟的血脉。

    因为幺子还太脆弱,禁不起感应也禁不起测试,所以,也只能是猜测。

    不过,如此猜测,也是有一定的依据的。那就是,幺子孵出来,就有了六阶的修为,那可是相当于人族金丹期的实力呢!

    所以,幺子生来不凡,定然遗传了鹰王的金翅大鹏神鸟的血脉才对。

    领头的雌鹰有了这一倚仗,相信自己就算犯了错,但不是没有得逞嘛?那就不算犯错,顶多也就是雌性之间斗斗嘴而已。这么点小事儿,只要鹰王见了幺子,定然就会忘记得干干净净才是。

    雌鹰算盘打得响,也就大着胆子,抱着幺子直闯进鹰王的鹰洞。雌鹰委委屈屈的喊了一声:“夫君”

    正想着怎么表演呢。

    鹰王正在心烦,头也没抬,听见是谁喊他的时候,眼中更是暴戾而阴鸷。今日若是没有这群蠢货去搅局,嫣儿又何至于生他的气?

    想到他的嫣儿失望、恶心、嫌恶的眼神,鹰王就暴躁的想要杀人。

    他这不开眼的妾侍夫人,偏偏做了那等事情,还敢撞上来。

    鹰王一时沉不住气,一爪挥出。只听两声惨叫,一大一小一齐飞出了鹰洞,向着万丈悬崖掉了下去。

    鹰王听到雌鹰惨叫并不以为意,但是,当他听到幺子的惨叫时,立时脸色惨白,不可置信的抬头,眼前空荡荡一片。

    鹰王以为是幻听,可又怕是真的。

    故而追到了鹰洞洞口向下看去,这一看,他的三魂被吓丢了七魄。

    他的幺子竟然被他一爪打落万丈悬崖!那可是他最出色的子嗣!鹰王眼神赤红着,喘着粗气,半晌才想起来要飞下去救他的幺子。

    可等他想起来的时候,以他的速度,早就追不上那小小的身影了。

    鹰王彻底疯狂了,不管不顾的往悬崖下扎了下去,等他追到崖底的时候,看着雌鹰变回了兽型,双爪高高举着幺子,一双翅膀已经折断,身下已经流出了大片的殷红的鲜血。

    鹰王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不知该作何反应。直到幺子发出了一声虚弱的痛哼,鹰王这才转动了下眼珠儿,将视线从瞪圆了眼睛,死不瞑目的雌鹰身上,移到了幺子小小的身子上。

    看见有血从幺子的嘴角缓缓流出,鹰王的眼瞳骤然收缩。幺子才六阶,怎么接得住他的一掌?即便他的妾抵挡住了大多数的伤害,幺子也还是承受了不小的伤害。

    鹰王疾步上前,想要抱下幺子。可雌鹰的爪子却是抓的死死的,将幺子圈的牢牢的,任凭他用力去掰,也抱不出被困的幺子。

    鹰王闭了闭眼,明白这是雌鹰爱子心切。最后的关头,留了生路给自己的爱子。

    鹰王的心,好似被细细密密的针尖扎过,疼得令人窒息。眼看着幺子伤重,再不及时救治,恐怕就要随着他的娘亲而去了。

    鹰王狠下心,切掉了雌鹰的爪趾,这才抱出了幺子。他没再回头看雌鹰一眼,先是给幺子输了些妖力,护住他小小的心肺。

    然后护住幺子小小的身子,带着这个最小的儿子,直奔赫连语嫣所在的鹰洞。

    赫连语嫣正在想着如何脱身,洞口的禁制,凭她目前是破不开的。这样的情况,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赫连语嫣还在思量对策的时候,鹰王又来了。

    她眼中的厌恶更深,却在看到鹰王怀中的小小婴孩的时候,顿住了即将出口的恶言恶语。

    鹰王被赫连语嫣那厌恶的一眼,看得心中一颤,旋即又因怀中的儿子而鼓足了勇气开口道:“嫣儿,救救我的儿子,他受了重伤,掉下了悬崖,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求你,求你救救他。”

    赫连语嫣不知缘由,但是,却看到了鹰王眼中的心虚,虽然一闪而过,但她本就在戒备他,自然看得真切。

    赫连语嫣以为对方又是算计她,想让她心软。于是怒从心头起,但是,刚要发火,赫连语嫣又忍了下来。

    她突然想到,如果对方是在作戏,那她何不利用这次机会?

    有了打算,赫连语嫣再次平静了下来,再看不出一丝的喜怒,说道:“救他?好啊。”

    鹰王心中一喜,抱着幺子才像赫连语嫣迈出一步,就听见赫连语嫣再次说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听到这个不过,鹰王的步子就是一顿,眼神复杂带着丝戾气的问道:“什么条件?”

    赫连语嫣不再把对方当成好友,也就没了顾忌,说道:“送我回小青丘。”

    鹰王眼中的阴霾再次隐藏不住,恨恨的问道:“你就那么在乎那只骚狐狸?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汤?”

    夜帝修也是只狐狸,而且还是只雷狐。故而,鹰王骂出“骚狐狸”三个字,赫连语嫣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她面沉似水,神色冰冷的直视鹰王,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跟狐王之间的事儿,你们自去解决,少把我扯进来。还有,以后不准你再说骚狐狸这三个字。我真没想到,以前温文尔雅的羽大哥,卸下了伪装,竟然如此不堪。”

    鹰王眼中狼狈,抱着幺子的手一阵颤抖,险些将小小的婴儿扔到地上。

    赫连语嫣紧盯着那个婴儿,孩子的确受了不轻的伤势,然而,那胸口的淤青,明显是成年男子的半只手掌。

    赫连语嫣转了下视线,看到那双抱着婴孩的手掌,就不禁冷笑了。

    呵呵,这得多没人性?才会将亲生的儿子打伤,然后送来让她救治?而且,被打伤的孩子,还是个这么小的婴孩,是个连自己走路还不会的小小婴孩!

    这么小的孩子,掉到悬崖下去了?应该是鹰王刚刚气不顺,一掌打下去的吧?孩子掉下去了,又后悔了,然后追下去又给截住抱了回来?

    赫连语嫣冷冷盯着那双抱着孩子的大手,心中想着的只有五个字:果然是禽兽!

    想想又不对,禽兽尚不会反噬亲子,应该是禽兽不如才对。

    鹰王手抖了半天,眼中狠厉划过,而后深吸口气,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嫣儿,你,就这般讨厌我么?”

    赫连语嫣讥诮的看着鹰王的眼,问道:“你的儿子,在你的心中又算什么?博取同情的道具么?事到如今,你这样子并不像多紧张他的样子,他真是你亲生子?”

    鹰王心一颤,若是让嫣儿这般以为,他辛苦经营的形象,可就真的毁于一旦了。

    鹰王满脸痛苦的说道:“他当然是我亲生子,嫣儿,求你救救他。求求你好吗?我,我只是舍不得你离我远去。我对你的心意,你,真的不明白吗?”

    赫连语嫣指了指幺子,说道:“我跟他,你选一个好了。”

    鹰王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赫连语嫣,好似第一次认识她一样。

    她怎么能?一向温柔善良的嫣儿,难道容不下他跟别的雌性生下的孩子?如果换了其他的子嗣,他可以当着她的面直接摔死。

    可是幺子不一样,他是血脉最为纯正的鹰王继承人。

    即使他日后跟嫣儿有了子嗣,有着嫣儿的一半血脉,生下的子嗣绝不会再出现如此纯正的血脉了。

    所以,他不能舍了幺子,这是鹰族的未来,鹰族崛起的希望。

    鹰王想不通,幺子明明跟嫣儿并不冲突。嫣儿只要全身心爱上他,依赖他,做他的鹰后就够了。

    跟幺子有什么冲突呢?难道她想名正言顺的让自己的子嗣上位,嫌弃幺子成了绊脚石么?未来鹰王的位置,一定是幺子的,这个不可能改变。

    幺子的娘亲虽然是妾侍夫人,但却是纯正的鹰族雌性。只有雌雄都是鹰族纯血脉的鹰族,才有机会产下最为纯正的鹰族后裔。

    幺子就是证明。

    想到传位的问题,鹰王犹豫了下,再次开口说道:“嫣儿,你不必担心幺子日后继承鹰王之位的事情。他的亲生母亲,刚刚为救孩子,已经故去了。等你成了鹰后,幺子就养在你的膝下,他还不记事。日后你就是他的亲娘。

    你放心,没人敢嚼舌根,以后,鹰族所有族民都会给你证明,幺子是你的亲生子。不要困扰这个问题,可好?”

    赫连语嫣这一刻的脸忍不住扭曲了起来。

    没办法,她再一次被眼前的奇葩给恶心到了。他是怎么扯到别处去的?简直匪夷所思!

    她真的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再说了,可不说就要一直面对着他。他不知道这些年,原本的好友究竟经历了什么。

    真是应了那句,相见不如怀念。

    老天爷为何不劈一道雷下来,把这个恶心人的混蛋劈死?

    赫连语嫣好不容易压下反胃,想要呕吐的感觉,声音带上了冰渣子,说道:“听不懂人话了么?要么放我走,要么......另请高明去吧。被人囚禁,恩将仇报,我没那个好心情以德报怨。”

    鹰王被说得无地自容,只能垂下眼眸,变得沉静。

    赫连语嫣看不见鹰王眼中的滔天恨意,只听见他分不出是何种情绪的声音,低沉暗哑的回道:“好,你帮我治好幺子,我,还你自由。”

    最后四个字,鹰王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赫连语嫣才不理会他心情好坏,接过幺子,一双乌黑澄澈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鹰王说道:“我要你以血起誓,若背信弃义,天地不容。”

    鹰王死死咬牙,牙根都咬出了血,利落的划破掌心,三指对天,起誓道:“好,我羽天霸以血起誓,天地为证,今日,嫣儿......赫连语嫣救我亲子,我定当放她自由,如伪此誓,做出背信弃义之事,当天地不容!”

    赫连语嫣一边悄然伸手,给怀中小小的婴孩把脉,一边认真听着鹰王发誓。

    当誓言一成,一股手指粗细的电流劈了下来,直接打在了鹰王的天灵盖。

    赫连语嫣终于松了口气,开始专注的给孩子诊治。小小的婴孩血气翻涌,妖力紊乱,五脏六腑都受了极严重的损伤,尤其是胸口的这一处,这么小的孩子,留下淤青指印的胸骨都碎了。

    好在没有刺穿心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一刻钟以后,赫连语嫣为幺子施过针,又喂了一小碗稀释过的碧绿药液。小小的婴儿呼吸终于平稳了下来,但生命危险依旧没有完全揭过去。

    如果小孩子再发高烧,或者伤势恶化感染,依旧逃不过夭折的厄运。

    这么小就能化形的鹰族幼崽,还有着金丹期的修为,应该是天赋很了不得的子嗣了吧?

    为了博取她的同情,鹰王倒是舍得,也不怕真的弄巧成拙,玩没了最优秀的继承人?

    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想让出这个王位,怕儿子太优秀了,弑父上位?

    赫连语嫣讥讽一笑,虽然觉得自己这么想,有点小人行径。可这个可能,还真不是没有的,不是么?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以血起誓(小年加更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