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动真格的-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动真格的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鹰王,她绝对不会去往那么阴暗的地方猜想。

    可久居高位,曾经的羽大哥,心性已然不再是当年那般直率洒脱。权利这个东西,一旦沾身,人性改变算什么?没了人性不是都不稀奇么?

    一次次看清了如今的鹰王,早没了对当年好友的幻想,赫连语嫣也一下子就想通了。

    她目前的时间很紧,从这里逃离,还要想着怎么把小月瑶从那只狐狸的手里解救出来。

    意外太多,变故也太多。

    两个月的时间,真的不长。

    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如果这两个月的时间,都需要不停的躲藏,还要寻找妖界之门。

    那么,两个月的时间来应付,都要疲于奔命,能不能准时赶到妖界之门还是未知数。

    如此一想,赫连语嫣就更加的着急了。

    稳住了幺子的伤势,赫连语嫣就急着要走。

    鹰王在她小心温柔的诊治幺子时,就看得失了神。那个样子的她,才是他认识且熟悉的嫣儿。

    嫣儿一直就是这样善良温柔,漂亮又聪明的。

    她是那么的优秀,是万中无一的年轻雌性。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只剩下厌恶了呢?

    鹰王淡淡蹙眉,神情充满了迷茫与不解。也因此,他就这么看着赫连语嫣忙来忙去的出了神。

    直到她直起身,面向他的时候,所有的温柔认真都化为乌有。她是那么急迫的想要回到小青丘去见那只骚狐狸!

    鹰王眼中的痴迷和不解全然不见,熊熊怒火在他的胸口燃烧。烧得他肝肠寸断,体无完肤。

    鹰王平复了半天,眼中的怒意隐去,恢复了常态,紧咬牙根,半晌才张开嘴,说道:“好,不过,要晚几天,这几天,我要出去给幺子采药。他的伤没完全好,随时都会再出危险。我,不放心把他交给他人。帮我照看几天,待我回转,就放你自由,可以吗?”

    说到这,鹰王的脸上,有了父亲该有的担忧与心疼。面对这样的请求,赫连语嫣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垂了垂眼眸,问道:“几天?”

    鹰王心中暗恨,难道真的一刻都等不及了吗?脸上的神情没变,口中也犹豫着说道:“最短三天,最迟七天,我必归。”

    赫连语嫣看了眼小小的婴孩,终是松了口,说道:“好,我最多只帮你照看他七天,七天你若不归,我便自行离去,洞口的禁制......”

    鹰王得到了赫连语嫣的保证,知道她说出会帮他照看七日,这七天内,她都不会自行离开。

    于是,在赫连语嫣没有说完之前就抢话道:“洞口的禁制,我会改掉,改成只能出不能进。这样也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以免我不在,那群没眼色的再来惹你心烦。”

    赫连语嫣点点头,没再多说。

    鹰王想要再多留,却看着赫连语嫣看着他时,那冰冷刺骨的眼神。心中最后一丝的希望,就此破灭。

    他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赫连语嫣的鹰洞,改变了洞口的禁制。如他所说,改变后的禁制,只能出不能进。

    他对赫连语嫣的性格还算了解,知她说了七日,便会在洞中等足七日才会出来。

    七日时间,足够了。

    鹰王回眸,看了看赫连语嫣的鹰洞,眼中狠意划过。

    ......

    小青丘,狐狸洞。

    狐王自从得知被他强行请来的小公主,有了夙世因缘,自己肯定没戏了以后,就提不起兴趣再见她了。

    而且,如今想来,那位小公主姓甚名谁,他都全然不知,竟然就惦记着要娶人家攀高枝。如今醒过神来,狐王自己都觉得好笑。

    放开了那份贪念,原本不着调的狐王,就更加的放飞自我,变得......呃,更加不着调了。

    反正,在云月瑶的眼中,这位狐王是更加变本加厉,浪的飞起。曾经她还信誓旦旦的表示,给她三天时间,她就能适应这位狐王辣眼睛的行径。

    然而,事实狠狠的打了她的脸,云月瑶觉得,自己的脸一定肿得自己亲生爹娘都不认识了。

    这只狐王,简直不是一般的能作。她所以为十分离经叛道辣眼睛的事情,原来还是人家刻意收敛过的,可能是当初想要讨好她,所以才特意装了装矜持吧?

    云月瑶几次三番想要找这位狐王大人,好好谈谈报酬的问题。结果都被闪瞎了双眼,狼狈败走。

    试问一只完全不知节操为何物的狐王大人,该如何才能正常的沟通?在线等,挺急的。

    挫败了两天,听闻今日狐王大人很正常,云月瑶又偷偷溜去正殿,想跟狐王好好沟通一下。

    结果,入目的就是一群只穿兜裆布的狐妖在跳求偶舞,狐王大人虽然没有下场,却也脱了个精光,全身上下就一条四角裤遮羞,三条狐尾在身后扫来扫去,一双大大的火红狐耳,因为兴奋也变回了原样。

    偏偏狐王大人,还顶着这样的造型,大咧咧的坐在王座上叫好。

    云月瑶:......

    说好的正常了呢?果奔也算正常的?刚喝过活鸡血了吧?

    她才要退走,就听外面突然一阵巨响声传来,伴随着那轰鸣巨响传来的,还有众多狐卫们的惨叫。

    如此惊变,狐王立马阴沉了脸,一招手,一件宽袍红衣松松套上身。旋即一阵红影闪过,狐王已经消失在原地。

    云月瑶感觉不对,也跟在后面出了狐狸洞。

    才到洞口,就见天上密密麻麻的巨鹰飞在高空,为首的巨大鹰背上,站着的正是前几日掳走了小婶婶的鹰王。

    云月瑶诧异,鹰族不是素来与狐族没有瓜葛的么?鹰族捕猎陆地上的妖族为食,这不稀奇。

    但是鹰族嫌弃妖狐释放的特殊气味,狐狸的肉对于鹰族来说,酸骚难吃,故而,鹰族并不会闲着没事捕猎狐族。

    可眼前又该如何解释?这么多的巨鹰来此,不会是想来带着狐族上天兜风吧?而且......

    云月瑶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巨大深坑,坑里坑外,还躺着无数的尸体呢,都是狐族的狐卫。

    云月瑶虚眯双眼,看向了为首的鹰王。

    鹰王冷厉阴鸷的目光,连个眼风儿都没投向云月瑶。

    至始至终,他都死死的盯着刚刚闪身出来的狐王,那样子,恨不能生啖其肉,喝其血。

    这得是多大的仇怨?话说前几天他还来过,那时候也没这么大的仇怨啊?而且,还是他掳走了小婶婶,狐王去追,没能追回,还被追杀,狼狈而归。

    这几天,也没见狐王出门,整天都在狐狸洞里浪的飞起,又是怎么跟鹰王结仇了?

    云月瑶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关窍。突然,她诧异抬眸,难道是小婶婶出事了不成?可能么?小婶婶跟她应该一样,都是有空间的才对。虽然小婶婶没有明说,但是,当她一次次的拿出新鲜的灵果,她就已经知晓了。

    那些果子,都是刚刚摘下的,她总是拿出刚摘的灵果吃,对此很熟悉。

    难道小婶婶的空间,跟碧玉簪子一样,肉身不得进入?如果是这样,那小婶婶出了什么事情,就有可能了。

    而且,这个可能性还很大。

    鹰王看小婶婶的眼神,和他掳走小婶婶的行为,都证明了他对小婶婶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

    可小婶婶的心中只有小叔叔,如果鹰王不理智,直接逼迫小婶婶,想要行不轨之事,小婶婶又不能钻进空间躲避的话......

    云月瑶有点不敢往下想了,如果换做是她,只要没有被下了禁制制住,怕是会自爆以留清白。

    云月瑶下意识想起了前世,她连自爆都做不到,灵力被封,身体被禁,连咬舌碰壁都是奢望。

    看着鹰王的神情,小婶婶定然是没有被制住才对......那是不是说......

    云月瑶深吸口气,不,不对,不能这么想,小婶婶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也不会让自己陷入那么被动的境地。她不能胡思乱想,冷静,先看看情况。

    如果小婶婶出事了,现在肯定相救也迟了。小婶婶若没事,从鹰王那里就能探听出一丝口风。

    只要有了确切的讯息,她就有把握将人给救出来。

    想透了关键,云月瑶怦怦乱跳的心,被她强制稳定了下来,人也冷静了。

    现在可不是她能乱了阵脚的时候,如果小婶婶真的出了事,只要不是自爆,神魂定然还能寻到。

    不说还有夺舍一步可走,就算不夺舍他人,大不了跟淳于师兄打个招呼,入鬼道一样可以成为鬼仙飞升。

    几个念头一转,云月瑶彻底冷静了。

    她本就只有巴掌大小,洞口随便的一块石头都能把她遮掩得严严实实。

    而且,天上那么大的阵仗,狐王又是一身红衣迎风而立。

    两只兽王对峙,谁又可能注意到她呢?

    故而,云月瑶就站在狐狸洞口,大大方方的围观。鹰王来此,打起来之前,总该说明原由的。

    接下来的发展,还真的就被她料中了。

    鹰王和狐王对峙良久,狐王开口几次,鹰王都跟个哑巴一样,一言不发。

    直到狐王挥了挥袖子,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那动作,就跟赶苍蝇一样。

    鹰王这时才冷厉的开口说道:“赤枫,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抢我的心头好。她虽然人跟我走了,心却时时刻刻都惦念着要回小青丘来。你这么只不男不女的骚狐狸究竟有哪里好?竟然迷得我的嫣儿七荤八素?

    今日,我就要亲手手刃了你,把你的皮毛做条狐裘披风送给嫣儿,我想,她一定会十分喜欢呢,呵呵,呵呵呵呵呵......

    赤枫,受死(〝▼皿▼)!”

    鹰王咬牙吼完最后一句话,露出乖戾的神情,向着狐王俯冲而来。

    狐王被鹰王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

    就在鹰王冲下来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呢。

    直到鹰王已经逼近,他才恍悟,感情鹰王自导自演了一场苦情大戏,还把他给硬套进去成了反派?

    哎哟这可比妖界盛行的话本子好看多了呢!

    狐王撇撇嘴,觉得鹰王肯定是天天在高空飞。高来高去的,还天天思春,进鹰洞的时候,一个没留神,准头不好撞在悬崖峭壁上了吧?

    驴妖的蹄子,怎么也撩不了那么高才是。

    听说过杀人夺宝的,听说过争权夺利抢地盘的,这争着抢着强行戴绿帽子,还把屎盆子往别人头上扣的。从古至今,可能就这么一只傻鸟吧?

    狐王心中不屑,面上鄙夷。可身形动作却是不敢慢上一分,这傻鸟居然跟他动真格的了。

    这可不是上次他们俩打架,那时候碍于身份,王对王的战斗,都会有五到七分的保留。

    然而,这只傻鸟明显受了不小的刺激,已经没了理智。对他下手居然招招狠厉,直逼他周身要害袭来。

    他若再抱着玩玩的心态,必然会如对方所愿,剥了他的皮,送给那个死丫头做狐裘大氅穿了!

    狐王脸色铁青,青中泛黑。

    他以为,定然是那臭丫头报复他,才会惹来这只傻鸟听风就是雨,前来跟他拼命。

    不过,本就是你来我往,他先坑人在先,那臭丫头倒是回击的漂亮!

    狐王咬牙切齿,恨得牙根痒痒。可这会儿解释什么都是白搭,这只得了疯病的傻鸟,显然已经对自导自演的这场闹剧深信不疑。

    他说出花儿来,这傻鸟都不会相信。他反而因为要解释,就要处处被动,对方拼命,他不出全力,身后的狐子狐孙就得被他杀个干净。

    这就成了不能退缩的死局。想要解释?那就只能把眼前的傻鸟干趴下,才能讲道理了!

    看清眼前局势,狐王眼神陡然凌厉,不再左躲右闪,开始主动迎击。

    一鹰一狐都动了真格的,狐王猛然使出魅惑之术,迷惑了鹰王三息的时间。

    然而就是这三息,狐王三条火红粗壮的狐尾一下子变长变大,将鹰王和其身下的巨鹰,一齐拍飞了百丈之远。

    鹰王脚下的鹰将直接被拍晕,随同鹰王一起砸落向小青丘外围的森林。

    狐王吩咐了一声狐族长老齐心协力开启狐族大阵,他则独自飞出,直追鹰王而去。

    站在狐狸洞洞口的云月瑶,在听到小婶婶无事后,就松了口气。

    但她听到鹰王所说的那一番话,越琢磨就越不对劲。以至于狐王和鹰王打到外围森林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反应过来的云月瑶:......

    她也觉得鹰王脑子有病,mdzz啊!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动真格的》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