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鹰王魔化-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鹰王魔化

    云月瑶看着两只妖王的对决,觉得有点不忍直视。

    不过,鹰王伤越重,战意就越高昂。

    多次不能得手之后,鹰王的双眼血红之中透出了黑气。全身也隐隐浮现了一层黑气。

    狐王看到那一层黑气的时候,心中就莫名一凛。他觉得那黑气十分的可怕,再也不敢下嘴去咬了,那东西,给他十分不祥之感。

    而簪子空间内的云月瑶,在看见那黑气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魔气!

    她对魔气再熟悉不过,没想到,这只鹰王的身上,竟然藏了那么浓重的魔气。

    这下子可糟了!

    天绝道人在一旁也开始着急起来,他给云月瑶解释着:狐王成功逼出了隐藏在鹰王体内的魔气。然而,如此一来,原本只能左右鹰王心魔的魔气,在鹰王失去理智还暴血的情况之下,会彻底侵入到鹰王的血脉之中,魔化鹰王。

    一只魔化的鹰王,修为会维持在暴血的状态,直至彻底将鹰王的潜能和寿元榨干,成为真正的死尸。

    不,应该说是尸魔,尸魔会继续保持着如今状态的七层实力。

    可狐王却无法一只保持着暴血的状态,等他的暴血之术时间一到。就只能瘫痪成一对烂泥,由着对方要杀要剐了。

    听到小老头的解说,云月瑶也凝重了神色,如此的确不容乐观。如果他们不想办法帮忙,要被灭的可就不止狐族了。

    妖界动荡,很快就会影响到人族。妖族再次大举进攻人族大陆的事情,谁也不想再经历一回。

    这时,三师父留影抓握着钟漓剑,递到了云月瑶的面前,淡淡道:“丢它出去。”

    云月瑶一愣,看了看留影,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钟漓剑。虽然不明白为何要丢它出去,不过,听师父的话听习惯了。

    云月瑶也没问原由,就将钟漓剑接了过来,随手一甩就给丢出了簪子空间。

    钟漓剑:......

    欺负它不能说话是吧?那两个可恶的家伙!可它在愤愤不平之余,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它宁愿被丢出来干活,也不愿整天被那个可怕的家伙抓在手中盯着看。

    被盯着看也就罢了,那,那家伙,竟然把它当成木棍,拿着它来打它主人的屁股!嘤嘤嘤,主人盯着它看了好多好多眼呢!

    日后它回到主人手中的时候,会不会被记仇?会不会被报复?会不会被主人丢进茅坑中?

    钟漓剑愤愤不平又忐忑不安。

    于是,正在魔化的鹰王,就成了它发泄的出气筒。

    鹰王才刚开始大展神威,还没等把狐王干趴下呢。头顶突然出现一片遮天蔽日的巨大黑影。

    那黑影才一出场,就把他完全锁定,即使他现在完全失去了理智,也被那巨大的危机感,吓得小心肝颤抖不已。

    钟漓剑是仙剑,真真正正的仙剑。此刻操控着它的是真仙的一道神念,威力自然有所不同。

    鹰王再怎么暴血也好,魔化也罢,修为撑死了,也突破不了渡劫期巅峰。而且身躯即便是妖,也是凡胎。

    鹰王被钟漓剑的剑威彻底碾压,丝毫生不出反抗之心。

    然而,钟漓剑只是“啪唧”一下,拍在了鹰王的身上。随后又是“啪唧啪唧”连续的拍击。

    剑刃并未落向鹰王,而是再一次被当成了棍子。

    钟漓剑:......

    它这一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的。

    没了理智的鹰王:......

    虽然没了理智,但是,他依旧知道,“啪唧啪唧”拍在他身上的是柄仙剑没错。可是,为什么他没被斩杀?为什么明明是仙剑,却像快门板一样拍他?几个意思?

    鹰王被拍的懵逼,钟漓剑拍妖拍的生无可恋。

    一旁本还以为今日在劫难逃的狐王,在钟漓剑出现的瞬间,就被那股可怕的剑威压得趴伏在了地上。

    这会儿,正看着仙剑拍魔鹰的一幕,看得呵呵直乐。

    虽然开口很困难,可他仍然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叫好欢呼。甚至还闲闲的在一边数起了鹰王被钟漓剑“啪唧啪唧”的拍了多少下。

    鹰王:......

    他恨得牙痒痒,奈何成了俎上鱼肉,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钟漓剑:......

    如果它能自由行动的话,它一定不会打这只秃毛鸡。它要打也一定是要先打死那只幸灾乐祸又嘴贱的臭狐狸!

    不过,想到对方是狐妖,跟自家主人也算同族,钟漓剑也就愤愤想了下。就算真能动手,它也不敢。

    它若真的动手了,主人会不会把它回炉重造?

    唉,做仙剑难,做一把有了高智商剑灵的仙剑,根式难上加难。

    就在钟漓剑自怨自艾的时候,鹰王彻底被拍进了地里,那可真是结结实实被拍下去的,抠都抠不出来的那种。

    而且,鹰王身上的魔气都不翼而飞了,魔化自然也就中断消失了。

    狐王惊疑不定,他刚刚看了半天,才确定了鹰王在魔化。这种情况,他小时候见过。那是很久远的记忆了。

    至那以后,妖界也再未出现过魔族,更未再出现过妖族魔化的现象。

    所以,他在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心中苦笑,想着今天火云狐一族恐怕凶多吉少了。

    不,不止火云狐要被灭族了,成了尸魔的鹰王,将会给妖界带来多大的祸患,完全不可估量。

    集合妖界众妖之力,也不会是一只渡劫期尸魔的对手。即便是避世不出的寥寥几位渡劫期老祖,合力也未必会是它的对手。

    而且,既然有了一只魔化的鹰王,谁又能知晓,别处会不会还有同等情况的妖王?也许鹰王将成为一个契机,将那些魔气潜伏体内,不知多少年的妖王们一举魔化。

    到那时,又将会是怎样的一场炼狱场景?

    这样可怕的事情,真的没法再往深了去想。

    故而,仙剑的出现,将鹰王一气呵成拍进了地里,还拍散了对方身上的魔气。狐王才会那么兴奋,就像即将被拖进地狱的人,见到了一丝名为希望的曙光。

    就在鹰王单方面被虐晕,两只狐王的暴血之术全然解开的时候,钟漓剑倏然被云月瑶收回了簪子空间,又回到了留影的手中。

    留影靠在了元灵王树旁,靠着元灵王树的气息恢复虚耗。

    云月瑶眨眨眼,跳了出去。

    事情到了尾声,她得出来扫尾。

    而进入到簪子空间,又跳出去的云月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外界。并未注意到夜清寒被揍得跟个猪头一样,正缩在她的屋子里面,慢慢恢复呢!

    夜清寒在云月瑶进来的瞬间,就“嗖”的一下子躲进了房间内。他现在这个样子,被瑶瑶看见的话,只是想一想都好尴尬。

    云月瑶也是担忧外面的战况,进来看见了水晶棺,听小老头说夜清寒服了药,在沉睡恢复,也就没多想。

    所以,夜清寒被揍的事情,她到现在还不知情。

    出了空间,云月瑶瞪着眼,看着狐王那如同山岳般的身躯,正在急速的缩小,最后消失在了密林内,通过肉眼是再也看不见了。

    而鹰王被拍进了地底,云月瑶一出来,不用神识去扫是根本看不到的。

    云月瑶抬头,看着漫天的鹰卫都在躁动。

    未免夜长梦多,云月瑶放出了七彩祥云,快速的来到了狐王的位置,看着那缩小成一般成年狐狸大小的狐王,依旧保持着匍匐的姿态,有气无力的趴在那里。

    云月瑶小毛爪一点,一个牵引术将对方抓上了云朵。

    然后,她又快速的跑到如同天坑的巨大坑洞上方,看见了缩小成了鹌鹑大小的鹰王,照旧将对方抓上了云朵。

    而后,她驾驭着七彩祥云,快速的飞向了小青丘。

    小青丘正在维持着狐族大阵的长老们,见到狐王归来,开了个可容三只一朵通过的通道。

    等到云月瑶带着两只一朵通过的时候,通道及时关闭,阻住了其后追来的鹰卫们。

    云月瑶的速度奇快,狐卫们还没来得及出去营救自己的王,鹰卫们也没来得及接应鹰王撤退。

    这两只妖王,就统统到了云月瑶的手中,还被她飞快的带进了小青丘。

    狐卫们自是高兴了,小青丘一片欢呼。

    而天上盘旋的鹰卫们,可就慌了神。他们的鹰王输了,还不是输给狐王,不是输给狐王,却输给了一把来历不明的巨剑也就罢了。

    输了之后,竟然还被一只狐族小幼崽给劫走了。他们一群鹰卫紧赶慢追的都没能追上那只小幼崽!

    鹰卫们愤愤,这是奇耻大辱!他们不要面子的啊?战后还抓了鹰王做俘虏,简直太卑鄙了!

    鹰卫们猛烈攻击着狐族大阵,奈何这大阵是火云狐族的老祖飞升之前留给小青丘狐子狐孙们安身立命的暴涨,后来又经过了一代代老祖们的加持维护,又怎能是一群鹰卫们能够打破的?

    鹰王未免再生枝节,此次前来,只带来了一只鹰将,一位长老也没带。鹰族的长老们若是知晓鹰王要灭了狐族,定然不会支持他如此大动干戈。

    而且,要挑起两族大战的理由,还是为了一个外族的雌性。这样荒唐的理由,一旦被鹰族长老们知晓,鹰王的威信将大打折扣。

    ......

    外面如何闹腾,云月瑶丝毫不为所动,她一路带着两只妖王,飞进了狐狸洞正殿。

    狐王还是清醒的,虽然虚弱,眼神却是晶晶亮的。

    他趴在七彩祥云之上,嘴里还在喃喃着:“没想到,我赤枫还会有一日,被天狐族的小公主,驾驭着七彩祥云前来相救。啊~这辈子赤枫死而无憾了~!”

    云月瑶一个趔趄,险些将他从小七身上踢下去。

    七彩祥云也跟着晃动了下,显然跟小主人想法一致。

    到了狐狸洞正殿,七彩祥云很不客气的漏了两个洞,将两只妖王一起漏了下去。

    云月瑶:......

    算了,谁让狐王嘴贱,鹰王不招人待见呢?怪不得小七有脾气。

    收了七彩祥云,云月瑶上前,给狐王先探了探脉。好家伙,伤得还挺重的,全身气血竟然烧干了七层。妖力全然不见了,四肢软趴趴的,肌肉筋骨全都出现了过劳的症状。

    而且,云月瑶明显发现了,狐王火红的狐狸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蒙上一层灰败。

    如果,此刻的狐王幻化成人形的话,定然是个满脸皱纹和老年斑,一头花白头发的老头子吧?那么爱美的狐王看见自己现在这样,恐怕会躲起来再不肯露面了。前提是:他能动的话。

    暴血之术果然霸道!

    云月瑶啧啧感叹着,又去查了查鹰王如今的状况。

    很好,鹰王就快把自己作升天了。气血已然烧干了九成,经脉断了大半,肌肉筋腱崩断的崩断,腐蚀的地方也是千疮百孔。一身的魔气虽然被钟漓剑全部吸走了,魔气造成的伤害依旧存在。

    只不过......云月瑶看着变成了鹌鹑大小的秃毛鸡,啊呸,是秃毛鹰,嘴角忍不住抽动。

    若不是知晓对方与小婶婶有些交情,看着眼前散发着烧鸡味道的秃毛鹰王,她一定会很没负担的将他二次架上烧烤架,装盘。

    查看了二人的伤势,云月瑶才转头,看向了狐王,问道:“喂,你这身伤,应该是反噬吧?怎么处理?本殿可没有适合你的伤药。”

    狐王试图勾唇,结果一扯嘴角,全身的肌肉瞬间都疼了起来。

    他郁闷的隐忍了半天,才开口说道:“麻烦小公主,跟长老要一块血精来,待我吞下,就能自行疗伤了。”

    云月瑶点点头,出去了片刻,带着一小块血精回转。一众长老还在维持着大阵,跟鹰卫对抗,走不开。

    云月瑶将狐王的嘴巴掰开,旋即把血精丢了进去,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狐王疼得眼泪险些飙出来,他可是伤患,这小家伙可是真狠的心肠呐,竟然就这么随意的用小毛爪挠开了他的嘴,疼死他了。

    他全身的肌肉也崩断了大半呢,包括脸上的肌肉也收了伤的。

    狐王忍了半天,终究还是“哎哟哟~”的嘶叫了几声。那声音九曲十八弯的,简直可以绕梁好几日了。

    云月瑶不耐烦听,白了他一眼,然后又去看了看鹰王。发现鹌鹑大小的鹰王,爪子上有个不知才知的金属环,看着挺别致的。

    云月瑶没敢直接上爪,以往的教训太多了。

    她先是问过三位师父,留影默不作声的轻轻一挥袖子,那只金属环就掉了下来。

    云月瑶经过允许,这才把金属环扒拉到爪子下查看。

    天绝道人让她把那金属环拿进空间,云月瑶想也没想,就随意丢了进去。

    天绝道人接过,发觉上面的神识印记已经被留影给抹除了,撇撇嘴,说道:“这是妖界的存储法器,跟人族的乾坤袋类似。”

    云月瑶听罢,眼神一亮。鹰王的乾坤袋啊?不知那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鹰王魔化》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