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起兵造反(祝大家新年快乐)-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起兵造反(祝大家新年快乐)

    几人间的一场闹剧结束了以后,便一同离开了血海。

    上岸以后,夜家两个大男人,更是两看生厌,又不想自家媳妇搅合在一起,冷落了他们。

    于是,出水以后,两对小情侣便就此各奔东西。

    云月瑶和夜清寒如今闲来无事,但想起宗门内还需好好安排。云月瑶就此被夜清寒带进了雷玉空间,再由二师父雷万山带到了火玉空间,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无极剑宗的丹峰之上。

    云月瑶破关而出,放出神识感应了一番。发觉宗门的气氛有点儿不太对,正纳闷着,就见两道遁光急急向着她的位置而来。

    一道正是凌云龑的,感觉到丫头的神识扫过,他就火急火燎的过来了。这丫头也真是......明明是凝婴突破,却是那般声势浩大。

    好嘛,惊到了所有人以后,却又不声不响的凭空消失了。害得宗门上下找人都快找疯了。

    然后她又传来讯息,竟是直接入世去了。

    得,那还找什么找?耽误元婴修士入世历练,可是会结下私仇的。

    结果,还没安稳多久,一出又一出的事情发生,打得整个修仙界措手不及。

    好在今日这位小祖宗,总算舍得回宗门了啊。

    凌云龑本来还在生闷气,气这丫头说风就是雨,事先都不跟他这个师兄打招呼。

    可感应到她的神识扫过,他却只剩下了担忧和欢喜,那些埋怨......好吧,他也就在心里想想,想想而已。

    见了丫头回来,他哪舍得苛责半句?

    凌云龑才在云月瑶的面前站定,云月瑶还未行礼,就见凌云龑的神色瞬变。

    他瞳孔猛缩,身体微微抖动着,想要触碰云月瑶却好似又不敢的样子,眼中的疼惜和杀意是那般明显。

    只听凌云龑压抑着声音,在云月瑶出声之前问道:“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出去一趟而已,回来就成了这般?是谁伤了你?那臭小子?他人呢?”

    云月瑶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头发,顿时暗暗懊恼。出去习惯了自己样子,尤其是去了趟妖界以后,更加放飞自我了。

    回来也没留意这么多,这下子糟了,她一头的白发,竟然被凌师兄看了个正着。

    好在她的额头上那个水滴印记自行隐退了,不然麻烦更多。

    云月瑶暗暗气恼自己,除了浪了一圈,心就这般大了。

    眼见着凌师兄就要甩手去找夜清寒算账,那严重的杀意浓到化不开。云月瑶心中一突,赶紧拉住了他的袖子,一脸赧然的说道:“师......师父,您听徒儿禀明。”

    云月瑶的眼角余光,恰巧看到了稍后降下遁光的陆翰。没在意陆翰眼中的惊喜转为来震惊。

    只是有了外人在,她自当不好再暴露了跟凌云龑之间的真正关系。

    而她这么一拉,凌云龑心中更气,以为这小丫头拦着他,是心中还有那个小子。即使被伤的这般深,也不想去找那个小子算账。

    云月瑶自然看得出,凌师兄肯定想岔了,于是,赶紧解释道:“事情跟您想的完全不同。凝婴当日,徒儿一时贪心,吞下了不少劫雷云。一下子吃撑了,也就不小心受了点儿反噬,伤了血脉。我确实是被清寒接走的,当时我跟他离开了宗门,就昏了过去。便也没能及时通知您老人家。”

    凌云龑听到这儿,站定在原地不动了,示意丫头继续说。他倒要听听,事情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于是,云月瑶就继续半真半假的说道:“徒儿伤势养好,还要多亏了清寒。他为了帮我寻到血玉珊瑚,独身闯到了血海,亲自为我取药。可我恢复了以后,这一头的白发偏偏变不回来了。反正是黑是白也不打紧,我都不在乎,看把您急的~!”

    没办法,真实的情况,她没办法解释半句,可为了让凌师兄宽心,她也就只能将一头雪丝如此解释了。

    其实,实际上也差不到哪儿去,她的头发,本就是因血脉的关系,才会变成如此。

    只是如果没有前世,她应该是在成婚以后,才变得如此。白发,是白狐一族司空见惯的发色。而白种带金,更能说明,她是望月天狐的遗孤。

    还在,如今,她的发色是纯白的,只要她眉心的印记不会出现,发色和瞳色就不会暴露。

    想到眉心,云月瑶不自觉想到了,自己的眉心,曾无数次的变换印记。本来还觉得蹊跷来着。

    可她现在却了然了,因为她的眉心跟旁人不同,哪里藏着个天大的秘密,而且,那个秘密,还能不时凝结她吸收的元素之力,故而形成了各种变换不定的印记。

    再有,云月瑶曾经凝结精血的时候,都是收于眉心处的。也许,这也是促使了她眉心印记被激活的因素之一吧?

    云月瑶越想越多,看在凌云龑和陆翰的眼中。就是她的那句不在乎,是很勉强的。

    是啊,哪有女子不爱美的?尤其女修,都喜欢听别人称呼一声仙子。更是对自己的花容月貌十分在意,精心护理。

    如今,那漂亮的像缎子一样的黑发,竟是因为反噬,全然变得雪白。一夜白发么?如若不是情殇,那便是严重损伤了血脉。

    陆翰对血玉珊瑚知之甚少,凌云龑却是门儿清的。

    血玉珊瑚,正是修补血脉残缺,补养亏损血脉的良药。

    如此,便是吻合了。这个丫头,他就说她凝婴的时候,那异象太过骇人,却不想,这丫头当真托大了。

    凌云龑眼中的杀意散去,转而换上了一脸的关切,和苦大仇深。

    伤了血脉,心脉必然受损,根基也定然受创。这个丫头,竟然以入世历练做了幌子,骗了他将近两年。

    也不知道这两年,丫头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的罪?

    这般想着,凌云龑就想上手去帮丫头探脉,可手才动了下,又猛然顿住。

    万一丫头的伤势没能痊愈,天赋大打折扣,他这一探,可就揭了丫头的短儿。这不是等于再伤丫头一回?

    凌云龑迟疑了,云月瑶却是看透了凌师兄的想法。且因为对方为她着想的心疼与迟疑,心中满溢着温暖。

    云月瑶拉过凌云龑的袖子,说道:“师父放心吧,徒儿这点子伤势已无大碍了。如今,就是发色变不回来了而已,不打紧的。还好伤势恢复的及时,徒儿并不曾伤及根本。”

    看着云月瑶笑眯眯的样子不似作伪,凌云龑多看了片刻,才松了口气,脸上也重新挂上了笑容,说道:“既如此,老夫信你。丫头啊,今日你才回来,就先休息休息。宗门的事情,你暂时不要过问,等休息好了,再说不迟。”

    云月瑶犹豫了一下,没做坚持,乖巧的点头。

    哄好了凌师兄,云月瑶也暗暗吐了口气,旋即看向了陆翰,向他微微点头。

    陆翰这时才从震惊中回转心神,还有些不可置信。看到小师叔祖点头,他也是木呆呆的回了个晚辈礼。

    凌云龑交代着云月瑶好好休息,看着云月瑶在他面前施展了幻术,将白发藏起,看着又是一头的青丝。只是,修为如他,自然还是能看出破绽的。

    凌云龑掩下心疼,不想丫头再难过。转头,又瞪视着陆翰,让他守口如瓶。得到了对方的应允,他这才带着人离开了丹峰。

    待人走后,不久,舒舒和月月就急匆匆赶来,二人一直在闭关,恰巧近日出关了。

    两人都已经成功筑了基,虽然是靠着筑基丹,才能顺利筑基。但按照二人原本的资质,她们苦修一辈子,连炼气期六层都很艰难。

    如今的一切,都得益于云月瑶这个主子。改善了她们的资质,好丹药供养着,好宗门修习着,光明的大道,都为她们铺就好了。

    原本,云月瑶失踪,二人都急疯了。她们二小姐就是在二人的眼前凭空消失了的。

    她们一直守在丹峰外,等着第一时间恭贺二小姐成功突破。还在讨论着,二小姐的结丹大典没能举办,原定在太乙秘境回转之后的。

    结果后面发生的事情太多,就给耽搁了。

    等到忙得晕头转向的宗门,回想起这一茬的时候,二小姐已经在准备凝婴了。

    然而,二人还在想着,二小姐跳过了结丹大典,直奔结婴大典。还不知道要吓死多少宗门呢?

    结果,洗婴雷劫结束了,二小姐也消失了。

    二人疯了般的到处去找,结果一无所获。

    直到太上长老传来消息,人找到了,竟是一刻都等不及,就入世历练去了。

    太上长老召集众人,宣布完了以后,拍拍屁股走了。

    留下了她们一个个无语至极,呆若木鸡。

    尤其是她们二人和炎炽霞,她们都有种自己跟随的主子太过于优秀,自己太没用了的错觉。

    于是,自那以后,三人各自闭关,开始疯狂修炼。

    今日,二小姐终于回来了。她们俩也算可以拿出一点成绩来,得到主子一句夸赞了吧?

    至于炎炽霞,如今还在闭关未出。她们也就没有想着打扰,炎炽霞正在筑基关头,万一扰了她的心绪,筑基失败可是会损伤根基的。佐不过晚几天见到主子而已,有什么打紧呢?

    正好趁那丫头不在,她们还可以多跟自家主子亲近亲近呢~!

    云月瑶正在峰顶大殿中端坐,思索着刚刚一扫之下,看到的宗门之中的不同。她总觉得,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

    整个宗门都透着紧张与肃穆的气氛,上至长老下至弟子们,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且脸上的神色十分凝重。

    这让她有些不安。

    难不成,自她遇上了魔气分身以后,对方的动作越来越频繁了?

    云月瑶的不安,来源于她才元婴初期,修为尚浅。目前的修为,在同龄人中,绝对是佼佼者,是天才。

    可若是想要成为硬撼大劫的主力,她不合格。不,是还不够格。

    随便一个出窍期的地尊尊者,一指头就能戳死她了,遑论届时出场的主力,将是分神期的天尊尊者?

    云月瑶暗自握拳,感叹着时间太短。即便她借助簪子空间作弊,若是上界如今就已经开始动手了,她靠着簪子空间的时差,也不足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升到分神期。

    她正苦恼间,忽然神情一动,收敛起脸上的神色。

    殿外,两道娇俏的身影,正急切的向着她奔来。

    云月瑶柔和了面容,转头看向了已经奔到她不远处的舒舒和月月。二人竟然已经成功筑基,一路疾奔,气息沉稳内敛,只气色稍显红润,想来是激动的吧?

    云月瑶并非自恋瞎猜,而是看到了两女,那根本不加掩饰的激动小眼神儿。

    舒舒和月月扑到了云月瑶的脚边,满脸欣喜与激动的齐齐喊道:“二小姐~”

    许是想说的太多了,结果一句称呼出口,之后的话却卡在了嗓子眼儿,怎么都说不出了。

    云月瑶看着她俩,心中也很高兴,赶紧扶起了二人。

    她可早就没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婢女了。

    这一边,舒舒和月月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围绕着云月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另一边,带着自家小嫣儿回转夜国的夜帝修,却是面沉如水。

    他不过出门寻妻,借着这个空档,竟然有人胆大包天,盯上了他的帝位。

    说来也可笑,这两人他都看不上眼,一个是年纪轻轻偏偏心思阴暗,听说15岁便继承了其父靖王之名,叫什么夜阑的。

    另一人则是眼高于顶,偏偏一事无成的端王,名字他记不住了。

    就这么两个歪瓜裂枣的,愣是把他当成了泥捏的不成?小的筑基后期,老的筑基中期。带着一群小炼气和零星几十个筑基初期,就敢逼宫了?

    这还不算,他才出去没几天,这群小兔崽子就敢想着鸠占鹊巢,还勾结了另外两大国、三小国,给他玩个内忧外患的花样儿?

    还有个响亮的名头,夜帝被祸国妖姬迷惑,国将不国,他们是为了拨乱反正,为自己私心造反洗白白。

    夜帝修冷笑,赫连语嫣的脸色也不好看。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起兵造反(祝大家新年快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