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天尸虫王-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天尸虫王

    魏永安还在不满,突然神情一凛,急急展开护盾。

    云月瑶更是被众人围在了中间,众人一齐展开了一个巨大的光幕结界。

    在结界之外,正是那土地庙的位置。

    此时一个巨大的白色柱子冲天而起,向着巨大的光幕结界袭来。

    几人合力,挡住了那突然袭来的柱子,巨柱力大无穷,一群元婴期一齐硬撼竟然被逼退了丈许的距离,才堪堪接住了这一击。

    众人心中一凛,端正了态度。

    而那巨柱一击不中,摇摆着后撤,也让众人看清了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大概有几十丈长的巨大白柱子,竟然是一条天尸虫。所谓天尸虫,就是尸虫之王。

    是一只吞吃了无数同类,壮大自身,成为蛊王的家伙。

    而云月瑶比众人多了一丝了然和凝重。

    她早猜到了,那么多的幻蛊围城,定然已经养出了蛊王。而这蛊王的本事,已经可以飞天遁地了。

    故而,它会遁地入城,率先前来享用城内的新鲜血肉,也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只是,那一丝的凝重在于,这只蛊王早已经开荤,吃过人肉喝过人血了。也许,通幽地界的其他小城,已经有被这家伙攻破的了。

    占了血腥的蛊王,身上的戾气和凶性,是还没沾染血腥的同阶同类的数倍。这也就难怪,刚刚它那一撞之力,能逼退她身边八名元婴合力结成的光幕结界了。

    虽然对方也占了他们飞在空中,仓促防御的便宜。

    然而,这只蛊王拥有不下于元婴中期,甚至后期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未免众人掉以轻心,云月瑶还是出生提醒了一句。

    众人切实的过了一招,心中早有衡量,经过他们的小祖宗一提醒,也就更为肯定自己的判断了。

    然而,除了魏永安遇到袭击后,急忙后撤,单独躲到了一边远远观望。

    其余众人,全都护在了云月瑶的身边。

    云月瑶看着那只蛊王,问夜清寒道:“有办法收了它吗?”

    夜清寒很嫌弃的看着蛊王,不理解的问道:“需费些手脚,瑶瑶要它作甚?”

    云月瑶传音道:“三师父说,这只蛊王,身染鬼气,戾气颇重,可再寻一至阳至善之物,一同祭钟漓剑。”

    夜清寒诧异的看了瑶瑶一眼,旋即了悟。

    当初,钟漓剑被瑶瑶的三师父整日握于手中把玩,会有这样的要求,倒是没什么好惊讶的。

    也许瑶瑶的三师父,是发现了钟漓剑的不妥之处了吧?

    想以此来平衡?

    这样也好,钟漓剑的确越来越不受他把控了,就像个叛逆期的孩子。给他的便利,远远不如他带给自己的麻烦。

    就说它上次擅自对瑶瑶的师兄,做出的那件事情,险些就要了凌老头的一条命。天魔的心魔种,它都敢随意种到别人身上。

    还部分敌我,完全的随心所以,随它高兴胡作非为。

    这样的一柄剑,留在身边隐患颇多。

    那一次,还好凌老头没发现,还好瑶瑶大度,没有迁怒于他。

    如今,瑶瑶的三师父既然提出了这个法子,自然是找到了解决之道,重新淬炼钟漓剑了吧?

    能解决自然是好事,他本打算轻易不再让钟漓剑出窍。但钟漓剑是瑶瑶亲手为他炼制,他又有不舍,无法丢弃。

    现在有两全其美的法子,夜清寒自然乐得冲锋陷阵。

    二人商讨了一下细节,达成共识。

    云月瑶便先一步动了。

    只见云月瑶展开她的幻术结界,随着修为的增长,她的幻术结界可以囊括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这一次,她铺展开的范围,没有张开到极致。而是圈住了土地庙这一片的无人区。

    蛊王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对云月瑶的幻术结界十分的反感。甩头就想往结界壁上撞过去。

    见状,陆翰一声大喝,七人齐齐出手阻止。

    夜清寒摸了摸鼻子,没敢乱动。他可还记得,自己当初狂轰乱炸之下,伤敌的同时,险些让瑶瑶一同重伤的事情。

    故而,他也就只能先看着,在瑶瑶没完全布置好之前,不敢乱霹雷。

    幻术结界彻底稳定,云月瑶又出手固定了地下的位置,将蛊王彻底网罗在了她的幻术结界之内。

    这一步成功,她的嘴角不自觉勾起。

    进了她的幻术结界,等于入了她的小世界。

    只见云月瑶手指翻飞,结界范围之内立时天翻地覆。天地倒转,左右相反,蛊王失重之下,从土里掉了出来。

    整个身子都暴露在了人前。

    云月瑶趁势放出了无数的火焰锁链,从四面八方向着蛊王缠裹。

    已成蛊王的天尸虫,自然不会像普通的尸虫幻蛊那般,沾火就死。

    但是,火,依旧是它害怕的东西,对这只蛊王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

    所以,当身躯上被无数的火链缠住时,蛊王疯狂的翻滚挣扎,口器大张,嘶吼着喷出一口口腥气逼人的粘液,试图灭火。

    然并卵,云月瑶并未理会疯狂的蛊王,继续捏决,释放出更多的火链直袭蛊王。

    将蛊王缠裹成了粽子,原本就带着异香的蛊王,身上的香气便更加浓郁了起来。

    只是,这些香气,迅速扩散到了幻术结界内,却渗透不出去。

    无法释放而出,也就根本无法伤人。

    倒是这些香气,引发了云月瑶的好奇,她在动手捆住蛊王之余,还有空闲装了一瓶子那香气,丢尽了簪子空间。

    簪子空间内,天绝道人接过瓶子,丢进丹炉内研究。

    最后制成了一颗封丹,说道:“一种**毒,闻之会被那只大肉虫操控,成了它的口粮。以香气做诱饵,在上界很寻常。”

    云月瑶闻言,随手一甩,将那只肥虫虫弄出来的香气,全然吸进了空间,丢尽了小幻的窝里。

    好久没有给它找新品种的毒源了呢,小幻啃那些毒草毒花都快啃腻了。

    来点儿**毒尝尝好了,也许小幻吃了能产生新的小把戏呢?

    投喂完,看着小幻先是被惊得逃出自己的窝,旋即闻着味道,又猴急的冲回自己的窝里,开开心心后爪爪站立,东闻闻西嗅嗅。

    一双圆溜溜的黑豆眼,眯成了一条缝,显然是个很享受的表情。

    看到小幻满意,云月瑶也就不理会簪子空间内的情形,继续缠裹挣扎不休的蛊王。

    蛊王被烤的外焦里嫩,依旧不肯服输。拼命挣扎着,打算挣脱逃跑。

    云月瑶就这样跟它较起了劲儿,等她累了的时候,就让夜清寒不是丢几个落雷,炸到蛊王头顶。

    夜清寒小心翼翼的拿捏着分寸,在不会伤了幻术结界的情况之下,丢了十几个落雷进去。

    二人不给其他人炫耀的机会,默契十足的配合了一把。

    那只堪比元婴中、后期的蛊王,就被收拾的没了脾气。

    二人只给蛊王留了最后一口气,而后,由云月瑶一直玉盒收服蛊王为结,没给蛊王继续蹦踏的机会。

    蛊王虽然被收服了,但却十分的憋屈。

    被火克制,又挨雷劈。在它虫生还没达到巅峰的时候,就遇上了这么两个无良无耻之徒,将它打得只剩下了一口气。

    如今被收进了玉盒中,让它憋屈的想死。

    正当蛊王打算死一死,得个解脱的时候,就被云月瑶送到了三师父留影的手中。

    留影淡漠的看着盒子里的蛊王,那眼神儿,就像随意看着一个物件儿。

    然而,蛊王被他一盯,浑身僵硬,连死的念头都不敢有了。

    它只想离开这可怕家伙的视线,哪怕被收服了也好,它哪怕给刚刚那两个无耻的人族为奴,也不愿意被眼前这可怕的家伙多看上一眼。

    可惜,事与愿违。

    自它被送入簪子空间,落到了留影的手中以后。

    每时每刻,留影都在端着那只玉盒,认认真真的看起了,那只僵硬得快死过去了的蛊王。

    蛊王内牛满面,承受不住这股子压力,肚皮一番,就此晕了过去了事。

    留影挑了挑眉,依旧没将它放下,也不知在研究着什么。

    外界,收了蛊王以后,云月瑶撤了幻术结界。

    放出神识来,探查了一遍地底。有土地庙这一处开始,缓缓扫荡过整座通幽城。

    确定没在发现第二条蛊王,云月瑶才带人回转。

    陆翰七人组见惯不怪,凭着信任,一句话都不多问。跟着回转。

    魏永安则最开始独自逃离,心中暗恼羞愧。后来就见那只实力强大的蛊王,就那般轻易的被云月瑶收拾掉,震惊之余,更为沉默了。

    在他的心中强者为尊,虽然幻术在他的眼中,就是旁门左道,一个剑修使出来这样的阴招,胜之不武,更辱了剑修的名头。

    但赢了就是赢了,实力摆在那。他自问技不如人,也就没脸说三道四了。

    少了魏永安的呱噪,云月瑶自得其乐,完全当他是空气了。

    夜清寒则是拿出了钟漓剑,交给了他家瑶瑶,随他处置。

    反正在钟漓剑被改造好之前,他也不打算要回来了。

    瑶瑶给他准备的好东西太多了,没了钟漓剑防身,他还有很多保命手段。

    钟漓剑被云月瑶握在手中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觉得自己又回到了炼制它的主人手中,格外的亲切。

    然而这种好感,在下一刻,它的剑身出现在留影手中的时候。

    它其内的剑灵,小小的心灵再一次受创。

    他们怎么可以将它又丢给那个可怕的家伙,它才从这家伙的手中逃离没多久,怎么可以又把它再次送回来呢?

    钟漓剑哀嚎,它到底做了什么孽了?要被一再送到这家伙手里?

    不要啊啊啊啊啊~

    可惜,钟漓剑的哀嚎,无论是它的创造者也好,还是它的持有者也罢,都当成了耳旁风。谁也没搭理它满嘴胡言乱语,谁让它现在有病呢?

    叛逆的熊孩子,就需要好好被整治整治,才能学乖,才会懂事。

    云月瑶觉得这话很有道理,既然钟漓剑那么害怕三师父留影。那它被送到了三师父的手中,就是最为正确的做法。

    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啾啾。钟漓剑比熊孩子还熊孩子,一味的讲道理也好,宠溺诱哄也罢。

    这样的手段,完全无法将其彻底扳正过来。

    相反,将其交到三师父手中,这熊孩子立马就哭爹喊娘了。没人搭理它,它就彻底变成了乖宝宝。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云月瑶和夜清寒都感叹了一下下,然后就把安心的把钟漓剑留在了簪子空间,好不省心。

    钟漓剑:......

    它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找到了假的主人,拍卖会上拍其他的物品搭人情送的吗?啊?

    留影看着手中的钟漓剑,在那里自怨自艾哭唧唧。又看了看另一只手中,肚皮朝上晕过去的蛊王,嘴角破天荒翘起了一丝弧度。

    熟知他的天绝道人和雷万山,原是在喝酒猜拳。

    看见这个笑容,二人的酒醉醒了大半,并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不是留影这样一笑,美得天下女修羞愤欲死。而是除了眼睛,脸上从无笑容的留影,突然这样一笑,定然有人要倒霉了。

    他们看见这个笑容,心里发毛,连宿醉都被治好了。

    ......

    重新回到了喜来福,几人在一楼大堂内点了些吃食,吃饱喝足以后,这才各自回房。

    云月瑶留话,让众人今日好生休息,明日一早,再动身赶往就近的城镇,一一排查情况。

    发现了蛊王,云月瑶不敢确定,之前所见是否真实了。

    这通幽城外的僵尸围城,才被证实是假的了。

    然而,蛊王伤过活人性命,从其血腥气的浓郁程度来判断,那货最少吃掉了一座小城的人口。

    巴国盛产炼药师,武力方面还真不敢恭维。又是在通幽这样偏远的边界处,小家族的老祖也不过筑基后期的水准,大难来时,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主城的城墙还算好一些,其他的小城小镇的,城墙也就比土坯好一些有限。

    会有被攻破的不足为奇,这只蛊王大概也就是在附近豢养起来的。她需要找到那个地方,确定一些事情。

    通过这只蛊王,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事情,即便与飞僵无关,也定然是个不小的麻烦。

    飞僵无疑而为的话,事情就不大了。然而如今的样子,怎么看都与飞僵的行事越来越背道而驰。

    若是他人故意为之,那这个人,又是哪一方势力?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天尸虫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