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暗中算计-小祖宗,已上线-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暗中算计

    这无极剑宗的众人简直岂有此理!

    一群元婴期,除外公干竟然这般奢侈的吃着灵食,喝着灵酒。那香味儿......啧啧啧,少说也得是七阶以上的妖兽肉。

    哪有那灵酒,那是只有四大仙宗的坊市,才有售的高等灵酒。

    就这样一顿仙家酒菜,吃上这么一顿,就得让他们倾家荡产。

    奢侈!太奢侈了!

    剑修不是各个清心寡欲,都是剑痴的吗?

    眼前这一群又是怎么回事?身为第一剑宗,怎么能如此不以身作则呢?

    各宗门弟子一脸的动心棘手,心中则是腹诽不断。

    他们能看到,能闻到,站在一旁吃不到肉喝不到酒,倒是惹了一身浓郁的味道。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羊肉吃不到,惹得一身骚。”

    碍于无极剑宗众人的修为太高,即便站在这里的也有元婴期,但同级之下剑修的实力更胜一筹。先有太乙秘境,无极剑宗“独战群雄”。再有刚刚无极剑宗三人“舌战群儒”。众人也都没了底气上前开撕了。

    如果他们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这两句,被云月瑶等人知晓。必然要喷得他们个满面桃花开。

    实在太不要脸,总是舔着脸想要坐享其成,一次被打得鼻青脸肿,一次被怼的面红耳赤。

    还真好意思以群雄和群儒自居了?明明是一群妇孺小人还差不多。

    不是有句话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这句话用来形容这群不要脸的人,倒是很贴切。

    在各门弟子的围观中,云月瑶等人淡定而又享受的吃完了这一顿丰盛的大餐。

    云月瑶看着灵石小火锅,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其余几人则是一脸的欢喜,显然是很喜欢这种吃法。

    酒足饭饱,恰是子夜到来。

    云月瑶看向了城外,眼睛微眯,心道:该来了怕是差不多时辰该来了。

    收拾妥当,施鸿远也不嫌弃自己的扇子被征用的事情了。吃了一顿好的,什么怨言都化去了。

    众人本想着接下来的时间怎么打发,就见他们的小祖宗戒备而又肃穆的看着城外。

    几人互视一眼,传递了下眼神儿。

    看来,今晚可能不会很平静,冷勇毅一直很低调,不声不响的。这会儿,可能是吃饱喝足了吧?竟是一脸兴奋的,活动起了手脚。

    虽然不见他说话,那意思却分明在说,酒足饭饱,正好活动活动消消食。

    见此,杨韶华、梅星河、施鸿远、墨渊、陆翰都会心一笑,洒脱的抱剑起身,围绕着扇面,一人查看一方。

    卢雪则听从云月瑶的话,一直守护在聂瑶的身边。

    夜清寒也起身走到了云月瑶的身旁,两人比肩而立。

    大概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西方传来了响动。那一蹦一蹦的声音,在夜半时分,被成倍的放大。

    城中的百姓,城墙上还剩余的残兵,此时都战战兢兢,快被吓破了胆。

    今日通幽城被迫,给了众人太大的打击。

    还好,还好还有一群仙人大老爷在此守护着他们。这才安稳了小半夜,僵尸又来了!

    那一蹦一蹦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在一众凡人的心坎上,挑战着他们的神经。

    云月瑶等人站得高,忘得也就够远。

    西方,那黑压压一片带着魔气的僵尸,足有三五千之数。后面,还有四五条天尸虫王在扭动爬行而来。

    城中,目前不过四五千凡人,飞在天上的修士也不到百人。很多修士都已经趁乱四散奔逃而去,如今不知生死。

    对方竟然派出了如此排场,来对付一座残破的通幽城。还真是下了血本,誓要绞杀他们?

    云月瑶和夜清寒对视了一眼,都想到了之前不寒而栗的那丝感觉,想来,就应验在这儿了吧?

    云月瑶又补了两倍的万年桃木阵旗,邀着陆翰跟她一起支撑这座净化大阵。

    若是只有她一人,这么多的阵旗,相当于强行将大阵升了一阶。她一人之力,还真的很难支撑。

    陆翰虽然不能完全驾驭,却也是有些经验,有些心得的。

    故而,云月瑶选了他做副手,助她一臂之力。

    有了陆翰的援手,净化大阵的品阶果然上升了一个档次。

    云月瑶眼中战役盎然,总攻吗?那就来一决胜负好了。看了天上那些慌乱着打算趁乱逃走的各宗弟子。

    云月瑶鄙夷不屑全在脸上,她回头给了杨韶华一个眼神儿,转头不再多看一眼,为了一群糊不上墙的烂泥,不值得她分心。

    须知她这一分心,就可能导致净化大阵不稳,她不可能那自己和伙伴们的性命开玩笑。

    杨韶华接到云月瑶的示意,立马乐颠颠的开了腔,又怼起了那群“妇孺”修士。

    怼归怼的,杨韶华说得最扎人心,也最残酷的一个事实则是:这不知底细的黑手是想一举将他们全部除掉了。现在说若是不出力的,将被赶出净化大阵的范围。而一心想要跑出去找死的,自求多福。外面还有只天魔在虎视眈眈着。

    原本要逃跑的几十人,被说得心都跟着凉了半截。

    天魔,天魔有多可怕,他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识到,但是记载和传说却是看得相当的多。

    有些人慌到极致,竟然指着杨韶华的鼻子,一脸怒极的吼道:“你,你这是危言耸听,天魔在哪里?长什么样儿?你见过?你见过还能活到现在?大伙儿别听他的,他就是故意吓唬人呢。”

    很多人心中虽然相信了,但依旧还想做一做垂死挣扎。

    杨韶华冷笑道:“今日袭来的魔尸虫是哪儿来的?现在那带着满身魔气的僵尸,又是受谁指使?想自欺欺人是吧?那就赶紧滚远点儿,天魔最爱生吃修仙者的血肉,更爱看修仙者死前被极尽折磨的痛苦样儿。你们想去享受一番,轻便~”

    说罢,杨韶华还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拔剑,再不理会那群天真的蠢货。

    云月瑶唇角微勾,杨韶华的话,没一句虚假。

    当初在太乙秘境见识到的,看来对杨韶华的冲击也不小。

    也许,除了他意外,陆翰墨渊他们一个个都受了不小的冲击才对。只是,他们没人表现出来,或者也表现出来了。

    那就是,他们在回转宗门以后,无不变得更加勤奋。无不变得对修为,对实力十足的渴望。

    那种渴望,是带着急迫的。

    故而,他们才会对她如此看中的吧?

    也许也不仅仅如此,因为他们对她的信服,她也能感觉的清清楚楚。

    云月瑶思绪有些杂乱,不得不迫使自己身无旁骛。

    因为,那一大群的僵尸,还有其后的天尸虫王,已然压到了通幽城下。

    云月瑶传音给陆翰,陆翰点头,二人配合着,将净化大阵推进,向着城外扩展了百丈远。

    再远变不好控制了,云月瑶求稳,并未贪多。

    固定好了边界,云月瑶故技重施,一把乙木封丹丢出,落入针眼内,净化之光逸散到了阵外,向着满身魔气的僵尸群扑去。

    先头的僵尸只一味向前冲,无惧生死。他们只是被控制的傀儡,没有自己的思想。面对直袭扑来的危险,完全不知躲避。

    净化之光直接向前又延伸了百丈距离,将百丈内的僵尸,全部囊括进了光照的范围。

    成百上前的僵尸,正在向着四周扩散,打算围城。

    恰巧为了行进速度,僵尸们都是离城墙极近。一下子被扩容的大阵囊括住一部分,又被净化之光照耀到一部分。

    才一接触,僵尸大军,就折损了近千只之多。

    同时净化这么多僵尸身上的魔气,净化之光向后收缩的速度奇快。

    云月瑶不要钱一样往外掏乙木封丹,她根本没把其余宗门的那些个子弟算成战力。

    这一刻,她依旧是视眼前的一幕,是在太乙秘境中,对决不化骨。

    这些僵尸所含魔气的程度,也就跟不化骨的程度相当。

    至于更厉害的天魔煞尸,这些初初成型的东西,还真比不过。

    所以,云月瑶打的就是消耗的主意,能耗死多少算多少。只要耗死了这群僵尸,再想办法捉了那几只天尸虫王。

    那可都是上好的蛊王,先前捉到了那一只,好像祭炼钟漓剑,份量上欠缺了那么一点儿。

    这几只再送进簪子空间内,应该就够用了吧?

    云月瑶盘算着,手下不停,一直维持着净化之光笼罩在大阵之外百丈的距离。

    这样僵持着,消耗十分巨大。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云月瑶就丢出了百颗乙木封丹入阵眼。

    好在一有时间,她就会炼丹炼药,这乙木封丹,她制作的数量颇多。都是天长日久累积而来,倒是不怕一时大批量的消耗。

    至于她手中有多少的乙木封丹,或者说又多少的丹药?云月瑶自己都说不清。

    实在是她太勤奋好学,无论是炼丹也好,炼器也罢,都秉承着勤能补拙的态度。

    除了制符,她还有所欠缺,高级的符纸需要大量珍贵的妖兽血液,她总不能取小宠们,或者自己的血。

    因此,制符修炼到高级符师,也就卡在这儿了。

    剑道、阵法、幻术等,云月瑶一样都没落下。有了簪子空间的时间加持,她学起东西来,虽然不快。却依靠着这作弊般的时间差,靠着时间的累积,全都稳稳的同步提升着。

    云月瑶预估着城外僵尸的数量,若是他们全部闯进了她的净化之光范围内,她能不能扛得住?

    正想着,就见外面的僵尸动作一变,都不管不顾的往净化之光的范围内闯。

    云月瑶咬唇,暗骂对方的确狡猾。

    她又是一把乙木封丹丢尽阵眼,旋即传音给陆翰,并在众人背后,都贴了一张符箓。

    陆翰认得这符箓,当初,小祖宗在危急之时,就贴了一张在他的背后。

    那是替身符,当时他的背后贴着的,是中阶高级替身符。而现在,他们都晋升到了元婴期,小祖宗贴在众人背后的,是高级中阶中级替身符。

    这种替身符箓仅能承受得住一次伤害,而后便会报废,属于一次性消耗品。

    这么珍贵的符箓,一张就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他们的小祖宗却是一下子就拿出了十张来,除了自己贴了一张,白白拿了九张贴在了他们背后。

    这......不止陆翰神色复杂,后背被贴上了替身符的几人,都差不多一样的心思一样的表情。

    也许只有夜清寒和聂瑶稍微有些许的不同,聂瑶是不知那是什么。就觉得大瑶瑶是在保护众人,有姐姐风范。

    而夜清寒则是无限的包容与宠溺,还有酸涩和心疼。

    他的瑶瑶啊,总是那般的出色,那么的光彩夺目。同样也总容易被人觊觎,大多还都是不怀好意的。

    他阴冷的斜了一眼,那群想走又不敢出净化大阵保护圈,生怕出去会被天魔抓住折磨的怂包。

    怂就怂吧?这会儿看见瑶瑶拿出了好东西,竟然又忘记自己身处险境,贪婪的丑态,恶毒的心思,这会儿都明晃晃的写在了脸上。

    夜清寒一边出手,引雷去劈那几条天尸虫王,阻止它们过早的靠近。一边想着如何整治那群怂包,大劫眼看就要降临,这群怂货就这样子,早晚都是个死。

    这时,夜清寒跟云月瑶的想法空前一致,都觉得那些怂货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夜清寒由此,比云月瑶想得更多了一层。

    早几年前,各宗就都得到了自己的传承,也都紧赶慢赶的快速提升着自己的宗门。

    一致抵制大劫的呼声,当年是那么的热情高涨。

    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啊?新生力量,核心的天骄,都是这个德行?夜清寒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也许,这些都是放在表面的绣花枕头?实际的精英,都被藏于暗处培养了不成?

    夜清寒觉得,坦坦荡荡的宗门,怕是只有无极剑宗。其余宗门多少都吃过无极剑宗的亏,这一次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会不会一块合力坑无极剑宗?

    他虽然也知晓自己的想法有可能太过偏激了,但是,回想起各门所派的弟子,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越想,就越觉得这个局,不仅是天魔分身在算计他们,就连那些个自诩名门仙派,也都在暗中算计无极剑宗。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暗中算计》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18.html